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裁缝铺子里,新丝绸的味道并不好闻。


魏清嘉站在站在顾轻舟面前,她美艳又端庄,神色和善温柔,不管男女面对她时都无法产生恶感。


漂亮的人总是招人喜欢。


“顾小姐,我听子原说,你最是擅长医术,是真的吗?”魏清嘉漂亮的眸子里,流露出几分敬意。


“略通几分。”顾轻舟道,然后问她,“子原是谁啊?”


顾轻舟认识的人里,没有人叫这种名字的。


魏清嘉失笑:“你不知道司少帅字子原吗?”她朝外面努了努嘴巴。


原来,是司慕的字。


未婚妻的字,需要别的女人提醒才知道。


顾轻舟凝眸看了眼魏清嘉。


她的眼芒莹然,似一泓清泉。当眼风掠过时,这泓清泉起了点涟漪,略有略无的,愣是让魏清嘉心里一怔。


颇有几分锋芒闪过。


这点锋芒,叫人寒芒在背。


再看时,顾轻舟已然是一副单纯柔婉的模样,魏清嘉狐疑,方才她那点锋芒,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顾小姐,我有点事想拜托你,是求医。明天能约你吃咖啡,咱们细谈吗?”魏清嘉问。


魏清嘉的端庄温柔,看似毫无攻击力,平易近人。


若不是她刻意在司慕的未婚妻面前炫耀她知道司慕的字,无形中攻击顾轻舟,顾轻舟也会觉得她人不错。


现在么


顾轻舟眯了眯眼睛,原来第一名媛不是好当的,没有心机能成名么?


漂亮有才华的女子多了去。


没人是单纯的小白花,就能名噪一时。


“是谁生病了吗?”顾轻舟笑道,完全不动声色。


魏清嘉怎样,跟顾轻舟无关,她不太在乎魏清嘉的内里。


和魏清嘉完美的笑容相比,顾轻舟的笑容就简单天真多了。


“这个,明天细谈好吗?”魏清嘉欲言又止。


她所说的病情,有点隐晦。


顾轻舟不太想跟她接触,故而刁难:“明天细谈倒也可以,不过我有言在先,我治病很贵的。以小黄鱼计算,一个病家两根以上的小黄鱼。”


魏清嘉心中盘算:一个病例两根以上的小黄鱼,真是天价!


两根小黄鱼,够在教会医院住一两年的了。


不过,再回头想想,也不能这么算。


若是生病了,病人是愿意多花钱早点治好,还是愿意去教会医院躺一两年?


自然是想早点治好。


“诊金好说。”魏清嘉笑道,“那您何时有空?”


“明天放学吧。”顾轻舟笑道。


两个女人这边柔声细语,似春风拂过般。


司慕却不知不觉走了过来。


他落在顾轻舟脸上的眸光,冷漠疏离,像极了初相见时候的模样。


那时候顾轻舟将他的消息卖给了司夫人,害得他被捉回家。


顾轻舟也不在意。


魏清嘉则道:“我跟顾小姐说点事。少帅,我选好了,您要再看看吗?”


她对顾轻舟说话时,称呼司慕为“子原”,到了司慕跟前,却又带着几分距离感称呼“少帅”。


忽远忽近,若即若离,最是有吸引力了。


顾轻舟微笑,心想司慕真可怜,他会被这个女人拿捏得死死的,骨头都不剩。


当年魏清筠的死,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也许是司慕跟魏清嘉好,又勾搭人家妹妹,像享齐人之福;也许是另有隐情,不过凑巧出事了而已。


顾轻舟不了解司慕,她也不太想知道。


“买了几身?”司慕声音低醇温柔,有点暗哑。


“两身。”魏清嘉道,“春装不需要做太多,很快就要换夏装了。”


“再买几身吧,总要换的。”司慕道,“难得罗五娘有空,你的旗袍都交给她绣。”


“不必了。”魏清嘉谦虚节俭,“我虽然有点赡养费,也要自力更生,能省就省点吧。”


“我来付钱。”司慕道。


魏清嘉笑容微敛,道:“这可不行,我不喜欢男人为我花钱。”


不占小便宜,如此美貌却自食其力,是个男人都会刮目相看,甚至沉迷她。


魏清嘉真是女人的典范。


想要放长线钓大鱼,就应该学学她的做派。


顾轻舟在旁边笑了下,没插嘴。


魏清嘉道:“少帅等我一下,我去量尺寸,咱们就可以走啦。”


“顾小姐,那明天见?”魏清嘉又对顾轻舟颔首,礼貌周到,不恃美而骄。


“好。”顾轻舟道。


魏清嘉就先过去了。


顾轻舟以为司慕也要走,故而她冲司慕微笑一下,当作告辞,继续选她的布料。


身后的影子,却一直都在。


顾轻舟忍不住回头,发现司慕站在她的后面,眸光幽黯,不言不语的盯着她。


顾轻舟被他看得毛骨悚然,问:“怎么了?”


