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回到顾公馆的第一个晚上,顾公馆鸡飞狗跳。


最先听到顾三惨叫声的,是顾轻舟的异母兄长顾绍。


他匆忙进来开灯,就见老三老四倒地,老四手里还拿着剪刀,刺入老三的胳膊,鲜血流了满地。


血色暗红秾丽,似一副诡异又华丽的锦图,在地上缓缓铺陈开。


老三的叫声惨绝人寰。


顾轻舟则拥被坐在床上,吓得脸色雪白,无辜睁大了眼睛。


她那双纯净的眸子,碎芒滢滢,有种随时要落泪的柔婉。


然后,顾圭璋、秦筝筝、长姐顾缃,两位姨太太,全部挤到了顾轻舟的房间。


“是她!”老四大哭着,指着顾轻舟,“她抓住我的手,把剪刀插入三姐的胳膊里!”


这是实情。


黑暗中老三可能还不明白怎么回事,拿着剪刀的老四却是一清二楚。


只是太快了,老四还来不及反应,剪刀就插入了老三的肉里,而老四拿着剪刀的手全软了,不敢抽出来。


众人看到的,则是老四还维持捅老三的姿势。


老四对顾轻舟的指责,没有任何可信度。


顾轻舟则披散着一头浓密长发,刘海轻覆着,瑟瑟发抖坐在床上,咬唇不语。


她多可怜啊!


所有人都觉得顾轻舟好可怜,吓坏了。


“来人啊,送去医院!”顾圭璋不相信老四的话,愤怒喊了下人。


先去医院要紧。


去医院的路上,老四还在大哭大骂,说:“就是那个狐狸精,她用剪刀捅三姐的。”


没人答话。


顾圭璋紧抿了唇。


“阿爸,您要信我!”老四撒娇着哭,“不是我捅三姐的!”


“轻舟半夜把你们俩拉到她房间里,还带着剪刀,用你的手捅伤老三?”顾圭璋愤怒。


他觉得老四把他当白痴。


“不是这样的,阿爸,是我和三姐想捉弄顾轻舟,剪掉她的头发,没想到”


“闭嘴,你阿爸有眼睛,自己会看!”顾圭璋忍无可忍,狠狠掴了老四一巴掌。


老四被打得眼冒金星,想哭不敢哭,缩着肩膀。


父亲从未打过她,这么大还是第一次。


顾圭璋真的动怒了,秦筝筝也不敢说话,心疼抱着三女,身上全是血。


老三已经疼得昏死过去。


秦筝筝也怪老四。


老四一向顽皮,秦筝筝和顾圭璋都认为,肯定是老四想去捅伤新来的顾轻舟,结果黑暗中挥手过度,反而插伤了老三。


两个蠢货!


顾家的车子,连夜去了德国教堂医院,顾轻舟的房间却没有熄灯。


她重新脱掉了睡衣,换了件正常的衣裳,坐在桌子旁等待着。


顾轻舟唇角有一抹淡笑。


初战告捷!


顾家的人,并不是那么难对付,他们人多心不齐,可以逐个利用。


有人敲房门。


顾轻舟收敛狡狯的微笑,换上一副纯良的模样,打开了房门。


是她的异母兄长顾绍。


顾绍今年十七岁,比顾轻舟大一岁,穿着绸缎睡衣,纤瘦高挑,手里端了杯热腾腾的牛乳,递给了顾轻舟。


“吓坏了吧?”他言语温柔,“喝点牛乳安神。”


顾轻舟接过来,捧在掌心。


“老三和老四从小就爱恶作剧,大家都看见了是怎么回事,没人会怪你的。”顾绍安慰顾轻舟。


顾轻舟垂眸不语,她修长的羽睫,遮盖了眼睛,看不出情绪。


“早些睡吧。”顾绍拍了下她的肩膀,很快就缩回了手。


从小没见过面的妹妹,很难产生亲情,顾绍倒觉得顾轻舟很纯美,像保存得很完全的古董,不染世俗气。


他心头微动,转过来视线。


“阿哥,陪我说说话吧。”顾轻舟倏然轻轻拉住了顾绍的袖子。


顾绍一张脸就红透了。


顾轻舟只是看出,顾绍眼神微闪,似乎对她有点动心,于是她试探了下,果然如此。


这一家人,没有伦常!


顾绍却不知顾轻舟的用意,坐下来陪着她闲聊。


顾绍问顾轻舟:“你在乡下读书吗?”


“不读,只认识几个字。”顾轻舟低声道。


“那你整日做什么?”顾绍好奇。


顾轻舟细皮嫩肉,唇红齿白,不像是田地里劳作的,应该也是养尊处优。


“我跟着一位师父学医术。”顾轻舟道。


顾绍错愕:“医术?”


“嗯,中医。”顾轻舟道。


“可中医都是骗人的,现在学者们都在讨伐中医。”顾绍眉头蹙得更深,“你学中医有什么用?”


“中医并不是骗人的,那是老祖宗的智慧。”顾轻舟道,“比如阿哥你,生气的时候会头疼欲裂,甚至倒地昏迷、口吐清水。吃了很多西药都不见效,若是我给你开方子,三剂药就能吃好。”


“你你怎知我的顽疾?”顾绍大为意外。


“中医便是可以相面而诊断。”顾轻舟道,“阿哥不是说中医无用么?”


顾绍哑口无言。


他自然是不敢让顾轻舟治疗的,只当顾轻舟是从旁处打听到的,讪讪笑了笑。


他们兄妹俩说了一会儿话,就听到了汽车的声音。


顾圭璋带着女儿从医院回来了。


顾轻舟和顾绍下楼。


顾圭璋带着妻女刚进门,顾家的老四顾缨就瞧见楼梯蜿蜒处的顾轻舟。


老四恨极了,冲上来要厮打顾轻舟。


“都是你,你刺伤我三姐!”老四恨恨道。


顾绍挡在顾轻舟面前,拽住了老四的胳膊,低喝道:“你还疯,还没有闹够吗?”


老四拳打脚踢。


顾圭璋呵斥一句:“都滚回去睡觉!谁再惹事,我的鞭子不客气!”


顾轻舟只得先回房了。


这一夜,顾轻舟睡得很安稳。


她来了,她母亲和外祖父留给她的遗产,该拿回来了!


十六岁是个契机。


哪怕没有司家的退亲,顾轻舟也准备十六岁回城。


十几年里,她的乡下遇到了一些能人。


她遇到一个老中医,是北平政府高官的私人医生,那高官倒台之后,老中医有些仇敌,无奈躲到了江南,顾轻舟四岁就跟着他学医。


她也遇到一个杀手,同样在他们村子里隐居,他教顾轻舟开枪、简单的拳脚功夫等。


另外,顾轻舟前年还认识一个沪上名媛,她丈夫是帮派人士,结仇不少。丈夫去世之后,她害怕报复,就带着私产躲到了偏僻的乡下。


那名媛教顾轻舟跳舞、油画、弹钢琴、品酒,以及衣着礼仪。


十六岁了,顾轻舟学会了高深的医术、开枪、简单的防身武术、城里贵族小姐吃喝玩乐的把戏。


她回来了。


顾公馆只当她是个乡下的小白兔,顾轻舟微笑:她喜欢他们这样天真!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