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翻页上d开始-->

  第248章少帅发脾气了

  魏清嘉说,她的父亲生病了,但是讳疾忌医,不愿意多说,她很担心父亲的健康。135792460网.36.>

  无疑,她父亲去过教会医院,治疗了半个月,效果不佳,病情越来越严重。

  然而对自己的病重,魏市长是遮遮掩掩的,好似很尴尬。

  魏清嘉离婚回来,她父亲是很生气的,对她也不及从前疼爱,魏清嘉很想在父亲面前立功,夺回父亲的支持。

  这样,魏清嘉就能在岳城站稳脚跟。

  她从前太傻了,远嫁到北平去,最后弄得自己狼狈收场。

  这次回岳城,魏清嘉是踌躇满志,目标明确的。

  一切都在她的计划里:司慕、司慕的未婚妻,甚至她自己的父亲。

  魏清嘉会布一个极大的局,最终收网时,只有她大获全胜。

  “疼得彻夜难以入睡?这就算急病了。”顾轻舟道,“是哪里疼?”

  “左边腰侧。到底为何这样,我也不知道,他不肯给我看,姨太太也不敢细说。”魏清嘉道。

  病人自己很抵触,那么顾轻舟登门,可能会听到一些闲话。

  她有点为难。

  而后,顾轻舟谨记师父让她背诵过的《大医精诚》,哪怕她不能无欲无求的不收钱,也不能拒绝给人看病。

  这是她的医德。

  大慈大悲,才有医德。

  若是其他事,魏清嘉这么若有若无的挤兑她,顾轻舟早就甩手走人了,独独病痛求到了她跟前,她不能走。

  顾轻舟从不觉得自己善良,更不会以德报怨,她只是坚持她行医的底线--遇病能治,无论病家言行多么苛刻,都要治好。

  这是医家的准则,是医者的品德。

  顾轻舟想做个合格的中医,给落寞的中医争口气,给师父脸上添光彩,所以她牢记医德。

  “我还没有见到病家,不知能否救治。”顾轻舟道,“魏小姐若是方便,就安排一下面诊,我才知道如何用药。”

  这就是同意去看病了。

  魏清嘉的笑容轻快了起来:“顾小姐,多谢您能出手。”

  顾轻舟微笑,端起酒盏轻抿了一口气。

  魏清嘉见她答应了,也可以和她拉近关系,笑道:“你年纪比我小,可以叫我姐姐的。”

  女孩子之间以姐妹相称,妻妾之间也可以。

  妾室都要喊正室叫“姐姐”。

  魏清嘉回来之后,屡次和司慕接触,她到底是怎样打算的,顾轻舟不知道。

  顾轻舟不知魏清嘉让她叫姐姐,到底是出于哪种考虑。她不想被魏清嘉占便宜,故而装傻微笑,不言语。

  “......魏小姐,我明天下午是游泳课,密斯特许我通过的,我不用上。若是你能安排好时间,我可以请假出来,你下午两点派人去学校门口接我即可。”顾轻舟道。

  魏清嘉点头:“好,我尽可能安排。”

  牛排端了上来。

  司慕接过魏清嘉那盘,小心翼翼为她切好,十分的绅士。

  然后,他就埋头切自己的,不理顾轻舟,也不同顾轻舟说话。

  顾轻舟也不在乎。

  大家都沉默。

  魏清嘉寻个话题,说:“我也是圣玛利亚毕业的,后门那边还有一株槐树,挡住了院墙,现在被砍了吗?”

  “没有啊,还在。”顾轻舟说。

  魏清嘉略带回忆:“那时候,子原中午给我送点心,都是通过那棵树爬进来,然后吃完了他再爬出去。”

  说到这里,她脸上有种宁静娴雅的笑,像沉浸在往事里。

  司慕端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顿。

  “我以为你忘了。”司慕说。

  “怎么会忘了呢?”魏清嘉感叹般,“那时候我才十七八岁,正是最美好的年纪。”

  然后,她好似突然想起了顾轻舟,解释道,“顾小姐还不知道吧,我以前和少帅是很好的朋友.......”

  拜托,顾轻舟为什么会不知道?全岳城都知道司慕追求过魏清嘉好吗!

  魏清嘉这么一解释,顾轻舟反而觉得她别有用心。网.36.>

  顾轻舟也不是好惹的,她故意恍然道:“哦,是这样啊,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

  她声音拖得有点长。

  司慕蹙眉:“别冷嘲热讽!”

