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清晨,还没有到六点,阳光就从餐厅的窗帘里照进来,亚麻色的桌布掀起一角,随风摇曳。


又是炎热晴朗的一天,碧穹澄澈,万里无云。


顾轻舟先下楼的。


等众人到齐了,顾轻舟突然问:“二姨太不吃早饭么?”


佣人道:“轻舟小姐,二姨太还没有回来。”


“什么?”顾轻舟拧眉,“她去哪里了?”


“二姨太说,出去听戏,有人送了她一张戏票,不能浪费。”佣人道。


顾圭璋正在喝粥。


连续两天的醉酒,让顾圭璋精神萎靡,头疼欲裂。


他瞪了眼佣人:“大清早去听戏,神经病!”


佣人立马不敢说了。


众人纷纷低头吃饭。


顾轻舟也不问。


顾圭璋吃了早膳,上楼睡了片刻,中午醒过来时,才想起有点不对劲。


他去推了二姨太的房门。


房门是锁着的。


午饭时,顾圭璋问佣人:“二姨太回来了吗?”


“没”佣人敛声屏气。


顾圭璋脸色微变:“看一上午戏啊?哪有人家是早上去看戏的?”


佣人这才明白,老爷根本没懂她的意思。


佣人战战兢兢道:“老爷,二姨太不是早上去听戏的,她是大前天晚上出去,就一直没回来。”


顾圭璋放下了筷子。


他都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迟疑看着佣人,顾圭璋脑袋中嗡嗡作响,酒精的麻痹并未全部消失,他怔愣愣问:“你说什么?”


正巧顾轻舟、三姨太、四姨太、五姨太周烟,全部下楼。


佣人把事情重复了一遍。


那天晚上,顾轻舟和顾圭璋、周烟去了舞厅。


是周烟非闹着要去。


“有位头牌今天登场,我想请轻舟小姐。以后轻舟小姐出嫁了,我想巴结你都没机会。”周烟这般道。


顾轻舟却微笑:“你跟阿爸去吧,姨太太,我就不凑热闹了。”


可周烟非要顾轻舟一起。


顾圭璋也说:“姨太太有心请你,你就去吧,长辈赐不可辞。”


顾轻舟只得答应。


等他们走后,二姨太就说去听戏,而后一直没回来。


“快去找!”顾圭璋一下子就清醒了,脑袋中仍嗡嗡作响。


两天三夜了!


他想了无数的可能。


二姨太跑了?


不至于。


顾家锦衣玉食的,她凭什么要跑?跟人私奔了,还是被人掳走了?


世道太乱了,老式的戏院,也不是头一回出事。


同时,顾圭璋令人砸开了二姨太的房门。


二姨太的皮箱和随身衣物、首饰,全部不见了。


“她她这是跑了?”顾圭璋不敢相信。


这贱人,他对她那么重恩,她凭什么要跑?


这是勾搭了谁,给顾圭璋戴了绿帽子?


顾圭璋的太阳穴突突的跳。


他眼睛顿时充血,气得呼吸急促,有口气喘不上来。


良久,这股子突如其来的愤怒被压下去之后,顾圭璋咬牙切齿问:“你们谁放走了她?”


他指着三姨太、四姨太和顾缨。


那天晚上,顾轻舟跟周烟陪着顾圭璋出去应酬,一晚上他们都在一起。他们出门的时候,二姨太还在门口送他们。


顾轻舟和五姨太周烟没有嫌疑,三姨太和四姨太却是跑不掉,甚至还有顾缨的错。


“老爷,我没有啊,我一直照顾孩子呢。”


“我跟二姨太从来就不对付,我怎会帮她逃走?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阿爸,不是我,不是我啊阿爸!”


这三个人恨不能跪下,纷纷摘清自己。


顾圭璋又骂佣人,又骂姨太太们,家里鸡飞狗跳。


顾轻舟道:“阿爸,您也别生气了,事情还没有搞清楚呢。好在家里没有损失什么,只是二姨太的首饰带走了,也不值什么钱。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也许阿爸过些日子,还能再讨个更年轻漂亮的姨太太。”


她的话,顾圭璋听进去了一小部分。


顾轻舟说,没损失什么


顾圭璋倏然想到,五姨太给的“陪嫁”,是很大的一笔钱,他放在保险柜里的。


二姨太为何在这个当口逃走?


从前不跑,怎么这个时候跑了?莫不是谋划已久?


顾圭璋只感觉后背一阵阵的寒意,扩散到全身的四肢百骸。


他立马快步上楼,动作迅捷。


片刻之后,顾轻舟等人听到楼上书房传来砸东西的声音,还有顾圭璋的咆哮:“贱人,贱人!我要杀了她,老子要杀了这个贱人!”


