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没有把霍钺拖到自己和司行霈的仇恨里。


霍钺跟司慕是不同的。


司慕恨司行霈,恨之入骨,司行霈从小就是他心中的阴影;而霍钺跟司行霈是朋友,有利益往来。


霍钺是霍拢静的兄长,也可能是何微的丈夫,算是顾轻舟的朋友了,她不希望他和司行霈作对。


司行霈是个变态,他对顾轻舟再好,转眼就能杀了她乳娘和师父,何况是与他为敌的人?


这世上没人想做司行霈的仇敌。


“我请你吃饭吧。你气色这么差,要补一补。”霍钺道。


顾轻舟摇摇头。


她知道司行霈会派人盯着他,这个时候多跟霍钺接触,可能会给他惹祸。


霍钺许是不怕司行霈,顾轻舟却不想给朋友添麻烦。


司慕不同。哪怕顾轻舟不掺和,司慕和司行霈之间的矛盾,也永远无法化解,他们注定有一场厮杀。


“霍爷,我要滋补的不是气色。今天真的没有胃口,抱歉。”顾轻舟道。


霍钺微笑:“阿静已经在来的路上,不是我们俩。轻舟,再怎么为难,饭还是要吃的。”


正说着话儿,顾轻舟就听到了脚步声,跑得很快。


霍拢静快步上楼。


看到顾轻舟平安无事,霍拢静慢慢松了口气。


“走啊,吃了饭再回去,我知道有家的蒸鱼做得最好了。”霍拢静拉顾轻舟。


难得顾轻舟出来。


吃饭的时候,不少吃客对顾轻舟的狼胆怯,只当是一条巨大的狗,纷纷绕开。


霍拢静好奇对顾轻舟道:“要不要喂木兰一块红烧肉?”


“木兰不能吃带盐的食物,对她身体不好。”顾轻舟道。


她从包里掏出一块牛肉干喂了木兰。


饭后,霍钺先离开了,留下霍拢静陪伴顾轻舟。


霍拢静话不多,也不提司行霈半个字,顾轻舟很喜欢这种沉默,跟她一起过了个悠闲的下午。


霍拢静和顾轻舟的性格有七成相似,顾轻舟与她相处,非常轻松惬意。


中途霍拢静去打电话,把颜洛水和颜一源都叫了过来。


“轻舟,我们去骑马吧。”颜一源在旁边撺掇。


“你是多爱骑马?”顾轻舟挤兑他。


马是没有骑成,顾轻舟的心情并没有她展露出现的万分之一好。她所有的痛苦压在心中,慢慢就难以自控了。


好像堵住洪水的闸口,等洪水越来越多,这道闸口承受的冲击力就越大。相处的时间越久,顾轻舟越难维持自己的笑容。


“我要回家了!”顾轻舟道。


她看似是突然不高兴,其实是难过的情绪积蓄到了她无法忍受的时候了。


她不讨厌她的朋友们,只是无法掌控自己的悲伤。


她带着木兰,窜逃般上了汽车,留下了他们面面相觑。


顾轻舟知道他们会很担心,但是她顾不得了,总好过她无缘无故在他们面前哭出来要体面。


哭出来,他们会更担心吧。


顾轻舟回到颜公馆,默默流了一场肆无忌惮的眼泪,将头贴在木兰的背上,人才慢慢平复下来。


木兰的背脊很温暖,毛发油亮得有点扎人。顾轻舟和它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习惯了它的一切。


她抱着木兰,木兰皮毛里的温热,能给顾轻舟一点活力。


等颜洛水和颜一源回来的时候,顾轻舟心情平复了,她若无其事坐在沙发里看书。


这般喜怒无常,颜洛水和颜一源不太敢惹她。


“司慕一会儿就会给我打电话。”顾轻舟心想。


她等着司慕的电话。


结果,司慕自己来了。这件事很重要,司慕想面谈。


和之前的冷傲相比,司慕这次带了点诚意来。


他尽量收起自己对顾轻舟的厌恶,表情平和道:“你写的那些,都是真的?”


“当然。”顾轻舟道。


屋子里稍有沉默。


约莫沉默了两分钟,顾轻舟问他:“愿意跟我合作吗?”


“可以。”司慕道,“不过,一切要听我的安排。”


——————


顾轻舟出门约司慕,特意甩开了司行霈的人。结果还没有出一刻钟,司行霈就知道了消息。


他不愿意顾轻舟和司慕来往过密,又不想打扰顾轻舟。


顾轻舟正在恢复期,司行霈靠得太近,她的伤口就无法愈合。


司行霈立马给霍钺打了电话。


等霍钺接到电话,赶到烟馆去的时候,司慕已经离开了。


烟馆的眼线说,没听到顾小姐和司少帅聊什么,他们交谈不多,声音也不高。


霍钺也如实禀告了司行霈。


“我若是她,就嫁给司慕,活活气死你。”霍钺道。


司行霈斜睨他:“好好的青帮龙头不做,想做军政府的少奶奶?”


