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说,这种疱疹乃是湿热所致,肝气无法排揎,用药是不行的,需得用针灸和火罐。


中医都是这些方法,报纸上整天批判。


魏市长也看报纸,也是时髦人,所以对中医的抵触心理很强烈。


顾轻舟放的毒血不多,不会伤及性命,魏市长就任由她折腾,懒得多嘴。


“明天,我一定要说更加严重了,这样她就不好意思再来了。”魏市长心想,“嘉嘉是游历过欧洲诸国的,居然还相信这种老套的骗局。她在北平那几年,越发不如从前机灵了。”


魏市长的这些心思,顾轻舟和魏清嘉都不知道,但是他嫌弃的表情很明显,顾轻舟就懂了。


忙完了,就到了下午五点。


顾轻舟起身告辞:“我先回去了,若是有效,明日再找我吧。”


听她的意思,好像是很确定,一定会有效的。


果然是个狂妄不知轻重的孩子!


“顾小姐吃了晚饭再回去吧。”魏市长挽留她。


顾轻舟摇摇头:“不打扰了,今天家里说好了,要回去吃饭的。”


魏清嘉再三挽留。


顾轻舟坚持回家了。


她走后,魏清嘉也陷入了沉思,她在想司慕的话。


司慕介绍的顾轻舟,说她医术了得,而顾轻舟自己,从未露怯,好像很相信自己的医术。


那么,顾轻舟的医术到底怎样呢?会不会是司慕故意逗她?


若是这样的,魏清嘉想在父亲跟前重塑好感,反而落个急功近利的恶名,就太得不偿失了。


“阿爸,你觉得好点了吗?”晚饭之后,魏清嘉去问魏市长。


魏市长摇摇头:“哪里能好?”


他昨晚半夜一点多疼醒,就一直没有睡,此刻魏市长哈欠连连,道:“你先出去吧,我要歇一会儿了。”


魏市长侧躺着,手放在自己肌肤生疱疹的地方,感觉到它刺辣辣的疼,其实有点担心。


他吃西医都一个月了,没什么效果;而涂抹药膏,把那些疱疹涂得越发透亮肿大,丝毫没有憋下去的意思,魏市长也很着急。


“会不会危害我的健康?”他最近半个月,几乎每天都要痛醒,彻夜难眠,他也担心酿成大祸。


心思转来转去,又想到了今天下午来治病的顾轻舟。


放那么点血,随便插几针,再用火罐,就能把西医精心治疗了一个月不见效的疱疹给消了?


不可能!


魏市长的六姨太端水给他喝药,顺便问她:“大小姐介绍的神医,给您诊断了吗?您现在感觉如何了?”


“狗屁神医,是军政府二少的未婚妻!”魏市长不屑道,“嘉嘉想重新巴结司慕,我是看出来了。她拿自己的老子当幌子,越发没了良心,你说养女儿有什么用!”


六姨太笑着,不敢接口。


魏市长自己骂孩子们,骂得可凶了,却不许外人说半句闲话,包括姨太太们。这方面,魏市长非常护短。


“那就是没用啦?”六姨太只关心魏市长的疱疹,到底何时能消去。


“没用!”魏市长嗤之以鼻。


喝了西药,跟六姨太闲话几句,魏市长迷迷糊糊进去了梦乡。


等他再次睁开眼时,金灿灿的阳光透过稀薄的衬窗帘照进来,满屋明亮温暖。


魏市长突然愣住。


早晨了吗?


他拿过怀表一看,已经早上八点了!


他急忙推醒了身边的六姨太,声音急促道:“快醒醒,我是不是做梦?是早上八点了吗?”


六姨太哎哟一声:“可不是嘛。我睡得太沉,起晚了都。”


回眸,却见魏市长露出了诡异的神色,那表情像是惊喜里带着忐忑,又难以置信。


六姨太微愣:“老爷,您怎么了?”


“我一觉睡到了天亮。”魏市长屏住呼吸,生怕惊醒了美梦般,对六姨太道。


六姨太先没有反应过来,旋即明白:“啊,您昨晚没疼醒!最近这几天,您每天都要疼整晚的,昨天却没有!”


魏市长颔首。


是啊,他昨晚没有疼醒。


因为什么?因为那些西药吗?


当然不是,那些西药他都吃了很久,若是有效果的话,早就起效了。他一夜安睡,是因为顾轻舟昨天给他针灸了。


“阿弥陀佛,那位顾小姐真神!”六姨太激动不已,“大小姐说给您请位神医,还真是神医!”


魏市长点头:“是挺神的!”


