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三天之后,老太太就不再咯血了。


她这时候才相信,自己不是大病,心情就好转了。


“你们都孝顺。”老太太拉着顾轻舟的手,对众人道。


她知道自己给儿孙寻了不少的麻烦。


现在说话,就有正常的调子了,其他人都松了口气,特别是司夫人。


“这个顾轻舟,真是有点鬼才!”司夫人心想,“哪怕将来不娶她做儿媳妇,也要想个法子将她控制在掌心。”


这样的人,能为司夫人所用。


司慕这三天,一直都在司公馆,陪着老太太。


看着老太太就这么好起来,司慕触及顾轻舟的眸光时,眼波滑过,总有几分神采落在她脸上。


“二哥看嫂子,就跟看个宝贝一样。”有位堂弟打趣。


顾轻舟也听到了,尴尬低垂了头。


司慕瞧见她这样,颇有抵抗之意,又想到自己当初求她治病时,说过会娶魏清嘉,心中有点荒凉。


夜里的时候,他都会送顾轻舟回去,和她闲聊几句;司琼枝也来了,不看顾轻舟,只是沉默跟在她母亲身后。


“琼枝,你给轻舟端杯水。”司夫人想在司慕面前,让顾轻舟和司琼枝和解。


顾轻舟接过来水,照样不看司琼枝。


司琼枝又难堪又恼怒。


当然,外人看不出她们之间的这些门道。


老太太病好之后,司慕约顾轻舟:“我请你吃饭,你辛苦了这么多天。”


其实没必要的。


特别是这几天,顾轻舟恨不能躲着不见司慕。


顾轻舟其实也糊涂,她不知道司慕对她另眼相看的原因。


有了魏清嘉珠玉在前,司慕是如何看上顾轻舟这片瓦砾的?


还是说,他也在祸水东引,利用顾轻舟来保护魏清嘉?若是这样,他的表演倒是不错,演得声情并茂。


不管真假,顾轻舟一概拒绝。


“多谢少帅。我好些日子没回家了,想回去歇歇。”顾轻舟道。


司慕眼眸微淡。


等顾轻舟离开,他露出几分无奈。


他的堂弟司宇正巧路过,站在不远处看到了他们俩,见堂兄吃瘪,司宇就走了过来。


司宇今年十八岁了,是颜一源那个圈子里的纨绔子,追女孩子颇有心得。


“二哥,你跟嫂子闹脾气?”司宇问。


司慕不想理他。


司宇追上来:“唉,二哥二哥,女孩子闹脾气,你不能也闹脾气啊!你这样的态度,怎么哄人家?”


司慕蹙眉:“我闹脾气?”


“对啊!”司宇道,“嫂子不肯跟你出去,你立马就拉了脸。我要是姑娘家,我也不肯理你。”


司慕眼眸深沉。


司宇立马道:“对对对,你就是这样变脸的!二哥,人家又不欠你的,被说了几句你就拉脸!姑娘家若是喜欢你,肯定也只是喜欢你的权势,不会喜欢你这个人!”


司慕神色更加阴沉。


司宇见他不开窍,讪讪的走了。


堂弟这番话,司慕听了进去。


他不是想起了顾轻舟,而是想起了魏清嘉。


想到她,多少有点刺心。


只是当年她妹妹被司慕害死,哪怕再刺心,再清楚她的用意,也要帮衬她。


他凝神恍惚间,顾轻舟早已走远了。


顾轻舟回到顾公馆,洗去了满身的疲倦。


好在老太太没事了。


顾轻舟洗澡之后,坐在沙发里看书,等头发干了再睡觉。


倏然,她闻到了什么,猛然转头,就瞧见一个人站在阳台上,静静冲她微笑。


司行霈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后。


他穿着军裤,上面是长袖衬衫,头发上有汗珠,眼眸深邃,落在她脸上。


顾轻舟起身,一下子就扑到了他怀里:“你回来了!”


司行霈将她抱到了房间,关上门之后,低头就吻她:“想我吗?”


她身上有淡淡玫瑰的清香。


头发还没有干,落在司行霈的胳膊上,凉滑柔软,似一泓清泉,默默沁入司行霈的心田。


他离开了顾轻舟,哪怕只是短短的旅程,都感觉自己活成了僵尸傀儡,完全没了人性。


他去香港,又做了些无法无天的事。


只有回到她身边,司行霈才感觉有丝丝清泉涌入他干涸的心房,让他滋润起来,爱情的大树枝繁叶茂。


他紧紧抱住她:“轻舟,我好想你!”


她是他生命的泉源,回到了她身边,司行霈又像个人了。


顾轻舟则有点尴尬:“什么想不想的,要脸吗?”


司行霈低低的笑:“我既不要脸,也想你!轻舟,你若是离开了我,我的命都没了!”


