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晚膳之后,顾轻舟带着周烟,去了顾圭璋的书房。


此事,他们要仔细谈谈。


抢周烟的钱是不可能的。


周烟的钱在银行,需要她自己的印章才能取出来。


显然,周烟的印章放在了另外的地方,她不会自投罗网,叫顾家的人害了她去。


周烟点燃了一根烟,艳红的唇瓣间,轻雾旖旎而出,格外的风流妩媚。


顾轻舟先开口了:“第一,我不能接受你这样的继母,对我声誉有损,你只能是姨太太;第二,你做我父亲的姨太太,不能插手家务事,我看你的样子,也不擅长打理家务;第三,你需得拿出一成的钱财,作为陪嫁,给我阿爸,我才能肯定你有诚意。”


顾圭璋错愕看着顾轻舟。


这条件也太苛刻了吧!


这是摆明了抢劫吗?


周烟一成的财产,抵得上顾圭璋的全部家当。


“轻舟!”顾圭璋生怕谈崩了,使劲给顾轻舟暗示,希望顾轻舟态度谦卑一下,甚至跪下都行。


顾轻舟则给他使了个眼色。


“我没想过做正头太太,我也不愿意打理家务,我只爱抽烟、跳舞、喝酒、打牌。”周烟道,“我可以拿出钱财作为陪嫁,但是你们不能约束我。”


顾圭璋又错愕看了眼周烟。


顾轻舟如此苛刻的条件,周烟居然同意了!


耸人听闻!


不过,再想想的话,顾轻舟说得越苛刻,说明顾家越有自信和本事,能保护周烟和周烟的财产,她当然同意了。


周烟需要的,就是这等强悍靠山。


“我们不约束你,你也不能勾搭男人。一旦我发现你勾搭小白相,给我阿爸抹黑,我就派人杀了你。”顾轻舟直接道。


周烟打了个寒颤。


她道:“我不会的,我保证!”


顾圭璋露出了笑容。


周烟愿意做顾家的小妾,愿意忠诚于顾圭璋,愿意给出陪嫁,但是她要求每天都混在舞场,甚至要求通宵打牌,顾家都不能约束她。


“好好,你想怎么玩都行。”顾圭璋立马道。


这女人,哪怕她跟别的男人鬼混又能如何?


拿住她的财产,才是顾圭璋最想要的。


此事,就彻底谈拢了。


周烟搬到了顾公馆,住在三楼顾缃的房间,被称为“五姨太”。


如约的,周烟拿出一成的财产给了顾圭璋。


顾圭璋喜不自禁。


更让顾圭璋吃惊的是,周烟在床上颇有手段,天生的尤物。她三十五岁了,像一颗熟透了的蜜桃,吃起来却是美不可言。


顾圭璋爱极了她。


其他三个姨太太闷闷不乐。


尤其是二姨太。


二姨太简直是愤怒极了。


“你骗了我!”二姨太揪住周烟,“明明说好的,你答应帮我,结果你居然只是想利用我进入顾公馆!”


“你对我客气点,否则我就把你的事,告诉轻舟小姐和老爷。”周烟道。


二姨太神色骤变,猛然松开了手。


她太难过了,捧住脸呜呜的哭了。


周烟又不忍心,安慰她道:“顾公馆不是挺好的吗?老爷年轻英俊,在床上颇有力气,懂得讨好女人,你怎么就想着要逃走呢?”


二姨太偶遇周烟时,周烟告诉她说,她是从南洋富商家里逃出来的,还偷了不少的钱,知道水路怎么走比较方便。


这席话,二姨太起了心思,才把周烟带到顾家,想跟周烟处好关系。


现在二姨太才知道,周烟根本不是偷跑出来的,她是试探二姨太。


顾家已经是一潭死水了,顾轻舟快要出嫁,顾圭璋不安分,迟早要娶新的太太,二姨太没有孩子,没有奔头。


周烟说“偷一笔钱跑”,突然给了二姨太一点光明。


二姨太也可以啊。


她今年不过三十五岁,保养得当,又天生的细皮嫩肉,拿到一笔钱去南洋,也许可以寻个穷一点的男人,做正头夫妻。


二姨太想跑。


在顾家的日子,无聊到了极点。没了秦筝筝,二姨太连对手都没有,每天像行尸走肉。


“你不懂。我不像你,那么有钱。在顾家,没钱没本事很苦。”二姨太冷漠道。


自从顾圭璋在女儿们面前露出卑怯的面容,二姨太看他,再也看不到他身上男人的尊严。


当一个男人没了尊严,二姨太怎么看他都觉得恶心。


这点恶心,是二姨太坚持不下去的原因了。


“你要是想走,我巴不得。”周烟笑道,“正好给我腾地方。你以为我愿意家里这么多的女人吗?”


二姨太猛然看着她,眼底生出了希望。


“我进入了顾家,有了个庇护所,算是你对我的恩情。”周烟道,“小白,你知道我有恩必报的,我可以帮你逃走,甚至教你怎么偷钱。”


二姨太舔了舔发干的嘴唇。


她迟疑了下,这是不是陷阱?


