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和司慕坐在汽车里。


他点燃了一根雪茄。


“给我一根烟!”顾轻舟突然道。


司慕心情差到了极点,将雪茄盒子递给了顾轻舟,顾轻舟自己抽出一根裁好。


她划燃了火柴,小小橘黄色的火苗拥簇在她嫩白的掌心,她借助这点火光,点燃了雪茄。


火一闪,映衬着她的脸,涂抹胭脂的双颊红艳若盛绽的桃蕊,眼睛却是浓郁的黑,头发也铺天盖地。


她和司慕,都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司慕和司行霈明面上不对付已经很多年,却从未真正较量。司慕知道自己不如他,不成想“不如”到了这般境地。


他简直是不及司行霈的一根毫毛!


而顾轻舟明白,她想要给乳娘和师父报仇,就需要更严密的计划,更长的时间。直接的刺杀无法要了司行霈的命,而司督军父子俩,都无法与司行霈抗衡了。


“对不起,我刚不该骂你。”顾轻舟低声。


司慕对她有种说不出的讨厌,却也承认她骂得对。


她这次的计划很好,司慕深以为绝妙,司行霈忙着算计昆明的飞机,不也上当了吗?


是司慕没用,痛失良机。


“你对不起我的地方太多了,不差这一样。”司慕声音平缓,不带半分感情。


顾轻舟吸了一口雪茄。


烟的热流烧灼她的肺,让她五脏六腑有种莫名的暖意。她已经学会了抽雪茄,也许有一天她会上瘾。


“我们还有其他计划吗?”司慕问。


顾轻舟道:“没用的,他的军政府筹备多年。哪怕我们派人去昆明,也只是挑拨了他得到飞机的愿望,而不是让他无处藏身,他有足够的军火和人马,跟督军拼一拼的。”


“他也许死了!”司慕道。


“但愿吧!”顾轻舟道。


又是沉默。


司慕默默抽完了一根烟,点燃了第二根,随手递给顾轻舟一根。


顾轻舟也顺势点上。


车厢里再次陷入沉寂。


身后,远远传来了汽车的声音。这边的枪声早已惊动了司督军,他随后赶了过来。


顾轻舟往后看了一眼:“我得走了,司慕,谢谢你这次配合我。”


她要去寻找其他的机会了。


顾轻舟想去趟北平。


当初胡同贤的夫人到了岳城,祭拜了她的外祖父,还说她像某个人,也许北平藏了什么。


顾轻舟从来不愿意去想,乳娘和师父也许跟北平有关系。因为这样想了,她就好像潜意识里告诉自己,乳娘和师父是罪有应得,司行霈应该杀了他们。


她无形中给司行霈开脱。


她不孝到了如此地步,在司行霈没有解释的情况下,顾轻舟从来不妄加判断。


但是她要走了。


她的财产,足够她去北平的路费,以及开一家小药铺。


不过,她只身去北平,也有问题:司行霈还没有死,他随时可能派人去抓她,顾轻舟手无缚鸡之力,她需要保护。


留在岳城或许更好,可司慕应该不希望看到她。


“别动!”司慕静静道。


顾轻舟停住了推开车门的手,疑惑看着司慕。


司慕道:“阿爸要到了,你得给他一个交代。”


“我?”顾轻舟蹙眉。


“对。”司慕道。


将雪茄扔出去,司慕慎重看着顾轻舟:“做对假夫妻,会不会引来司行霈?”


顾轻舟在司慕手里,就等于有了人质。司行霈将来想要攻打岳城,都要掂量一番。况且顾轻舟是条毒蛇,司慕可以利用她的毒毒辣,打击司行霈。


她现在也恨司行霈。


顾轻舟沉吟。


对她来说,这自然非常好了!军政府的少夫人,顾轻舟就有个暂时安全的环境立足,司行霈不敢到岳城来。


军政府的人脉和财力,足够顾轻舟调查清楚师父和乳娘的端倪。


当然,哪怕他们有错,也是顾轻舟的事。他们养大了顾轻舟,这是肝脑涂地也无法报答的重恩,司行霈杀了他们,这个仇必须要报。


报仇和事实,并不矛盾。


这世上有很多人逼不得已去杀人,可杀人就是杀人。顾轻舟报复的是司行霈的罪行,而不是他身后的难言之隐。


况且,顾轻舟的义父义母、好朋友、人脉关系,全在岳城,她也不想离开,去人生地不熟的北平。


“你愿意吗?”顾轻舟问。


司慕道:“条件晚上谈,先应付阿爸。”


司督军下了汽车,一脸严肃:“怎么回事,怎么打枪了?”


同时又问,“这是哪里的人?”


“阿爸,是我的人。”司慕道,“我在抓一个奸细。”


“大婚的日子抓奸细?”司督军又不是傻子,“你们俩,成何体统!”


