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翻页上d开始-->

  第249章我想和你结婚

  司慕上楼的时候,顾轻舟听到了脚步声。135792460

  皮鞋的声音很重,而脚步非常快,顾绍和顾圭璋都没这么迅捷,顾轻舟当时就吓傻了。

  她以为是司行霈来了。

  直接从楼下走上来,司行霈疯了不成?

  顾轻舟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敲门声响起时,她清了清嗓子,压住满心的焦虑,故作镇定的问:“谁啊?”

  门外是司慕的声音:“是我。”

  顾轻舟吃惊,怎么回事?她微微一愣,打开了房门。

  司慕站在门外,顾轻舟盯着他看,他也看着顾轻舟。

  顾轻舟的眼眉露出几分凛冽:“骂我还没尽兴,要来给你女朋友找场子吗?”她挡住门,并不打算让司慕进来。

  她对他充满了戒备。

  “不是。”司慕道,声音低沉,“可以说几句话吗?”

  顾轻舟不想请他进自己的房间。

  闺房是顾轻舟的私人地盘,只有她亲近的异性可以进入。

  司慕不算。

  顾轻舟从房间里出来,顺手关上了房门:“出去谈吧。”

  司慕没异议,能谈谈就行,哪里谈都愿意。

  他们俩下楼时,顾家众人全部双目炯炯盯着,似乎想把他们俩剖析挖开,看看他们俩到底怎么回事。

  顾圭璋则喜不自禁。

  方才司慕叫“阿爸”了,这门婚事就算彻底定了。

  其他人里,表情最明显的就是顾缃--顾缃脸上带着嫉妒的愤然,狠狠瞪着顾轻舟。

  凭什么呀!

  顾缃还以为司家要退亲的,凭什么司慕就看上了顾轻舟,还心甘情愿喊“阿爸”?

  几个姨太太,都是替顾轻舟高兴。

  顾轻舟是她们的依靠,比顾圭璋可靠,她们都希望顾轻舟能有个强悍的靠山,能和军政府的关系更牢靠点。

  “要走了啊?”顾圭璋一副谄媚又兴奋的模样,上前问司慕。

  司慕欲回答时,顾轻舟抢先了。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不是,我们出去说几句话,我马上就回来了。”顾轻舟道,“阿爸,你们早点睡吧。”

  “不用急,反正还早。”顾圭璋道,恨不能把女儿白送给司慕。

  司慕也发现了,但是他没什么表情。

  顾轻舟道:“知道了,阿爸。”

  说罢,她就和司慕出了大门。

  顾公馆所在的这条街,也算热闹,附近的住户不少。

  灯火之下,风扬轻蹁跹,橘黄色的灯光想纱幔,笼罩着茫茫夜色。

  司慕的车子停在路边。

  顾轻舟站定脚步,转身问司慕:“有什么话,你说吧。”

  天气晴朗,夜风也和煦温暖,有醉人的桃蕊清香。

  司慕依靠着车门,抽出了雪茄裁开。

  他每次心情紧张或者失落的时候,都希望抽烟。

  他划燃火柴,十指掬起,拢着一团小小的火焰,他的手指修长洁白,骨节分明。

  轻吐了青烟,司慕慢慢道:“我今天很失态......”

  顾轻舟沉默,等着他说完。

  他何止失态?

  在顾轻舟看来,司慕今天是很过分的,虽然她不怎么在意。

  司慕停顿了下,继续道:“周末我们约好了,你失言在先;裁缝铺子遇到你,你态度又傲慢;今天吃饭的时候,你言语又过激,我心里存了一肚子火,所以冲着你发作了,我很抱歉。”

  顾轻舟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他的话,她有一搭没一搭听着。

  好像都是她的错!

  她失约是真的,可态度傲慢是哪里的话?

  顾轻舟冷笑。

  男人在爱情里,果然很盲目,魏清嘉在他未婚妻面前炫耀他们的旧情,他是不在乎,还是没听出来?

  怎么反而都是顾轻舟的错?

  顾轻舟感觉,魏清嘉诉说往事,司慕是很得意的。他没有顾虑到顾轻舟的感情,却处处维护魏清嘉。

  故而,顾轻舟的反击,在司慕听来是主动的攻击。

  他爱魏清嘉,他维护她,跟顾轻舟没关系。

  “对不起,轻舟。”司慕又吐了青烟。

  “我原谅你。”顾轻舟道,羽睫微扬,眼眸在橘黄色灯火下幽静,似月色的海,“这件事,到此为止好吗?”

  司慕颔首:“多谢。”

  顾轻舟笑了下。

  夜风初时温暖,吹久了也感觉凉飕飕的。

  顾公馆院墙上的藤蔓,已经爬满了翠叶,风吹绿浪,在夜里似鬼魅舒展。

  顾轻舟拢了拢衣襟,凉意如水般浸透了翠袖,她说:“解释清楚了,那我回去了。”

  她转身欲走。

  司慕却喊她:“轻舟。”

  顾轻舟停住脚步。

  “退亲的事,我不想考虑了。”司慕道,“我不打算退亲。”

  顾轻舟立在那里,像是被人敲了一棒子,半晌脑袋里都嗡嗡作响,难以置信盯着司慕:“你说什么?”read_middle();

  “我说,我不打算退亲了,我会和你结婚。”司慕一字一顿,清清楚楚告诉她。

  顾轻舟太意外了,脑袋还是懵的。她在司行霈面前说话肆无忌惮,现在处于懵逼的状况,她也没好好组织言语,脱口而出道:“你有病吧?”

