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莲儿接回来的第二天,顾圭璋那支被所有人视为垃圾的股票,竟然破天荒的开始涨了。


顾圭璋对这一变故,心里既有底,同时又惊叹。


“莲儿果然是旺我的。”顾圭璋心想。


又过了几天,陈桁再次离开了海关衙门,这次他是调到了外地。


当然,陈桁调到外地,是铁路部门的次长,油水更丰厚,等于明贬暗升,陈桁很高兴,只是顾圭璋不知道罢了。


顾圭璋还以为陈桁倒霉了,心情大好。


从此,他将莲儿视为掌上明珠,比顾轻舟等人受宠多了。


“以后顾家的兴旺,都要靠这孩子了!”顾圭璋哈哈大笑。


二姨太和三姨太眸光掠过安静娴雅的顾轻舟,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顾缨正襟危坐,不敢说话。


顾轻舟觉得这些都是莲儿应得的,毕竟她那两只手指,是被秦筝筝丧心病狂剁去的。


顾圭璋那支股票,差不多回本,能赚一千多块时,又有下降的趋势,顾圭璋这次不敢再贪心,全抛了出去。


那一万块没保住,好歹本钱回来了,还赚了一千多。


和输得一无所有相比,这一千多的赚头,顾圭璋是真心满足了。他经历了这一次,发现自己没有玩股票的本事,从此就不敢再乱下股市了。


“没想到,他自制力这么高!”通过这件事,顾轻舟对顾圭璋倒也刮目相看。


她以为顾圭璋一无是处,没想到他对外头的诱惑,居然有很强的抵抗力,这比绝大多数的人厉害了。


顾轻舟眼眸微敛。


“也许,对我来说这是新的一条路。”顾轻舟默默盘算着。


莲儿到顾家,受到了所有人的欢迎。


顾维离家出走、秦筝筝自杀、顾绍去留学、顾缃还在牢里,顾家减少了一半的人,有种家破人亡的荒凉之感。


莲儿的到来,给家里补充了新鲜的血液,每个人都泛出一种活力。


在何氏药铺生活了大半年的莲儿,学会了慕三娘的善良热情,甚至会讨好人,二姨太和三姨太很喜欢她。


“我做了件好事。”顾轻舟这样想。


何家则很舍不得莲儿。


慕三娘偷偷抹眼泪。


哪怕是养只猫狗,半年了也有感情,何况是那么乖巧听话的孩子?


顾轻舟特意去安慰她:“您这么辛苦,也该清闲些。”


“劳累惯了,莲儿可招人疼了。不过,孩子还是要跟着亲娘。”慕三娘很理解,就是舍不得。


莲儿其实也舍不得慕三娘,第一天到顾家,夜里还问姑姑呢,四姨太说以后不住在姑姑家,莲儿小声抽噎了很久。


四姨太心疼得不行。


这事顾轻舟没有告诉慕三娘,怕慕三娘听了更伤心。


何微不在家。


顾轻舟道:“微微不是说要考大学,会辞一份家教,怎么还这么忙?”


“大学是要考的。”慕三娘提到这个,终于提起了几分精神,“上次帮你姑父从牢里出来的霍爷,你还记得他吧?”


“记得。”顾轻舟点头。


“他后来到我们药铺抓过两次药,问起何微做什么,我就说她做家教。霍龙头说,他很想念点英文,又没有可靠的家教,想请何微,周六周日各上两个钟头的课,一个周末给十八块,顶得上微微去教四个月的家教。


微微问我,这个能不能去。我想着霍龙头虽然是青帮的,青帮却讲道义,又是轻舟认识的朋友,不会害微微的,我就让她去了。”慕三娘道,“我不是图这个钱,就是希望微微轻松一点,周末只教四个小时,很快就上完了。”


顾轻舟却愣了片刻。


她这么一愣,慕三娘有点担心:“怎么,你觉得不妥?”


“没有没有!”顾轻舟立马笑道,“霍爷是很有道义的人,他是绝不会害微微的。这个家教很好,我只是觉得,霍龙头打杀那么厉害,居然还要学英文”


“是啊,霍龙头一派儒雅!”慕三娘也道,“我也是吃惊,他居然是青帮龙头。”


顾轻舟笑。


从何氏药铺出来,顾轻舟心里就想这件事。


霍钺怎么突然想请微微做家教?


正好这天,顾轻舟要去看司行霈,就把此事告诉了他。


“霍爷居然要念英文,是不是有点奇怪?”顾轻舟道,“他打算和英国人做生意啊?”


司行霈坐在窗边的书案前,毫无仪态,把穿着军靴的脚搭在桌子上,一边翻阅文件,一边漫不经心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他想睡何微。”


顾轻舟愕然,抓起一本文件就往他身上砸:“你思想龌龊。”


司行霈一把将文件抓住,放在手边,冲顾轻舟勾勾手指:“过来。”


顾轻舟走到了他身边。


阳光落在她的脸上,她的睫毛修长浓密,像一把小扇子,眼芒清透。


“若是霍钺想睡何微,你打算怎么办?”司行霈问她。


顾轻舟哑然。


她能怎么办?


