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安排好了一切。


她需要一个借口去看顾维,故而回到了家里。回到顾公馆时,顾圭璋满面怒容。


他对顾轻舟很生气,肯定是顾维挑拨了什么。


不用想,是顾轻舟夜不归宿的事。


顾轻舟早就想过,这件事会爆发,却没有想到是今天。


“你这些日子,到底跟谁鬼混?”顾圭璋大怒。


顾轻舟倏然就站直了腰。


她眸色似严霜轻覆,冷冽的光芒落在顾圭璋身上:“阿爸,我这些日子,不是一直住在家里吗?”


顾圭璋微愣。


他知道,顾轻舟想要他帮忙圆了谎言。


可顾维说过,就连司督军,也要经过南京政治部,没有尚副部长的支持,顾圭璋一辈子别想要升迁!


这个时候,趁机调到南京去,又能娶个富婆媳妇,前途不可限量!


留在岳城,能有什么机会?


顾轻舟能提携娘家吗?


她将来嫁到了督军府去,又有多少自主权?


顾圭璋心意微乱,两个女儿之间,他不知道该取舍谁!


后来他又想起顾维的话:顾轻舟还没有嫁给司慕呢,万一她真的在外头鬼混,司慕迟早要查出来,不娶她或者娶了也休弃她,顾圭璋岂不是竹篮打水?


如此说来,还是站在顾维这边更可靠。


“混账东西,你当面撒谎!”顾圭璋更怒,“走,你跟我去督军府说清楚,我不遮掩你的丑事!这一年来,你到底跟谁混?”


顾圭璋早已决定,放弃顾轻舟,选择顾维。


顾维想要顾轻舟死。


“真要说清楚?”顾轻舟眼眸霜色更浓,“太仓倪家的事,也一并说明白?”


顾圭璋倏然退后了一步。


他差点忘了这件事。


他还有把柄捏在顾轻舟手里。


太仓倪老九的尸体是霍钺处理的,他肯定是留下了证据。


“你!”顾圭璋脸色骤变。


“阿爸,要不要去说清楚?”顾轻舟问,“还是你牢记,我从来没有在外头留宿过?”


顾圭璋脸色雪白。


顾轻舟让他当面撒谎。


可这种事情,顾圭璋先露怯了。


倪老九死在他家里,他无法自证清白。若是闹出来,他身上添了污点,顾维再有能耐,也无法让顾圭璋仕途更进一步。


顾圭璋的风向立马改了。


他沉吟了片刻,低声道:“我们顾公馆门风严谨,若是你宿在外头,我岂能容你?你从未在外头厮混过。”


顾轻舟微笑了下。


她表情冷酷,眸色阴沉,这么突兀微笑,令人不寒而栗。


她冷漠的眸子里,有摄人心魄的寒芒。


“阿爸,不要变来变去,投机倒把永远没有前途!”顾轻舟道,“选择一条路,你知道是不会吃亏的。”


顾圭璋跌坐在椅子上。


他居然沦落到被女儿威胁。


他的父权和尊严呢?


顾圭璋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家中说一不二的日子结束了。他的女儿们,把他当棋子使。


也许,这就是自食恶果吧?顾圭璋不也是把她们当踏脚石吗?


顾轻舟则上楼,换了套精致漂亮的旗袍,复又缓步走下来。


她穿着天水碧绣小朵榴花的旗袍,软绸贴着她的身段,衬托出她的曼妙。


中袖旗袍,露出一段纤细嫩白的胳膊,似美玉无瑕。顾轻舟带了一串珍珠手链,珠光盈盈。


“阿爸,我不想和维维闹得不开心。从前有什么事,该赔礼就赔礼,我应该去见见维维。”顾轻舟道。


顾圭璋回神,大喜:“你们姊妹和睦,相互帮衬,自然是极好的事。”


“那您给她打个电话,就说我马上到。”顾轻舟说。


顾圭璋颔首,果然给顾维打了电话。


“她来做什么?”顾维问,


“她说要给你赔礼道歉。”顾圭璋道。


顾维接到电话,心情很愉悦,漂亮的眼角轻扬。


顾轻舟,她送顾缃的照片来了,她终于来求饶了!


