+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摔了一次之后,顾轻舟就不太敢骑了。特别是车子翻过石块那一下,震得她浑身骨头都像散了架。


虽然胳膊腿没有撞破皮,顾轻舟仍是感觉难受。


她最私密的地方,好似被脚踏车的坐凳给震伤了,一直作痛,而且很厉害。


位置太过于尴尬,颜洛水和颜一源肯定没有留意到,哪怕留意到了也不会问。而顾轻舟也不敢说,她努力忍住。


只是酸疼难当,她有点担心是受伤了。


在颜家吃了晚饭,她什么也没说,努力做出平常的样子。


晚饭之后,顾轻舟仍是感觉疼,她去了趟洗手间,发现衣裳上一大片暗红。


她月事才过去十来天,不可能是月事的。


“受伤了吗?”顾轻舟一颗心全凉了,这是流血了。


是不是把小腹给震碎了?


她当时是这么想的,所以心下一阵慌乱。


想到颜太太不许她们骑车,顾轻舟也后悔,不该好奇的。


受伤了,顾轻舟就不敢再隐瞒,怕拖下去问题更严重。她尴尬着,把这件事告诉了颜太太:“流了好多血,姆妈。”


颜太太吓得脸色都变了。


“来人,快备车!”颜太太喊道。


颜洛水也过来问怎么回事。


顾轻舟告诉了她。


“……你撞到那块石头上去的时候,我就感觉你应该撞伤了,我站在那么远,都听到好大一声巨响。”颜洛水道。


“你知道你不早说?”颜太太骂颜洛水,“小五胡闹,你也跟着胡闹!早就给你们说了,不许骑什么脚踏车。你看那玩意儿,放都放不稳,人能骑上去吗?”


军政府的军医院,没有妇科。


颜家的汽车连夜去了德国教会医院。


顾轻舟一直感觉不太舒服,但没有再流血了,她能预感到。


只是很疼,就好像撞伤了。


到了医院,女医生让她脱了衣裳检查,顾轻舟很尴尬。


“没事的小姐,放轻松。”女医生很温柔,也会照顾病患的心情。


顾轻舟也是医者,她应该更明白,所以就放轻松了些。


检查完毕,顾轻舟整理好衣裳,颜太太进来问:“严重吗,可要住院?”


女医生面上露出几分为难。


“您是……”医生问颜太太。


“我是她的义母。”颜太太道。


“那她的母亲呢?”医生说,“若是方便,请联系她的父母好吗,这件事挺重要的,我们不好担责任。”


颜太太的一颗心,顿时就全凉了。


这是受了重伤吗?


想到顾家只有顾圭璋,而顾圭璋跟顾轻舟不亲密。


若是有什么意外,顾圭璋会第一个打击孩子的心情。


颜太太怕顾轻舟受不了。


“她没有母亲,是我养活着她。”颜太太道。哪怕是重伤,也要暗中给顾轻舟治好,不能让她的父亲知道了。


顾轻舟那个父亲,是不会替顾轻舟考虑的,到时候颠三倒四乱说话,颜太太觉得他会说出很多难听的话来。


“您有什么事,就告诉我吧!”颜太太道。


医生点点头,让颜太太跟着她去办公室。


颜洛水在病房里陪着顾轻舟。


“还疼吗?”颜洛水非常内疚,几乎要哭出来。


女孩子的私密之处,其实挺脆弱的,哪怕是撞了下,也要疼很久。


顾轻舟不知道是撞坏了什么,反正她是挺疼的。


“还好。”顾轻舟安慰颜洛水,也不敢说实话,怕颜洛水自责。


这件事不怪任何人,是顾轻舟自己没有掌控好脚踏车。


她第一次骑车,颜一源又放手了,她实在害怕紧张,车子失去了控制。


她和颜洛水在病房里等了片刻,颜太太从医生办公室出来。


颜洛水迎上去,问:“姆妈,医生怎么说?轻舟需要住院吗?”


“不需要的。”颜太太脸色不太好看,努力撑起几分笑容,“现在就可以回家。医生说撞伤了,开了些化瘀的药,慢慢修养就好了。”


颜洛水看她母亲的脸色,总感觉有大事,不太像没事的模样。


颜太太表情着实沉重。


顾轻舟也看出来了,她的心也很沉重。


一路上,顾轻舟都在想:“怎么不告诉我呢?到底伤得多重?”


