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那对男女走开之后,顾轻舟脸色不佳。


“怎么了?”司行霈问她。


男人有时候真可恨,不知是迟钝,还是装傻。


“不许说我是你太太!”顾轻舟警告他。


她的警告里,带着三分的试探,七分的抗拒。她不需要自己多想,因为希望最终会导致失望。


她已经承受不起更大的失望了。


她甚至希望司行霈反问:“凭什么不许?”


但是司行霈没有。


司行霈微笑,俯身过来轻吻她的面颊:“你太讲究了。”


她抗议了,他没有坚持,所谓“太太”,只是玩笑话罢了。


他的回答,肯定了这件事。


顾轻舟心中明了,仍是揣着几分失落。好在一开始就没寄予厚望,这点失望也慢慢消散。


她还能指望什么?


这点小误会,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心情,顾轻舟也抛开了。


她早已知晓结果。


这样的结果一点也不意外,司行霈从遇到她那天开始就不停的告诉她。


“我阿哥肯定很伤心,都没有好好告别。”顾轻舟心中唯一不忍的,只有这件事了。


司行霈简直是土匪强盗。


别说顾绍跟她毫无血缘,就是公狼暮山扑过来,司行霈也会吃醋。


“你跟了他去?”司行霈冷冷道,用力搂住了她的要,“跟我出来玩,还想别的男人?顾轻舟,你皮痒了吗?”


顾轻舟推开他。


往前跑时,又被他拽住了胳膊拖出来,落入他的怀抱里。


她瞪他。


司行霈很清楚,闹起来又是没完没了的。


顾轻舟从来不会服软。


在她面前,只有收敛些,她才会听话,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


司行霈不想毁了今天,他压抑着醋意,轻轻拥着她:“轻舟,好好陪我一天吧。万一我哪天不幸身亡,你都没留下好回忆,全是乱七八糟”


他还没有说完,顾轻舟的手已经紧紧捂住了他的唇。


她的手很软,有淡淡的清香,绵柔细腻。


司行霈顿时心情很好,那些醋意消失无踪,他轻轻吻她的掌心:“还算你有良心!”


她舍不得他死。


他带着顾轻舟跳舞,好几次将她转起来,顾轻舟就忍不住笑了。华灯照耀之下,她的眉眼璀璨,像是从黑衣黑发里盛出来的娇媚,谲滟灼目。


他们俩玩疯了。


舞厅里的其他人也玩疯了,大家都很开心。


司行霈开了一瓶葡萄酒,一瓶白兰地,不知不觉中居然喝完。


晚上七点,舞厅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俩却玩累了,回到了船舱里。


顾轻舟鞋子也不脱,先猫到了床上,选了个最恰当的位置躺好。


司行霈依偎在她身边。


他没有像往常那般狠狠吻她,而是侧躺着,将脸贴着她的脸。


两个人跳舞喝酒,脸都是烫的。贴在一起,似乎越来越烫。


顾轻舟能闻到他身上的酒香。


“轻舟?”司行霈轻轻握住了她的手,低喃道。


顾轻舟嗯了声。


她微微阖上眼,等待他像往常那样,扑过来吻她,甚至做些其他的事。


良久,他没有动。


顾轻舟侧颐,瞧见他双目炯炯看着她,似乎想把她的样子牢牢记住,看得顾轻舟心里发渗。


她微愣,问:“怎么了?”


“轻舟,吻吻我。”司行霈低声,声音暗哑温醇,像那杯白兰地,带着诱惑的香气,令人沉醉。


他们相遇以来,都是司行霈吻她,强吻着,不许她反抗。


她从未回应过。


从前吻她时,她会哭;后来吻她时,她会蹙眉不悦,现在吻她,她带着一种习惯性的忍耐,好似交代任务。


方才,她阖眼等待,唇却微微憋了下去,很委屈的样子。


她没有主动吻过他。


“你又胡闹了。”顾轻舟侧身,将纤细窈窕的后背对着他。


司行霈的手,沿着她的后脊椎骨轻轻摩挲着。


滑到尾骨时,一阵阵激流涌动,顾轻舟立马翻身压下,不许他动了。


“轻舟,吻我一下。”司行霈哄诱着她,徐徐图之。


他不急不躁,像小火炖着她,炖得缠绵悱恻。


顾轻舟望着他的眼睛,深邃的眸子里,倒映着她。


他倒影里的她,比镜子里的好看,也许在他眼里,她便是这样美丽的。


司行霈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


顾轻舟和他纠缠,最后都要败下阵来,除非她大哭大闹,而她今天很开心,不想哭闹了,她打算顺从他。


“就一下,不许再有其他要求。”顾轻舟道。


司行霈嗯了声,眼睛微弯。


他可能喝醉了,眯起眼睛笑时,英俊得邪魅,比他平日里凶巴巴的样子好看百倍。


“我一身的酒气,你也是。”顾轻舟道,“我去漱口。”


