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二姨太和顾轻舟在房间里说话,没有关门,顾缃不知何时上楼,依靠着门框,似笑非笑看着她们。


房间里的灯台,泛出融金般的暖色,慵懒铺陈了屋子。


顾缃却觉得冷、满腹愤怒,甚至这光淡得有点血腥。


顾轻舟的面容,在顾缃眼里越发狰狞。


顾缃细糯的牙齿陷入红唇里,紧咬了下,才对二姨太道:“二姨太,你风头转得挺快嘛,现在就巴结上了轻舟?”


二姨太神色微变,既有点担心,又有点恼怒。


顾缃挑衅十足。


“顾轻舟,我听说你的乳娘姓李,当年是你母亲娘家带过来的佣人?”顾缃静静而笑。


她心中是愤怒的,笑容是狰狞的,不似顾轻舟,薄妆浅黛,笑容温柔。


顾缃丢顾轻舟的东西是假,翻顾轻舟的秘密才是真的。


她需要拿到顾轻舟的照片。


当初顾缃和秦筝筝推老太太下楼,顾轻舟可是拍到了照片。


那照片,照样可以去告顾缃,顾缃杀人罪名成立,她仍是死路一条。


结果,顾缃还真找到了,顾轻舟藏在被褥里。


顾缃甚至拿到了底片。


拿到之后,顾缃就没了把柄在顾轻舟手里,她不怕顾轻舟。


“是啊,我的乳娘姓李。”顾轻舟道,“怎么了,阿姐对这个有兴趣?”


“你的事,我全部有兴趣!”顾缃冷冷盯着顾轻舟,似要一口银牙咬死她,“顾轻舟,你真的是孙绮罗的女儿吗?”


顾轻舟的笑容,似春日的骄阳,温暖而明媚:“你说呢?”


“我说”顾缃缓步走进来,手指轻轻拂过顾轻舟的面颊,声音轻柔却带着蚀骨寒意,“我说,你是个假冒货!”


二姨太微愣。


顾轻舟挑眉:“阿姐,你真会说故事,若是你去做戏子,能唱一曲好戏。”


顾缃咯咯轻笑,转头就挑拨二姨太和顾轻舟的关系:“您听见了吗,轻舟骂戏子呢!二姨太还不知道吧,我们家这位小姐,心高气傲呢。”


二姨太是铁了心把顾轻舟当靠山的。


顾轻舟骂谁,二姨太心里跟明镜一样,顾缃的挑拨离间,一点用也没有。


只是,这气氛实在诡异。


“阿姐,你好像挺得意的。”顾轻舟笑道,笑容婉约内敛,“怎么了,是不是自己做的事,以后没人知道了?”


“我做了什么?”顾缃底气很足,阴沉着眸子打量她。


顾轻舟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


顾缃呼吸一错:怎么可能,她怎么还有照片?


而后又想:不对,她在吓唬自己!


顾轻舟将照片看了眼,递给了二姨太。


二姨太一瞧,差点腿软。


顾缃立马抢过来。


果然,还是那张照片,是她推老太太下楼那张。


“你洗了多少张!”顾缃脸色骤变。她不怕二姨太知道,顾维能收拾二姨太,她只是担心顾轻舟还有更多。


“就这一张啦。”顾轻舟温柔平和说道。


顾缃大怒,立马将它撕成了碎片。


二姨太瞠目结舌,站在旁边没说话。


顾轻舟道:“阿姐,你一定以为自己搜到了底片。你真的确定,那就是底片吗?”


顾缃脸上的得意洋洋,全然不见了。


她铁青着脸,想要打顾轻舟,却又忌惮顾轻舟的能耐,转身下楼去了。


见到了顾维,顾缃说话都不顺畅了:“她还有照片,她还有!底片不能上算,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们去买了药水来洗,看看是不是!”


“阿姐,你别慌。”顾维诧异看着她姐姐,怎么挑衅的人,反而叫顾轻舟吓成这样?


顾维也感觉头疼,她姐姐一点用也没有。她放缓了声音,道:“底片不是那张又能如何?放心,我会让她交出来的。”


那张底片是假的。


顾维其实已经洗了出来,只是没告诉顾缃,怕顾缃自乱阵脚,毁了顾维的计划。


没想到,顾轻舟三言两语,还是把顾缃的底线给攻破了。


顾缃乱了,她就不能成为顾维的利器,反而会拖累顾维。


顾轻舟轻松就毁了顾维的一枚棋子。


顾维静静抬眸看了眼楼上。


“顾轻舟啊,你真是个不容小窥的角色,怪不得连我姆妈都能栽在你这个贱人手里!”顾维凝眸。


顾缃和顾缨,完全不是顾轻舟的对手。


哪怕是顾维,对顾轻舟也不敢掉以轻心。


“阿姐,你跟我去酒店吧,暂时别住在家里。”顾维道。


原本安排顾缃在家中,是扰乱顾轻舟的。


现在顾缃已经泄了底气,她会被顾轻舟玩死的,顾维暂时还不能丢下姊妹。


不管是计谋还是亲情,顾维都需要顾缃和顾缨。


这是她现在仅有的亲人了。


“好好。”顾缃立马道,之前的气势全不见了,又被顾轻舟吓破了胆。


顾轻舟晚上没有住在三楼。


她仍是害怕那个房间。


但是,顾轻舟已经不想搬到顾缃房里去了。


晚膳的时候,顾圭璋回来了,对顾维越发客气,就像当初顾轻舟得势的时候一样。


现在,顾圭璋觉得尚副部长的地位胜过督军府,就格外巴结顾维,把顾轻舟踩了下去,对顾维言听计从。


“阿爸,我想接阿姐和缨缨一起去酒店,给我作伴。”顾维道。


顾圭璋说:“会不会打扰你们?”


