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石定文立在原地,脸色煞白!


他引以为傲的老丈人,不过是邢森父亲的下属。


这种关系,让石定文狼狈且尴尬!


若谭文秀攀了高枝跑了,别人会骂她嫌贫爱富,骂她不要脸。


可偏偏石定文放出了消息,说是他抛弃了谭文秀。身为受害者的谭文秀,却转身嫁给了胡同贤的儿子,身份地位财力,都是石家无法望其项背的。


这下子,石定文就彻底成了笑话!


人们说起他,只会说他活该!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是胡总长的儿子?”韦眉沁这时候的脸色更加难看。


邢森和胡总长,还是很像的,只是韦眉沁没怎么见过胡总长,而且她先入为主觉得邢森出身贫寒,从未想过他会是胡家的独子。


谭文秀的父亲,也是惊呆了。


谭父不知道胡总长到底多重要,只知道司督军亲自陪同,这身份地位,妥妥的权贵豪门。


比颜新侬还要厉害!


“文秀不声不响的,钓到了金龟婿!”谭父心想。


谭父昨晚还骂了邢森,现在是挺羞愧的。羞愧之余,他也是兴奋极了。


“亲家,亲家!”谭父挤到了胡同贤身边,一改之前的冷漠。


他激动握住了胡同贤的手。


胡同贤见过风浪,自己不尊重亲家,也是自己没脸,故而以同样的热情和谭父握手:“亲家,犬子多亏您照拂!”


好像这场婚宴是谭父操持的一样。


大家都很体面。


哄乱很快平复下来,记者全部被挡在门口,宾客们自持身份,不可能全围过来打扰。


婚礼正常进行着。


大门中间开了一次,是司行霈急匆匆赶了过来。


他坐到了胡同贤身边。


婚礼是仿照西式的,顾轻舟倒是第一次见真正的婚礼,不免看得入神。


她坐在晚辈那桌。


婚礼结束之后就是宴席。


宴席完毕,颜洛水过来找她,原来颜太太带着邢森的母亲,去了偏厅,表姐也去更衣休息了,颜洛水把顾轻舟和霍拢静都拉过去玩。


一进门,正在和颜太太说什么的胡夫人,瞧见了顾轻舟,脸色骤变,豁然站起身来。


“清”胡夫人这时候也意识到了失态,立马咬紧了舌尖,自己笑了下。


众人微愣。


顾轻舟也略感吃惊。


胡夫人自己给自己搭了台阶,冲顾轻舟招招手:“过来,孩子。”


胡夫人的气质温婉,很容易获得旁人的好感,顾轻舟看了眼颜洛水和霍拢静,对方却只叫了她,她走了过去。


胡夫人拉住她的手,细细打量她,笑道:“你真像我一位朋友。”


顾轻舟微笑。


胡夫人又对颜太太道:“我那朋友不幸,去世多年了,没想到竟有如此容貌相似之人,真是缘分不浅。”


顾轻舟又笑笑。


这句话,并未在她心中引起涟漪。她见过她母亲的照片,自己不像母亲;顾轻舟的母亲,也没有姊妹。


胡夫人的朋友,跟顾轻舟应该没什么关系,跟顾轻舟的母亲也没关系。


天下总有那么几个人,容貌出奇的相似,却根本没有血缘。


这大概就是造化的神奇之处吧。


顾轻舟笑道:“您节哀。”


“已经不难过了,她都去世十七年了。”胡夫人笑道。


“说不定是亲戚呢。”颜太太笑道。


胡夫人也顺着问顾轻舟:“你家里可有亲戚是北平那边的?”


顾轻舟摇摇头。


“那就不是了。”胡夫人笑道。


而后,胡夫人又夸了颜洛水和霍拢静,说她们俩乖巧漂亮。


对自己的儿媳妇谭文秀,胡夫人也是极尽所能的夸奖。


谭文秀则懵懂,心中提着一口气,不上不下的,她还是没搞懂邢森的父母到底是做什么的。


颜太太也没想到邢森这么大的来历。


胡夫人也解释了下:“我们夫妻生了五个孩子,只有阿森活了下来”


众人一愣。


这挺悲惨的。


“有位高人算命,说这孩子得粗养,父母禁锢他,就灭了他的灵气,我们从来就不敢管他。


他自己念书,怕外头招摇,就给他取了个名字,没有冠姓。他从小就独立,结婚这件事,他是考虑慎重的。留学、结婚,是他的学业和婚姻,我们更不能为他做主。


他通知我们来参加婚礼,其实我们两口子很高兴。前些日子我先生还说,阿森以后结婚,估计是偷偷摸摸的,说不定还是娶个洋人媳妇呢。”胡夫人说到这里,忍不住笑了。


她如此说着,顾轻舟就瞧见颜太太和谭文秀松了口气。


邢森一直隐藏着自己的身份,颜太太和谭文秀不图他什么,万一他母亲反过来说些难听的话,只怕谭文秀受不了。


毕竟婚都结了,难道离婚吗?


