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第214章爱意的毛衣

  顾轻舟治好了桑桑之后,陈家拿她当朋友,陈三太太偶然打电话请她去做客,顾轻舟都推辞了。

  “三太太,您别感谢我,记得我的话,我是要过诊金的。我要了什么,您都记得吧?”顾轻舟冷漠道。

  陈三太太微愣。

  在顾轻舟出手之前,陈三太太想着,她一个小姑娘,能要天要地么?当时没当回事。

  直到顾轻舟真的治好了桑桑,陈三太太才重新正视她这个人。

  李家的孩子死而复生、赵先生的疾病,都是耳闻。

  耳闻的震撼,远远不及亲眼所见。桑桑的病愈,就是陈三太太亲眼瞧见的,这也意味着,顾轻舟有着过人的本事。

  既然顾轻舟有超乎常人的能耐,将来也就有超乎常人的请求,陈三太太不得不重视。

  她甚至察觉,顾轻舟不太想让跟陈家多接触。

  肯定不是她讨厌陈家,而是跟她将来的要求有关。

  具体是什么,陈三太太猜不到,却很尊重她的决定,从心里感激她。

  打那之后,陈三太太仍是将她视为恩人,却不敢再打电话去结交她了。

  颜洛水订婚宴的前一天,司行霈终于从驻地回到了岳城。

  第一件事,就是翻墙进了顾轻舟的房间。

  当时才晚上八点半,顾轻舟正在灯下和顾绍说话。

  顾绍留学的事已经定下来了,三月前要把手续办好。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

  顾绍舍不得走,在和顾轻舟诉说自己的犹豫与不忍心。

  顾轻舟却让他一定要走,因为新太太进门之后,可能会因为省钱而打搅,回了顾绍的前途。

  司行霈推门进来,顾绍先吓了一跳,继而惊惶结巴:“你你你........你肆无忌惮!”

  “出去!”司行霈拽住顾绍的胳膊,拎小鸡似的,把顾绍推了出去。

  顾绍一个踉跄,闯到了阳台上的栏杆,胸口的肋骨闷疼。

  “我也觉得你挺肆无忌惮。”顾轻舟的眼神全冷了,斜眼睥睨他,“现在才几点,你逛窑子呢?”

  话说得如此重,这是真生气了。

  是气他爬上来,还是气他把顾绍扔出去?

  司行霈伸手抱她:“气性这么大?”

  顾轻舟推开他的手,转身熟稔的锁好房门、拉上窗帘、用毛巾盖住台灯,然后拉了电灯。

  一切那么熟悉,可见这样偷偷摸摸的日子,已经过了很久。

  久到习以为常!

  这才是最可怕的。

  当一个人对所有羞耻甚至屈辱的事习以为常时,就会成为别人网里的猎物,逃不开,躲不掉,如温水里的青蛙。

  她的房间,司行霈来去自如,以前还知道躲躲藏藏,现在完全不顾了。

  “真生气?”司行霈笑,脸凑到她眼前,温热的气息拂面,带着男子特有的清冽。

  顾轻舟甩开他的手,独自坐到了床边。

  司行霈高高大大立在她面前,顺势一压,就将顾轻舟整个人压在床上,唇落了下来。

  顾轻舟想要躲,怎奈无处可逃。

  唇被他的唇碾揉着,他的气息包裹着她,快她快要窒息和迷乱。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脱了鞋子到顾轻舟的床上,将她轻轻搂在怀里。

  “......你把我阿哥扔出去。”顾轻舟想起自己的气还没有歇,低声抱怨他,“你太过分!”

  司行霈应了声:“下次不会了,轻舟.......”

  声音很轻。read_middle();

  顾轻舟等着他再说什么的时候,却发现他呼吸均匀,已经睡熟了。

  她讶然。

  顾轻舟的手,轻轻摸他的脸,发现他毫无警觉,在她身边沉沉睡着了。

  屋子里的灯光很暗,顾轻舟掀起毛巾的一角,让灯台的光透出来,看到了司行霈的脸。

  他眼底的阴影很深,双颊也越发消瘦,像是很多天没有睡觉。

  “轻舟,不要在我睡觉的时候碰我,我会误伤你。”她记得司行霈这么说过,他睡觉是很警惕的。

  这次,他却没有了。

  在她身边,他放轻松了。

  顾轻舟起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摸到了那件毛衣,刚刚起了个头,还没有打两圈呢。

  想着他的念叨,顾轻舟借助微弱的灯火,开始织毛衣,反正她也睡不着。

  早点织好给她,也算自己言而有信。

  她对针织不够熟练,又怕掉针,就织得很慢,不知不觉中,隐约听到楼下的钟响了一下。

  顾轻舟拿出怀表,果然到了一点。

  她也略感疲倦。

  一抬头,发现司行霈正在看着她,神色专注而认真,唇角有淡淡的微笑。

  “你醒了?”顾轻舟道,然后将毛线往身后一放准备藏起来,略微尴尬。

  司行霈坐起身,道:“拿过来我看看。”

  顾轻舟只得递给他。

  她以为司行霈肯定要说,这都大半个月了,怎么才这么点啊,猴年马月能织完啊?

  不成想,司行霈却是说:“过来,手给我看看。”

  顾轻舟不解。

  她站在床边,将双手递给他。

  司行霈握住,只感觉她的手指莹润白皙,像玉笋般精致美丽。他轻轻吻了下她的指腹,问:“打毛衣,手疼不疼?”

  顾轻舟心中微微一荡。

  十指连心,这话大概不假。他吻上来,顾轻舟就感觉那个吻,炙热缠绵,落在她的心头。

  她良久才敛住心神,说:“这话太外行了,毛衣的针戳不破手指。”

  司行霈笑:“还是会戳到,虽然不破,也很疼的。轻舟,我不着急穿,你给我的东西,我都很有耐心等。你慢慢打,别伤了手。”

  顾轻舟的心,一瞬间又热又潮,险些逼下眼泪。

  她用力夺回了手,说:“怪矫情的!真心疼我,就不会让我打了。又不是买不到。”

  “当然买不到。”司行霈道,“爱意是买不到的。”

  “我打的毛衣没有爱意。”顾轻舟说。

  司行霈道:“你自己不知道罢了,我觉得有。”

  顾轻舟就觉得,他的话让她瘆得慌。

  “快走吧,明天是洛水订婚宴,我要睡了,要不然气色不好。”顾轻舟推他。

  司行霈自然是不肯走,躺在她的床上和她闲聊。

  “这次出去很累吗?”顾轻舟问他。

  司行霈道:“一点事,我三天没有睡觉了。”

  说到这里,司行霈脸色微微沉了下,他计划好的事情,出了点变故,可能要拖上几个月。

  这让他颇为烦躁。

  顾轻舟依靠在他的怀里,一开始还跟他说话,后来迷迷糊糊眼皮打架,说什么就记不清了。

  司行霈亲吻她的唇,在她这里睡了个很好的觉之后,凌晨两点他离开,回他的别馆去了。

  颜洛水的订婚宴,司行霈也会去的,毕竟是颜家的喜事。

  他明天可以继续见到他的轻舟。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