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聂芸突然来找顾轻舟。


今天的她,换了一件细葛布夹棉的蓝色旗袍,外头罩着一件浅蓝色开线衫子,竟有种温雅,小家碧玉般。


她眼睛哭得通红,眼皮略微浮肿了起来。


和昨天不同,她已经剪掉了长长的辫子,齐肩的短发,给她添了几抹活力,更像试下流行的女学生装扮。


突然改变,让人耳目一新,颇为好看。


“少夫人,这个给您。”聂芸说着,眼泪从苍白面颊滚落,更添楚楚可怜。


她将一根金条放在顾轻舟面前。


顾轻舟看着黄澄澄的金条,映衬着她苍白的面容,立马就明白了。


“这是少帅留在床头柜上的。”聂芸抽泣道,“我是穷人家的女儿,无权无势,少帅想用钱打发我,我也能明白。只是,我人穷志不穷。


这钱我不能要,我又不是伎女。少帅如此对我,他轻瞧了我,也看轻了自己。我仰慕少帅,我是心甘情愿的。”


顾轻舟微微发愣。


她听到聂芸说“伎女”,往事一帧帧府上心头。她想起很多次,司行霈想要逼迫她的时候,她都用这个词来压他。


每次她说自己是伎女的时候,司行霈就心疼得不行。


如今


顾轻舟眨了眨眼睛,将眼中陡然浮动的水光敛去。


聂芸见顾轻舟变了脸,似乎是要哭了,便知道计划成功,她更是摆出可怜姿态:“少夫人,金条和我的话,您一起给少帅吧。”


说罢,她站起身就要走。


顾轻舟看了眼她,再想起昨晚司慕的态度,道:“聂小姐,这种事关乎你一个女孩子家的前途,不如你亲自跟少帅说吧。”


聂芸却不想。她站起来,脸色更惨白了,落泪道:“我不想纠缠不休。”


颇有骨气的模样!


被司慕睡了,钱不要了,名分也不要了,就连最后的纠缠都不要了。


这可不像是在颜公馆门口一等就是老半天的聂芸啊!


“少夫人,告辞了。”聂芸道。她眼底滑过一丝冷笑,略有略无。


她转过身子,顾轻舟没有看见。


顾轻舟拿着金条,算了算昨晚司慕出门的时间。


他从出门到回来,不过一个半小时。司慕将聂芸安置的那家饭店,顾轻舟也知道,副官都告诉了她。


不是顾轻舟有意打听,而是她想做到心中有数。


聂芸不好对付,司慕又是男人,很多时候有些事想不到、有些事又不方便下手,只得顾轻舟处理。


顾轻舟想给司慕添一房姨太太,却又不能让自己太被动,故而让人直接去问了跟司慕出门的副官。


副官知道少夫人在督军和夫人、老太太跟前都有分量,不敢隐瞒,有一说一。


从新宅到那家饭店,需要四十分钟的车程;到了饭店,见面、寒暄,事后洗澡,司慕满打满算只有十分钟不到。


“他这么快?”顾轻舟拿着金条,微微蹙眉道。司慕强壮,没有肾虚体弱的毛病,不至于快成那样。


还有聂芸的态度


司慕的行为不合常理,他哪怕两秒钟完事,中间耽误的时间,绝不止十分钟;而聂芸突然的大度和慷慨,更是毫无道理可言。


顾轻舟沉默片刻。


就在顾轻舟沉默的时候,副官进来,轻声禀告了一件事。


副官声音很小,问:“少夫人,要怎么办?”


顾轻舟不动声色:“什么也不用做,我心中有数。”


副官就退了下去。


顿了顿,顾轻舟又道:“备车。”


她也要出趟门。


她这次出去,再回来的时候,正好在大门口遇到了司慕。


夜色迷蒙,路灯橘黄色的光飘洒而下,落在顾轻舟的头发和肩膀上,她宛如批了件轻柔纱幔。


朦胧中,她的恶毒和锋芒敛去,只剩下柔婉。她的眼睛很秾艳,含笑的样子很媚,能把人的骨头都酥了去。


顾轻舟笑:“回来了?”


司慕嗯了声,问她:“做什么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同时,司慕瞧见她的头发有点湿漉漉的,好像半干未干,眉头微蹙。


“约了洛水姐弟俩去打网球了,出了身汗;出来的时候太饿了,又去吃了东西,看了场电影。”顾轻舟道。


出汗了,所以她洗澡了;去看最后一场电影了,所以她回来这么晚。


一切解释得很通顺。


只是,为什么?


司慕凝眸看着他。


路灯从头顶洒落,照在她的脸上,有梧桐树细微枝桠的脉络,清清楚楚落在她的眸子里。


司慕心中有点异样:她是因为昨晚聂芸的事心中烦闷,所以去运动、吃喝等宣泄吗?


