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司行霈站在日光温暖的场地里,看着程艋练习射击。


程艋是程督军的长子,身体很虚弱苍白,端起小手枪都摇摇欲坠,实在不像是个军人。


就连顾轻舟都能稳稳握住的勃朗宁,程艋用起来却整条胳膊都在发抖。


“我要是你,就专攻军法和心计。”司行霈立在旁边,神色慵懒道。


昆明的冬日阳光和煦,金光似岳城早春的三月,暖融融的让他犯困。


远处的树梢,一只雀儿轻掠而过,青尾裁开了阳光的缝隙,晃动一串串金色的涟漪。


司行霈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八九成,他原本就比平常人更容易复原。军医建议他多晒晒日头,别总是闷在房间里,故而程艋邀请他来看看新枪的时候,他就起来了。


程艋虚弱,偏偏想要学射击,司行霈觉得这孩子走死胡同了。


“哪有大将亲自扛枪上阵的?你根本没必要练习枪法,都使不上。你若是怕死,多挑几个得力的随从就行。”司行霈道。


程艋有点泄气,将枪放下:“你别再旁边说丧气话。有没有更好的方法练习?若是不会射击,我总归不甘心。”


司行霈略有所思。


他想起了顾轻舟。


也是在天气晴朗温暖的上午,他从背后搂住了她,握住她嫩白的手,教她如何放枪。


他的下巴落在她头顶,她的头发有玫瑰香波遗留的清香。


司行霈恍惚了下,不知身在何方,直到程艋的声音惊醒了他。


“什么?”司行霈反问。


程艋见他愣神,还以为他想到了什么,问他:“你还真有方法?”


“不是,我想到了我的女人。”司行霈淡淡笑道,“我教她射击的时候,她的手比你稳多了。”


程艋懊恼蹙眉:“想让你教教我,你反而来打压我!”


他又问,“你的女人是谁?你娶姨太太了?”


程家特意打听过,司行霈没有结婚,甚至身边连姨太太都没有。


司行霈却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我说的是实话。”司行霈道,“术业有专攻。你不信的话就去问问你父亲,他有那么大的飞机场,他会开飞机吗?”


程艋笑笑。


他揉了揉发疼的胳膊,隐约是被司行霈说服了。


程艋身体不好,一直在走歧路。他父亲喜欢健壮的儿子,也总是逼迫他练习枪法。可北平曾经有任总统的儿子是残疾,人家照样出谋划策。


每个人都应该发挥自己的长处。


一身腱子肉有什么用?


司行霈倒是武艺超群,枪法精湛,而且生得高大结实,还不是被他父亲给赶了出来?


就在这时候,一个穿着枚红色格子风氅的女孩子,快步跑了过来。


“霈哥哥!”她几乎要扑到司行霈怀里。


司行霈往旁边挪了挪,绕开了她。


这是程督军的爱女程渝,司行霈是她的救命恩人。


程渝看到司行霈,双目就放出了精光。


“霈哥哥,你身体还没有恢复,可不能打枪。”程渝道,“走吧,我陪你回去休息。”


“不用了,我还要晒一会日头。”司行霈道。


那边女佣追过来,说夫人找程渝有点事。


程渝是刚刚从外面回来,道:“霈哥哥,我先去看我妈,回头再来寻你。”


下午的时候,程渝一直纠缠司行霈,说个不休。


司行霈在钻研一本关于飞机修理的说明书。


这书是程督军特意找人翻译的,原是英文版。


司行霈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见过飞机。不是程家捂得紧,而是程家只建好了机场,飞机还在美国没运过来。


程渝告诉司行霈,要等到明年三四月份,飞机才正式到达。对外是说,飞机早已试用了。


“司少,二小姐请您去吃晚饭。”有个副官进来禀告道。


程督军在家的时候,会邀请司行霈与程家众人同桌而坐,共享晚餐。可程督军不在家,司行霈就会避嫌。


今天程督军外出,司行霈早已言明要在自己房间吃。


“不去。”司行霈言简意赅。


副官有点惊讶,还是快步跑了出去,将此事禀告了程渝。


坐在不远处的两名参谋,交换了一个眼神。


有位四十来岁的参谋姓罗,是司行霈一手提拔起来的,也对司行霈忠心耿耿,随之逃往云南。


罗参谋心中有事,晚膳之后单独和司行霈闲聊:“程稚鸿擅长藏拙,他的势力比咱们预想得还要庞大。中原的那些军阀,只怕能与之抗衡的不多。”


“是啊。”司行霈也感叹。


“程二小姐对团座您一腔痴情!”罗参谋又道。


司行霈就明白他想说什么了。


“团座曾经的宏图伟业,不就是需要一个兵力过人的岳丈扶持吗?程稚鸿兵强马壮,长子病弱、次子年幼,若是娶了程二小姐”罗参谋的声音越来越轻。


罗参谋看程夫人的意思,很默许程二小姐追求司行霈,应该是挺满意这个女婿。


丈母娘都首肯了,老丈人那里不足为虑。


司行霈寻寻觅觅的,不就是这么一个盟友吗?


