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码头一半是司行霈的地盘,一半是霍钺的。


顾维想从码头离开,简直是自寻死路。


她逃出来时,顾轻舟就知道了消息。


等顾维去买好票,顾轻舟就先上船等着她。


“你到底想要怎样?”顾维忍不住哭了。


她知道前途渺茫。


她再次落入了顾轻舟的魔掌里。


顾维没有想过给顾轻舟活路,而顾轻舟也是绝不会放过她的。


这次的事,让顾维彻底看清楚了顾轻舟的实力。


她实在太可怕了!


尚涛是老奸巨猾的政客,在南京根深蒂固、人脉充足,别说小女孩子,就是手握重兵的司督军,也要忌惮他三分。


结果,他被顾轻舟连根拔起了!


顾轻舟知道政府的软肋在哪里。


她在最短的时间内,派人塑造好了“陈颖”的身份,买通了地下革命人士,让他们组织好学生和工人。


顾维从未想到过,顾轻舟能借力打力,能借出如此大的势来。


“我想要怎样,你心中不清楚么?”顾轻舟微笑。


她坐在幽黯的船舱里,只有一扇很小的窗户,透进来稀薄的光芒。她黑发披散着,浑身透出清冷,就像从古墓里爬出来的鬼。


这只鬼,会找顾维索命。


顾维的大树被顾轻舟拔起,顾维这棵藤蔓失去了依仗,在顾轻舟手下没有半分胜算。


顾维自知没有活路,不如索性一起死。


她扑了过去:“顾轻舟,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顾维还没有靠近顾轻舟,就被狠狠踹了一脚!


这时候,顾维才看见,有名副官跟在顾轻舟身后,隐没在最黑暗的地方。


船舱里的动静,让外头等待的副官起了警惕。


他们冲进去,按住了倒地的顾维。


顾轻舟翩然起身,对副官们道:“捆起来吧,到了海中央的时候,再扔下去喂鱼。”


顾维大惊,挣扎着爬起来:“轻舟姐姐,饶命啊轻舟姐!”


副官堵住了顾维的口,她的声音低沉了下去。


顾轻舟神色悠然。


下了船,顾轻舟一身轻松。


顾维这条毒蛇,彻底被清除了。


她去见了司行霈。


司行霈下午就要去香港,岳城的海军已经初具规模,那些日子的动乱,给了他们时机。


“尚副部长会死吗?”顾轻舟问。


“必死无疑了。”司行霈道,“革命烈士的仇不报,整个南京政府都是个大笑话!”


革命起家的政府,敢羞辱革命烈士?


想到这里,顾轻舟就忍不住笑了。


她想起了那个自称“山本颖”的华裔日本女间谍。


“她是华人,却憎恨自己的祖国,一心想要变成日本人。现在,她哪怕是死了,也要死死钉上华人的身份,她肯定死不瞑目!”顾轻舟笑道,“我算不算收拾了一名卖国奴?”


“算。”司行霈笑。


想到顾轻舟此次的计划,司行霈就忍不住惊叹。


司行霈从未想过这样对付尚涛,可能是在他的认知里,革命人士难成气候;亦或者,他不愿意损失那半个月的经济。


这段时间,损失是巨大的,收获更大。


若没有那些热血学生的遮掩,岳城的海军也不会这么快筹备完毕。


“轻舟,哪怕再难的事,到了你手里,都会办得妥妥当当!”司行霈搂紧了她,“你是个有大才干的人!你要是个男人,我就聘请你做总参谋!”


顾轻舟心中温暖。


司行霈的夸奖,让她踏实。


她笑软在他怀里。


如此聪明睿智的司行霈,居然夸她有大才干,顾轻舟心里想不得意都难。


这比司行霈夸她漂亮美丽更有满足感。


“我有件事,想再问问你。”顾轻舟道。


司行霈松开了她。


她看着司行霈的眼睛:“上次那个李红,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还活着吗?你告诉我,你的话我从来都深信不疑。”


这事,其实困扰了顾轻舟很久。


司行霈袖子上那滴血,让她不能不去猜测。


“她还活着。”司行霈眸光坚定而温柔,“轻舟,我给你的,都是我能做到的最好的,我绝不伤害你。”


顾轻舟眼睛微弯,露出浅浅的笑容:“那么,我还是那句话,你肯说我就肯信,我相信你。”


她不是个愚蠢的人,她对事情有着她的警惕。但是,她愿意把信任交给这个男人。


他说了,顾轻舟就愿意去相信。


这是她最后一次问。


司行霈又用力,紧紧搂住她。


他亲吻她柔软的发,嗅着她发间的清香,低喃道:“轻舟,我会保护你,你一辈子都要记住这句话。”


顾轻舟道:“好。”


