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司慕逼死聂芸的消息,一天一个样儿。


很快,岳城的报纸也开始报道,接着就是铺天盖地传遍了岳城上下。


流言会发酵、会被加工,于是逼死聂芸,变成了“司慕杀死聂芸”。


“没有证据证明少帅杀了聂芸,同时也没有证据表明少帅的清白。”参谋们商议。


顾轻舟也被叫到了督军府。


督军甚至问顾轻舟:“轻舟,你能给阿慕作证吗?”


“阿爸,我是少帅的妻子,我的证词不足取信于民众。”顾轻舟道,“少帅这件事乃是丑闻,想要消除影响,只得打舆论战。”


她很赞同颜新侬现在的方法。


对方也没有证据。


既然你能用报纸,我也能用。


司慕去了趟营地,就有个耿直的将领对他很不客气,当着司慕的面对司督军道:“少帅还是闭门不出的好,免得给咱们岳城抹黑。”


司慕脸色惨白。


他和司行霈的争斗,早就在军中传开,引起了不少将领的不满。他们不信任司慕,觉得司行霈才是他们的前途。


司慕卑鄙无耻,赶走了司行霈,将领们都憋着火。


那些大老粗,自然不会给这个乳臭未干的少帅好脸色。


司慕回到了城里,也暗中派人去调查此事,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


可事情是从南京闹出来的。


南京的民众看到报纸,每天都在说这件事,还以为是岳城已经闹翻天了,他们也就当个趣闻看。


司家在整个江南都有名气,军阀权贵门第,他们家的流言蜚语,能引起全天下人的兴趣。


岳城在南京的势力不多,此事想要追究根源,无从下手。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司慕一边抽烟,一边问顾轻舟。


顾轻舟则道:“第一,我们不知道对手还有多少证据,也许他要做的,就是故意让你以为没证据呢?第二,我们不知道对手是谁。敌暗我明,形势很不容乐观。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司慕烦躁将雪茄按在烟灰缸里。


到了腊月二十四,是岳城的小年夜,岳城晚报添加了新的头条。


这些日子,军政府一直在和背后的人打嘴仗,坚持称聂芸只是失踪,死者并非聂芸。


结果,南京那边传来消息,说:“聂芸的右脚天生只有四指,而找到的尸骨,虽然溃烂不成样子,无法辩驳面目,但是她的右脚也是四指。”


这下子,死者就是聂芸无疑了。


聂芸的确是死了。


司慕猛然站了起来,转身出去了。


晚夕,义父从南京回来了,司慕又不知去向,顾轻舟就去颜公馆吃晚饭。


饭桌上,颜洛水和颜一源围着义父问个不停。


“阿爸,此事咱们是不是没了办法?督军的总司令怕是做不成了吧?南京那边的舆论对他很不利。”颜洛水道。


颜一源也问:“阿爸,那二哥这逼死聂芸就成了事实吧?阿爸,聂芸是学生,她还没有正式毕业,会不会引发学生运动,就像上次尚涛那事一样?”


“学生一动,工人就要动。到时候镇压就要流血,成为全国的公敌,除非给二哥判刑。”颜洛水也道。


他们俩忧心忡忡。


“吃饭,吃饭!”颜新侬对两个孩子道。


顾轻舟没说话。


从头到尾,顾轻舟连眉头都没有蹙一下。她漫不经心,好似对司慕的生死并不关心一样。


她如此冷漠无情,颜新侬和颜洛水他们能理解,却也心惊,顾轻舟这次有点太狠了。


顾轻舟和司慕是假婚姻,不管司慕死活,顾轻舟都是军政府的少夫人,她需要的仅限于此。可她对她丈夫的事这般豪不担心,就个陌生人都不如。


饭后,颜洛水再次提起了此事。


顾轻舟慢条斯理道:“对手的牌还没有出完。”


颜洛水一愣。


颜新侬也看着顾轻舟。


颜太太和颜一源不懂其意。


“义父,我始终觉得你们太心急了。您瞧,您刚刚回应说聂芸没死,对方立马证明尸体就是聂芸。您接下来的每一步,都在对方的算计中。”顾轻舟道。


颜新侬想了想,好像的确如此。


军政府的动向,全在对手的算计之内。


司家想辩解说死者非聂芸,聂芸的身份立马被坐实;等司家再想说,死者跟司慕没关系,对方立马就坐实这种关系。


“轻舟,你是个很聪明的人,此事依照你看,应该如何是好?”颜新侬问。


“依我说,就照义父的方法进行下去。等对方把司家逼得走投无路,司慕彻底在华夏待不下去,军政府声名狼藉,对手的身份才能暴露出来。


只有等对手暴露出来,我们知道背后是谁,反击才有胜利的希望。现在的反击,都是无用功。”顾轻舟轻描淡写道。


“那到时候还有反击的资本吗?”颜新侬问。


“有啊,我不是还没动吗?”顾轻舟道。


颜家众人看着她。


顾轻舟一个女人,无权无势。在这场政治和资本一起下海的陷阱里,顾轻舟又有什么胜算?