他掀起衣裳看了看,疱疹其实还没怎么消,毕竟才针灸了一次。


顾轻舟说了,痊愈的话,需要一连治疗八天。


“来人,去请大小姐!”魏市长高声喊道,声音里有难得一见的喜悦。


他实在高兴。


昨天还猜测顾轻舟是骗子,这会儿魏市长觉得自己该打,希望顾神医不计前嫌,好好把他这个病治好。


总拖下去,魏市长担心酿成大祸。


如今,终于有了点眉目。


魏清嘉来了。一路上,她也是忐忑,怕顾轻舟治坏了她父亲,父亲要骂她的。


到了之后,才知道是父亲的病情已经在好转。


“真的?”魏清嘉也是吃惊,原来顾轻舟的医术,真的厉害到如此地步吗?


魏清嘉记得,司慕说起顾轻舟的医术时,口吻温柔,眼眸里有淡淡的神采,双目放光,很与有荣焉。


魏清嘉那时候想,司慕是不是喜欢顾轻舟?


后来跟他们接触,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司慕不喜欢顾轻舟,他对顾轻舟很苛刻。


但是顾轻舟的医术,还是震惊了见多识广的魏清嘉。


“真的好转了?”魏清嘉高兴,“阿爸,恭喜您,终于药到病除了!”


“是啊!”魏市长也松了口气,看到了希望。


他饱睡之后,人的精神状况比较好,故而没有发火,态度甚至很慈祥。


“真没想到,顾小姐年纪轻轻,就有这般了不起的医术!”魏市长道,“人不可貌相!”


魏市长瞧不起女人,更看不起中医,现在他都刮目相看了。


顾轻舟用医术告诉他,中医和女人,都是很厉害的!


“顾小姐这般能耐,真真国之栋梁!”魏市长夸顾轻舟,就停不住口了,“怪不得督军府要娶她。我还说她毫无背景,如今看来,司督军器重是她的能耐啊!”


“是啊,顾小姐是好能耐的。”六姨太在旁边帮腔。


魏清嘉却表情微敛。


顾轻舟这么厉害吗?


魏清嘉以为,她的对手都很弱小,很容易就被拿捏住。


直到她知道了顾轻舟的医术。


魏清嘉需要重新估量顾轻舟,从而重新定位她在自己计划里的分量,更好的完成她此行的目的。


“阿爸,我去接顾小姐放学。”魏清嘉道。


白天,魏市长去了市政厅,一整天心情都不错,只有下午的时候疼了半个小时,其他时候安安静静的,他都快忘了自己得了顽固疱疹的事。


到了黄昏,魏市长迫不及待回家。


那时候,顾轻舟已经到了半个小时。


这半个小时里,顾轻舟和魏清嘉聊了很多。


“魏小姐,我不想将来和你牵扯太多,诊金您先给了。”顾轻舟道,“你要信任我,我不会私吞你的财务。”


魏清嘉心想:“这么个爱财如命的孩子,哪怕医术好,也是个学术呆子,我为何要防备她?”


总之,魏清嘉很痛快把两根小黄鱼给了顾轻舟。


顾轻舟讨厌魏清嘉,也讨厌怀疑她的魏市长。


对于自己讨厌的人,顾轻舟很认真负责治好了他,她觉得自己的医德到位了。至于两根小黄鱼的诊金,是她应得的。


顾轻舟放在手袋里。


“今天不用放毒血,毒血是隔天一次。”顾轻舟给魏市长用针,魏市长问怎么不放毒血时,顾轻舟跟他解释。


魏市长现在很听从医嘱,不多话了。


顾轻舟一连八天,每天放学都到魏公馆,给魏市长针灸和拔火罐。


顾圭璋知道了,高兴得不行,说顾轻舟:“你又替阿爸拓宽了人脉。”


顾轻舟撇撇嘴,在背后有个讥讽的微笑。


八天之后,那些透亮臃肿的疱疹,个个干瘪了下去,肌肤平整了,虽然看得出痕迹,却摸不到任何东西了。


魏市长的疱疹,全部好了。


“真是神医!”魏市长高兴坏了,不时跟人说,顾轻舟的医术如何了得,而且是中医。


作为市长,他推崇中医,给下面做事的人递了个信号。


当天的岳城晚报上,就重点介绍了岳城的中医,甚至夸了顾轻舟。


从怀疑到信任,只有短短八天的时间。


魏清嘉看顾轻舟的时候,更加慎重了,绝不敢将她视为小孩子。


有了慎重,魏清嘉顾全大局,再也没有暗搓搓的戳顾轻舟了,而是对她越发客气。


她越是客气,后面憋着越发的招数。


“顾小姐,三月初四是我的生辰,你要来参加宴席。”魏市长亲自邀请顾轻舟。


为了表示慎重,他还用大红烫金的帖子,亲笔给顾轻舟写了请柬,另外用送了五十块钱作为诊金。


顾轻舟一并收下了。


这是魏市长唯一写过的请柬,顾轻舟怎么说也要给面子的。


她答应了,三月初四去魏家赴宴。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对于魏清嘉,顾轻舟保持她的警惕,却不因噎废食,用很淡然的态度对待她。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