二姨太曾经帮顾圭璋管家,她知道一点家里的秘密。


顾圭璋保险柜的密码,素来只有他自己知道,保不齐他睡梦里或者喝醉了,无意告诉了二姨太。


现在,保险柜空了,就连那些出了岳城就无法兑换的股票、债券甚至房契、地契,还有金表,全不见了。


楼上的响动,把孩子们吓哭了。


四姨太立马哄莲儿和顾纭。


五姨太扭着漂亮的小屁股,上楼去安抚顾圭璋了。


三姨太却看了眼顾轻舟。


接下来的半天,顾家乌云密布。


“阿爸,要不要报警?”顾轻舟问。


五姨太立马道:“轻舟小姐,我说句糊涂话,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家丑不外扬。二姨太与人私奔,老爷得丢多大的脸!”


“可是损失了很多钱。”顾轻舟道。


五姨太咬了咬嫩红的唇:“老爷您别急,我再去银行取一些出来,填补上您的。”


顾圭璋恼怒之余,听了这话,对五姨太就越发器重。


五姨太只给了二姨太一根大黄鱼、两根小黄鱼。从保险柜偷出来的其他东西,都交给了顾轻舟。


顾轻舟见五姨太的表演,的确是炉火纯青。有了五姨太的“巨款”,顾圭璋任由五姨太拿捏。


二姨太的事,顾家没有报警。


随后的几天,顾轻舟在房间里尽量不出去。她现在住的,还是二姨太曾经让给她的房间。


可能是二姨太在顾轻舟最害怕的时候,主动把房间让给她,给了顾轻舟温暖,于是顾轻舟给了她一个前途。


有人敲门。


声音轻轻的,像是怕吵醒了隔壁的人。


书房里还有顾圭璋的咆哮。


顾轻舟打开了房门,看到了三姨太。


三姨太悄悄进来,复又关紧了门,不露声响。


“二姨太为何要与人私奔?”三姨太低声问顾轻舟。


顾圭璋已经判断,二姨太一个内宅女人,是不可能有胆子偷钱逃跑的,这是有人教唆她、帮助她。


在二姨太的背后,肯定有个奸夫,这是顾圭璋的猜测。


“我哪里知道?”顾轻舟微笑。


三姨太看着她的眼睛,神色炽热而激烈:“我知道,是你!”


顾轻舟含笑不语,眸光幽静,反映出三姨太激动的面容,她静得像古井无波。


“五姨太是你安排进来的,你借助二姨太的手,将五姨太安排进来。二姨太离开,只是第一步,对不对?轻舟,你要做什么?”三姨太惊悚般的问。


女人的直觉,准得诡异,丝毫不讲道理。


三姨太就是莫名觉得,从五姨太进门开始,一切都透出蹊跷。


五姨太是带着巨款进门的,这就不同于普通的计划。


有巨大财力的,就是人脉极广的顾轻舟!


“你是不是想要毁了这个家?”三姨太手指微颤,问她。


顾轻舟的笑容慢慢敛去,她问:“你说呢,三姨太?你曾经帮我,说过将来需要我帮你。你跟顾家肯定有点渊源,现在可以告诉我吗?”


三姨太愕然看着。


她愣了又愣,试探顾轻舟:“老爷是你的父亲。假如老爷出事,你的婚事就不能顺利。你不会害老爷的,对吧?”


顾轻舟挑了挑眉。


她挑眉的动作,有点像五姨太——妖媚,像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媚态。


“轻舟,你是不是害死了二姨太?”三姨太终于问出了内心的恐惧,“你告诉我!”


“我没有丧心病狂到那个地步。”顾轻舟终于坦诚,“她走了,那是她想要的前途,我给她了。”


“果然,五姨太是你安排的人。”三姨太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愕然看着她,表情无法精准表达她内心的情绪,她面容复杂到了狰狞的地步。


顾轻舟沉默不语。


良久,三姨太握紧了她的手:“帮我,轻舟!”


三姨太最透彻。


从顾轻舟漠视周烟进门开始,三姨太就知道这件事是顾轻舟在操控。


她所料不差。


二姨太走了,带着老爷丰厚的财产,带着希望,奔向了前途,这也是三姨太最想要的!


三姨太一直蛰伏。


她再等机会。


她的仇敌不是秦筝筝,而是顾圭璋,她认定就是顾圭璋!


顾轻舟再有能耐,她敢弑父吗?


三姨太等了很久,顾轻舟一直在围绕着其他人打转,还没有对顾圭璋动手。


从前是收拾秦筝筝,后来是她忙着学业。


如今,秦筝筝死了,顾维和顾缃彻底毁了,顾缨不成气候,顾轻舟也顺利毕业了,她终于对顾圭璋动手了。


三姨太的机会来了。


所以三姨太很激动,又恐怕自己误会。


“好。”顾轻舟道,“你曾经帮过我,我一定会帮你的!”


三姨太眼泪控制不住流下来。


她跟顾轻舟说起了一件往事。


这个秘密在三姨太心中很久,久到酝酿出最恶毒的苦果。


事到如今,三姨太想要一个结束。


“我到顾家做姨太太,已经七年了。”三姨太徐徐道来,声音轻不可闻,“那件事是发生在四年前,就是你回家的两年前。”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