“我保证!”周烟低声道,“以前一起唱戏,我告诉你的,我想要一个只属于我的男人。”


二姨太犹豫了两天。


周烟取出来的“陪嫁”,一直放在顾圭璋的书房。


顾家从未失窃过,所以顾圭璋的东西,暂时只是锁在保险柜里,全是金条。


“现在下手,机会最恰当不过。”周烟道,“你若是怕我出卖你,这样好了,你去码头等我,我拿了钱给你。钱我来偷,你不沾手。”


二姨太沉吟。


她犹豫了三天。


这三天里,二姨太彻夜的失眠。。


她是否有勇气,去寻找更美好的生活呢?


二姨太不傻,若是周烟敢诈,她也有办法反击。


于是,二姨太半真半假的同意了。


七月二十八日,岳城的码头没有半分月色,夜是黢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码头那点灯火,被黑幕笼罩,孤零零的收着光线,有飞蛾萦绕起舞。


海浪一阵阵的拍打着,低吟浅唱,点缀着夜的喧嚣。


二姨太缩在船里,直到周烟进来,她才诧异看着。


“拿好,这是两根小黄鱼,一根大黄鱼,足够你去新加坡的路费,买房置地,,甚至一生吃喝的,那边的房产比较便宜!”周烟道。


二姨太还是不敢置信。


她就要这么跑了?


做这个决定,好似有点匆忙;如今实现了,又好像有点仓促。但是,她的心却是飞扬而激动的。


“前路很难走,你保重!”周烟道。


“你没有什么诡计吧?”二姨太道。


周烟微笑。


直到邮轮开出了码头,逐渐远离了海岸,二姨太听着耳边的汽笛声,以及海水在船舱的窗外蹁跹,她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打开了周烟给她的行李,里面除了金条,还有她随身的衣裳、首饰、甚至她爱吃的糕点。


二姨太更加狐疑。


最后,她在行李包里,看到了一只镯子。


翠绿的镯子,像一汪碧泉,流淌着沁人心脾的凉意。


“这是”二姨太愣怔。


一瞬间如醍醐灌顶般,她全明白了。这是顾轻舟的镯子。


周烟能顺利偷到东西,送二姨太离开,是顾轻舟的意思。


虽然二姨太不明白。


看到这个镯子,她就知道没有阴谋诡计了,顾轻舟送她离开,自然是安排了万全的后路。


二姨太即将有个不一样的人生。


“轻舟,我会好好过的,不辜负你!”二姨太捧住这镯子,忍不住哭了。身不由己活了三十多年,终于活明白了。


邮轮离开良久,码头停着的一辆汽车,才缓缓打亮了灯。


顾轻舟依靠着车门。


周烟回来了。


“办妥了,小姐。”周烟道。


顾轻舟颔首。


周烟说:“您干嘛赶她走?她一个女人,去南洋活不成的,您这是把她往火坑里推。”


顾轻舟却摇摇头。


“她自己想要走的。”顾轻舟道,“每个人心底都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只是有时候无法实现。二姨太最大的优点,就是她这个人不盲目。你以为她只是临时起意要走的吗?她能迈出这一步,说明这个计划在她心中至少筹划了七八年。”


周烟沉默。


在沉默中,周烟点燃了一根烟。想想一起唱戏的时候,小白的确是个深沉内敛的人,她永远都知道自己要什么,不徐不疾。


“你还是挺善良的。”周烟说顾轻舟。


顾轻舟回眸,淡淡对她微笑:“你若是表现得更好,我也会善待你,给你一个前途。”


周烟立马露出几分慎重。


“顾小姐,这点你放心,我是戏子,没人比我更擅长演戏了。”周烟道。


顾轻舟微笑。


上了汽车,顾轻舟和周烟回到了舞厅。


今晚,这家舞厅的头牌歌女,被两个客人缠上了,只差打起来。周烟豪气的甩了钱,又搬出军政府,把歌女给救了。


“你若是感激我,就陪我家老爷跳跳舞。”周烟笑道。


顾圭璋简直爱死了周烟!


这女人,永远知道怎么讨好他!


趁着顾圭璋被头牌歌女灌得昏呼呼的,东倒西歪的时候,顾轻舟和周烟出去了趟。


现在她们回来了,顾圭璋却问:“你们俩去了洗手间多久,怎么才回来?”


周烟哈哈大笑:“老爷真醉了,我们没去多久。”


头牌歌女也说:“是啊,这不才半支舞的功夫吗?”


顾圭璋就觉得,自己是喝醉了。


他现在醉得不清。


回到顾公馆,顾圭璋睡了一夜。到了翌日下午,他才头昏脑涨去了衙门。


当天晚上,衙门又有饭局,顾圭璋喝到烂醉,直接歇在外头。


等他想起二姨太不见了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