回来的时候,疼痛感就没那么强烈,而且不流血了。


顾轻舟又觉得没问题了。


回到颜公馆,颜太太让颜洛水先走,单独把顾轻舟叫到偏厅里,关上门之后,颜太太欲言又止。


“轻舟,发生了一件大事。”颜太太声音沉痛惭愧,“医生说,你这个撞得位置太凑巧,把……把姑娘家那层膜给撞破了。”


顾轻舟一开始没明白。


后来她反应过来,人也呆住了。


“……你说你流血,其实那个是落红。”颜太太道,“轻舟……”


颜太太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她觉得颜一源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在旧时代,新婚之夜需要拿元帕给公婆看,有了落红,确定是处,子之身,婆家才会安排三朝回门,亲事才算成功,否则可以退出去的。


现在,新时代的人好像不讲究这个,但男人心里有杆称。


让颜太太拿着顾轻舟沾了红的小衣和医院的证明去给司夫人看,司夫人能相信吗?司少帅又会相信吗?


好好的姑娘家,撞到了那个地方,谁会相信呢?


没了那层东西,顾轻舟就解释不清楚,她等于失去了贞操。


颜太太感觉顾轻舟这一生差不多就毁了。


颜太太实在太痛苦了,她内疚极了,都是颜一源弄什么脚踏车。


“真的吗?”顾轻舟脸色也是惨白。


正如颜太太所考虑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拿着医院的单子和沾血的小衣,证明不了清白。


顾轻舟总是要嫁人的。


“怎么会这样?”顾轻舟喃喃。


颜太太的心,都快要揉碎了,她声音全部堵在喉咙里。


“轻舟,这是你五哥的错。我会去跟司夫人解释,哪怕是以死证明清白,我也会帮你解释清楚的。”颜太太说着,她的眼泪流了下来。


颜一源实在该死。


颜太太感觉颜家毁了顾轻舟的一生。


“不,不要告诉司家!”顾轻舟握住颜太太的手,“姆妈,不是别人的错,是我自己骑车摔的。”


顿了下,顾轻舟又说,“姆妈,我跟司家迟早是要退亲的。去年司夫人接我回来,就是要办这件事,只不过是我威胁她,她才给我两年的时间……”


有些秘密藏不住了。


顾轻舟就把自己拿书信威胁司夫人的话,告诉了颜太太。


“……司家是要退亲的,告诉他们,只会让他们笑话,姆妈您千万别说。”顾轻舟道,“小衣和医院的单子我留着,以后如果有缘的话……”


如果有个男人愿意相信她的话,顾轻舟就嫁给他。


若是没有,她单身也无妨。


况且此事是意外,有的人在意外中丧命,或者断手断脚。


难道那些人也要去死吗?


生活总会有点不如意。


顾轻舟想到,她也不算是个积德行善的人,老天爷让她有点磨难,小惩大诫而已。


“真的吗?”颜太太听到顾轻舟这话,很是意外,“原来你和司夫人之间,还有这种约定?”


“是啊。”顾轻舟道。


“是什么信?”颜太太问。


顾轻舟摇摇头:“这个我不能告诉您。”


颜太太颔首:“我多嘴了。”


既然顾轻舟不可能嫁给司慕,此事又是因为颜一源而起,那么顾轻舟可以退了亲,嫁给颜一源啊!


颜太太心中有了主见,内疚就稍微轻了几分。


母女俩默默坐了半晌。


后来颜洛水进来了。


颜洛水很担心,问顾轻舟:“怎样,医生到底怎么说?”


顾轻舟是把颜洛水当挚友,她也曾发誓,以后什么也不瞒颜洛水,故而她将医生开的单子,给了颜洛水看。


“是落红了。”顾轻舟道。


颜洛水看完之后,整个人也懵了。


“怎么能伤得了?”颜洛水难以置信,“这怎么办啊轻舟?”


颜洛水整个人都傻眼了。


她回神过来,又是担心顾轻舟,又是责骂颜一源的脚踏车,恨不能把颜一源拉过来扇几耳光,心情极其复杂。


颜洛水哭了。


顾轻舟没心情安慰颜洛水。


可能是她年纪小,不知道以后会有多么艰难,此刻的顾轻舟,是挺难受的。


以后她的丈夫,心里会有一根刺。偏偏顾轻舟什么也没做,此事就挺委屈的。


“真的跟司行霈做妾吗?他若是有所怀疑,也未必愿意。”


况且,顾轻舟还没有绝望到自甘堕落去做妾的地步。


她整个晚上是没有睡的。


身上的疼痛,慢慢转移到心里。


顾轻舟明白,这不能怪任何人,此事没有先例,他们都不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


颜一源弄来脚踏车,是为了逗她们开心,顾轻舟自己没有骑好,撞了出去,是她自己的错。


只是这会儿,她自己也茫然了。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会遭遇不幸。”顾轻舟告诉自己,“我的不幸特殊一些,也许是天意。”


她给自己打气,告诉自己,没必要担心这种事。


将来若是遇到了她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他会相信她的。


顾轻舟一夜未睡,颜太太也是。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