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翻页上d开始-->

  第317章我的神秘

  司慕反复看了顾轻舟给他的信。135792460.

  再看了几遍之后,司慕知晓这信是真的,是绝不能见光的。

  怪不得他雍容高贵的母亲,会接受顾轻舟这样身份低微、品德败坏的女人,原来是受到了她的威胁。

  司慕想:“要不要去和姆妈商量?”

  他最终没有去。

  他怕他母亲尴尬。

  母亲一旦尴尬,会做出蠢事,到时候落入顾轻舟的圈套。

  “姆妈真是查了两年?”司慕残存的理智,开始思考最实际的问题。

  他一直把顾轻舟当个医术高超、略有智慧的女孩子,直到事发,他才觉得自己看错了她!

  她像条狡猾的毒蛇!

  司慕冷静了下来。

  他这个人一旦冷静,就变得极其冷漠。

  顾轻舟把事情办完,就去了趟何氏药铺。

  师父给顾轻舟看过一千多张药方,很多外伤药,顾轻舟都会炮制。

  “慕家的外伤药,能快速治好司行霈的外伤,免得他脸上带伤无法出门。”顾轻舟想。想到这里,她需得去一趟药铺。

  司行霈和司慕两个人带伤,外人一看就知道他们俩打了起来。

  这件事,会在军中引来无端的猜测,甚至会引起司行霈那些亲兵的愤怒,从而军心不稳。

  司行霈肯定不愿意看到这样,特别是司行霈准备离开的这个重要当口。

  司慕那脾气,大概是一时也忍受不了恶心,会尽快退亲的。到时候,他和司行霈的伤,又是谈资。

  顾轻舟想尽快治好司行霈。

  到了何氏药铺时,已经是半下午了。巷口的石榴树,硕果累累,沉甸甸压弯了枝头。

  顾轻舟踏入大堂时,看到了一个人。

  准确的说,是一个男士。

  他刚刚进门,身材高大结实,穿着一袭深黑色的衣裤,看上去有点诡异,偏偏面容却白净。

  屋子里的光线稍微暗淡,大堂里没有其他的客人,只有这个人,顾轻舟想不留意到他都难。

  他微微侧过脸,顾轻舟看清楚了他的面容。

  他极其英俊——和司行霈的英俊不同,他的英俊更柔和些,有种雌雄莫辩的国色天香,让顾轻舟恍惚以为他是女扮男装。

  司行霈很英俊,有时候笑容露出邪魅,但是别人永远不会把司行霈和女人起来。

  然而,这人却不同,他的气质更加中和。他梳着小分头,很是时髦派,修长的颈项上,喉结颇为明显,这肯定是位男士。

  他瞧见顾轻舟进来,只当是另一个客人,转过头去,继续和伙计说话。

  “......我看报纸上说,何氏药铺最擅长治疗疑难杂症,还能起死回生,对吗?”这人问。

  他声音清冽动听。

  小伙计瞧见了进门的顾轻舟,又听到这话:“先生,您真是来对了地方,我们药铺最擅长难症。顾小姐,您这边请。”

  男士又转头,看了眼顾轻舟。

  他眸光很轻,很绅士又礼貌看着女孩子,略微点头。

  顾轻舟也颔首。

  她走到了柜台后面,隔着柜台问:“先生,哪里有恙?”

  “你?你会治病吗?”男人显然是难以置信。

  顾轻舟心中揣着事,而且着急给司行霈炮制外伤药,她略微颔首:“你有什么事,先跟掌柜的说,回头若是用得着我,我再来看。”

  她从琳琅满目的柜子里,一个个翻出药材。

  何梦德这时候也从后院出来了。

  “轻舟?”何梦德笑道,“来看莲儿啊?”

  “是啊,姑父。”顾轻舟笑,又道,“我弄点药。”

  “哪里不舒服吗?”何梦德关心。

  “不是给我自己的。.”顾轻舟道,然后又指了指这个人,“姑父,有病家登门呢。”

  何梦德转头去看这位男士。

  很显然,他和顾轻舟一样,第一眼被这男人的外貌所惊。

  真是副极好的皮囊!

  别说女人,就是男人看到他这幅容貌,也要露出惊叹。

  “学生长亭,是刚从外头念书回来。”顾轻舟进后院之前,听到那人如此说。他看上去的确是书生气很足,除了那全套的黑衣黑裤有点奇怪之外。

  不过,每个人对颜色都有自己的喜好,人家天生就喜欢黑色,这无需吃惊。

  顾轻舟拿着药材,去了后院。

  她在后院厢房捣鼓了半晌。

  药膏的配制,需得熬煮,顾轻舟在何梦德中成药的厢房里忙碌了将近五个小时。

  她出来时,刘海已经被汗水打湿,湿漉漉搭在脑袋上。

  顾轻舟走出来,发现了异样。

  何家灯火通明。

  两名副官站在院子里。

  顾轻舟捧着药膏,脚步微顿。read_middle();

  而后才看清,司行霈坐在何家的厅堂里,正在和慕三娘、何梦德聊天。

  司行霈脸上肿胀淤青,这模样吓到了慕三娘和何梦德,而且他们没见过司行霈,一时间结结巴巴的。

  “姑父、姑姑,这是司家大少帅。”顾轻舟走进来,说道。

  何梦德和慕三娘点头,复而又想:是顾轻舟未来的大伯子。

  那他来找顾轻舟干嘛?