“周末不是功课很多吗?”他道,声音冷漠至极,像深潭里的水,没有半分起伏,亦阴冷寒凉。


“哦,做完了啊。”顾轻舟撒谎都撒的很随意,漫不经心道。


这难道不明白吗?


她不想见他而已,很清楚直白啊,顾轻舟不知他为何非要问清楚。


司慕呼吸一顿。


“少帅再见。”顾轻舟以为他要走了,转头继续选料子。


看了几匹,余光发现司慕还在那里。


他静静看着她,看得顾轻舟很不自在。


她想,算了,山不转水转,我走好了。


她往外走,司慕却突然往前一站,挡住了她的去路。


顾轻舟眉头微蹙:“干嘛?”


司慕低头看她。


他眼神很冷,似乎想表达什么,但是顾轻舟看不明白,总之他有点生气就是了。


顾轻舟想了想,突然明白过来他为何生气:“你是不是以为,我跟踪你和魏小姐约会?”


司慕眼眸一紧。


“你想多了,这是颜五少选的地方,我都不知道有这家裁缝铺。再说了,我不是打探消息的,你跟魏小姐约会,不与我相干。”顾轻舟解释,“方才,是魏小姐先找我说话的,不是我故意找她。”


司慕眼底的寒芒更甚。


他更加生气了,脸色铁青。


顾轻舟看着他,道:“借过好吗?你想在这里为难我的话,你自己也尴尬,魏小姐更尴尬,不是吗?”


说罢,她就挤过去。


她的身子从缝隙处过去,司慕倏然一动,顾轻舟就撞到了他怀里。


他搂住了她。


顾轻舟脸色也变了,她很讨厌这样,似乎拥抱她只是司行霈的特权。


她重重踩了司慕一脚。


司慕吃痛的空隙,顾轻舟已经从旁边挤了出来。


她面容阴沉,从裁缝铺子里走出来,站在屋檐下,深吸一口气。


空气里有桃蕊的清香,也有淡淡的寒凉,让顾轻舟胸腔里压抑着的怒意缓缓散去几分。


她今天答应好好陪阿静的,顾轻舟不想带着怒气,扫了阿静的兴致。


司慕跟了出来。


顾轻舟全身戒备,往旁边挪动。


司慕立在她身边不远处,并未继续靠近。


“对不起,我方才唐突了。”司慕跟她道歉。


他很多时候都非常绅士。


只是今天心情不好,举止失态了。


自从收到了她派人送过来的玉佩,知晓周末她不会见他,他心里就存了一口气,郁结让他情绪低落。


他平素言语不多,不高兴也没人知道,只是抽烟比往常多多了。


在这里再次遇到她,说好周末做功课的她,却跟着朋友出来游玩,司慕有种被戏弄、被欺骗的恼怒。


这些恼怒,让他冲昏了头。


司慕不是那么浅薄的人,挡住她的路、拥抱她,不太像他的做派,他亦知道自己轻浮孟浪了。


“好了,你的道歉我接受了。”顾轻舟冷漠道,拒他千里之外。


司慕的心,沉了又沉,像落在一口幽深的古井里,没有阳光,阴冷潮湿。


他不再说话,顾轻舟也不说话。


两个人站了片刻,直到魏清嘉出来,笑道:“少帅,您在这里啊?现在走吗?”


“走吧。”司慕道。


他和魏清嘉下了台阶,远处停着军政府的座驾,他拉开车门,请魏清嘉上车。


司慕这方面总是很礼貌,轻舟记得他第一次送她回家时,也替她开了车门。


等魏清嘉坐好,他关上车门,瞧见顾轻舟还站在那里,他脚步一愣。


顾轻舟则立马转身走了铺子。


司慕的手,紧紧攥起来了起来,指关节发白。


司慕的车子离开,霍拢静看了看顾轻舟的脸色,见她心情还不错,她就没说什么。


反而是颜一源,不知内幕,善良体贴的安慰顾轻舟。


“司家什么门第?魏清嘉再漂亮有名气,也是离过婚的,司督军和司夫人不可能同意她嫁给二哥,充其量是个姨太太。


轻舟,除了我们家,谁家没有姨太太?像我阿爸那样的男人太少了,姨太太一点也不可怕,好对付着呢。再说了,有了姨太太,你不用服侍二哥啊,我们还整日吃喝玩乐,多开心?”颜一源道。


幸好顾轻舟不爱爱慕,要不然他这番安慰,非要气死顾轻舟不可。


男人和女人的想法,真是天壤之别。


顾轻舟听着他乱七八糟的话,反而被逗乐了。


颜一源自然当顾轻舟听进去了,他也有成就感。


一回眸,瞧见霍拢静略有所思,颜一源立马心领神会:“阿静你放心,我绝不娶姨太太!我阿爸都不娶姨太太,我们颜家的男人都专一!”


“关我何事?”霍拢静烦躁转过身,唇角却有一抹压抑不住的微笑。


她很快速敛去,没人瞧见。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