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司琼枝的同学里,有位男生叫刘振振,生得英俊挺拔。和其他男生不同,他这个人有点呆,一根筋。


司琼枝知道,她哥哥喜欢魏清嘉,却又没办法说服母亲,接纳魏清嘉,于是司琼枝想了个办法,帮她哥哥一把,同时又坑顾轻舟一回。


她先安排刘振振,坐到顾轻舟身边去,甚至让司慕看到,顾轻舟和刘振振曾有很长一段时间并排而坐。


顾轻舟甚至给刘振振拿过两次酒。


这是计划的第一步。


然后,司琼枝告诉魏清嘉:“顾姐姐有事跟您说,回头您去寻一下她。”


当着司慕的面,司琼枝再次给魏清嘉使眼色。


魏清嘉知道顾轻舟有话,故而邀请顾轻舟出去。


她们俩站在屋檐下,司慕是看到了的。


这是计划的第二步。


魏清嘉找顾轻舟,两个人站在一起喝酒,女佣端了酒水上来,顾轻舟拿给了魏清嘉,司慕看得一清二楚。


这是计划的第三步。


后来就很简单了。


司琼枝在刘振振和魏清嘉的酒水里,都放了催情的东西。


她先派人告诉魏清嘉:“少帅让您先上楼,有事跟您说。”


魏清嘉肯定会上去的。


然后,她派佣人去告诉刘振振:“琼枝小姐在楼上等您。”


刘振振随后跟上去。


魏清嘉这等美艳,刘振振酒水里又有烈性的催情之物,他肯定会把持不住自己;而魏清嘉,也是饱受药物的折磨,哪怕拒绝也是半推半就。


司琼枝自然不会让事情真的发生,所以安排好了女佣,趁着快要开始了,就找司慕去捉奸。


她不能真叫刘振振玷辱了她哥哥未来的小妾。


魏清嘉被下药,她是受害者,而且事情还没有发生,司慕会同情她,甚至可怜她。


到时候,司琼枝就会提醒司慕:“从头到尾,顾轻舟都跟这两个人长时间接触过,今天的舞会,只有顾轻舟有作案的时间和动机。”


在司琼枝的安排下,顾轻舟有了很方便的作案时间。


司琼枝再派人去搜顾轻舟的包,就会从她的包里搜出女佣放进去的药。


顾轻舟有了作案的动机、时间、人证物证。她不满魏清嘉的名气和美貌,想要在司家毁了她。


这样,司慕就会知道,顾轻舟心思歹毒;同时,魏清嘉遭受如此磨难,都是因为司慕爱过她,司慕会更加内疚。


司慕的爱慕和内疚,就彻底将他推到魏清嘉身边。


魏清嘉出了这种事,又是离过婚的,也许会委身司慕做姨太太呢?


而司慕对顾轻舟的那点好感,估计就要消失殆尽。


这就是司琼枝的整个计划。


她觉得毫无纰漏!


顾轻舟和魏清嘉两个人的内斗,是司琼枝成功的很重要因素!


直到现在!


一切都没有按照司琼枝的想象去发展,然而她的计划,顾轻舟全看了出来。


“喏,这就是药。”顾轻舟从自己包里,拿出了物证。


魏清嘉根本没有喝那杯酒。


她们喝酒的时候,顾轻舟提醒了魏清嘉:“这酒有毒。”


魏清嘉当即跟顾轻舟换了酒杯。


“喝下去,琼枝看着呢。”顾轻舟把自己那杯给了魏清嘉,这样对魏清嘉道。


魏清嘉莫名其妙的,居然在那个瞬间相信了顾轻舟。她应该不信的,顾轻舟更有立场害她。


但是她信了。


女人的第六感实在太准确了,魏清嘉在那个时候,毫无道理的感觉,顾轻舟非她的敌人。


魏清嘉喝了。


司琼枝看到魏清嘉一口喝下的,是顾轻舟那杯。


然而,司琼枝却忘了再盯着顾轻舟。若是她不那么自负,她会看到顾轻舟并没有喝酒,她默默将那杯酒倒了。


真正中了迷药的,只有刘振振。


刘振振一上楼,就被早已埋伏好的顾轻舟,用台灯底座敲晕了。她和魏清嘉两个人,把刘振振塞到了床底。


这些话,不需要明说,司慕想一想他妹妹的步步为营,就会明白。


司慕全部都会知道。


魏清嘉轻轻叹了口气,对司慕道:“少帅,我先走了。”语气里无尽失望。


顾轻舟把药放在司慕手里,也道:“少帅,我也先走了。”