“何微要是不愿意,我就会去跟霍爷谈谈。”顾轻舟道。


司行霈放下了腿,将她抱坐在自己腿上,轻轻捏她的鼻子:“当初你义父义母也跟我谈了,你现在愿意跟我,他们会不会尴尬?”


顾轻舟又是一默。


“所以,这种时候你就少管闲事。”司行霈道,“男女之间那点事,外人搀和就里外不是人。”


顾轻舟想起什么,半晌才反驳了一句:“我现在也不愿意跟你!”


司行霈就顺势把书桌上的文件全部拂到地上,把轻舟压倒。


深棕色的书桌微凉坚硬,顾轻舟躲闪不开,已经被司行霈侵身压住。


“真心话?”司行霈问她。


顾轻舟挣扎:“你快让开,这样太过分了。”


“我摸摸,看看轻舟是不是又口是心非了。”司行霈笑道。


手就很顺利从她衣襟底下钻了进去。


顾轻舟今天穿着月白色斜襟上衣,衣摆宽松,司行霈很顺利就攻城略地了。


“轻舟,你这个妖精!”司行霈轻轻咬着她的耳垂,“男人都愿意把命给你!”


顾轻舟挣扎,道:“混账,别闹了。”


衣襟却被司行霈给解开了。


就在司行霈意乱情迷的时候,有人敲门:“少帅?”


是个年轻的女声。


顾轻舟吓得心都乱跳,继而有吃惊:这么年轻的女子,怎么会在司行霈的别馆。


司行霈回神,依旧压住顾轻舟,手下不停的揉捏,问:“何事?”


“我姆妈问,蛤蜊还要买吗?今天的菜市场没有,要去码头买。”女声继续道。


姆妈?


朱嫂的女儿?


顾轻舟看了眼司行霈。


司行霈却深深吻她。


片刻之后,他的唇离开了顾轻舟的,才回答:“要买,快去!”


“是!”


等脚步声远离书房时,顾轻舟的衣裳已经被解开,她雪白的肌肤尤胜雪绸,黑发映衬在脸侧,双颊红润,唇色饱满鲜亮。


像只勾人魂魄的妖精。


“别这样!”顾轻舟骂他,“我以后不来了,你太混账了!我恨你!”


这些话是没有意义的。


司行霈爱她,更爱她这句完美无瑕的娇躯。


等司行霈结束时,顾轻舟后背已经被书桌磨红了。


她又哭了。


司行霈将她搂住。


她扣衣裳的纽扣。这种布的扣子,不会被拉断,只会拉得有点变形,顾轻舟一粒粒扣上,一脸的泪痕。


司行霈吻她的后颈。


顾轻舟躲,骂道:“我恨你,我就知道你这德行,一辈子也改不了!”


他弄到她胸前,那味道很淡,却实实在在落在她的胸口,顾轻舟擦拭的时候,总感觉洗不干净。


司行霈最近特别爱这种方式,他好像对她那两只已经长大觉醒的玉兔偏爱极了。


“你好恶心。”顾轻舟哭着说,“我真的是”


她每次下定决心,想把他的好处都想起来,他必定要恶心顾轻舟一次。


总之,她难过了很久。


上楼洗澡,顾轻舟听到楼下开门的声音。


朱嫂带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买了很多菜回来,包括蛤蜊。


“顾小姐!”朱嫂很热情的招呼顾轻舟。


顾轻舟却看了眼那个女孩子。


这女孩子比顾轻舟大,约莫二十来岁,穿着白底碎花斜襟短衫,梳着很长的辫子,辫子又粗又乌黑,五官和朱嫂很像,非常的清秀。


只是,她脸上有点愁苦,看到顾轻舟之后甚至很害羞,往朱嫂身后站了站。


朱嫂介绍道:“顾小姐,这是我女儿阿潇,她刚从婆家回来,小住几天,过来帮忙打扫卫生。”


阿潇是嫁过人的。


顾轻舟没由来松了口气。


阿潇脸上还是有点羞怯,低声道:“顾小姐好。”


司行霈随后也下楼。


“见过阿潇了?”司行霈对顾轻舟道,“她跟我亲妹妹一样。”


阿潇低垂着头,不说话了。不知为何,这句话让阿潇挺难过的。


司行霈见她这次回来,跟上次不太一样,好像很沉默,心想她估计是出事了,回头再问。


他将袖子撸起来,道:“蛤蜊呢?”


朱嫂将新鲜的蛤蜊递给他。


司行霈摩拳擦掌:“今天给我太太做一道蛤蜊蒸蛋,讨好讨好太太!”


朱嫂被他说得哈哈大笑。


顾轻舟脸微红:“真讨厌你这个人,说什么话?”


阿潇则吃惊,错愕看了眼司行霈。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