“阿爸,要不先回去把婚礼办了,再慢慢教训阿慕吧?”顾轻舟低声,柔柔软软的,像润滑油,在司慕和司督军父子间调和。


司督军不好对儿媳妇发火。


“行了,先回去!”司督军道,然后又骂司慕,“你怎么抽了这么多的烟?”


等他们回到五国饭店时,已经晚了一个半小时,而宾客们居然没有一个人离席。


顾轻舟重新梳了头发,整理了妆容。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倏然感觉很陌生。


她的从前,随着师父和乳娘的死全部结束了,她即将开始一段新的人生。


她回过神来时,已经流了满面的眼泪。


她原本有个很美丽的蓝图,司行霈将她的一切都打得稀碎。现在,她站在一堆废墟上,一点一滴重建自己的人生。


擦干净眼泪,重新起了妆容,顾轻舟下了楼。


婚礼很热闹,所有人都捧场。


西式的婚礼,新郎官需要吻一下新娘子,司慕的手挡住了众人视线,又侧过头,唇并没有落在她唇上。


“终于成家了,我这颗心也彻底放下了。”老太太对司督军和司夫人道,同时又问,“霈儿呢,婚礼他都不来?”


场面静了下,顾轻舟心里也静了下。


没人回答。


婚礼很快就结束了,晚上回到新房时,司慕道:“你个子小,今晚你睡沙发吧。”


“好。”顾轻舟没有异议。


他们俩脱去了喜服,好似觉得这喜服可笑又烫人,脱去了才感觉舒服。


顾轻舟提了她的要求。


司慕也提了自己的。


“三年之后我要离婚,你给我一百根大黄鱼作为赡养费,婚姻期间每个月给我两根大黄鱼的生活费;家里的姨太太不能超过十二人;我们没有夫妻之实,不要侵犯我,否则我有权枪杀你。”这是顾轻舟的要求。


司慕全部接受。


“要孝顺我母亲,若是惹恼了母亲,我立刻会把你赶出家门;要保证我的长子、次子、三子平安存活,不管是谁生的,一旦子嗣有问题,我会立马枪毙你;我随时有离婚的权力,不用守什么三年之约,赡养费我照样给;帮我杀了司行霈,这是你这三年来的唯一任务,我提供兵力,否则赡养费没有。”这是司慕的条件。


顾轻舟觉得合情合理。


于是,司慕连夜写好了契书,顾轻舟誊抄了一份,两个人签名、按下手印,各自收起来。


婚姻就这样达成了。


顾轻舟躺在沙发上,不敢翻身,怕掉下去。


“我明晚不住这里,你不用抱怨,明晚床就是你的。”司慕冷冷道。


顾轻舟嗯了声。


她望着空空的屋顶。在黑暗中,她依稀看到了司行霈的脸。


她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声音说:“躲一躲”,宛如和他初见。顾轻舟醒过来时,流了满脸的眼泪。


司行霈则是在第三天才醒过来。


顾轻舟猜测得不错,司行霈是受了重伤才在城门口就撤退,他被枪打中了心口,差点就伤及心脏了。


司慕的人,并不真是废物。


司行霈当场昏迷,他的人立马背起他撤退。


他醒过来,开口第一句话就是问:“轻舟呢?你们把她找回来了没有?”


参谋和副官面面相觑。


司行霈挣扎着要坐起来:“这是哪里?”


“团座,您还不能动。”参谋按住了他,“这是苏州的宅子上,您受伤了,我们临时在这里歇脚。”


“轻舟呢?”司行霈也不敢动。


他受过无数次的伤,这次伤得很重,他自己能感觉到。


“我们当时就撤离了,这些日子躲在这里,没人敢出去探消息。”参谋道。


当天下午,司行霈还是知道了,顾轻舟和司慕在三天前就完婚了。


司行霈眼中的神采,一点点涣散而去,整个人就如同泯灭了人性般。他道:“去把轻舟抢回来!”


“团座,我们还是照原计划去昆明吧。现在去抢人,就是抢军政府的少奶奶,跟整个岳城军政府为敌。


您常说‘一逞平生抱负,不问苍生几何’都是罪人,您真的要跟岳城大兴兵灾吗?那些,也曾是您辖内的百姓啊!”参谋道。


这一下子,彻底说服了司行霈。


已经晚了。


现在去抢人,完全和三天前不同了。司行霈的确不愿意大动兵戈,他不是为了司督军,而是为了那些平民百姓。


一旦打仗,无辜的人就要背井离乡。


为了自己的爱情,牺牲普通人的家园,司行霈做不出来。


“去昆明吧!我受了重伤,这下子更有说服力。”司行霈慢慢道。


他每个字都说得极其艰难。


只是,心中想起了她,便是血肉模糊的一大片。


“我还是会回来找你的!”司行霈遥望着岳城的方向,“轻舟,你是我的半条命。我这半条命先压在这里,我会回来取的。”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