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翻页上d开始-->

  第24章这是我太太

  天阴蒙蒙的,四周的空气,带着海浪的湿濡往身上扑。135792460.36.>最新最快更新

  顾轻舟一抹头发,发现头发已经一层薄雾般的水汽,湿漉漉的。

  司行霈自己划着小艇。

  顾轻舟脸上泪痕已经干了,又被湿风打潮,她抱紧了胳膊,恨不能将自己缩在大衣里,抱成一团。

  司行霈脸上却带着惬意,慢悠悠划船。

  良久,顾轻舟问:“我们是不是要靠这小艇滑回岳城?”

  司行霈笑道:“那得划上一天,我胳膊不要了?”

  “你这胳膊断了也没事。”顾轻舟刺激他。

  司行霈站起来,过来捏她的脸。

  小艇在他起身的时候晃晃悠悠,顾轻舟吓坏了,生怕自己掉下去,她双手紧紧攥住两边的舷,大叫:“司行霈,你不要乱动。”

  “这么胆小?”司行霈觉得有趣。

  她抱着胳膊缩成一团的样子,软萌可爱,像只无辜的小奶猫。

  司行霈第一次见到她,就感觉她像猫--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像只黑猫。

  “这是海上,没有底的,掉下去就活不成了。”顾轻舟苍白着脸,“你太可恨了,还有划多久?”

  她的话刚落,远处有邮轮的声音。

  声音越来越近,快要靠近顾轻舟他们时,邮轮停了下来。

  司行霈划船,邮轮上开了个小门,他把顾轻舟托了上前,继而自己才爬上去。

  顾轻舟到了邮轮上,这颗七上八下的心才彻底稳了。

  终于不用死在海上了。

  那海浪一阵阵打过来,吓到顾轻舟了,顾轻舟太惜命了。

  “团座。”穿着船长制服的男人,过来给司行霈行礼。

  顾轻舟发现一个规律:若是司行霈自己的下属,他们就称呼他为“团座”;只有督军府那边或者非军方的人,才会称呼他少帅。.36.>最新最快更新

  这条船,是司行霈自己的。

  “这是短途的邮轮,从天津到杭州,明早再返回。”司行霈低声道,“我之前在船上,就给这条船发了电报,我能让你死在海上吗?”

  他做每件事,都是筹划精准。

  有顾轻舟在,司行霈的筹划就更加仔细,确保万无一失。

  顾轻舟的担心,实则多余,司行霈是不会让她吃苦的。

  在海上漂泊,顾轻舟也许能忍受,司行霈可舍不得她那么辛苦。

  “这条船不经过岳城,船上没有江南的人,没人知晓我们的来历。”司行霈又道,“走,去洗澡更衣,咱们等会儿要去跳舞。”

  不用清场,没人认识他们,他们可以放开手脚的玩乐。

  司行霈把她带到了特等船舱。

  船舱很宽敞,里面的洗澡间热水充足。

  顾轻舟的头发,被海浪打湿,全部贴着头皮,非常不舒服。

  她先进了洗澡间。

  认真反锁了门,顾轻舟痛痛快快把一身的咸湿洗去,热水让她微微发汗,浑身轻松。

  明明只是洗了个澡,却像退了身泥似的。

  她出来时,司行霈正在关门。

  方才有人送东西进来。

  他转过身,顾轻舟看到他手里拿了套洋装,黑稠无袖的,裙摆如鱼尾。

  “晚上穿这套。”司行霈道,“回头我们去吃饭。”

  他把衣裳放下,就脱了自己的外套。

  当他把衬衫脱去,露出精壮结实的胸膛时,顾轻舟下意识往旁边躲。

  司行霈勾起她的下巴:“又害怕?”

  他倒是没折腾她。

  今天,他想让顾轻舟开心。她不高兴的事,司行霈再想也要忍住。跟着他不容易,他希望自己能尽可能给她最好的。

  他脱衣裳,只是想去洗澡罢了。

  等他洗好澡出来,顾轻舟已经换好了衣裳,弯腰擦头发。.36.>最新最快更新,

  黑色礼服裙很长,长及脚踝。她纤细的胳膊、圆润细腻的肩,都露在外面;从胳膊往下,是胸前一段很丰腴的曲线,弯腰时低垂着,更是沉甸甸的。

  司行霈深吸了一口气。

  顾轻舟半晌将头发擦干。

  半干的头发柔软,有淡墨色的光泽,落在她身上。

  黑发、黑裙,映衬着她的脸,越发觉得她肌肤白皙,胜雪般的莹白,细腻光洁。

  黑衣让她看上去神秘,而微扬下巴,又有几分倨傲。

  这个瞬间,司行霈觉得她像黑玫瑰,美得惊艳。

  “轻舟,你真好看!”司行霈上前搂住了她的腰,轻轻吻了吻她的面颊。

  顾轻舟躲避:“你最会甜言蜜语了。”

  他上百次夸她好看。

  在司行霈眼里,顾轻舟是最好的,完美无瑕,每一样都精致,恰到他心田的完美。read_middle();

