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宛敏坐到了顾轻舟的后排,顾轻舟上课都没什么心思,时不时往后瞥一眼。


甚至学监都留意到了。


宛敏很得意,她知道自己在气势上压倒了顾轻舟。


同窗一年,宛敏感觉顾轻舟变了。


和同龄的女孩子相比,顾轻舟的眼神更加潋滟。某在瞬间,她稚气的面上,就有点不易察觉的妖媚。


这点很勾人,可能顾轻舟还不知道。


女学生之间的仇恨,多半是来自学校的竞争。


自从领唱的事之后,宛敏就恨上了顾轻舟。密斯用顾轻舟替换宛敏,让宛敏技不如人,心生憎恨。


而陈三太太的漠视,更是加剧了这种憎恨。自从顾轻舟和陈三太太接触之后,陈家更是斩断了和宛敏的接触,宛敏肯定是顾轻舟搞鬼。


直到颜洛水的订婚宴上,宛敏攻击顾轻舟,被颜洛水的未婚夫当场拆穿,而后宛敏在家的日子就非常难过。


家里所有人都恨宛敏。


“我那么疼爱你,你却做出这等事!”这是宛敏姐姐的哭啼,“你怎么不去死?你们俩,一起去死好了!”


宛敏以为姐姐会厮打她,但是没有。她姐姐哭着,保持着她的尊贵和优雅,没有上前厮打。


姐姐说:“打你,脏了我的手!”


宛敏的母亲是个传统女性,面对小女儿的举动,她也是寒心透了,对宛敏道:“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哪怕是陌生人,你参与人家的婚姻都极其不道德,何况那还是你亲姐姐?你是不是狼心狗肺?”


宛敏的父亲直接不理她,对她失望透顶。


家里还有两位庶兄,听说这件事之后,对宛敏冷嘲热讽,传遍了宛家上下。


“敏敏,你怎么说也是念过书的,难道就一点羞耻心也没有?”


“你想要效仿娥皇女英啊?”有位堂姐笑话她,“两姊妹服侍一个男人,真是一桩美谈,对吧?”


一时间,宛敏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点点,她在家里坚持是过不下去了。


宛敏偷偷哭了好久,却无人同情她。


出事之后,她那个抱着她亲吻时情话绵绵的姐夫,回家之后对她姐姐下跪、磕头,痛哭流涕将过错都推给宛敏,说是宛敏勾引他的。


“我根本不喜欢她,是只爱你啊,我是昏了头。”姐夫说。


那时候,宛敏才知道,原来她姐夫一直是爱着她姐姐的,不惜给她跪下。


宛敏四面楚歌。


她做错了什么?


宛家其实没那么有钱,而宛敏想要包装自己,嫁入豪门,就需要行头和机会。她全家只有她亲姐姐运气比较好,嫁给了比较富足的暴发户的儿子。


宛敏想问姐姐要钱,每次她姐姐都问:“你要钱买什么?”


若是东西稍微出格一点,她姐姐就说:“我的钱都是婆家的,家里是要记账的,被婆婆知道我拿钱贴娘家,我们宛家的脸都丢光了。”


宛敏觉得她姐姐在故意推脱,不肯帮她。


反而是她姐夫,花钱是不用记账的,要多少有多少。


好几次,宛敏要钱的时候,她姐姐没办法,都是问她姐夫要的。


宛敏就想:“我为何要通过姐姐的手,每次听她唠叨废话?”


于是,她绕开了她姐姐,直接勾搭她前夫,赚取了无数的行头,她俨然是大富大贵的宛小姐,毫无寒酸气。


可是她那个蠢得要死的姐夫,居然跟她买情侣手表!


宛敏自己没看出来,她以为名表都是类似的。


功亏一篑!


宛敏的生活一团糟糕,她父母恨她,一直资助她的姐姐更恨她入骨。


这件事在家里传开了,估计亲戚朋友都听说了,她的婚姻估计也毁了。


再想要嫁得好,唯一的出来就是勾搭一个南边的富商。


宛家是学术名流,她祖父在文坛的名声还是能利用的。


南边的商人喜欢附庸风雅,娶宛家的小姐的确是不错的选择。


宛敏知道自己毕业之后的方向了,这和她之前规划好的人生南辕北辙。归根究底,都是拜顾轻舟所赐。


若没有合唱团领唱的事,就根本没有后续的遭遇,顾轻舟是毁了宛敏人生的开端。


既然宛敏毁了,她在临近毕业之前,也要送顾轻舟一份大礼。


顾轻舟问宛敏,为何要调座位。


她问得很直接,好似知晓了宛敏有什么计划。


宛敏心中一怔,被她吓一跳,心想:“她怎么会知道我的打算?”


复而又想:“她只知道我对她没有善意,又不知道我想干什么,难不成我会被她看穿?”


宛敏自负是聪明机灵的,胜过于顾轻舟。


光从学业上比,顾轻舟就远不及宛敏。


宛敏成绩比顾轻舟好多了,这就说明,她比顾轻舟聪明多了!