司慕后背笔挺,身子僵硬着。


司琼枝不敢开口,怕越说越错,眼泪却忍不住掉落。


出了督军府的大门口,顾轻舟和魏清嘉沿着小径往外走,顾家的汽车悄悄跟在身后。


夜风徐徐,吹散了顾轻舟的高鬟,一缕青丝垂落在她嫩白的颈项上。


“不谢谢我吗?”顾轻舟开口,声音恬柔宁静,似月华。


“谢谢你帮我逃过这一劫。”魏清嘉道。


司琼枝不知道魏清嘉和司慕发生过什么,所以她更加不知道,一旦这事成真了,司慕是绝不会可怜她的,反而会更加恼怒。


有了司行霈的事在先,魏清嘉不能再犯错。


顾轻舟的确是帮她逃过了一劫。


“不,你应该谢谢我,帮你找到了一个梯子。”顾轻舟笑道。


魏清嘉脚步微顿。


她立马就明白过来。


司琼枝可能会好心办坏事,但她的确是好心,这让魏清嘉明白一个道理:司琼枝愿意成为魏清嘉进入司公馆的阶梯。


魏清嘉可以利用司琼枝。


这一点,直到今天,魏清嘉才彻底明白,她当然应该谢谢顾轻舟。


魏清嘉瞥了眼顾轻舟,没有道谢,反而是试探:“我不太明白,你不喜欢少帅吗?”


“喜欢不喜欢,都要有能耐才可以。”顾轻舟笑道,“司夫人那么尊贵睿智,大概只有魏小姐您,才跟她旗鼓相当。”


魏清嘉顿时就懂了。


顾轻舟觉得自己斗不过司夫人。


然而,顾轻舟能抵御权势的诱惑,又能把事情看得这般透彻,魏清嘉一瞬间是有点敬佩她。


毕竟顾轻舟这么年幼,看透世俗这种事,不应该发生在她这等年纪。


魏清嘉最后道:“今天你帮我,其实是在自救,司小姐想要对付的人是你。但是,我还是要说句谢谢。”


“你的谢谢,我接受了。”顾轻舟淡淡道,虽然她知道,魏清嘉的谢谢不值钱。


将来发生利益纠葛,魏清嘉利用顾轻舟,或者陷害顾轻舟的时候,绝不会因为今天的事而手软。


顾轻舟今天做的,的确不是为了魏清嘉,而是为了她自己。


顾轻舟化解了一场自己的危机,同时给了司琼枝最后一记敲打。下次再犯她,顾轻舟绝不饶情。


魏清嘉有点诧异看了眼顾轻舟,她美艳的眸光微闪,有几分难以置信,也有几分警惕。


顾轻舟,一点也不像个简单的小姑娘。


“顾小姐,你很有趣。”魏清嘉语气清淡如兰,哪怕是再恼怒,亦带着她的高贵。


顾轻舟道:“比不上魏小姐。”


两个人说了几句,魏家的汽车开过来,魏清嘉先上了汽车。


顾轻舟转身,打开了汽车门时,听到了身后按喇叭的声音。


司慕追了过来。


他等魏清嘉走后,才按响了喇叭,示意顾轻舟上他的车。


顾轻舟略微沉吟,坐到了他的汽车里。她坐在后座,一开口便道:“少帅,您现在还想知道我喜欢什么样式的婚纱么?”


司慕握住方向盘的手,修长手指骨节分明,攥得有点紧。


“琼枝她还是个孩子。”司慕道。


顾轻舟却慢悠悠的,声音比琼华更加清冷:“她只比我小一岁。”


司慕沉默。


他眉头紧蹙,心中有种说不出的荒凉。


三个女人——司琼枝、魏清嘉和顾轻舟,都能引起他心中的波动。当这三个人凑了一台戏时,司慕站在中央,很难去帮谁。


“此事,算是我欠你的。”司慕道,“我会偿还给你。”


“怎么还?”顾轻舟倒是很有兴趣。


如果可以,以后成为退亲的筹码,倒也不错。


“怎么还,由你说了算。”司慕道。


顾轻舟唇角微扬,莹白如玉的面颊上,有一抹慵懒的笑意。


“我明白了。”顾轻舟道,“我先回家了,少帅再见。”


顾轻舟作势要推开车门。


司慕突然问她:“和我结婚,真的很糟糕吗?”


顾轻舟想说“当然”。


他的母亲、他的妹妹,以及他的前女友,都让顾轻舟很难处理。家庭应该是温馨的,而不是争斗不断。


为何争斗?就像为何要革命一样。


都是为了一个更好的将来,为了一个更健康和睦的家庭。


顾轻舟娘家糟心事已经够多了,她不想再把自己的一生填入司家这样的坑里。


真的很糟糕吗?


顾轻舟没有回答,她不想否认司慕这个人。


她没有立场。


这场婚约,能说道的东西太多太复杂,这就导致谁也不能理直气壮。


司慕能理直气壮怪顾轻舟吗?他当然不能,当初他们相遇,他可是恨透了顾轻舟,而且明确说过他会退亲,他要娶魏清嘉。


顾轻舟又能理直气壮怪司慕吗?她当然也不能。哪怕司行霈再强迫她,顾轻舟现在也陷进去了,她顶着司慕未婚妻的身份爱上了他哥哥。


正是这种立场上无法明确划分责任,顾轻舟在司慕面前,收起了她的刻薄。


“我要回家了。”顾轻舟良久才说话,推开了车门。


这次,司慕没有再阻拦她。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