她绝不是司家的最后一张王牌!


“那你现在为何不出手?”颜新侬问。


顾轻舟觉得颜新侬还没有明白她的意思:“义父,幕后主使不除,这次消除影响还有下次!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这次闹得越大越好。”


她一副气定神闲。


颜新侬却不敢把希望放在她身上。


她再聪明能干,不还是个女孩儿吗?


督军府那边也是焦头烂额。


“这事不能传到司公馆去,老太太知道了非要气死不可。”司督军道。


于是,司家继续买通报纸,坚持称司慕和聂芸没关系。


聂芸也许是真的死了,可司慕没有和她发生过什么。


很快,刊载这样反驳的文章,登上了南京和岳城重要晚报的头条。


舆论稍有平息。


的确,谁能证明聂芸和司慕有关呢?她既不是司慕的妾,也不是司慕的女朋友,甚至都没有消息证明她和司慕认识。


到了今天,军政府才开始一点点摘清聂芸和司慕的关系。


舆论很快就发生了转变。


大年初一,南京和岳城的报纸,同时刊登了几张照片。


第一张照片是司慕带着一个女子走进饭店,背影恰似聂芸;第二张是聂芸穿着去世那套衣裳,站在司慕新宅的门口;第三张是聂芸站在江边的大桥上。


最后一张,是聂芸母亲拿着一根金条,这根金条是军政府的府库所出。


“铁证如山!”


司慕和聂芸去了饭店,此事不假;司慕给聂芸金条,此事也有物证;聂芸临死前去过司慕家中,此事也无法辩驳。


司慕逼了聂芸,甚至害得她自杀。


一瞬间,舆论轰然倒塌,再也没人相信司慕的清白。


南京的特派员到了岳城也七八天了,什么都没有查到。


看到报纸,曲部长拿了南京最高法院的逮捕令:“司督军,此事涉嫌谋杀,我要带令郎回南京去接受审查。”


“照规矩办事,我能理解。”司督军好似一夜间苍老了很多。


他们想了办法,甚至从各大报社去入手,结果都没有寻到背后的主谋,只知道这件事跟政治部可能有关系。


当初尚涛在岳城出事,南京政治部怀疑是岳城军政府下拌子。


而很快,就有消息称:李文柱即将成为海陆空三军总司令。


“是南京政治部和李文柱合谋,目标是海陆军三军总司令的位置,以及针对岳城军政府的。”顾轻舟想。


然而,此事岳城就没人受益吗?


司慕出这种事,谁会成为最大的赢家?


司行霈吗?


司行霈不屑用这种方法对付司慕。


看来是一个与军政府无关的人。


就在督军府一败涂地,司慕即将要押往南京的时候,有个人出面了。


她是魏清嘉。


魏清嘉找到了司督军和司夫人:“我认识一些英国人和美国人教会人员,我想去趟南京,为少帅奔走,希望能得到您和夫人的同意。”


当时,司慕和顾轻舟都在场。


司慕没言语,脸色阴沉着,也没有露出半分表情。


而顾轻舟表情恬柔。


司夫人想到:顾轻舟这个儿媳妇从头到尾没有半分作用!顾轻舟没有势力雄厚的娘家,没有名气和朋友,一旦出事了,她屁用也没有!


司夫人之前没想到这些,是她不知道督军府会有这么巨大的麻烦!


“好好!”司夫人答应了,“嘉嘉,其他都好说,若是能请英国人出面,为慕儿申请到租界公共法庭审理,我们就感激不尽!”


司慕一旦进入南京司法部的法庭,司家的手就伸不进去,他就必败无疑。


若是能进入公共租界的法庭,南京政府就不能一手遮天,司家也能周旋,未必就会失败。


司夫人不叫魏小姐了,直接热情称呼“嘉嘉”。


不用说,这件事成功了,魏清嘉就会是督军府的恩人,顾轻舟可能会面临扫地出门的境地。


司督军为难看了眼司慕,再看了眼沉默安静的顾轻舟,心中露出了失望。


“魏小姐,就拜托你了!”司督军最终也松口了。


不是司督军不疼顾轻舟,她的确是没什么用。


顾轻舟则唇角微动。


终于,所有的鱼都上钩了:南京的,岳城的!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