“胡夫人,您真是个民主的人。”顾轻舟在旁边帮腔。


胡夫人笑道:“南边真时髦先进,小孩子都会说民主了”


“就是时髦词,他们懂什么民主革命的?”颜太太也不住笑了。


总之呢,邢森的父母很给面子,让这场婚姻锦上添花。


来得气派,邢森的父母却是低调而温和,给人的感觉是底蕴很深,懂得隐藏情绪。


他们未必就满意这桩婚姻,却懂得度量轻重。


颜家挺喜欢他们的,顾轻舟也挺喜欢的。


婚礼结束,顾轻舟跟着颜洛水回家,中途被司行霈拉走了。


“你喝酒了?”司行霈往她身上嗅了嗅。


顾轻舟笑着躲开。


她是喝了几口,没有喝醉,身上有点酒气罢了。


翌日,顾轻舟去给谭文秀恭贺新婚,谭文秀就拉住了顾轻舟。


“轻舟,舅母说你医术了得,我的病你能不能再帮我看看?”谭文秀急切道。


这个时候,谭文秀已经全部知道了邢森的身份。


邢森欺骗了她,她却不怎么生气,因为她看到了她父亲放下傲慢,一脸谄媚,而她继母又羡慕又嫉妒,让谭文秀扬眉吐气。


更让谭文秀觉得痛快的是,石定文的女朋友自称是官家小姐,原来她父亲只是邢森父亲的下属。


看着石定文和韦眉沁脸色铁青着离开,石太太和石老爷垂头丧气的样子,谭文秀彻底舒了口气,心中别提多来劲了。


真爽!


只是,公婆来历太大,谭文秀总感觉配不上,心中惴惴的。


她的病,更是叫她担心。


她很想赶紧治好。


她终于想起,颜太太和颜洛水都说过,顾轻舟有“神医”的称号。不管真假,谭文秀都想试试,她不能在公婆面前丢脸。


“可以啊。”顾轻舟笑着答应了。


问起邢森,顾轻舟道:“姐夫今天陪着他父母去玩了?”


“没有,他们去了趟林海公墓。”谭文秀道。


顾轻舟一愣。


林海公墓埋了很多人,凑巧顾轻舟的外祖父也有个空墓在那边。


李妈带着顾轻舟去的乡下,不是顾圭璋家,而是她外祖父家。


她的外祖父、舅舅和母亲去世之后,都安葬在乡下。外祖父是最后去世的,李妈派了族人去接,顾圭璋却硬是在林海公墓,给外祖父设了个衣冠冢。


他是为了掩耳盗铃。


顾轻舟知道,外公并不埋在林海公墓,所以她回来之后,从未去祭拜过,只是记得这个公墓的名字。


“去了林海公墓?”顾轻舟心中微转。


若不是胡夫人昨日失态,顾轻舟也不会多想。


胡氏夫妻,是不是认识她外祖父?


顾轻舟又想起上次那个瞎子说她“父母双全却劳燕分飞”,她莫名听进去了,可能是她太想要母亲了吧。


“胡家不是北平人吗,怎么会有朋友在岳城?”顾轻舟问。


“我也不知道,我没问。”谭文秀一心只关心自己的病,对其他事不留心。


顾轻舟收敛心绪,先给她把脉。


从她的脉象上,能看出点问题,但是不是真正的症结所在。


顾轻舟心中有事,难以静心下来诊脉。


“表姐,把脉也分时间段。今天我住在这里,子时阴气最盛,我再给你看看。”顾轻舟道。


谭文秀则一颗心冰凉:“我这病很难治疗,是不是?”


顾轻舟道:“是有点难。你不用担心,找到病因的话,很快就好了。”


辞别了谭文秀,顾轻舟去了趟书局。


她在书局里磨蹭到了晌午,算了算时间,胡家众人肯定从公墓离开,顾轻舟就叫了黄包车,去了趟林海公墓。


她从未来过,就只找今天扫墓的。


一个个找过去,她看到了自己外公的墓。


墓碑缺失了一角,是被岁月风化了,字迹模糊了些,照片早已脱落。


外公的墓前,放了崭新的鲜花、酒水点心祭品,以及烧过的纸钱。


“顾圭璋这个时候是绝不会来扫墓的,除了胡家,还有谁呢?”顾轻舟就明白,胡同贤夫妻认识她的外公。


到今天为止,顾轻舟第一次想知道,她外公到底是谁。


李妈从未说过,孙家还有北平的亲戚朋友。


胡同贤这么有钱有势,李妈不可能不知道,为何她从未提过?


顾轻舟的师父慕宗河和齐老四,都是北方人;另一个师父张楚楚,虽然是沪上名媛,祖籍却是北平的。


顾轻舟慢慢蹲在外祖父的墓前,轻抚那墓碑,沉默良久。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