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维回来了!


历经一年,她脱胎换骨回到了桑梓之地。


她在南京时化名叫“白薇”,是白家夫妻的养女,培养去勾搭权贵的。而她回到岳城,丝毫不避讳自己的身份,说明她已经取得了尚副部长的信任。


身份地位牢固,顾维才敢回来复仇。


她的头号仇敌,就是顾轻舟!


和离开时相比,顾维痛失了母亲,姐姐被关进了大牢,顾缨磋磨了锐气,像只没了爪子的软猫,顾绍出国了。


对顾维而言,家庭算是四分五裂吧?


顾维对顾轻舟的恨意,只有增不会减。甚至秦筝筝的死,也会算在顾轻舟头上。


她要顾轻舟死,而且是惨死。


顾轻舟换了睡衣,站在窗台上。


五月的夜风熏甜,温暖和煦。她现在的阳台朝南,可以瞧见大门口。


顾维的汽车离开时,她抬眸看了眼楼上。


顾轻舟衣袖轻扬,甜甜冲顾维挥手告别。


顾维也笑着,笑容同样的甜美。


“轻舟姐,我走了。”顾维高声喊了句。


她对顾轻舟的热情,是发自内心的,毫无做作。


顾轻舟就明白,她对自己的恨意,已经是到了极点。


“再见。”顾轻舟也微笑,对顾维表现出来的善意很欢喜的样子,牢牢接住。


她装,顾轻舟也可以装,这样才能势均力敌。


有人敲门。


顾轻舟打开了房门,居然是二姨太和三姨太。


方才楼下毫无硝烟的见面,二姨太和三姨太瞧见了,她们俩看得心惊肉跳。


三姨太端了海鲜粥给顾轻舟做宵夜。


“轻舟小姐,我瞧着三小姐这次回来,不安好心。”二姨太给顾轻舟盛粥,低声对她道。


她们俩是上楼提醒顾轻舟的。


四姨太也想来,只是她要哄纭儿睡觉,脱不开身。


顾维自然是没有好心。


“你要当心。”二姨太压低了声音,“别叫她占了便宜去。三小姐从小就不同于大小姐和四小姐,她可聪明了。”


顾维这次回来,成熟妩媚,而且笑容和煦,二姨太真担心顾轻舟不是她的对手。


顾轻舟失笑,道:“放心吧,量她也不会如何的。”


“她好像变了个人,也长大了很多,一点也看不出她才十六岁。”三姨太感叹道。


顾维成熟美艳,没了少女的稚嫩。


秦筝筝死了,顾缃进了大牢,顾维回来之后,还能对顾轻舟笑得那么和善,让两位姨太太毛骨悚然。


大概只有顾轻舟自己,敢接下顾维的微笑吧。


“三小姐这次回来,是不是要把大小姐救出来?”二姨太猜测。


“应该是,要不然她回来作甚?”三姨太接腔。


她们俩沉默了下。


她们没有说,顾轻舟也懂沉默的意思。


顾维此次回来,除了救顾缃,就是整死顾轻舟,弄得顾轻舟声名狼藉呗。


顾轻舟喝了口微咸的海鲜粥,胃里暖融融的,她态度随意:“别担心,她不会住到顾公馆的。”


两位姨太太,何尝不担心顾维迁怒她们?


顾维住进来,怎么伺候她?


她们很担心。


顾轻舟如此说,她们心中稍安。


同时,她们又有点不相信:“万一她非要回来呢?”


顾轻舟还在顾公馆呢。


顾维回来,近水楼台,更容易收拾顾轻舟啊。


“她不是一个人到岳城的。”顾轻舟微笑,“她丈夫也来了。”


“啊?”


“那位尚副部长吗?”


“那就不得了啊,轻舟小姐,她这次不会放过你的。”


顾轻舟好似没察觉到自己的危机,继续分析为何顾维不住顾公馆:“她得服侍她丈夫,而尚副部长自恃身份,怎么会住到小妾的娘家来?”


两位姨太太面面相觑。


她们知晓顾轻舟聪明,既然点到了,顾轻舟有了防备,顾维想要斗赢顾轻舟,只怕没那么容易。


顾轻舟慢腾腾吃完了宵夜,两位姨太太也各自吃了半碗,起身离开。


三姨太收拾了碗碟。


“哦对了。”二姨太准备走时,顾轻舟喊住了她,“若明日顾维派人来接缨缨,就让缨缨去吧。”


二姨太觉得顾维是不方便带顾缨的,但是顾轻舟说了,她仍颔首:“知道了轻舟小姐。”


顾轻舟睡了一觉。


翌日清晨,顾维的汽车就到了顾公馆门口。


她早早回来,手里捧着一大把秾艳的石榴花,榴花韶华盛极,落在她白玉指缝间,煞是美丽好看。


顾维将石榴花送给顾轻舟:“我们住的酒店,石榴花开得漂亮,送给阿姐。”


顾轻舟笑盈盈接过来。


她嗅了嗅,没有任何特殊的气味,故而轻轻放在饭桌旁边:“谢谢姨太太。”


她把“姨太太”几个字,咬得极重。


然而,顾维恍若不闻,笑容就没有动一下。


她越是这样,顾轻舟就越发明白,她想弄死顾轻舟的决心是坚定的,非要不可的。


当确定对方是死人,她任何的言语,自然不能引起内心的波澜。


“这么早就来了?”顾圭璋下楼,瞧见顾维时,也略感吃惊。


“阿爸,我离家很久了,没陪您吃顿早膳,心中过意不去,今日特意早早来。”顾维道。


顾圭璋说:“尚副部长知道吗?”