  司慕微愣。

  顾轻舟的声音收不住:“你一边约会魏清嘉,一边说要跟我结婚,还说你会忠诚婚姻,怎么这会儿就要享齐人之福?你真龌龊。”

  司慕脸色沉了下去。

  他的呼吸有点重。

  顾轻舟的话,说得很难听。

  一阵风过,夜风将顾轻舟满头青稠般的长发扬起,似海藻般荡开。她用手按住乱飞的头发,人也慢慢清醒了几分。

  她没有继续辱骂司慕,人也理智了很多。

  顾轻舟将头发随手挽住,想着这事不对劲,故而靠近了几分,道:“你怎么想的?”

  司慕却不言语。

  他不高兴的时候,都会沉默,狠狠吸唇边的雪茄,将烟雾全部吞噬入腹,再缓缓推送出来。

  这阵青烟,差点呛到了顾轻舟。

  “你喜欢我?”顾轻舟看着他的眼睛,认真问道。

  司慕嘴角微翘,有个冷冷的笑意,他抬眸回视她:“你有什么值得我喜欢?”

  顾轻舟松了口气。

  “那为何不想退亲了?”顾轻舟又问。

  “没有为什么。”司慕狠狠吸完最后一口,将雪茄踩在地上,用力将它踩灭,“不是请求你,这是通知你。我不同意退亲,你若是想退,就去找我的父母商量。”

  说罢,他上了汽车。

  顾轻舟拉紧了车门,不让他关上:“你说清楚!”

  司慕去掰她的手。

  她的手很软很凉,像极了她针灸时的触感。

  司慕原本是要掰开的,却鬼使神差的紧紧握住。

  他握得很用力,然后用力一带,将顾轻舟带进了车子。

  顾轻舟就跌入了他的怀抱。

  她挣扎着要起来的时候,司慕随手关上了车门。

  他开车的动作很流畅,等顾轻舟爬起来时,车子已经发动了,离开了顾公馆门口。

  “喂!”顾轻舟大怒,想去抢他的方向盘。

  司慕冷冷道:“小心,你不想和我一起撞死吧?”

  顾轻舟抢夺方向盘的时候,车子打飘,差点撞上了路牙。

  她收回了手。

  顾轻舟不想死,更不想跟司慕一起死。

  “开回去!”顾轻舟脸色铁青,声音冷冽呵斥道,“已经很晚了,请你把车子开回去!”

  司慕不理会。

  他的车子开得很快,穿城过巷,转瞬的功夫,顾轻舟就不认识路了。

  她知晓言语无法取得胜利,司慕今天心情不好,他是不会送她回去的。

  顾轻舟下楼时,手袋没有拿,兜里没有半分钱,她没办法坐车回去。

  车子很快,顾轻舟若是跳车,肯定要摔断胳膊。

  不值得!

  她估量着局势,心里越发冰凉,人却没有再动,也没有说话。

  车子到了海堤。

  海堤的四周,全是赌寮,这个时间热闹非凡,吆喝喧嚣。

  海风很大,又带着腥湿。

  司慕把车子停稳,深吸了一口气。

  顾轻舟不说话。她实在生气,半句话也不肯跟他说,沉默着。

  后来,司慕下车抽烟,顾轻舟坐在汽车里。

  他一连抽了三根,情绪才稳定下来,上车将顾轻舟送到顾公馆。

  他没有解释。

  突然把顾轻舟拉到海堤是做什么,他也没说;为什么那么爱魏清嘉,却不同意退亲,他更没有明说。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顾轻舟问他。

  司慕不回答。

  到了顾公馆,顾轻舟急匆匆上楼回家。

  司慕的汽车开到了街角,顾公馆看不到他,他却能瞥见屋脊的时候,停下了车子。

  他又开始抽烟。

  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司慕当然知道!

  他只是不想别人知道,仅此而已。

  雪茄抽了两口,他将其丢出车外,没有回督军府,直接开夜车去了驻地。

  而后很长一段时间,司慕都没有回城。

  他在逃避。

  他逃避什么,他心里也非常清楚,只是他不说。不告诉任何人,这就是司慕,他习惯了所有事憋在心里。

  这是过去五年的习惯。

  那时候,他想说也说不了。现在能说了,却再也没有倾诉的心境,习惯了缄默。

  顾轻舟则不知道此事。

  她回家之后,洗了澡的功夫,情绪就平复了。

  要退亲的是司慕,不要退亲的也是他,真是个毫不负责的男人。

  顾轻舟对此事不急,反正是能退掉的。她原本就有自己的计划,若不是司慕提起,她都没想现在就退亲。

  既然司慕出尔反尔,顾轻舟仍退回原计划,她不损失什么。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