顾维赢了她第一回。


以后,没了把柄在顾轻舟手里,顾维就可以放开手脚折腾她了,她要顾轻舟死得更难看。


顾维倏然将头发弄乱,趴在床上大哭。


尚副部长正好跟魏市长等市政厅的官员开完会,想着他最新宠上的十二姨太,回来享受一番鱼水之欢。


不成想,进门却看到这一幕。


“谁惹你生气了?”尚涛心疼扶住了顾维。


顾维眼睛都哭肿了。


“还不是顾轻舟?”顾维大哭。


顾维被白家培养,用她去勾搭尚涛,可是一见面,她就自报底细,她不是什么白薇,而是走投无路的顾维。


她的坦白、她的年轻美貌、她无处安身的可怜,一下子就击中了尚涛。


尚涛今年五十六岁了,还保持着中年人紧致的身材,只是好几年没有纳新的姨太太。


这次破例纳了顾维,给了她名分,只因顾维投中了他的心思。


顾维就聪明在这一点上。


她反其道而行之,得到了尚涛的宠爱,尚涛也就知道,当初逼迫顾维离家出走的,是顾轻舟。


顾轻舟用试卷陷害顾维,怕顾维取代她的位置。


不管真假,顾轻舟是顾维的仇敌,尚涛对她也充满了恨意。


“我说的是实情,她就是常常不住家中,怎么成了诬陷她?我阿爸打电话来,说顾轻舟要过来找我对峙。”顾维哭着道。


尚涛安抚顾维,同时也恼怒:“她是个什么东西?别说还没结婚,就是她真的做了司家的少奶奶,也只是小小军政府的儿媳妇,敢跟我的姨太太对峙?”


尚涛这头一腔怒火,顾维反而安慰他,起身给他倒了杯茶。


顾轻舟带着佣人“阿颖”进门的时候,尚涛正在喝茶。


尚涛打量顾轻舟。


顾轻舟还是很漂亮精致的,但不是尚涛喜好的类型,加上顾维丑化她在先,尚涛一见她,顿时怒从心底而生。


他豁然站起来,手中热茶兜头泼向了顾轻舟。


顾轻舟微愣。


她刚走进来,还没有开口,就被尚涛泼了一脸的茶。


茶有点烫,她肌肤生疼。


“阿颖”瞧见了这一幕,没有动弹,她身上还绑着炸弹呢。


尚涛怒指顾轻舟:“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们岳城军政府,小小的土匪衙门,居然敢骑到老子头上!来人,去把司炎给老子叫来!”


司炎,就是司督军的名讳。


顾轻舟拂去脸上的茶叶。


她湿漉漉的刘海,全部黏在额头上。


“尚副部长,您息怒啊。”顾轻舟低声道,“我是来给姨太太赔不是的。”


“老爷,算了算了。”顾维还想要顾轻舟手里的照片和底片,见顾轻舟狼狈不堪,她已经很满足了,不能真把顾轻舟吓跑了。


顾维求情,柔声将尚涛劝到了隔壁房间。


那个跟着来的女间谍阿颖低笑:“你看上去不如一条狗,他可以随意打骂你,可怜的贱人,你也有今天!”


顾轻舟没有动。


阿颖的落井下石,她一点也不生气。


“他看你的样子,哪怕你脱光了躺到他身边,他都不肯要你。你这个女人,是烂透了吧?”阿颖继续道。


“你想要让我失态,然后和你厮打,你趁机抢了炸药包的开关,自己逃跑?”顾轻舟湿漉漉的刘海下面,那双眸子精明而睿智,光芒澄澈对阿颖道。


阿颖一怔,继而忍怒。


阿颖的心思,一下子就被顾轻舟拆穿了。


“贱货!”阿颖低声骂,“没用的东西,猪狗不如!”


反正要死,阿颖不怕顾轻舟,尽情辱骂她。


顾轻舟不理。


等顾维回来时,阿颖收敛了愤怒,安静站在旁边。


顾轻舟把照片和底片都交给了她。


“照片给你,你不要再去司公馆了。”顾轻舟低声,没了方才的犀利,似哀求顾维。


顾维接在手里道:“你没有存其他的?”


“没有。”顾轻舟说。


“那好。”顾维轻笑,“轻舟姐,你瞧,我们也可以和解的。以后姊妹和睦,该多好啊?”


顾轻舟似舒了口气般,笑了起来。


说了几句话,顾轻舟就带着她的女佣阿颖离开了。


出了五国大饭店时,顾轻舟对阿颖道:“我一身狼狈,不能这样去见人,你先出去,我马上就到。”


阿颖身上绑着炸药,她不敢逃。


她愤怒看着顾轻舟,见顾轻舟要折回顾维那边,阿颖只得先出去。


门口不远处,有几个副官站在门店的屋檐下,阿颖也不敢跑。


她被关押的那些日子,挨了不少的刑讯,她知道逃跑的下场,况且身上还绑着炸药,这时候就更加不适合。


刚走出去,突然有记者,对着阿颖拍了几张照片。


阿颖有点糊涂。


她微微愣神时,顾轻舟也出来了。


一辆汽车靠近,顾轻舟带着阿颖上了汽车。


顾维拿到了照片,却怎么也不能安心。


“顾轻舟会这般容易认输吗?”顾维想。


她不敢掉以轻心,同时却又想不到顾轻舟把照片和底片交出来的原因。


“她再聪明能干,在权势面前,她也是个无能的。”顾维想到尚涛泼顾轻舟那一脸的热茶,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很痛快!


也许,她真的太想多了。


顾轻舟无路可走了,在尚副部长的姨太太面前,她失去了依仗。


连司督军都对尚副部长敬畏不已,何况是小小的顾轻舟?


碾死她,就跟碾死蚂蚁一样。


顾维得意洋洋,不成想次日早上就出事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