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圭璋被迫放假三天,躺在床上骂娘。


五姨太对顾圭璋,多少有点泼辣强势,上前拉他的胳膊:“熊样,出了点事就挺尸,给我起来!”


顾圭璋大怒。


他活了半辈子,还没有女人敢如此骂他!


他坐起来就要发火,想扇这个不知轻重的五姨太一耳光时,五姨太竟然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


“怎么,你还不高兴啊?”五姨太看到了他的怒容,反而先怒了,然后不轻不重拍了拍他的脸,既像是抚摸,又像是扇耳光,“走,我带你出去逍遥快活!”


顾圭璋就愣住。


他满心的怒火,居然没发出来。


他在家里说一不二,突然有个女人骑到他头上,又是骂又是打的,他居然心痒难耐,被打出了滋味。


这种感觉,称为新鲜。


这点犯贱的劲儿,全被五姨太勾起来了。


五姨太更衣,带顾圭璋去赌博。


顾圭璋沉了脸道:“不许去!我不介意你跳舞喝酒,但是赌和鸦片这两样,你一样也不许碰!”


“那去跳舞?”五姨太涂了个大红唇,艳丽无比。


顾圭璋在家闷着实在心烦,就跟了她去。


去了舞厅,顾圭璋点了一杯酒,结果侍者半天不送过来。


顾圭璋回头去问:“我的酒呢?”


“方才路过,被另一位客人要去了,我们另外再去给您调。”侍者道。


顾圭璋气得跳了起来。


五姨太拉住了他:“算了算了,还是回家吧!”


两个人出了舞厅,兴致都差到了极点,闷闷不乐。不远处有个水果摊,五姨太非要去买点新鲜的橙。


“我上火,回去用冰糖炖橙,败火。”五姨太道。


顾圭璋也上火,他是心头火。


水果摊旁边,有个算命的老头,坐在那里不声不响的,只盯住顾圭璋。


顾圭璋被他盯得浑身发毛,眉头微蹙。倏然灵光一闪,顾圭璋想起这算命的来了。


“哎哎!”顾圭璋忙上前。


看着这脏兮兮的老头,顾圭璋道:“我认得你!”


上次顾圭璋遇到这老头,老头说他走财运又走官运,他就把莲儿接了回来。


之后事情证明,这老头的确没有说错。


五姨太到了顾家,焉知不是他的福运?


只是,他最近特别背,许是走了什么厄运,要高人化解一二。


“你上次专门等我,给我算命的,还记得吗?”顾圭璋有点激动。


老头显然是忘记了,迷糊道:“我只有半只眼睛的光,看不见世人,只能看到异象,记不住先生。不过先生您”


他欲言又止,摇摇头想走。


看他那样子,对顾圭璋颇为忌惮,不太想惹事。


顾圭璋微讶,忙追上去:“老先生,在这里遇到你也是缘分,你再给我算一卦如何?”


那边,五姨太已经买好了橙子。用网兜拎着,有点勒手,五姨太朝顾圭璋走过来。


见顾圭璋拦着一个糟老头,还是个瞎子,非要人家算命,五姨太不悦:“老爷,您别信这种江湖骗子的话!”


“不错,江湖骗子的话不能信。”老头道,“就像这位太太,十岁假扮男子混入戏班”


五姨太脸色骤变。


她很害怕这老头把后面的话说出来,高声道:“放屁,你再敢说一句?”


同时,五姨太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顾圭璋狐惑看着她,顿时就明白,这个瞎子说对了。


他现在没空理会五姨太的那点破事,只是对这瞎子深信不疑。


顾圭璋叫了汽车过来,软语相求,把这位老爷子哄到了顾公馆。


“老朽姓郭。”郭半仙道。


到了顾公馆,其他人纷纷下楼看热闹,郭半仙就不高兴了:“浊气太重了,损了灵气,我就看不清了。”


顾圭璋把众人全部赶走。


他将郭半仙请到了客厅,问起运道。


“你最近行戊戌大运。行运交运,自然会有些不如意的地方,破财、背叛、犯小人等。”郭半仙道。


顾圭璋一想,可不正是吗?


二姨太背叛了他,带着他的钱财跑了;胡次长为了排挤他,不惜利用自己的女朋友,岂不是犯小人?就连家里请个工匠,工匠都砸断了手。


到处都不吉利!


郭半仙说到这里,就压低了声音:“交运时,其实没这么大的影响,你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


顾圭璋倏然后背微凉。


他莫名回头看了看。


“我我不信这个。”顾圭璋咬牙,强自镇定道。


嘴上说不信,他苍白的面容和闪躲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


郭半仙却不会因为他信不信就住口,他自顾自说:“顾老爷,您有没有得罪过某位穿豆绿罗裙、左边面颊有一块红疤的少女?”