“知道呀,老爷赞许我孝顺,他高兴呢。”顾维道。


顾圭璋松了口气。


顾维此次归来,成了政治部尚副部长的十二姨太,顾圭璋是非常惊喜的。


他的仕途,只怕更加光明了。


对顾维,顾圭璋也下意识的去恭维。


假如顾维说几句好话,顾圭璋去南京的海关做总长,那之后就是泼天的荣华富贵了。


“阿爸,轻舟姐何时结婚呀?”顾维眸光流转,轻轻问道。


她这是在提醒顾圭璋,顾轻舟还没有嫁给司慕呢,一切都还是未知,而自己已经是权贵的新宠。


到底该偏向谁,顾圭璋应该有个度量!


顾圭璋也明白了,道:“快了吧。”


众人全部下了楼。


姨太太们敛声屏气。


四姨太的女儿莲儿,也小心翼翼躲到了后面。


顾维却很大度,没有为难任何姨太太,甚至夸四姨太的孩子漂亮。


她的目标,专一而精准,顾维这次回来,枪口对准了顾轻舟。


“阿爸,我想把缨缨接到我那边去小住。部长包下了酒店,怪空空荡荡的,不热闹。”顾维道。


顾缨兴奋看着顾维。


顾圭璋道:“好,让缨缨去陪你几天,你们姊妹也亲热些。”


二姨太和三姨太就下意识看了眼顾轻舟。


还真让顾轻舟猜对了。


“轻舟小姐真是料事如神。”二姨太和三姨太都想,从而那点担心,慢慢就散去了。


顾维再厉害,只怕也厉害不过顾轻舟吧?


顾轻舟则不置一词。


她态度平淡,就好像顾维真的只是外出归来。


吃了早膳,顾轻舟就对顾圭璋道:“阿爸,我要去司公馆了。”


顾圭璋道:“快去吧,别叫人家等你。”


顾维没说什么,还冲顾轻舟微笑。


顾轻舟更衣,换了套斜襟月白色中袖上衫,雪白的胳膊露出来,带着一只翡翠镯子。


碧绿的镯子,压在她皓腕间,越发衬托她肌肤瓷白,那镯子就似一泓清泉,有着沁人心脾的凉意。


顾轻舟斜梳了头发,编成长长的鞭子,婉柔又古朴。


顾维看着她笑。


顾轻舟也回笑了下,转身离开了。


她到的时候,司督军府的其他人还没有来。


顾轻舟陪着老太太摸牌。


司行霈先到。


他穿着军裤长靴,上身穿着白色衬衫,衣领解开了两粒扣子,风流不羁;头发零散落下来,邪魅英俊。


“吃完午饭就走。”趁着洗牌的功夫,司行霈假装去捡掉了的麻将,悄声对顾轻舟道。


顾轻舟这次没有拒绝。


她轻轻嗯了声。


又打了两圈,司督军终于到了。


司慕跟在他父母身后,打扮得干净贵气,眼睛不看顾轻舟,情绪却还不错。


刚吃午饭,司琼枝就对老太太道:“祖母,我等会儿得先走,下午约了同学。”


其他几个晚辈,也纷纷告假。


老太太失笑:“知道你们都忙,我也不拘束你们,难得放假。”


午膳之后,司公馆请了戏班唱堂会,小辈们全溜了,司行霈也先走了。


顾轻舟站起身,对老太太道:“老太太,我也约了同学”


老太太拍拍顾轻舟的手,笑道:“去玩吧,下个周末再来吃饭。”


“好。”顾轻舟微笑。


她往门口走,司慕突然追上来。


顾轻舟微讶。


“去哪里?”司慕问她,“我开车送你吧。”


这段日子,司慕对顾轻舟拿出了十二分的善意和耐心。哪怕遭到了拒绝,他也没有恼羞成怒。


顾轻舟看着他,脸色为难。


她是约了司行霈的。


司慕的好心,对顾轻舟来说的确是种负担。


她也是下定了决心要退亲的,故而道:“不用了少帅,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司慕脚步微停。


顾轻舟则继续往前走。


树影落下斑驳的光圈,阳光温暖明媚。


司慕沉吟一瞬,追上来道:“轻舟,我们能聊聊吗?”


“聊什么?”顾轻舟问,“我们订婚的事吗?这件事没什么可聊的,你回去问问夫人,就知道根本没啥可说。”


她转身走了。


这次,顾轻舟的脚步很快,几乎带着小跑。


街尾有黄包车,她上了车。


到了地方,她先略微等了两分钟,确定司慕没有跟过来时,顾轻舟转过街角,去找了司行霈。


“老太太拉着你说话?”司行霈问她,“怎么出来如此晚?”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