  他喜欢她的外貌,也喜欢她的聪明,更喜欢她的坚持。

  他爱这个女人,深入骨髓的爱她,她稍微勾动手指,司行霈都能为她赴汤蹈火。

  从前涉足风月场,都是蜻蜓点水,司行霈第一次深陷在爱情里。

  他一旦爱上了,整个人都亢奋起来,他不再任性妄为,他开始小心翼翼筹划,为她建一个安全、幸福的未来。

  哪怕是落在她唇上的吻,也没了从前攻城略地的狂野,他轻轻的吻过,生怕弄疼了她。

  当她是他的,他就会细心呵护她,让她开心。

  他只用浴巾围住下面,肌肉微隆的胳膊抱紧了她,顾轻舟将头埋在他怀里。

  “去吃饭好吗?”司行霈放开了她,自古去寻了套礼服船上。

  “好。”顾轻舟道。

  他穿上礼服时,就没了军人的杀伐,反而有点富少的倜傥**。

  送顾轻舟礼服过来的时候,还送了一条长羊绒的浓流苏披肩,也是黑色的。

  黑衣黑发,她的唇更加秾艳鲜润,像个神秘的妖精。

  她将手搭入司行霈的臂弯,被他带着去了餐厅。

  一进门,就有好几双眸光落在他们身上。

  “好漂亮的一对。”

  “真登对!不过,男人更帅气些,他是谁啊?”

  “这船是从天津出来的,莫非是耿家的七少爷?”

  “不太像吧,耿家七少爷都三十了,能这么年轻吗?耿七少再漂亮,也老了些......”

  餐厅的人小声猜测着他们的身份时,顾轻舟正在吃蛤蜊蒸蛋。

  这邮轮上中餐和西餐,顾轻舟和司行霈都喜欢中餐。

  这碗蒸蛋香滑,顾轻舟下午乘坐小艇时受到了惊吓,早已饥肠辘辘,故而拿起勺子就不知道停歇。

  “慢点吃,小东西!”司行霈给自己倒了杯花雕,慢腾腾喝着,看着顾轻舟奋战这碗蒸蛋。

  “我饿。”顾轻舟口齿不清,继续狼吞虎咽。

  司行霈笑,不再说什么。

  等顾轻舟吃了两碗,胃里终于有了半饱的感觉时,她放下了勺子,津津有味对司行霈道:“这蒸蛋好吃!”

  “下回我给你做。”司行霈道。

  顾轻舟使劲点头:“好好。”她眯起眼睛笑,一脸的狡猾。

  司行霈就知道她在算计他——算计他给她做好吃的。

  这等小事被她算计,司行霈心情是不错的,给她点甜头,她高兴他就高兴,很值得。

  “方才那个药真管用,我这会儿就不晕船了。”顾轻舟道。

  司行霈说:“西药起效更快。你要不要去学个西医?琼枝就在圣约翰大学读医科,我也可以送你去。”

  顾轻舟摇摇头:“我答应过师父的。”

  答应师父是一点,关键还有其他的理由,她即将要走了,现在实在分不出心思去读书。

  她光应付毕业考试和司行霈,就耗尽了八成的心智;另外两成的心智,还要用来收拾顾圭璋。

  “轻舟,你应该学着变通,老一代的规矩,对现在来说不管用了。”司行霈道。

  顾轻舟就是不同意。

  他们吃了饭,去舞厅的时候,有人跟他们搭讪。

  是一对年轻男女,他们俩体面漂亮,似乎把顾轻舟和司行霈当成了他们的同类人,故而热情寒暄。

  他们是到杭州游玩的,若是司行霈和顾轻舟亦是旅客,就可以同行。

  司行霈自称姓李,因为他遇到顾轻舟时,顾轻舟也是这么骗他的。

  “这是我未婚夫,我们前不久才订婚的。”女孩子对司行霈,有种近乎爱慕的亲昵和热情,试探他和顾轻舟的关系。

  “我们结婚了,这是我太太。”司行霈闲闲说道。

  顾轻舟一怔。

  莫名的,有一股热流涌上来,她双颊发烫。

  她很想解释,自己不是司行霈的太太,可是话到了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

  她怔愣了下,微微一笑。

  “真的?”这女孩子有点失望,“你们结婚多久了?”

  “快一年了。”司行霈笑道。

  女孩子就沉默了下,估计很失望。

  而她的未婚夫,居然没看出来这女孩子搭讪司行霈的心思,顾轻舟对男人的敏锐力实在无语。

  然后,这女孩子又说顾轻舟的衣裳好看。

  “这是哪里做的?”她问。

  “是我派人去香港订做的。”司行霈道,“我太太这身还不算顶好的,你若是也想做,我可以告诉你裁缝铺子。”

  顾轻舟没有动,手指微微发僵。

  这是不是他第一次松口,称呼她为他的太太?

  虽然只是个谎言。

  顾轻舟心里一阵暖,一阵寒,木呆呆的愣着,一直没有说话。

  那对年轻人就觉得她冷傲,寒暄几句,又不能勾搭司行霈,就走开了。

  “怎么了?”司行霈搂住了她的腰,问她,“脸色不太对。”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