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起来之后,去了城里的一家咖啡馆,没有直接去颜家。


她从咖啡馆里打电话去督军府。


副官接了电话。


很快,司慕的声音出现在电话那头:“喂,顾小姐?”


“少帅,你不用去颜家了,直接过来吧,我已经到了。”顾轻舟道。然后,她就把咖啡馆的地址,告诉了司慕。


正月十九了,岳城天气晴朗,咖啡馆的一株梧桐树,发出脆嫩的新芽,远处望过去是深褐色的虬枝,走近了就能瞧见薄纱般的翠叶。


早上的咖啡馆没什么人,顾轻舟选了临窗的位置,要了一杯咖啡和一块蛋糕,就拿出书来看。


她在温习圣经,即将要开学了,顾轻舟要进入学习状态,免得毕业时成绩不好拿不到毕业证。


咖啡馆的环境很好,真皮座椅软软的,充满了咖啡和蛋糕的香醇;桌上的玻璃花瓶里,养着一支水仙花,花瓣晶莹如雪,金色骄阳透过玻璃窗照进来,瓶中清波金芒点点。


司慕停稳车子之后,首先就看到了顾轻舟。


顾轻舟的侧颜很美,青稠般的头发有淡淡光泽,温润娴雅,她肌肤似凝脂,皓腕凝霜雪,轻轻拧眉的瞬间,也有云锦叠叠的神采。


是个顶漂亮的小姑娘,比去年好似成熟了,也更加妩媚美丽。


司慕敲了下玻璃窗。


顾轻舟抬起头,看清楚站在窗外的是他,略微颔首,表情端庄得恰到好处。


“等了很久?”司慕进来,坐到她对面,问道。


“不曾,也是刚坐了一会儿。”顾轻舟将书合起来,放在书包里。


她面前的咖啡凉了,就重新叫了一杯。


司慕也要了杯清咖。


顾轻舟吃着蛋糕,一块蛋糕快要见底的时候,司慕终于开口了。


“轻舟,你给我治病,我很感激你。”司慕道。


顾轻舟抬眸。


从窗口照进来的阳光,金灿温暖,全部融入她的眼底,让她的眼芒有映射人心的魄力。


她说:“不用感谢啊,你给了钱的!难道你去医院看病,也把医生当恩人吗?我卖给你手艺,你付款了,两清!”


司慕一愣。


这么说了,他心里就好受多了,后面的话也更加顺畅。


“在你给我治病之前,我就说过,我有个心爱的姑娘,她叫魏清嘉。”司慕轻轻转动了下咖啡杯,用指腹摩挲着咖啡杯上的骨瓷玫瑰,声音平稳道。


“嗯。”顾轻舟应了声,端起咖啡慢慢喝着,“你当时说过的,我也知道。我说了不介意这件事,才给你治病的。”


喝了一口,她放下加糖,搅得咖啡杯中涟漪跌宕。


司慕就觉得顾轻舟很明事理。


“轻舟,我小时候没有见过你,这门亲事我甚至是最近才知道。轻舟,时代已经不同了,有人革命推翻旧王朝,为的就是后辈们能过上新日子。”司慕又道,“从前的盲婚哑嫁,多少人忍气吞声,我们难道也要这样吗?”


司慕不敢相信没有爱情的婚姻。


从前的家族联姻,司慕不敢相信。他是新时代的学子,他不会想着娶姨太太,故而对他的妻子要求就特别高,他的爱只在她一个人身上。


顾轻舟达不到这样的要求。


顾轻舟很痛快的摇摇头:“最好不要这样,我也不赞同盲婚哑嫁。”


司慕知道顾轻舟好说话,却没想到她好到这种地步,当即又松了口气,人就彻底放松了。


“轻舟,我想退掉这门婚事。你很好,但是男女之间的爱情,往往需要缘分。我把你当很好的朋友,但是我对你没有爱情,这点我也很遗憾。”司慕道。


“我对你也没有。”顾轻舟眨了下水灵灵的大眼睛,说道。


司慕笑了下。


顾轻舟的话,让司慕彻底放心了。


“你同意吗?”他问顾轻舟,“退亲的事,你同意吗?”


“同意。”顾轻舟说。


“那好,我们一起去跟我父母说。”司慕道。


顾轻舟摇摇头:“少帅,我对你没有爱情,我也不想嫁给你,但是退亲的事,谁提出来谁就承担责任。”


司慕一愣。


“你可以去提,我这里没有异议。”顾轻舟道,“但是我不会跟你一起,长辈问起,我甚至会说我不愿意。这样,他们会给我点好处。”


司慕眼底寒光微动。


他从高兴到失望,也只是短短的瞬间。一瞬间,对顾轻舟的好感化为乌有。


原来,她这样市侩!


