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司老太这次脾气极大。


一家子人,没人能劝得动她。以前还听顾轻舟几句,现在也怀疑上顾轻舟了。


全家都很为难。


“胡军医,你们先走吧。”司慕做主。


父亲不在家,二叔和三叔没主见,司慕就成了主心骨。


老太太很抵触西医,顾轻舟就在这里坐镇,司慕才敢大胆的先让军医们离开。


等老太太情绪稳定了,顾轻舟可以救治她。


没有顾轻舟治不好的病,司慕对此深信不疑。


“老太太,咱们不吃药,用外敷的好不好?”顾轻舟柔声,凑在老太太跟前,劝慰道。


老太太犹豫了下:“用西药外敷?”


“用中药。”顾轻舟笑道,“我就在您跟前,药一件件拿给您瞧,您亲眼看着,可好?”


老太太又咳嗽,同时咳出一些带血丝的痰。


这让她的情绪落到了深渊。


老太太深深喘了两口气,摇头:“我还是死了的好,如了某些人的心愿!”


司夫人已然气得说不出话。


这老太太借病装疯,处处针对她。从前看着司督军的面子,老太太还稍有隐晦,今天是直截了当的找茬。


司慕为难看了眼,没敢在这个枪口上添堵。


过了片刻,司慕才道:“祖母,让轻舟试试吧。您见识过轻舟的医术,她定然能治好您的。”


老太太漱口之后,略微沉吟。


“我现在不想治!”老太太极其任性。


连司慕都说不出话了。


怎么这次生病,老太太变得如此难伺候了?


顾轻舟倒是能理解。


夜色渐浓,窗外的碧桃树翠叶浓密,知了停在上面,歇斯底里的鸣叫,让整个夏夜更加心热烦躁。


顾轻舟派人去买了药。


几样药买回来,放在她手边。等老太太回心转意,顾轻舟再去给她用上。


司慕走到了顾轻舟身边,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


顾轻舟身子微缩了下。


“你跟二婶先出去吧,洗个澡换身衣裳,吃了饭再来。”司慕悄声。


顾轻舟的确是一身的汗,仔细闻的话,头发都有股子馊味。


“好。”她没有虚套,站起身来。


洗了澡之后,二太太寻了件葱绿色上衣、深碧色长裙给顾轻舟换上,这是家里能寻到最适合顾轻舟尺寸的衣裳了。


是堂姐的旧衣裳,都没穿过第二次,面料极佳,那葱绿色在灯下泛出淡淡翠碧,绿得沁人心脾。


顾轻舟回到老太太这边时,其他人都走了,只有司慕还在。


顾轻舟头发半干,湿漉漉的披散在肩头,肌肤莹白,似出水芙蓉。


司慕微撇开了眼睛。


老太太还在睡,其他人纷纷或去梳洗,或去用膳,此前只有司慕守在这里。


“你也去吃些东西,洗个澡吧。”顾轻舟道,“我看着老太太呢。”


盛夏的天,大家跑进来,谁不是浑身大汗?一旦入夜,这汗渍就腻味,身上难受。


司慕还是穿着军服,厚厚的军装不透气,他肌肤闷热得更厉害。


“也好。”司慕起身。


他临走时,看了眼顾轻舟,似乎想说什么,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


等司慕一走,顾轻舟拿着芭蕉扇,一边打扇一边等头发干,老太太就醒了。


她虚弱看了眼顾轻舟。


“老太太。”顾轻舟放下了芭蕉扇,走到她身边。


老太太虚搭着眼皮,低声对顾轻舟道:“我今天是闹了些脾气。”她好像头一回清醒过来。


顾轻舟道:“是,您是有点闹脾气!”


旁边服侍的女佣,闻言给顾轻舟使了个眼色,生怕顾轻舟得罪了老太太。


老太太却丝毫不恼怒,顾轻舟的诚实,让她心情稍微好转:“唉,人老了,这脾气就控制不住。我年轻的时候,脾气就不太好,而后慢慢收敛。到了这把年纪,反而藏不住了。”


“我要是有这么多孝子孝孙,我也要发发脾气。”顾轻舟笑道,“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福气?”


老太太听着心里舒坦,这姑娘多会说话啊!


有时候明知道只是拍马屁,但听着舒心啊!


老太太笑,想起顾轻舟之前的话,问她:“你说外敷药”


顾轻舟已经派人买了药回来,笑道:“已经买回来了,您现在要用上么?”


老太太颔首:“用上吧。我这胃里难受,让我吃药,还不如杀了我清净,外敷的可以试试。”


顾轻舟道是。


她把药拿了出来,一件件摆在老太太的眼前:肉桂、冰片、硫磺、大蒜、蜂蜜。


“老太太,您瞧瞧这些,没有西药的。”顾轻舟道。


老太太不认识,顾轻舟就一一说给她听。


她将这些,全部当着老太太的面,研磨成了碎末,再用蜂蜜调匀。


“蜂蜜都用上了。”老太太倏然有了心情,开玩笑道。


“是啊。”顾轻舟也笑。


调和完毕,顾轻舟脱了老太太的薄袜,将这些药物,敷在老太太的涌泉穴。


涌泉穴在脚底。


明明是咯血,怎么在脚底用药?


