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的新房乔迁之喜,准备从早上一直闹腾到深夜,这是司督军的意思。


这一习俗称为“暖房”,从唐朝就有,古语云:迁居或新筑室,朋侪醵金往贺曰暖房。


暖房,就是要给还没有居住的庭院增加人气。


客人足足有七八十人,将这处庭院也挤得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顾轻舟送顾缨出门,让她先回寄居的江家收拾行李,顾缨就兴高采烈的走了。看她的样子,高兴得有点奇怪,然后又说不出来。


那高兴是真的,做不了假,说明顾缨是真的很想离开岳城去法国?


然而,她看上去又不像是单纯投奔兄长,这叫顾轻舟微感困惑。


顾轻舟沿着回廊往里走,下午的阳光透过回廊雕花镂空的玻璃顶棚,照在顾轻舟的脸上,她这身用金线绣了牡丹的旗袍,金光熠熠,让她的面容添了华采。


“少夫人。”有人跟顾轻舟见礼,声音清冽温醇,略微耳熟。


顾轻舟抬眸,就瞧见了一个男子。


和在场所有人不同,这男子穿着黑色的马甲,里头是黑色衬衫、同色西裤。阳光暖和,他和其他客人一样脱了风氅。


可能是恭贺乔迁,他穿得像送葬的略感不恰当,他就在马甲口袋里别了一支盛放的红玫瑰,点缀着喜气。


他的面容,比这盛绽的玫瑰更加美丽。顾轻舟很难想象,天地间竟有这般好看的人儿。


浑身黑色,衬托得他眉目英俊如画。


不管见多少次,仍是会被他的漂亮惊艳。


“长亭先生?”顾轻舟想起了他。


今天邀请的客人,除了亲戚朋友,就是军政两界的名流,长亭怎么会在受邀之列?


顾轻舟眼眸微凝,静静打量了他一眼,却见他笑容缓缓堆砌,便有了叠锦谲滟的惊艳:“是我,少夫人还记得我。您新婚我还没有道喜,恭贺您举案齐眉、瓜瓞绵长。”


顾轻舟哭笑不得。


她见过这样恭贺的帖子,当面说给她听,长亭倒是头一人。


长亭的语调很有磁性,抑扬顿挫宛如读诗,他说得很优美,顾轻舟听了也不尴尬。


“多谢。”顾轻舟忍不住笑了下。


然后,她又问长亭,“你怎么来的?”


长亭笑道:“我跟财政局总长的公子是同窗,他邀请我来的。今天来了不少的客人,都想目睹少帅新宅的风采。”


今天的宴席,是人越多越好,所以司夫人送请柬,都会多送两张,若是谁家有朋友同来,自然是欢迎的。


要不然也凑不齐这么多人。


军政府有扛枪的亲侍,来再多人司夫人也不怕,场面不会乱,没人敢在司慕的宅子里闹事。


他们俩说话的功夫,顾轻舟敏锐发现,四周有人在看他们。


长亭太过于惹眼,他漂亮得惊艳万物;而顾轻舟又是司慕的新婚妻子,岳城最近的话题人物。


他们俩凑在一起,顿时成了焦点。


远处的人,都假装看风景或者说话,余光瞥向他们。


“少夫人,我先过去了。”长亭也察觉到了,不想添口舌,他先走开了。


站在三楼阳台上的司慕,手里端着一杯酒,目光落在回廊的两个人身上。


好些日子没有看到顾轻舟笑了。


司行霈的事对顾轻舟打击很深,这点司慕是知道的。她在外人或者关心她的人面前,总会强撑几分笑意,却很少真心微笑。


在司慕面前,她是冷漠的,大概是她明白,司慕不关心她是否开心,她无需装模作样。


和他在一起,她永远都是愁眉苦脸,但和长亭没说几句话,顾轻舟就展颜微笑。


这次的笑意,发自内心,而非应酬。


司慕轻轻抿了一口酒。


酒的辛辣从喉间一直流到了胃里,整个胸膛都火烧火燎起来。


所有人都在平视,唯有顾轻舟察觉到什么,猛然抬眸,和司慕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司慕眼眸一沉,眉眼间的憎恶毕露无疑。


顾轻舟却不管,快步上了三楼。


三楼的会议厅,桌子上摆放了数个水晶杯,还有一瓶威士忌。


顾轻舟给自己倒了一杯,走到了司慕跟前。


“方才那个人,生得不错。”司慕道,“你若是动了心,我可以现在就去杀了他。”


这就是说,在这桩婚姻里,他可以娶无数个姨太太,她却只能忠诚于他,独守空房守活寡了。


“你觉得我有那个心思?”顾轻舟淡漠,望着远处的人影,处处都有鬓影移动,她轻轻抿了一口酒。


真是天公作美,让岳城的冬日出现这么阳光明媚却又无风的日子。腊梅的花香在空气里旖旎着,雀儿叽叽咋咋,恍惚春华盎然。


“谁知道?”司慕口吻极其平静,平淡得不带任何起伏,“你天性至淫,谁知道你会做出什么?”


