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吃饭的时候,顾轻舟就看得出阿潇不对劲。


阿潇看司行霈的眼神,没有暧昧,而是带着躲闪和惭愧。


顾轻舟心中警惕。


为何要惭愧?


顾轻舟猜测,她正要出卖司行霈的消息去换钱。


阿潇没有做坏事的资本,这会儿胆子都吓破了。


顾轻舟问她来见谁,她也支吾,只说是老朋友:“认识很久的朋友”


“老朋友?”顾轻舟冷笑,雪亮的眸光落在她身上,冷澈如寒霜,“你的老朋友姓魏?”


阿潇的脸色更加惨白了。


“不”她想要反驳。


顾轻舟却抢先开口了:“你想清楚再说,要不要我去把少帅请过来,少帅现在在市政厅办事。”


阿潇立马全软了。


“是是我偶然遇到了魏小姐,她要我帮点小忙。”阿潇声音里带着哭腔。


“好了,好了!”顾轻舟这时候,态度才和软温柔,“我吓唬你的,不会告诉少帅,也不会告诉朱嫂。”


阿潇的眼泪还是滚落了下来。


“别哭,把眼泪擦了。”顾轻舟道,然后高声喊,“伙计!”


小伙计进了雅间。


顾轻舟从手袋里掏出枪,放在桌面上。


小伙计立马吓得腿软:“客人,您有话好说。”


顾轻舟不理他,好似没看到他的恐惧,继续翻自己的手袋,找出钱包,再从钱包里拿出五块钱给小伙计:“这是给你的赏钱。”


这么一大笔钱,是小伙计一个月的工钱,小伙计哪里敢收?


况且,顾轻舟面前还摆着一把枪呢。


拿枪的都横,一个女孩子拿枪,就更加惹不起了。


“收下!”顾轻舟冷漠道,眸光斜睨伙计,“我有事交代。”


小伙计颤颤巍巍,立马把钱收起来,连声道:“谢谢客人,您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小人一定肝脑涂地!”


“这位小姐,是今天来见隔壁雅间客人的。等会儿客人来了,就说这位小姐坐了两个钟头,实在不耐烦先走了,让那位客人明日九点再来等。”顾轻舟道。


“是,是!”小伙计声音发颤。


“看清楚这位小姐的模样吗?”顾轻舟又道。


小伙计就看了几眼阿潇,道:“记住了,记住了!”


顾轻舟这才拉起了阿潇,离开了茶馆。


别说小伙计,阿潇也被顾轻舟吓得不轻,这会儿像只牵线木偶,任由顾轻舟拉了回去。


上了汽车,阿潇又哭了。


“对不起阿潇,我不是故意吓你。”顾轻舟柔软道,“但是你不能做这样的糊涂事,我当时是有点生气。”


“顾小姐,我错了顾小姐。”阿潇道。


顾轻舟沉默了下。


阿潇抽抽噎噎的。


“魏清嘉让你做什么?”顾轻舟问。


顾轻舟猜测,阿潇要见的人是魏清嘉,方才她一吓,阿潇也承认了。


“魏姐姐让我告诉她,少帅现在住在哪里。”阿潇道,“她特意去乡下接我的,让我回来帮她办这件事。”


“你跟她很熟吗?”顾轻舟又问。


阿潇道:“小时候她经常给我买吃的,让我告诉她少帅的事——少帅喜欢吃什么,穿什么样子的衣裳,用什么样子的巾帕,穿多大号的鞋子,看什么书,和谁来往这些”


顾轻舟沉默了一瞬。


魏清嘉曾经身为司慕的女朋友,却很用心追求过司行霈。


阿潇就是她的眼线。


“这次,只是让你告诉她,少帅住在哪里?”顾轻舟问。


司行霈是狡兔三窟,除了他自己,只有少数他信任的朋友知晓他现在的别馆,比如颜新侬、比如霍钺,再比如司督军。


其他人,包括司慕甚至老太太在内,都不知司行霈住在哪里。


他的仇敌太多,不得不防。


魏清嘉约会司行霈,肯定也不止写了一封信,司行霈给顾轻舟看过一次,顾轻舟并不开心,后面的就直接烧了。


写信约不到,平常又见不到他的人,不知他的地址和电话,魏清嘉怎么重新和他来往?


她就想起了阿潇,从前利用过的。


“你怎么这样大意?”顾轻舟对阿潇道,“你比我大几岁,却是真糊涂!少帅的别馆轻易告诉陌生人,难道不怕她出卖少帅,派人来刺杀少帅吗?”


阿潇微怔,唇色更白了。


“不会的,她只是个女人,怎么会害少帅,她是喜欢少帅的。”阿潇狡辩。


顾轻舟默然。


阿潇又要哭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缺钱!”


魏清嘉承诺给她一笔钱。


阿潇很需要这笔钱。


“少帅说你婆家挺富足,你要钱做什么?”顾轻舟问她,“家里出了难事?”