  却见司行霈牵住了顾轻舟的手,道:“回家吧,都大半夜了。”

  慕三娘震惊。

  何梦德也愕然。

  他们夫妻俩面面相觑,一时间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顾轻舟嗯了声,脸上也有讪讪,对慕三娘和何梦德道:“我先回去了,改日再来看莲儿。我现在一身脏臭,别熏了她。”

  慕三娘和何梦德将他们送到了门口。

  上了汽车,顾轻舟将瓶子里的药倒出来,为司行霈擦拭脸。

  她一边用指腹轻轻涂抹,一边说:“明早起来就能消肿化瘀。我这个药,比军政府的药厉害多了,就是难以配制。”

  司行霈不言语,静静等着她擦药。

  顾轻舟去了趟督军府,司行霈的眼线听到,司慕的屋子里先后开了两,司行霈整个人都吓傻了。

  当然,眼线紧接着禀告说:顾轻舟安然无恙走出了督军府。

  司行霈还是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他在家里等顾轻舟,等了半晌也不见她回来,跟着她的副官说,她直接来了何家。

  若是平常,司行霈也就懒得多想,现在可不行,他追着到了何家。

  原来,顾轻舟是给他配药了。

  “......我和司慕说清楚了。他会退亲的,司慕最不屑死缠烂打了。我父亲的事情,他也会保持沉默。”顾轻舟道。

  司行霈问:“你怎么跟他说的?”

  直到现在,司行霈才露出了惊讶。他直到顾轻舟有本事,有大智慧。但是这件事司行霈都感觉棘手,顾轻舟却办妥了,司行霈心中震动。

  他到底找到了一个什么样子的宝贝?

  他的轻舟有勇有谋,敢杀人、有智慧,简直是古今第一人了!

  司行霈爱极了顾轻舟,在心中也是给予她最高的评价。

  顾轻舟微笑。

  “你答应了他什么?”司行霈抓住了她的手。

  顾轻舟道:“没有答应什么,我只是威胁他。”

  司行霈的心情,轻盈而飞扬,含笑看着这张精致小巧的脸:“怎么威胁的,说给我听听。”

  顾轻舟沉吟。

  有些事,她不能说。

  一旦说了,司行霈可能会忍不住,到时候毁了顾轻舟的计划。

  顾轻舟慢条斯理,她不伤害司行霈,却不代表她什么底细都要交给司行霈。

  “你不用知道啊,反正我成功了。”顾轻舟狡狯一笑,“我也会有你永远猜不透的地方,这是我的神秘!”

  司行霈抱紧了她。

  他喜欢她这点神秘。

  “好,我不猜了。”司行霈口吻**溺,任由她关子。

  顾轻舟推开他,继续给他涂抹药膏。药膏火辣辣的,司行霈感觉很难受。

  睡前的时候,她又涂抹了一次,每次都要揉按很久,揉得司行霈的肌肤火烧火燎的。

  效果却是极佳。

  第二天早起,司行霈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昨日一块淤青的左边脸颊,已经退了肿,痕迹也不太明显了。

  司行霈是军人,训练常有轻伤。

  现在他脸上,若是不仔细,几乎看不出他昨天挨揍了。

  “的确是神医了。”司行霈凑在**前,轻轻吻顾轻舟的头发。

  顾轻舟已经醒了。

  她昨夜的睡眠很浅,心中总担心司慕冥顽不灵,对周烟的事紧咬不放。

  “好多了。”顾轻舟也端详他的脸。

  司行霈的伤,不着痕迹,只是身上被司慕揣的还很疼;而司慕脸上重多了,他离家去了趟老旧的客栈,临时躲了起来。

  一躲就是七天,等伤彻底好了,他才回到督军府。

  这七天里,没人知道司慕经历了什么。

  回来之后,他一派如常的冷漠疏离,继续做他自己的事。

  关于周烟,他只字未提;关于顾轻舟和司行霈,他也恍若不知。

  咬人的狗不叫。

  司慕在酝酿一个更大的计划,这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司行霈和顾轻舟,也默默在心中酝酿一个针对司慕的计划,免得再次栽在司慕手里。

  暴风雨来临前,充满了宁静。

  顾轻舟还是要过日子的。

  她去了趟何氏药铺,看望莲儿,这是上次答应的,而且慕三娘看到了司行霈,肯定有很多疑问,顾轻舟也要去解答。

  不成想,顾轻舟再次在何氏药铺,碰到了那个叫长亭的病患。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