司慕骂她,言语总是很难听,顾轻舟之前很生气,现在心中毫无波澜。


她心如枯槁。


“我如此淫,荡都看不上你,你真是可怜虫。”顾轻舟反唇相讥。


她并不生气,就是下意识想要反击,不能太吃亏。


司慕脸色终于动了下。


“把下贱当荣耀,你真叫我刮目相看。”司慕道。


顾轻舟原本寻他有点事,闻言实在待不下去了,因为会吵起来。


她不想争吵。


军政府少夫人这个身份挺好用的,顾轻舟暂时不想丢弃。惹恼了司慕,他可以辱骂甚至动手,顾轻舟占不到便宜。


她转身要走。


“站住!”司慕喊她。


顾轻舟停下脚步,回头望过去时,司慕面上一派淡然,仿佛方才怒气滔天的根本不是他。


“有何事?”司慕问。


顾轻舟被他奚落了一顿,想要点补偿,就道:“你身边的王副官很机灵,能否将他调给我,临时帮我办点事?”


司慕问:“何事?”


“我想让王副官去查查,江家到底是什么情况。”顾轻舟说,“顾缨今天的请求,看似毫无疑点,我却感觉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要给今天的好日子添点堵。”


顾轻舟怀疑有人在背后设下陷阱。


顾缨在这个陷阱里,到底充当什么角色,顾轻舟还不知道。


她可以肯定的是,顾缨并不知情。


依照顾缨的愚蠢,顾轻舟稍微试探,顾缨一定会露出端倪,可是这次她没有。一个人的伪装,需要很长时间的练习,顾缨不会两个月内变得程府深沉。


顾缨是一颗棋子,显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充当什么角色,顾轻舟试探顾缨,问不到什么,只得另辟蹊径。


今晚的宴席,全是岳城政要名流,顾轻舟闹出什么丑闻,明天就会传遍岳城上流圈子,顾轻舟就会成为督军府的耻辱。


只是,到底什么计划呢?


“你是不是太多疑了?”司慕蹙眉,对她的憎恨又添了几分,根本不想看她的脸。


她方才那句话,真的让司慕很恼火。


她看上了司行霈而不是他!


若是顾轻舟看上了其他男人,司慕都没有这么生气。顾轻舟戳到了司慕心中最痛的地方,让他变得刻薄。


“好好的宴会,谁会有心思去害你?你以为自己是谁?”司慕冷嘲。


这女人真把自己当大人物了吗?


顾轻舟却坚持自己的看法:“任何巧合都是偶然中的必然。看似巧合,一定有个必然的内因,只是我们暂时不知道而已。


顾缨今天出现,就很巧合;她又非要今天走,更是巧合。两者合一,你可以认为很平常,我却觉得必有内因。”


司慕翻了个白眼。


妄想症!


这女人真是草木皆兵。


“王副官!”司慕喊了自己的副官。


王副官进来,恭敬行礼。


“少夫人有事吩咐,你听她的吩咐去做事,要尽心。”司慕道。


王副官微讶。


这点惊讶,很快从眉宇间消失,王副官恭敬给顾轻舟行礼:“少夫人,您有什么吩咐?”


顾轻舟看了眼司慕,他正在倒酒,阳台上的光芒落在他眉宇间,他的不耐烦几乎要破冰而出。


“我们出去谈吧。”顾轻舟道。


他们离开了之后,司慕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猛然灌下去。


心里的痛楚,好似能全部被浇灭。


顾轻舟方才在回廊里,冲那个漂亮的男人笑了下!


果然,她骨子里的放,荡,怎么也克制不了!


她唯一拒绝过的男人,应该就是他司慕吧?想起从前她那副姿态,将他拒之千里。到了今天,司慕才知道,她只拒绝他!


她爬上司行霈的床,她对着陌生男人微笑,却独独和他争锋相对!


司慕倏然就将手中的酒杯砸了。


水晶的酒杯,碎片滚落满地,从宽大窗口照进来的阳光映衬之下,碎晶泛出斑斓的色彩。


“顾轻舟是这个世界上最恶心的女人!”司慕狠狠想,抓起桌子上的另一只酒杯,猛然灌了下去。


喝完了,他才发现,酒杯口有一抹浅浅的口红印子,是顾轻舟今天涂抹的颜色,浅浅映在杯子上。


司慕的手指,轻轻摩挲了上去,一些古怪的念头,在他脑海里奔腾。他回过神,被自己吓了一跳,紧接着像烫手山芋似的,将这个酒杯也狠狠砸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