“不是,是我想要离婚,一个人过日子。”阿潇道。


“怎么了?”顾轻舟态度彻底温柔下来,轻轻握住了她的手,“你告诉我,我去告诉少帅,替你做主。他们若敢欺负你,少帅不会放过他们的。”


“不是的。”阿潇哭着道,“我嫁过去五年了,村里人都骂我是不下蛋的母鸡,她们当着我的面,要给玉川说媳妇。婆婆也整天阴阳怪气的,我天天喝药、拜佛,我实在受不了了!”


这些事,她不敢跟她母亲说。


阿潇很单纯,她出嫁的时候,司行霈给了她一笔陪嫁,她为了讨婆婆欢心,进门就都交给婆婆管理了。


现在她想要离婚,就要经过婆婆同意,也要司行霈和她母亲答应。


阿潇知道,他们肯定不会答应;少帅不松口,婆家更不敢同意,她只能偷偷跑掉,她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了。


她丈夫玉川是家里的独子,不能生育这种压力让阿潇喘不过来气。


玉川从来没说什么,但是阿潇每次看到他,内心都是痛苦和内疚,这已经取代了感情。


她过不了自己这关。


反正她跑了,玉家再娶,就跟她无关了。


“怎么不到城里来看看?”顾轻舟道,“现在教会医院能治这个病。”


“我我不想进医院,这种事去看医生,太丢人了。”阿潇道。


顾轻舟无语良久。


“手伸出来。”顾轻舟道。


阿潇不解。


“伸出来。”


阿潇以为她要打她,把手伸出来,就闭紧了眼睛。


顾轻舟又好笑,又无奈,抓住了她的手腕,给她诊脉。


查看她的脉象,顾轻舟道:“是你自己的问题,我能帮你治好。”


阿潇以为她哄她,道:“顾小姐,谢谢您的安慰。”


“回头再说。”顾轻舟道,“你先照我的吩咐办事,这件事是你引起来的,你得帮我妥善处理好。”


阿潇道:“你不会告诉我姆妈和少帅吧?”


“看情况。”顾轻舟狡狯一笑。


阿潇又要哭了。


顾轻舟就觉得,这个阿潇单纯得挺可爱的,怪不得能被魏清嘉利用。


晚上司行霈回来,顾轻舟就把这件事告诉了他。


司行霈脸色阴沉:“这个魏清嘉,若是她给钱让阿潇跑得下落不明,老子就毙了她!”


“我听说她有美国人和英国人的背景,又是第一名媛,杀了她会引起全天下的关注,不值得。”顾轻舟道。


司行霈沉默。


顾轻舟道:“敲打她一下,让她知道你对她没兴趣。”


“也许,我应该对她有点兴趣。”司行霈阴测测的道。


想要处理魏清嘉,还不是捏死蚂蚁一样容易吗?


顾轻舟却重重捏他的腰!


“混账东西,你再说一句试试看!”顾轻舟怒颜冷峻。


司行霈心中一动,低头就吻住了她的唇。


吻得缠绵。


“我也没空理这些乱七八糟的,都交给太太打理吧。”司行霈道,“太太要我做什么?”


“第一,给我一个你旧式别馆的地址;第二,明天下午把司慕弄过去,让他等在那里,魏清嘉应该会明白;第三,她追求你而已,罪不至死,不能乱杀无辜;第四,不许叫我太太。”顾轻舟道。


司行霈低笑,又吻她的唇,说:“知道了,太太!”


顾轻舟蹙眉:你都没求婚!


难道就这么稀里糊涂吗?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顾轻舟看到司行霈的堂妹和颜洛水订婚,男方都是要半跪的,态度诚恳,还有很昂贵的钻石戒指。


戒指算是有了,但是他都没有开口求她。


司行霈告诉顾轻舟一个旧别馆的地址,顾轻舟就去找阿潇商量了。


顾轻舟和阿潇离开之后,魏清嘉半个小时之后到了茶馆。


伙计给她上茶的时候,问她:“您是魏小姐吗?”


魏清嘉笑道:“正是。”


“方才有位小姐,她等了两个钟头,家里还有事就先走了,让我告诉魏小姐,明天早上九点,她还在这里等您。”小伙计道。


魏清嘉微愣。


她看了看时间,离她们约好的还差十五分钟,阿潇两个小时之前就到了,是为什么?


魏清嘉瞥了眼这伙计,心想:“是不是有诈?”


“你去吧。”魏清嘉道。


然后,魏清嘉又喊了另一名伙计,给了他十块钱。


“是,那位小姐坐了很久,都没点吃得,好像很紧张。”伙计悄悄告诉魏清嘉。


魏清嘉很漂亮,男人都会沉迷她的美貌,会跟她说实话;她又给了丰厚的赏钱,她相信伙计不会骗她。


只是她没想到,顾轻舟拿出枪,把那个伙计吓得够呛,伙计又告诉了老板,老板也吓坏了,叮嘱每个伙计,都照顾轻舟说的去做。


魏清嘉自以为的美貌,在枪这个强悍的前提之下,一点作用也没有。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