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司督军力排众议,用顾轻舟的方子。


于是,顾轻舟开了“理饮汤”。


理饮汤不是治疗中风的,而是治疗心肺阳虚的。


顾轻舟认定,司老太抽搐发病的症状虽然像中风,病因却是心肺阳虚导致的气血两虚,而非中风的气血虚弱。


军医们非要从“中风”的思路去治疗老太太,才是真是南辕北辙,把老太太的气血治疗得更虚弱了。


长久下去,真的要中风不可!


治病不能耽误,病情瞬间万变,顾轻舟不能看着他们折腾老太太。


去德国?


老太太这身子骨,能不能到德国的土地还两说呢。


“桂枝两钱,干姜五钱,白术四钱、茯苓两钱,炙甘草两钱、厚朴一钱,橘红一钱半、白芍二钱。”


顾轻舟开好了方子,交给司督军。


司督军给胡军医过目。


胡军医拿在手里仔细看过,心中明白:这的确是一副很成熟的药方,用药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方子里的桂枝和干姜,可以助心肺之阳;白术、茯苓、炙甘草健脾利湿,厚朴可以使得胃气通降。


顾轻舟说老夫人是心肺阳虚导致的脾胃虚弱,所以生化气血无能。她这幅药方,就是对症下药的。


“督军,这幅药方的确是治疗心肺阳虚的。至于对老夫人是否有效,属下不敢苟同。”胡军医道。


“用药的剂量如何?”司督军问。


“剂量刚刚好。”胡军医道,“督军,您再三思,别叫老夫人吃苦头,她都这么大的年纪了。”


司督军却是下定了决心。


“这药吃十天,老夫人的病即可痊愈。”顾轻舟保证道。


这话说的有点外行。


哪怕是名医,也绝不说笃定的话。若是十天没有好,岂不是砸了招牌?


胡军医看着这个小姑娘,心惊胆战,不知道督军和老夫人为何非要用她的药。


从司公馆离开时,寒雨已停,空气里流转着冰凉,秦筝筝和顾缃的手冻得通红,都缩在袖子里。


秦筝筝脸色特别难看。


在车上,秦筝筝一句话也没说。


顾缃则抱怨了很多:“轻舟,你太爱出风头了!万一治死了司老太,咱们全家都别活了!哪怕督军不杀咱们,阿爸的差事也要丢了,谁来养活我们?”


秦筝筝的脸色愈发铁青。


回到家中,秦筝筝直接去见了顾圭璋,情绪激动又愤怒,把事情说了一遍:“她要把咱们推入万丈深渊!”


在秦筝筝看来,一个乡下小丫头,连字都认不全,凭什么会医术?


司督军和司老太相信她,那是病急乱投医,没看到那几位经验丰富的军医都急红了眼吗?


可见,顾轻舟的药方,一定会害死司老太的!


顾家所有人都要跟着陪葬!


“真的吗?”顾圭璋也吓住了,“她真的给司老太开了药方?”


“可不是嘛!”秦筝筝道,又把司家军医的话,复述了一遍。


“她疯了吗?”顾圭璋也大怒,“他妈的,她是要害死老子吗?”


“老爷,她这次真是太愚蠢了,军医一遍遍暗示她,我们一次次阻拦她,她还是往前冲!老爷,您相信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会医术吗?”秦筝筝痛心疾首,“方子开了,这会子说不定药都喝了,咱们没救了,老爷。”


说罢,秦筝筝眼泪簌簌滚落,伤心极了。


顾圭璋愤然,上楼冲到了顾轻舟的房间里。


他指着顾轻舟的鼻子大骂:“混账东西,你可知道轻重?老子的身家性命,都要被你败光了!”


全家人都在侧耳倾听。


顾圭璋想打顾轻舟,可理智又克制住了,只是把顾轻舟的梳妆台给砸了。


“关到地下室去!”顾圭璋喊了佣人,“不许给她饭吃,等督军府来要人的时候,希望别牵连我们!”


顾轻舟不哭不闹,也不解释,任由佣人把她关到阴暗潮湿的地下室。


她用手指,腾腾在地下室落满灰尘的地上画圈,一个又一个,画的墨饱笔酣,黑暗中她的微笑一闪而过。


顾公馆其他人也听闻顾轻舟闯祸了,可能会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都有点紧张。


“是轻舟啊,她非要给司老太治病,司老太估计撑不了几天了。”顾缃告诉弟弟妹妹。


“看把她能的,这回翻天了吧!”顾四冷哼。


“把她打死交给督军府,督军府会不会饶过阿爸和咱们家?”顾三问。


顾三的胳膊还没有好,挂着绑带。


“谁知道呢,要看督军的心情了。”顾缃叹气。


一时间,全家都恨顾轻舟。


只有三姨太苏苏不相信。


“轻舟不是那么沉不住气的孩子。”三姨太对妙儿道,“你回头悄悄塞几个包子给她,这么冷的天,又饿又冻的,真冻死了她。”


“她已经不成气候了,姐姐。”妙儿道,“要是被老爷发现咱们接济她,咱们也活不成,值得吗?”


“值得!”三姨太道,“轻舟非池中之物,咱们能否报仇雪耻,以后都要靠她的提携。”


妙儿对三姨太深信不疑,半夜的时候,偷偷给顾轻舟送了四个肉包子。


肉包子还是温热的。


顾轻舟接过去,大口大口咽下,实在饿极了,浑身冻得冰凉。


“替我谢谢三姨太。”顾轻舟口齿含混不清说道。


顾绍也偷偷给顾轻舟送,结果他手脚慢,被佣人发现了。


佣人告诉了秦筝筝。


秦筝筝气得要打顾绍:“吃里扒外的东西,她是你什么血亲的妹子?”


顾圭璋也呵斥顾绍。


到了第四天,督军府有两辆汽车,停靠在顾公馆门口。


顾圭璋正好在家,当即吓得腿脚全软了。


完了,督军府来抄家抓人了!


顾缃有点兴奋:“阿爸的前途不知道,顾轻舟是彻底完了!那个碍眼的丫头,终于要除掉了!”


这个蠢货,这会儿还轻重不分。


下车的,是督军身边最亲近的副官,一进门就顾圭璋神色紧张,副官先笑了下,缓和气氛,然后给顾圭璋敬礼:“顾先生,我奉了督军之命,来接轻舟小姐的。”


顾公馆的所有人,都下楼来了,神色各异。


顾圭璋道:“是是,长官稍等,我已经处罚她了,饿了她三天。您带了她去,告诉督军,怎么解气怎么打死,顾家绝不追究!”


“什么?”副官怔愣,“你你饿了轻舟小姐三天?”


“是啊,她闯了这么大的祸!”顾圭璋神色哀痛,“老夫人她”


“老夫人的病情好转了,轻舟小姐立了大功,督军盛情邀请轻舟小姐去复诊,你把轻舟小姐饿坏了?”副官声色俱厉。


顾圭璋腿脚一软,差点跌倒。


老夫人的病情好转了?


顾轻舟的方子有用了?


这怎么可能!


不仅是顾圭璋,楼梯处的秦筝筝和顾缃,一时间也面无人色!


这不可能!


这是见鬼了吗!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