这点情绪,在他的心头潆绕不散。


“对了少帅,下午聂芸来了。”顾轻舟道。


司慕疑惑的眼眸里,立马聚拢了一团愤怒的碎芒:“她来做什么?”


“她把昨晚的金条送给你。”顾轻舟笑道,“她说,她不是伎女,不能收你的钱。”


司慕心中充满了冷嘲,这是聂芸的另一个计划吧?


聂芸的不死心,让人格外倒胃口。和倒贴司慕的名媛相比,聂芸实在连普通都算不上,苍白瘦弱,孤零零的很丑。现在头发也被司慕剪了,司慕实在不知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去见她。


只是她从来不自知。


在惹人憎恶这方面,聂芸倒是可以跟顾轻舟平分秋色。


“哦。”司慕眉宇平淡,甚至有几分不耐烦。


顾轻舟问他:“你睡过她了?”


“与你有关吗?”司慕道。


顾轻舟解释:“毫无关系。只是我算了算你前后的时间,发现你好像对那事力不从心,快得有点”


司慕猛然回头,狠狠瞪着她。


顾轻舟迎上他愤怒的眸子,道:“不要生气啊,你生气就是讳疾忌医,这种病能治疗的。别说只是快,就是萎了也能治。我是大夫,我遇到这种事不问问总不好,习惯使然。”


司慕很想用枪敲顾轻舟一下。


他怒火冲天一甩手:“闭嘴!”


回过味来,司慕也发现顾轻舟在嘲弄他。


他停下脚步,阴测测的问:“你这么关心,也想试试吗?”


顾轻舟不怕他说这种话,顿时就道:“你想试试?”


司慕很嫌弃看了她一眼。


他当然是不想碰她的。


他的厌恶,几乎要将她淹没。


顾轻舟认真解释道:“我们婚约里,不是提到了子嗣吗?若是你本身不健康,你的子嗣可能会天生不足。将来夭折的话,你也不能怪我啊。”


司慕觉得自己脑抽了,要跟她讨论这种话题。


他道:“我没有睡她。”结束了顾轻舟的穷追不舍。


司慕气哄哄回了屋子,没有留意到身后顾轻舟的表情。


顾轻舟试探了半晌,最终从司慕口中问到了实情。


此事跟她猜测、探寻差不多。


心中有数了,顾轻舟也能睡个踏实觉。


临睡前,她吩咐女佣:“最近几天的报纸,至少要送十份到我屋子里来。”


“十份?”女佣微讶。


“对,什么小报我都需要。”顾轻舟道。


司慕不知道她吩咐,只是被顾轻舟逼问了一番之后,心中烦闷极了。


他想起了聂芸。


不是想她那个人,而是想起自己对她做的事。


他从背后拥吻她,那时候的心情,竟有点跳跃,好似盼望已久的心愿终于达成。若是聂芸能不说话,他还真以为得偿所愿。


可惜,聂芸开口了,他就没办法继续做个糊涂人。


他静静叹了口气,望了眼楼上的顾轻舟,略感沉默。


顾轻舟则一夜无梦,甜美睡到了次日清晨。


接下来的几天,顾轻舟白日都不沾家。


已是年关了,顾轻舟跟着颜洛水和霍拢静去置办年货。


她们女人的年货,就是衣裳、首饰,忙得不亦乐乎。


颜一源总是跟着,鞍前马后照顾她们。


“他们俩是不是快要定亲了?”顾轻舟指了指颜一源和霍拢静,问颜洛水。


霍拢静大惊:“喂!”我还站在这里呢姐姐,不能等我离开了,背后再说我的八卦吗?


颜洛水大笑。


“快了!”颜洛水道,“阿爸已经在和霍龙头接洽,左不过明年三四月份。”


“你们俩!”霍拢静扬手捏顾轻舟的脸,又掐颜洛水的胳膊,不许她们再说。


三个女人笑成一团,颜一源站在旁边,也是乐呵呵的,一脸的心满意足。


又去挑了几件首饰,颜洛水看到不远处有人卖烤番薯,就对颜一源道:“去买几个番薯吧,我有点饿了。”


她不是饿了,就是馋烤番薯而已。


颜一源言听计从的去了。


番薯摊子旁边,还有个报摊,正摆放着琳琅满目的报纸。


颜一源拿出一份看了几眼,倏然大惊失色。


他买好的番薯也不拿了,而是买了份报纸,神色仓皇往回走。


“他最近神志不清,光想着娶媳妇了!”颜洛水笑话她弟弟。


还没有等颜一源走近,颜洛水问他:“烤番薯呢?”


颜一源则神色怪异,将报纸递给了她们:“你们快看!”


颜洛水和霍拢静一头雾水。


报纸的头版头条,极大的字体写了一则新闻。


待看清楚之后,颜洛水和霍拢静一齐变了脸,震惊去看顾轻舟。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