也不能说她市侩。若是她真的贪图小利,她就不会愿意退亲,毕竟做司家的儿媳妇,好处更多。


司慕想了想,最终得出结论:她这个人很自私冷漠,不会为无关紧要的人付出。


哪怕是付出,她也要索取回报。


退亲对她没好处,而且她无所谓,所以她不会去提。


司慕一个人去提,面临的压力就太大了,他父亲很可能不同意。


这时候,司慕就需要开出个条件,一个能让顾轻舟心动、值得她付出的条件。


“你能帮我吗?”司慕想明白之后,声音温醇,“我可以付钱。”


顾轻舟的眼眸就亮了下。


没人不喜欢钱,顾轻舟尤其喜欢!


“你出价多少?”顾轻舟问。她纤浓羽睫微抬,眼波里有贪婪且镇定的碎芒,盈盈绕绕的,让她这个人看上去特别庸俗。


女人真是奇怪的物种,一旦站了人间烟火,就没了那份仙气。


司慕接触过的女人,只有魏清嘉不这样。


“十根小黄鱼。”司慕道。


顾轻舟笑了,阳光下她的笑容娇艳,宛如桃蕊盛绽:“少帅,您打发乞丐呢?”


“我暂时只有这么多钱!”司慕道。


“那你回去想想办法,我要五根大黄鱼。”顾轻舟道。


五根大黄鱼,就是五十根小黄鱼,足以让一个普通人一辈子衣食无忧的。


司慕身上没这么多钱。


就像司行霈说过,司行霈有自己的军功和地盘,司慕什么也没有,他只是依附于家庭的少帅,是个衙内。


“我会想办法!”司慕道,“拿到钱,你会跟我去督军府,共同说退亲的事吧?”


“当然!”顾轻舟道。


司慕很讨厌顾轻舟的做派,却也能理解,毕竟人都要吃五谷杂粮,钱是必不可少的。


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有魏清嘉那样的好命。


魏清嘉好像是一个不沾尘埃的女人,她美得有仙气。


说完了,顾轻舟对司慕道:“要不你先回去?我还想略微坐坐,看会儿书。”


司慕点点头,起身离开的时候,先把账单付了,还多给了一笔钱,防止顾轻舟后来再叫东西吃。


事情差不多说清楚了,司慕回到了督军府。一路上他在想:我这算不算拿钱赎自由身?想到这里,司慕一阵恶寒。


路过大门口时,遇到了他哥哥司行霈出门。


司行霈开着汽车,路过他时特意停下车,人也不下来,只是从窗口里伸出脑袋,问他:“做什么去了?”


“一点私事。”司慕道。


司行霈似笑非笑,眼神锐利在司慕身上打转,看得司慕毛骨悚然。


他们兄弟向来不和。


小时候,司慕还试图跟司行霈亲近,吃过几次亏之后,司慕再也不做蠢事。


“督军方才问你了。”司行霈懒懒说了句,开车出去了。


他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司慕,眼神很阴冷。


司慕没有多想,转身进了后院。


刚踏入拱门,就遇到了他母亲。


“姆妈。”司慕道。


司夫人问他:“一大清早去见轻舟了,什么事?”


顾轻舟打电话到督军府,司夫人是知道的。


司夫人不忌讳顾轻舟和司慕见面,甚至巴不得他们多来往,这样彻底断了司慕对魏清嘉的念想。


“没什么事,就是说几句话。”司慕抬脚往里走。


下午的时候,司慕出去了趟。


司夫人叫了跟着司慕的副官,问司慕干嘛去了。


“少帅去了趟青帮,找九爷借钱,说了三成利,要借五根大黄鱼。”副官道。


司夫人微讶。


五根大黄鱼对督军府来说不算什么,对普通人来说却是很大的一笔钱,司慕要这么多钱做什么?


“他早上去见顾小姐,说了什么?”司夫人又问。


副官道:“不知道,好像这笔钱是要给顾小姐的。”


司夫人当即猜到,司慕想要退亲,顾轻舟趁机讹诈。


这个该死的顾轻舟,她知道两年之约快要到了,总归是需要退亲的。在退亲之前,她需得讹一笔钱。


偏偏这笔钱,司慕给得心甘情愿。


“不能任由他们胡闹!”司夫人让副官出去,她静坐良久,眼眸中有犀利透彻的光。


作为母亲,司夫人的想法很简单:离婚过的女人做儿媳妇不行、儿子深爱的女人做儿媳妇也不行。


偏偏这两样,魏清嘉都有。


司慕一旦和魏清嘉结婚,他那么喜欢她,就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哪里还有司夫人的地位?


当然,司夫人也不会同意顾轻舟真的嫁给司慕。


顾家那些肮脏事,司家是不想沾的。


只是这个当口,她需要顾轻舟站稳了司慕未婚妻的身份,让魏清嘉无处插足。


“顾轻舟,看来要便宜你一次了!”司夫人考虑再三,心中有了个主意,一个他儿子不吃亏,又不敢闹退亲的主意。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