尚副部长的事,闹得天下皆知,顾圭璋自然也知道了。


顾圭璋派人去打听顾维,才知道尚家已经散了。


顾维不知踪迹。


“她又跑了。”顾圭璋心痛的想。


被顾维救出来的顾缃,重新入狱。魏家这次没有再拖,立马着手审理顾缃的绑架案。


至于订婚的事,魏家矢口否认。


顾缃知道顾维又跑了,自己再也没机会了,乖乖的蹲在牢里。她想过自杀,却始终没有那份勇气。


她估计得关上几十年。


“要她死吗?”司行霈问顾轻舟。


“死?”顾轻舟笑,“太便宜她了,让她在牢里生不如死吧。”


那个得势就狂吠、失势就装怂的顾缨,彻底得罪了顾公馆所有的人。


顾家重新回到了顾轻舟的手里。


顾圭璋已经毫无父亲的尊严,开始巴结顾轻舟。


顾轻舟俨然才是顾公馆的女主人。


司行霈去香港的那段日子,顾轻舟依旧是学习,准备毕业考。


好像前些日子的动乱,跟她毫无关系。


倒是霍钺,专门找过她一次。


“轻舟,你若是男人,将来可以做总统。”霍钺道,“你的脑子怎么转得如此快?”


他望着她,眼睛里有种莫名的光芒。


就像司慕或者顾绍看着她。


顾轻舟心中一怔。


她想:“霍爷不会喜欢我吧?不能问,要是问了,就太不要脸了。”


她想问,又没敢。上次司慕的否定,她至今还记得呢,是挺尴尬的。


心中有了这样的怀疑,顾轻舟就尽量避免去和霍钺接触。


以后有事,她都想只找锡九帮忙。


转眼间,五月过去了,顾轻舟迎来了她的毕业考。


毕业考难度中等,顾轻舟拿到了毕业证。


她拿到毕业证的时候,很想显摆一下,司行霈却不在岳城。


顾轻舟和颜洛水、霍拢静都顺利毕业,三个人去庆祝,商量以后的打算。


洛水年底要结婚了,没打算继续求学;顾轻舟可能会离开岳城,司行霈要带她去其他地方安家;霍拢静应该会跟颜一源谈恋爱。


就在她们筹划打算的时候,司督军派人请顾轻舟去督军府。


司夫人安排了晚宴。


“轻舟毕业了,毕业证给我瞧瞧。”司督军笑道。


顾轻舟连忙递上去。


司督军很满意。


顾轻舟想:“我要不要现在就开口,说退亲的事呢?”


司夫人好似知晓了顾轻舟的打算,暗中给她递了个眼色,甚至在桌子底下轻轻碰顾轻舟的腿。


她在暗示顾轻舟:别轻举妄动。


顾轻舟转念一想,这事应该先跟司夫人商量,交给司夫人去办。


万一司督军不答应,顾轻舟这边就被动了。


“琼枝期末考了个全校第一。”司夫人把话题转移开,笑着对司督军道,“我想开个舞会,请琼枝的同学来玩。”


“这倒也不错。”司督军笑道,“琼枝今年是用心念书了,值得表扬。”


司琼枝贞静柔婉,低头浅笑。


“舞会安排在六月十八,轻舟你也来。”司夫人道。


顾轻舟点头应诺。


商量舞会的时候,司夫人和司琼枝拿了布料,准备做新的衣裳。


正巧司慕路过,司夫人拉住他,让他选一块料子。


“轻舟很喜欢月白色,这块料子质量上承,给她做身旗袍不错。”司慕突然道。


司夫人讶然,一时间竟忘了自己想说什么。


“二哥,我穿什么样子的好看?”司琼枝问。


司慕道:“你穿什么都好看!”


司琼枝心中凉了半截。


穿什么都好看,这分明就是敷衍的话。她哥哥没仔细留意过她的喜好,可见他对女孩子的衣着不太在意,却独独记得顾轻舟的偏好。


这是个很危险的信号!


司琼枝又想到,去年的时候,司慕和顾轻舟在小径旁狭路相逢,司慕明明可以绕开,却抱起顾轻舟转个圈。


那时候,他的表情柔和得有点顽皮。


他喜欢顾轻舟!


司琼枝感觉像被人泼了瓢冷水。


顾轻舟不会真的要做她嫂子吧?


“姆妈,阿哥喜欢顾轻舟,怎么办啊?”司琼枝焦虑问司夫人,“他们不会真的结婚吧?”


“他们当然要结婚。”司夫人道,“他们不结婚,魏清嘉就一直不死心。”


还有个魏清嘉呢。


司夫人并不知道,她儿子已经对魏清嘉死心了,而她还刻意提防着,生怕司慕做出其他犯浑的事。


司慕喜欢顾轻舟,对司夫人来说,是此前最好的消息了。


“我也不喜欢顾轻舟,但这个当口,你得器重她。”司夫人警告女儿,“琼枝,你该懂事了。你的舞会上,要极力撮合你哥哥和顾轻舟!”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