老太太很好奇,询问缘故。


“揉按涌泉穴,可以治疗咯血等病症。”顾轻舟解释,“血不归经,咳嗽外出,这是小毛病,并非内脏出血,也不是肺叶受损。


再说了,头疼医头脚疼医脚,那才是庸医呢。我这是采用内病外治、引热下行的疗法。”


老太太听得入神。


老人家念旧,很多年没听到老大夫这么徐徐道来。


顾轻舟的说辞,格外有古韵,莫名就叫老太太心安。


老太太从心底信任她。


司慕再次进入时,只见顾轻舟用毛巾裹住了老太太的脚,在敷上药物的地方,用手指轻轻推拿揉按。


她的长发披散,勾勒一段纤瘦的腰身,盈盈一握。


侧脸嫩白,挺翘的鼻、饱满的唇,眼睛流光溢彩,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


他愣了一愣。


“祖母,您感觉如何?”司慕走进来,柔声询问道。


“好多了。”老太太道,“轻舟的医术出神入化,她用了一点药,我这心里就舒服多了。”


顾轻舟低笑。


她的药没那么神,只是老太太知晓不用西药了,没人糊弄她,她心情好转,能接受而已。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老太太终于睡着了。


二婶走过来,对司慕和顾轻舟道:“你们俩也去歇了,晚上我照顾老太太呢。”


司夫人也走了进来。


顾轻舟见此处人多周转不开,起身道:“那我先去了,有事您叫我。”


二婶颔首。


司慕跟着顾轻舟出了屋子。


夜风是炽热的,哪怕深夜了,仍是火烧火燎般,往人身上扑。


司慕走在她身边,莫名很想摸一下她的头发,又生生忍住了。


“轻舟,祖母这次发病之后,性情大变,是不是还有其他疾病?”司慕问。


顾轻舟摇摇头,解释道:“世人对咯血误解太深了。一个咳血,也不管什么原因,都觉得是大病。老太太这个年纪,说活够本了,往后都是好日子;说长命百岁,却又不知道哪天得走。


她没说,其实是很担心重病,也怕死。这些担忧,会让她喜怒无常。病人在真正担忧生死的时候,不是非逼着大夫治病,而是讳疾忌医,不想见大夫。好像没了大夫,她就没生病一样。”


病家的心思,顾轻舟比司慕了解得深。


原来老太太只是怕死。


“你不说,我倒是不知道。”司慕声音温柔轻缓。


他和她靠得有点近,顾轻舟往旁边挪,司慕也靠过来一点,只差把顾轻舟挤到旁边的花丛去。


司慕又问顾轻舟:“祖母这病,大概多久可以痊愈?”


“两三天吧。”顾轻舟道,“咯血不涉及生死,你别担心。若是驻地还有事,你先去忙吧。”


司慕道:“我没事。”


沉默走了片刻,司慕将顾轻舟送到二婶安排的客房。


他说起了司琼枝,以及上次的误会。


此事已经过去半个月,顾轻舟从未放在心上。


“我已经说过琼枝了,她知道错了。”司慕道。


顾轻舟站定了脚步,望着司慕的眼睛,道:“此事,以后就不要再提了。琼枝明白的,她知道她自己做过什么。”


事不过三,司琼枝在顾轻舟这里,已经没了机会。


顾轻舟不会因为司慕的三言两语就原谅了司琼枝。


一旦司琼枝再犯到顾轻舟手里,顾轻舟绝不会再给她活路。


司慕脸色微绷。


顾轻舟觉得,他是怪她没有“得饶人处且饶人”。


“我先回去了。”顾轻舟笑笑,转身离开。


司慕愣在原地,没有追上来。


司公馆还有人没见识过顾轻舟的医术。


老太太咯血,他们也以为是大病,见顾轻舟在老太太脚底的涌泉穴用药,纷纷惊讶。


“能不能行啊?”


“咯血不是肺部的吗,干嘛给脚用药?”


他们甚至问胡军医:“您说这样行不行啊?别耽误了我祖母的病。”


胡军医道:“脚底的涌泉穴,的确可以治疗咯血,但是推拿手法要得当,需得医术高超的老中医。


大家放宽心,顾小姐既然给老太太用药了,一定会药到病除。她的医术,比我们整个军医院加起来都厉害。”


众人哗然。


他们既觉得胡军医夸张,同时也能理解,毕竟顾轻舟要嫁给司慕,将来就是军政府的女主人,不巴结她巴结谁?


只是,没想到两天过后,老太太果然不再咯血了。


原本质疑的人,一下子就噤若寒蝉。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