顾圭璋倏然感觉冷。


这种冷,刺入心扉。


“这是什么意思?”顾圭璋忍住牙齿打颤的冲动,问。


郭半仙神神叨叨:“没什么意思,就是问问。若是没得罪的话,也就无妨了,她过几天会走的”


顾圭璋的脸色瞬间更加惨白。


这件事过去不过六七年,他不可能忘记的。当时三姨太的小姊妹叫什么宝来的,左边面颊一颗鲜红的胎印,指甲盖大小,靠近太阳穴的地方。


顾圭璋觉得像泪痣,特别吸引人。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你别吓唬我!”顾圭璋发怒起来,“你到底是谁派来的?”


郭半仙淡淡道:“先生,您这话就蹊跷了,您不信也就罢了,当我胡言乱语吧。你小时候进你师娘的房间,可没这么胆小!”


顾圭璋猛然定住,一动也不能动。


这老头说什么?


顾圭璋难以置信。


有些事,这世上只有他一个人知晓。他念书的时候,最是仰慕他恩师的妻子,趁着师娘洗澡,他溜进去看过一回,再偷偷溜出来。


此事,除了他自己,无人知晓,为何这瞎子会知道?


他难以置信!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顾圭璋无意识的反问,已经惊讶到了极点。


郭半仙则气定神闲:“那天是三月初三,屋子里放了很多的白槐花,满屋子花香。你后来讨媳妇,初时行房,非要在床头把一把槐花,是不是?”


顾圭璋好似被人抽走了主心骨。


他无力跌坐了下去。


这件事,他坚信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


若有另一个晓得,那么他一定就是神仙!


“我这半只眼睛,是开了天眼的。”郭半仙似乎为了解答顾圭璋的疑惑,慢腾腾道。


顾圭璋这时候,心底所有的怀疑都被挤垮。


“老先生,您得救救我!”顾圭璋道,“我认识一个爱穿绿罗裙的女孩子,她去世多年了。”


“嗯,我知道。”郭半仙淡然而懒散,“她一直没有投胎,怨气在你身边萦绕。趁着你转运交运的时候,身边营卫最差,她凑过来了。”


“那怎么办?”顾圭璋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把她的尸骨挖出来,送到庙里去做法事,为她起七七四十九天的醮,要不然你泼天的财运受不住,即将到来的官运也要成灾祸。”郭半仙说。


顾圭璋给了他二十块钱,送他出去。


郭半仙转了个弯,在街尾遇到了等着他的顾轻舟。


“怎样了?”顾轻舟问他。


“看牢他吧,他今晚就可能要去找尸骨了。”郭半仙道。


顾轻舟望着他,说:“郭半仙,人家都说您很灵验,您能把我阿爸哄住,您这个人确实有点能耐,怎么活得这样落魄?”


郭半仙哈哈大笑。


“姑娘,我不看前途,哪有生意?这世上的人,找我都是为了问个前程。像你这样找我行骗的,半年都碰不到一个,能不落魄吗?”郭半仙道。


顾轻舟觉得,顾圭璋多疑而自负,能让顾圭璋相信,绝不是三言两语的。


这老头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


“算命的先生,哪有不算前途的?”顾轻舟笑道,“您怎么不算?”


“泄露天机,那是要损天道的。世道不平静,我们就别添祸端了。”郭半仙说。


顾轻舟翻了个白眼:“你胡说八道还能泄露天机?”


郭半仙伸出脏兮兮的手:“给钱吧小丫头!”


顾轻舟给了钱,他就离开了。


顾圭璋想到,自己这些日子,背后是有点紧绷,莫名其妙的。


他的二姨太走失、他家里请工匠却莫名其妙出事、他被胡次长排挤得丢失了颜面、他去舞厅喝酒都遇到歧视,总之是各种不顺一起涌上来。


顾圭璋想了想,打算去把宝来的尸骨挖出来,送到庙里去做场法事,花不了多少钱。


此事不能派人去办,得自己动手,否则顾圭璋就要落下个杀人罪。


他连夜开车出城了。


他刚走不久,一辆汽车就悄无声息跟着他。


顾圭璋把宝来的尸骨挖出来时,已经烂透了,只剩下森森白骨。头颅破了个洞,那是顾圭璋砸的,他一清二楚。


忍着恶心,顾圭璋带了手套,将尸骨一块块捡起来装在袋子里。


正在他歪腰的时候,突然后颈一阵剧痛。


眼前发昏。


顾圭璋噗通倒地。


等他再次醒过来时,四周全是蛩吟阵阵,夏末的夜很喧嚣,只是四处漆黑一片。


他良久之后,才想起自己伸在何方。


他的手电不见了,汽车就停在不远处,而坑里的尸骨,完全没了踪迹。


顾圭璋双腿发抖,差点没憋住,屎尿都吓出来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