司行霈说好。


他很听话的,去了洗澡间刷牙。


而后,顾轻舟端了杯蜂蜜水,自己漱口完毕,再交给他。


司行霈端起来,仔仔细细漱了两遍。蜂蜜水有点浓稠,所以很甜,有木樨的清香。


他半坐在床上,扬起脸看顾轻舟。


顾轻舟犹豫着,走到了他身边,捧起他的脸。


她的唇慢慢落下来,饱满柔软,微凉,贴上了他的;而后,他就感受到了她的气息,很甜,是蜂蜜水的清甜。


她答应了他,故而吻得很讲道义,没有敷衍,没有浅尝辄止。她学着司行霈素日的样子,缓缓将柔软的舌尖顶过来。


司行霈环抱住她的腰,心头直跳,想要反身将她压住,但是他忍了。


他没有破坏此刻的旖旎。


这个吻持续了一分钟,松开时,他们俩脸都有点红。


司行霈抱紧了她,将头压在她的身上:“轻舟,多谢你!”


他提了要求,她做到了,两个人心情都不错。


两人躺在床上,司行霈将她搂在怀里,柔声细语跟她说话。


他今天难得的好心情。


后来,是他先迷迷糊糊睡着了,精壮结实的胳膊,稳稳抱住顾轻舟。


夜里起风了,邮轮上颠簸不已,顾轻舟睡到三点多就醒了。


她口渴得厉害,想要起来喝水。


她一动,司行霈就被惊醒了。


“口渴。”顾轻舟道。


司行霈摇了摇床头的铃铛,约莫五分钟之后,有侍者推了餐车过来。


餐车里有一壶很温暖的热水,有一大杯果汁。除此之外,还有咖啡、蛋糕、煎蛋、牛乳和稀饭,两样精致爽口的小菜。


顾轻舟胃里燥热,她倒了杯凉凉的果汁,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慢慢喝着,双腿盘在椅子上,俏丽可爱。


司行霈也有点烦热,就去冲澡了。


“睡不着了。”等司行霈出来,顾轻舟抬眸对他道,“昨晚睡得太早,现在失眠了。”


“穿好衣裳,去甲板上吹风。”司行霈道。


天还是黑的,远处的海也是黢黑无垠,浪花在船边蹁跹萦绕,顾轻舟换了自己的衣裳,又披着司行霈的大风氅。


凉风一吹,整个人神清气爽。


司行霈依靠在她下风处的栏杆上抽烟。


“坐习惯了,船也没什么可颠簸的。”顾轻舟对司行霈道,“将来无所事事,真想乘船环游世界。去新加坡,去美国,再去欧洲。每到一个地方,就停下来住几年”


司行霈吐了口云雾,道:“等江南江北统一了,我们的国土没有强烈环伺,我就带着你去玩,你想去哪里都行。”


顾轻舟一顿。


海风撩拨着她的青丝。


她甩了下头发,青丝就轻轻从司行霈脸上滑过,有淡淡玫瑰清香。


“司行霈,你觉得华夏统一是你的责任?”顾轻舟问。


“当然,要不然老天爷干嘛把我生得这么横?”司行霈道,“他给了我最想要的一切:我比别人机敏,又比他们心狠,伤口愈合都人类都快,我还有你!”


拥有越多,责任就越大。


司行霈觉得,他是结束军阀动乱割据的不二人选,他拥有维护统一的责任。


需要实现这样的理想,前路坎坷。


顾轻舟叹了口气,心想:“我帮不了他。”


邮轮到了杭州,停歇四个小时。


顾轻舟和司行霈去逛了逛,吃了一家不错的馆子,还去了趟西湖。


快要开船的时候,司行霈将顾轻舟送上船,对她道:“这条邮轮不经过岳城,但是他们会入港将你放下了。”


顾轻舟微愣:“你呢?”


“我原本就打算到杭州的,有点小事,军事上的,你莫要问过。安心坐船回去,副官会照顾你。”司行霈道。


顾轻舟微讶。


这点她倒是真没有想到。


她伸手抱住了司行霈。


司行霈摸她的脑袋,笑道:“舍不得我?”


“没有。”她低声道,“注意安全。”


司行霈勾起她的下巴,轻轻吻了她几下,这才下船。


顾轻舟一个人乘船,没有去玩,一整天都在埋头睡觉,翌日凌晨三点才到码头。


码头早有汽车准备妥当,副官将顾轻舟送到了顾公馆。


佣人开门,睡意很浅的二姨太下楼了。


“担心死我了。”二姨太看到顾轻舟,轻抚心口,“你总算回来了。”


“我没事,说过了要两天嘛。”顾轻舟微笑,准备上楼。


二姨太道:“我也是担心受怕,你走得这两天,家里很不安生。还好,你安全回来了,阿弥陀佛。”


“家里怎么了?”顾轻舟上楼的脚步一顿,站在楼梯蜿蜒处,问二姨太。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