顾轻舟掐他的腰,觉得他越说越夸张。


短暂的分离,让司行霈饱受相思的折磨。


他和顾轻舟依偎着。


顾轻舟也很想他,只是她羞于表达。


“去你的别馆,好吗?”顾轻舟道。


司行霈微讶。


顾轻舟解释:“你先走,去寻个地方打电话,再把车子开到我家门口,就说老太太找我。”


司行霈颔首。


果然,司行霈很快就办妥了,顾轻舟更衣之后,钻入了他的汽车。


她说:“老太太前几天生病了,司公馆让我再去复诊,家里没有人会怀疑。”


一路上,顾轻舟将老太太的病,告诉了司行霈。


得知只是小病,司行霈也放下了心。


到了他的别馆,他就肆无忌惮折腾顾轻舟。


两个人浑身是汗。


他抱着顾轻舟坐在浴缸里,莫名心中有起了绮丽,强迫顾轻舟帮他弄。


顾轻舟压抑着内心的烦躁,决定抛开偏见帮他。


她甚至想说,既然他打算娶她,她相信他不是欺骗她的,她可以把自己交给他。


但是,他好像没往这方面想,顾轻舟更不敢提。


骑脚踏车那事,她还有点细微的担心。


她软软睡了一觉。


早起之后,朱嫂煮了早饭。


顾轻舟直到上午十点多才醒。


外头的骄阳似火,暖金色的光线铺满了屋子,亮得让人有眩晕之感。玻璃窗反映着日光,有粼粼光影闪动。


司行霈出去了。


“少帅说,他夜里回来,让顾小姐不要走。”副官道。


司行霈这里有书,有钢琴,还有木兰和暮山。


顾轻舟吃了早饭,又去睡觉,快到半下午的时候,她带了帽子,领着木兰和暮山去散步。


地面很烫,木兰和暮山却很欢喜,一路狂奔着。顾轻舟和司行霈种下的梧桐树,叶子被晒得恹恹的。


直到晚上十一点,司行霈才回来。


一回来就抱紧了她。


他脸上都是汗,紧贴着顾轻舟。


“我洗过澡了!”顾轻舟抱怨。


司行霈却爱不释手般:“轻舟,别离开我!”


远行不过短短数月,司行霈对顾轻舟的思念,却是蚀骨般的灼热,深入骨髓。抱住了她,他才能畅快的呼吸,他才有正常人的思维。


顾轻舟肯定不懂这些感情。


和司行霈相比,顾轻舟爱得比较浅、陷入得比较晚。


“我干嘛要离开你?”顾轻舟看着他的眼睛,含笑问道。


司行霈心中,莫名闪过前不久他杀掉的那个女人,以及她说过的话。


有些事,司行霈想要跟顾轻舟谈谈。


他松开了她,坐正身姿,表情肃然。


顾轻舟被他吓一跳。


“轻舟,我们离开岳城吧。”司行霈道,“下个月就走。”


顾轻舟没想到这么快。


她还没有处理掉顾圭璋呢。


不过,也来得及。


“好。”顾轻舟低声,“我愿意跟你走,我相信你。”


司行霈莫名心头一窒。


他缓了下,才继续道:“轻舟,我这次去香港,安排了一些人和事。”


“跟我有关?”


“是的,我想让顾轻舟消失,你换个身份。”司行霈道,“从此,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做我的太太。”


顾轻舟蹙眉。


她当然知道,自己跟司行霈走后,司督军和司慕有多愤怒,哪怕是老太太,也会失望难过。


司行霈就等于跟司家决裂了。


若是顾轻舟换个身份,至少算掩耳盗铃,外头好听一点。


顾轻舟愿意为了司行霈,做出牺牲。


“倒也可以。”顾轻舟道。她答应了,虽然有点迟疑和不愿。


“我想让你断掉所有的关系,其他人都找不到你。你的乳娘和师父,以后也不要见了。”司行霈道。


顾轻舟这时候才觉得,自己以为的,和司行霈想做的,根本不是同一件事。


她以为,只不过是掩人耳目,做场戏罢了,让司督军和司慕面子上稍微过得去,大家心知肚明却不敢说。


而司行霈要的,是顾轻舟这个人的痕迹彻底被抹去。


“怎么,我这么不光彩吗?”顾轻舟突然就不高兴了,“我能理解换个身份,可为何连我师父和乳娘也不能见?”


“你要相信我!”


“这我没办法相信你!”顾轻舟肃然道,“司行霈,我绝不会要求超过你母亲在你心中的地位,你也不能这样要求我。


我愿意跟你走,但我不会连乳娘和师父都不顾。若非要在心里排个队,你最多跟他们比肩,甚至要排在后面!”


顾轻舟豁然站起身,恼怒得想要离开。


司行霈一把拉住了她,紧紧将她抱在怀里。


“轻舟,我是这个世上最疼你的人!”司行霈道。


顾轻舟这时候没了绮丽的心思,她客观而直率道:“不,李妈才是这世上最疼我的人!”


司行霈的胳膊猛然收紧。


顾轻舟觉得,他在吃她师父和乳娘的醋,他想要超过他们。


顾轻舟无法理解他这点霸道的独占欲!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