  其实,顾轻舟的嘲讽没那么明显,魏清嘉也一次次刺顾轻舟啊,这是女孩子之间的心机。

  魏清嘉话里有话,司慕装作不知道,到了顾轻舟这里,他就不放过了。

  被司慕点破,顿时所有人都很尴尬。

  魏清嘉也难堪。

  司慕独独跟顾轻舟过不去,顾轻舟笑了下,她并不在意。

  她不在乎司慕这个人,故而他的打击对顾轻舟的伤害很小。

  顾轻舟吐了吐舌头,继续吃她的牛排。

  司慕却猛地灌进了一杯酒,他重重将酒杯顿在桌子上。

  然后,他继续倒酒。

  顾轻舟充耳不闻,任由司慕在旁边发脾气,她声音温柔对魏清嘉道:“上次我们说好的,我去看病,诊金是两条小黄鱼,魏小姐您没忘吧?”read_middle();

  你都故意找茬怎么多次了,不让你放点血,我就太亏了。

  顾轻舟不能不治病,故而就在钱财上捞一把,不能便宜了魏清嘉。

  魏清嘉话里有话,司慕发脾气,这是他们的事,顾轻舟却没有故意挑事。

  她若是想挑事,完全可以将司慕当初和魏清嘉在一起时,魏清嘉追求司行霈的事戳破。

  但是顾轻舟没有,她觉得做人和行医一样,都要有底线。

  魏清嘉没回答,司慕却冷冷问:“你这么爱钱吗?”

  “当然!”顾轻舟神色一戾,“君子爱钱,取之有道。我的医术值这么多钱,少帅不知道吗?”

  司慕转过脸,狠狠望着她。

  他眸子阴沉。

  顾轻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他。

  因为她非要钱才退亲吗?

  “你要的钱,都是取之有道吗?”司慕冷冷道,“你确定不是坐地要价?”

  魏清嘉见他们要吵起来般,眼眸略微一动,又快速敛去,对司慕道:“子原,诊金是应该的,你放心吧,我身上还有钱的。”

  “魏小姐,你若是有钱的话,可以借少帅一点!”顾轻舟冷哼,“我看他是没钱了,事情办得不如意,就找我发脾气!”

  说罢,她站起来离开了。

  顾轻舟走的时候,重重将椅子一推,一声巨响。

  魏清嘉就想:“这个女孩子好大的脾气!”

  魏清嘉这般出身高贵、才华过人、姿容谲滟的人物,都不敢在司慕面前如此放肆,顾轻舟却这般不懂事。

  看来,顾轻舟还是天真的,她不知道权势的好处,也不知道权贵们的喜好对她多重要!

  魏清嘉和司慕都以为顾轻舟是去了洗手间。

  可等了半天不见她出来,一问侍者,才知道顾轻舟是直接走了的。

  魏清嘉微讶:“她怎么这样走了?太不礼貌了........”

  说罢,她立马打住,不能批评顾轻舟,至少不能在司慕面前批评。

  司慕用力灌了一杯酒,道:“要是我,我也要走!”

  说罢,他站起来也走了。

  魏清嘉愣住,继而神色大变:司慕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是在自责,还在怪魏清嘉?

  魏清嘉想了想自己说过的话,句句得体,反而是司慕自己发火了。

  司慕到底是在怪谁?

  他去结账的时候,魏清嘉跟了上来。

  司慕的汽车送她回家。

  车厢里,魏清嘉问司慕:“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得罪了顾小姐?”

  “不是,是我失态了。”司慕道,“我今天很没有风度。”

  魏清嘉也看出来了,司慕是挺针对顾轻舟的。

  司慕素来成熟稳重,他今天对顾轻舟,像是一肚子气的。

  若司慕真的讨厌她,会无视她。故而他恼怒的样子,好似并不是那么憎恨顾轻舟,魏清嘉有点糊涂了。

  五年不见,司慕长大了,不再是魏清嘉能掌控的小孩子,魏清嘉在他面前,多了份小心。

  送魏清嘉到了市长府上,司慕没有进去坐。

  他和魏清嘉告辞。

  “你去坐黄包车。”司慕给了司机几块钱,让他下车,司慕要自己开车。

  因为魏清筠的死,司慕不敢再开车带魏清嘉了。

  其实他喜欢自己开车。

  司机则道:“少帅,还是我开车吧,您好像喝醉了。”

  “无妨,我没有醉。”司慕道,“才几口酒而已。”

  司机发现,司慕的确是眼神清澈,舌尖流利。

  方才在车里,司慕和魏清嘉说话的时候,有点微醺的样子,原来他是故意装醉。

  司慕把车子开到了顾公馆。

  已经是晚上八点,司慕来敲门的时候,顾家众人还在客厅说话,准备要上楼睡觉的。

  他突然登门,所有人都吃惊。

  “阿爸,轻舟回来了吗?”司慕问顾圭璋。

  顾圭璋震住。

  岳城的习俗,订了亲就要改口,这个不假,可司慕从未叫过。

  这是第一次。

  顾家的其他人也全部愣住。

  司慕来过顾家数次,因为他不能说话,所以每次都是很冷漠,由副官代答。

  他第一次开口,居然喊顾圭璋叫“阿爸”,顾圭璋激动地快要昏过去。

  “回来了回来了。”顾圭璋语无伦次道,“少帅,你吃饭了吗?”

  “轻舟在楼上?”司慕反问,不回答顾圭璋的问题。

  “是是是。”顾圭璋彻底没了样子,乱七八糟的回答。

  “是哪间房?”司慕有问。

  顾圭璋忙道:“左手边第二间,门上的把手断了一半,那间!”

  司慕颔首,道:“阿爸,我跟轻舟说几句话。”

  说罢,他转身上楼,往三楼去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