和她姐夫的事情败露,仅仅是她没怎么见识过名表而已,这又不是她的错。


宛敏坐到了背后,颜洛水和顾轻舟都芒刺在背。


李桦是个活泼天真的孩子,而且很容易相信别人。


宛敏跟她做了半天的同桌,她就将宛敏视为知己,连她家几个人、平常什么时间段出入、父亲的工作、兄弟姐妹们的婚姻,全部告诉了宛敏。


“宛敏想要干嘛?”午饭的时候,颜洛水问。


颜洛水也好奇,宛敏到底是想收拾她,还是想收拾顾轻舟?


宛敏和顾轻舟有矛盾在先,可是戳破宛敏、让她在家里处境艰难的,却是颜洛水的未婚夫。


“谁知道呢?”顾轻舟笑道,“她不怀好意就是了。”


顾轻舟功课吃力,还有很多的事要忙,也没空理会宛敏。


有时候,顾轻舟还会跟宛敏斗嘴。


“宛敏,你会不会从背后捅我一刀?”顾轻舟笑容楚楚,眸光熠熠落在宛敏脸上,一派温和。


宛敏气得唇色发白。


同桌李桦则没有看懂这场无硝烟之战,她哈哈大笑:“轻舟你放心啦,我帮你看着宛敏。”


宛敏脸色更难看。


“那我就拜托你啦。”顾轻舟道,转脸看着宛敏,眼睛微微眯起,眼底寒芒涌动,带着狡狯冲宛敏眨眨眼。


宛敏一口气就提不上来。


她不想理顾轻舟。


翌日早上,顾轻舟到了学校,发现蒋春妮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正在跟宛敏和李桦聊天。


“轻舟来了?”蒋春妮是个很温柔腼腆的小姑娘,当即站起来,给顾轻舟让座。


“你坐你坐。”顾轻舟道,然后她坐到了颜洛水的位置。


顾轻舟没有回头,听了她们说话,才知道是宛敏带了点心,给蒋春妮和李桦吃,感谢她们愿意和她调座位。


这就有点刻意巴结。


顾轻舟知晓宛敏是冲着自己或者颜洛水来的,她如此对李桦和蒋春妮如此善待,让顾轻舟有点吃惊。


想利用蒋春妮和李桦对付顾轻舟?


怎么对付?


顾轻舟跟这两位同学都不算深交,哪怕是前后座,也是泾渭分明,只有李桦偶然凑趣。


“洛水,你了解李桦吗?”顾轻舟问,“你觉得她有什么可利用的地方吗?”


颜洛水瞠目结舌。


在认识顾轻舟之前,颜洛水总是独来独往,在学校从来不与人结交。而后,她和顾轻舟成了同窗,又认识了霍拢静,交友圈子大增。


但是跟李桦,始终没有深交过,总感觉像两块干干的面团,没有那点湿气的调和,怎么也揉不成一团。


“没有吧?”颜洛水凝眸沉吟,“其实我们都不太了解李桦。”


“我只知道李桦网球得打好,她父亲是市政厅的小官,做什么的来着?”顾轻舟问。


颜洛水失笑,她哪里知道?


这厢顾轻舟和颜洛水刚刚议论完李桦,下午游泳课结束,顾轻舟先出来洗澡,在更衣室擦头发的时候,李桦也出来。


换上衣裳,李桦对顾轻舟道:“这个周末是我生日,快要毕业了,想请大家去我家的花圃玩,轻舟你愿意赏光吗?”


“这个周末?”顾轻舟含笑,眼眸微敛,不动声色问。


“是啊。”李桦道,“也不是所有的同学,就十来个人。你也来吧轻舟,不需要带礼物的。”


她说得诚恳,而且顾轻舟素来喜欢她的,道:“好的,我一定去。”


李桦松了口气,她真害怕顾轻舟不答应,让她尴尬。


顾轻舟又问她:“你家里还有花圃吗?”


“对啊,你不知道我家里还做花卉生意吗?岳城八成的鲜花,都是我家大棚里供应的,花圃平时是我大伯打理。另外呢,我家庄子上还有个小花圃,供我们家的鲜花用度。”李桦提到家里的生意,非常开心,“花圃外头还有池塘,可以钓鱼”


“在城郊啊?”顾轻舟问。


李桦以为她不想去,忙道:“我们家有车子,很方便的,那边也有好些工人和佣人,什么都方便。”


顾轻舟考虑的,跟李桦所想的,根本不是一回事。


“宛敏去吗?”顾轻舟又问。


李桦压低了声,说:“我我还没有邀请她,毕竟我跟她是后来相识的,所以就”


顾轻舟就发现,这个温柔活泼的小姑娘,其实一点也不傻。


她早就看出了,顾轻舟和宛敏不和睦,所以过生日就不请宛敏了。


顾轻舟笑了笑,答应了李桦的邀请。


她答应了,李桦再邀请颜洛水和霍拢静的时候,她们俩就没有多推辞,直接答应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