霍钺拿茶盏砸他。


这一下砸得专心致志,差点真砸到了司行霈。


“你说,她会走这条路吗?”霍钺问。


他比司行霈担心。


司行霈继续挤兑他:“怎么,你还敢惦记她?”


霍钺是从未忘记过顾轻舟。


假如她和司行霈真的有缘无分,那霍钺凭什么要把她让给其他人呢?


霍钺的“重情重义”,是江湖义气,跟“有道德”不沾边。他和司行霈一样,都是游走在道德边缘的人。


司行霈尚且为国为民,霍钺可全然不顾了。


“你跟她都没关系了,我为何不惦记?”霍钺道。


司行霈收敛心思,也认真想了想。


轻舟会那么做吗?


嫁给司慕,的确是能活活把司行霈气死。哪怕再把她抢回来,司行霈也要气掉半条命。


况且司督军没有死,老太太也没有死,司行霈这时候抢人,多少有点畏手畏脚,他真的会脱掉一身皮了。


司行霈不说话了。


他也有这样的担心,但是他不能在霍钺面前表现出来。他爱轻舟,希望她能稍微平复些,不愿意接受她拿婚姻做筹码的复仇计划。


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愿意想。


他害怕。


司行霈没什么害怕的事。顾轻舟杀了他不可怕,他唯一骨头里都冒寒意的事,是她要离开他。


这是司行霈唯一畏惧的,也是他的短板。


他的敌人迟早也会知道。


现在,霍钺不就猜测到了吗?只要司行霈承认,将来霍钺想要挟司行霈,拿住顾轻舟即可了。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都可以做她爹了!”司行霈一直转移话题,就是不接霍钺的试探。


霍钺和司行霈做朋友,就像两只狮子首领,可以相安无事、可以共分利益,却不会对对方掉以轻心,甚至不会毫无防备。


他们都有一口吞掉对方的资本。


“你要不要脸?你又比她大多少岁?”霍钺反唇相讥。


和司行霈打了一会儿嘴仗,最终霍钺得到的消息很少。司行霈的仇敌太多了,他最擅长躲藏。


霍钺离开之后,司行霈立马去了颜公馆。


他要把顾轻舟接回来。


顾轻舟敢约见司慕,万一真像霍钺所言,她和司慕以婚姻为盟约,司行霈真要活活被她气死。


顾轻舟现在可是下了杀心的,她什么都敢做。


不能再放养她了,要把她禁锢在身边。


等司行霈赶到颜公馆的时候,颜太太小心翼翼道:“老太太知道轻舟回来了,派人接她去了司公馆。”


“派谁?”司行霈焦虑。


“二少帅。”颜太太如实道。


司行霈呼吸一错,他是不是来晚了一步?


顾轻舟不至于这么狠心的吧?


他顿时脸色铁青,去了司公馆。


一路上,司行霈在猜测:“轻舟肯定不在司公馆。”


霍钺那张乌鸦嘴,真被他猜中了,顾轻舟要办糊涂事!


司行霈之前猜测她的计划,觉得她会用其他方式打击他。毕竟结婚这种事,对司行霈的打击是心灵上,顾轻舟想要的,应该是他身体上的损失。


火急火燎感到司公馆时,司行霈稍微松了口气,顾轻舟居然真的和司慕在老太太这边。


老太太心情极好。


“你们俩的婚期,订在哪一天了?”老太太问。


这件事,说起来有点尴尬。


司督军忙着集训,而且他是男人,儿子结婚的礼俗,他没空安排,甚至忘记了;司夫人和司慕却不想让顾轻舟过门。


明明说好了年底完婚,司督军忘了交代一句,司夫人和司慕就装作不记得,至今还没有准备。


“这个”司慕有点尴尬。


司行霈进来,正好打断了谈话,也把司慕婚期的话题盖了过去。


气氛有点奇怪。


司慕和顾轻舟都不爱说话了,任由司行霈在老太太跟前凑趣。


而老太太对司行霈的疼爱,司慕和顾轻舟加起来都无法匹及万一。司行霈一来,这两位就被抛到了脑后,老太太倒也没察觉他们不对劲。


从司公馆出来,司行霈去拉顾轻舟的胳膊:“轻舟,回家吧。”


司慕挡在中间:“轻舟不会跟你回去,她要去颜公馆。”


这是司公馆,司行霈不想大吵大闹,惹得老太太不高兴。老太太年纪大了,受不得刺激。


司行霈担心司慕把顾轻舟藏起来,然而顾轻舟真的愿意吗?


况且,司慕能有多少势力?他藏顾轻舟的地方,司行霈一定能找到。


这是司行霈的自信。


“轻舟,我回头去找你。”司行霈道。


顾轻舟不言语,也不看他,她沉默上了司慕的车子。


后来,司行霈最后悔的,莫过于这次没有坚持,轻易放走了顾轻舟。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