“不会的。”顾维笑道。


顾圭璋就恨不能亲自把顾缃和顾缨送去。


饭桌上,顾维没有继续挑衅。


顾轻舟也沉默吃饭。


饭后,顾轻舟跟顾圭璋道:“阿爸,现在三楼就我一个人住,我很害怕,能不能搬到二楼,跟二姨太作伴?”


“随你。”顾圭璋没心思管顾轻舟。


二姨太抱了两床被褥,顾轻舟和她一人一个被窝。


她和顾轻舟聊天。


顾轻舟则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心思。


“顾维派人跟踪我,这是早已怀疑我行迹不对劲;顾缃提到了我的乳娘,难道她们查到了我乳娘的什么秘密吗?”顾轻舟想。


她默默想着,二姨太说什么,她全然没听见。


二姨太也察觉顾轻舟心事重重的,没有继续追问。


顾轻舟枕着脑袋想心事,二姨太呼吸均匀,进入了梦乡。


早起时,顾维又来了。


这次,她是独自前来,坐了一辆新款豪华汽车。


“轻舟姐,我送你去学校吧。”顾维轻笑道。


顾轻舟道:“多谢你。”


顾维有话跟顾轻舟说。


上了汽车,顾维笑道:“轻舟姐,我希望能拿回那张照片和底片。你洗出来的照片,全部交给我吧。”


那张照片,就是顾缃推老太太下楼那张。


顾轻舟坐稳,微微斜睨她:“我为何要给你呢?”


顾维淡笑,从她的口袋里,也掏出一张照片:“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她把照片递给了顾轻舟。


照片上,是一个衣着破旧的女人,她头发零散着,形容枯槁。


顾轻舟认识她,她曾经在顾公馆门口探头探脑,看到有人出来,又立马跑开,顾轻舟去抓她,都没有抓住。


如今,顾维拿了这张照片给她。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轻舟姐,你认识她吗?”顾维轻笑。


顾轻舟摇摇头。


顾维细细看着她的神色,见她毫无变化,心中惊叹她的能耐,什么都能收敛住。


“轻舟姐,你以为我诈你?这个女人现在在我手里,你需要我将她送到督军府去吗?”顾维笑问。


顾轻舟不解:“送去做什么?”


“这个女人,她就是你的乳娘。”顾维声音轻柔。


顾轻舟心中一怔。


若是从前,她可以装作漫不经心,现在却狐惑了。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让顾轻舟开始迷茫。


“是吗?”顾轻舟很快镇定,笑容不减,“那你送去督军府吧!若是你怀疑我的身份,就直接去告诉司家!”


顾维在诈顾轻舟。


若是顾维有了证据,她早已把这个女人给了司夫人。


顾维是奔着置顾轻舟于死地来的,她会给顾轻舟机会?


这个女人的身份,顾维自己都不确定,但是肯定跟顾轻舟的乳娘有关。


“轻舟姐,你不要生气嘛。”顾维倏然转变了话风,笑盈盈的服软,“我们总需要让步,才有谈的空间,是不是?”


“你想谈什么?”顾轻舟问。


“我想要我阿姐的照片。”顾维这时候,亮出了底牌,“你把我阿姐的照片和底片给我,我把这个女人给你。”


“我要这个女人做什么?”顾轻舟好笑。


“这个女人自称是你乳娘,万一她去了督军府说,或者传出去,哪怕没有真凭实据,也足以给你添堵不是吗?”顾维笑道,“我给了你,你可以审问她。”


“我不需要!”顾轻舟冷漠。


顾维的手,紧紧攥了起来。


她神色一瞬间冰冷。


而后,顾维轻轻咳了咳,司机就突然加快了油门。


顾轻舟包里拿出短刃,架在顾维的脖子上:“想绑架我吗?”


顾维没提防这点,一瞬间变脸。


谁能想到,顾轻舟的书包里带着刀?


她是混青帮的吗?


哪有名媛包里带刀!顾维太意外了,怕顾轻舟鱼死网破,真把她杀了。


“你这是做什么?”顾维恼怒,“我可没有绑架你。”


“那就停车。”顾轻舟的刀子,往下按了几分,几乎要割破顾维的肌肤。


“停车,停车!”顾维感觉到很疼,血好像流了下来,大声喊司机。


顾轻舟是疯了。


司机就停下了车子。


顾轻舟下车之后,立马乘坐黄包车,满城转悠,确定没人跟着她时,她去给司行霈的别馆打了电话。


她需要顾维手里那个女人。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