他坚持不结婚,就是想用自己的婚姻结盟,来实现他一统南北的大业。


“我不会娶程二小姐!”司行霈言语果决。


罗参谋微愣,还以为有什么深层的考虑,不解看着他。


司行霈却道:“之前我受伤,轻舟问我会不会娶程渝,我说过绝不会娶她,我答应了轻舟。”


罗参谋讶然。


一时间,心思灵巧的罗参谋,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因为顾小姐?


哪怕说不出也要说。


罗参谋清了清嗓子,道:“团座,顾小姐她已经结婚了,她负约在先。”


“我跟她承诺的时候,她并没有反过来承诺一定会跟我。”司行霈淡淡道,“不存在她负约。”


罗参谋又被堵了回来。


“可”


“我将来是要娶轻舟的!”司行霈认真看着罗参谋,“若是我现在娶了程渝,轻舟一定会很生气,我不能让她更加生气。”


“团座,顾小姐她”


“你想说她嫁给了司慕是吗?”司行霈深深叹了口气,“我了解轻舟,她还没有把自己给司慕。她一个女人,想要跟我闹脾气,需要势力,她在借助司慕的势。没有成功之前,她是不会交付自己的,他们是假婚姻。只要我不死,司慕就得不到轻舟!”


罗参谋瞠目结舌。


假结婚?


“团座,您也太笃定了吧?”罗参谋道,“您不过是心有不甘!”


“我是了解轻舟!”司行霈反驳道,“她什么性格,我最清楚!轻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没有看到胜利,她就看不到和司慕的前途,她不会牺牲自己的身体。我跟她闹了两年,她身体都没有给我。”


罗参谋更是震惊。


“你没睡过她啊?”罗参谋的话脱口而出。


司行霈爱顾轻舟爱得命都不要了,居然还没有睡过人家,岂不是滑稽?


那他凭什么说顾轻舟是他的女人?


“我像变态吗?”司行霈斜睨他,“我遇到她的时候,她才十六岁。”


罗参谋心灵震荡,半晌理不出思绪。


“您明知道她是假结婚,又何必急匆匆跑回去挨一枪?”罗参谋问。


“我回去了,她就会知道,我宁愿死也要爱她。轻舟看似精明,实则没有安全感,她总是不确定我能爱她到什么地步,现在她知道了,她更加不会和司慕睡的。


给她点时间,她会慢慢放开她乳娘和师父的死,跟我在一起。”司行霈道。


罗参谋看鬼一样看着司行霈。


这番言论,司行霈自己真的相信吗?还是罗参谋太老了,跟不上年轻人的想法?


“团座,您真是痴情。”罗参谋最终道。


这点,罗参谋倒是很欣赏司行霈。


司行霈从前走马章台,罗参谋总是为他担心。如今能定心,罗参谋也踏实。


司行霈静静看着迷蒙的夜色,想起了和顾轻舟的点滴:“轻舟现在只有我了,我绝不背叛她。”


罗参谋不说话了。


顾轻舟已经嫁给了司慕,整个岳城都知道,以后要怎么办?


改名换姓?


“顾小姐和司慕哪怕没有夫妻之实,总有夫妻之名,这以后”罗参谋有点忧心忡忡。


“我不在乎旁人的闲言碎语!”司行霈道。


流言蜚语是不怕的。


司行霈其实也担心,司慕可不是良善之辈,若是司慕发疯了,轻舟未必能拒绝得了他。


这点担忧,司行霈没有告诉任何人。


他内心深处,还是希望顾轻舟属于他,打上他的烙印,一辈子只有他一个男人。若真的被司慕那司行霈会先杀了司慕。


司行霈遥望着北方,静静沉思。


他想起了顾轻舟的点点滴滴。她的音容笑貌,一点点在他眼前回放,枯坐了整夜。


他很想她,想将她抱在怀里,她细腻微凉的肌肤,有淡淡的馨香。


远在岳城的新宅,顾轻舟和司慕也彻夜未眠。


他们俩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商量起了对策。


“很多时候,最简单的方法,往往是最管用的。”顾轻舟对司慕道。


司慕知道她想说什么,略微沉吟。


老实说,他不愿意走这条路。


“其他办法,都没有十成的把握。”顾轻舟道,“督军这次是下定了决心,你说服不了他。”


司慕站了起来。


“我明早回趟督军府。”司慕道,他这是认同了顾轻舟的计划。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