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颜洛水的担心,让顾轻舟啼笑皆非。


顾轻舟没有这样的想法。


她要跟聂芸谈的,也是件极小的事:问问聂芸以后的打算,还有一件不能对颜洛水直说的。


“就算我愿意,少帅也不愿意。”顾轻舟笑道。


颜洛水稍微放心。


到了聂芸的房间,敲门了之后,看到聂家母女还是哭肿了眼睛。


聂芸和她母亲都有种劫后逢生的错觉。聂芸亲眼看到那些人把顾轻舟装进麻袋扔进江里,总感觉是死过一回;聂太太不知实情,被人忽悠,真以为女儿死了,也差点死了一回。


如今娘俩越想越怕,也越想越珍惜现在的日子。


穷就穷点,到底还活着。


经历过这些,才知道命多重要!


顾轻舟进来,聂芸就会意,对聂太太道:“姆妈,您先下去走走吧。”


颜洛水帮衬着道:“聂太太,您跟我来吧。”


临走的时候,颜洛水帮她们关上了房门。


顾轻舟将一根小黄鱼,递给了聂芸:“你家里的小黄鱼,是魏清嘉安排好的证据,上面有军政府府库的印模,其实少帅从来不用那样的小黄鱼。


那些小黄鱼,现在成了别人诬陷少帅的罪行,不会再给你,转移到南京去了,以后可能会还给军政府。这根小黄鱼,是少帅给你的,还请你再收下。”


聂芸立马站了起来,感觉烫手般。


她连忙摇头:“我不要!我已经错了,少夫人!我跟我姆妈说过了,我们会卖了房子,回湖南乡下的老宅,我家祖辈在那边还有三间祖宅,我们回去种地过日子。”


经过此事,聂芸是想明白了,想去讹诈权贵,简直是找死。那些人的心机比她深多了,一不小心就万劫不复。


她母亲还在帮南京作证,军政府不找她的麻烦,她就万幸了,钱是万万不敢再要。


顾轻舟沉默看着她。


等她说罢,忐忑看着顾轻舟,顾轻舟复又请她坐下。


顾轻舟说:“这次的事,你配合得很好,在法庭上表现也不错。况且这根金条,原本就是少帅给你。只不过,你可记得去收买你的人,就是魏清嘉吧?”


聂芸顿时就全部明白了。


这金条是司慕想和聂芸睡觉,结果他狂性大发,给聂芸的封口费;而顾轻舟还给聂芸,就是要聂芸咬紧魏清嘉不松口。


老实说,那天晚上的女人,只是受了魏清嘉的收买。若是聂芸乱说,那么顾轻舟没有魏清嘉的铁证,就很难处理魏清嘉。


魏清嘉这次敢联手李文柱对付军政府,她这个人不能留。


顾轻舟这笔钱,是买通聂芸的。


“是,少夫人,我记得就是她!”聂芸道。


顾轻舟将钱放下。


聂芸收起了金条,惴惴不安等待回岳城。


吃了午饭,专列开回岳城。


当天的晚报,就铺天盖地报道了此事。此事的翻转,足以满足任何人的兴趣,报纸的销量一时间大增。


报纸上刊登着司慕一袭军装的照片,他英武挺拔,从照片上都能看得出风采。


泼在司慕身上的污水,半点没有沾染,反而让他大火了一把,整个江南都在关注他,所有人都认识了他。


顾轻舟等人回到了岳城,司慕送司夫人和琼枝回家,顾轻舟就去了颜家蹭饭。


“二哥这张照片真好!”颜一源拿着晚报不肯撒手,“不行,等阿爸从南京回来,我要让阿爸给我弄一身军装穿穿!”


顾轻舟失笑。


“五哥,你要不也去当兵吧。”顾轻舟打趣他,“说不定你会比少帅更漂亮!”


“可拉倒吧,累死累活的,还一不小心就吃枪子。”颜一源敬谢不敏。


颜太太拿起报纸,也是很感叹。


“轻舟,你这次在军政府立了大功。别说督军和少帅,就是那些将领都很崇敬你,胜过你婆婆。过不了多久,你就是岳城第一夫人了。”颜太太笑道。


颜洛水觉得言之有理:“您没瞧见胡副将,素来鼻子不是鼻子的,可对轻舟的夸奖却是毫不吝啬。”


顾轻舟这一手,在军中树立了威望,那些将领都知道她有能耐。


顾轻舟失笑:“我又不需要统领军政府,要什么威望啊!”


这可就难说了。


枪炮无眼,若将来司慕英年早逝,顾轻舟的儿子还年幼,她就完全可以掌控住军队。


当然,这样好像是在诅咒司慕,颜洛水不敢说,笑笑岔开了话题。


第二天的下午,司督军和众人从南京回来了。


李文柱整理的证据,恰恰证明都是他陷害司慕的铁证。


军阀各自占山为王,总统责令李文柱让出一个小镇给司督军。


司慕告诉顾轻舟的时候,顾轻舟有点惊讶。


“李文柱同意了?”顾轻舟问。一个小镇,也是不错的地盘。


“他怎么会同意呢?”司慕道,“他和督军一样,是宣誓过服从总统领导的,现在他不听,将来裁军第一个就会拿他开刀。听说总统免除了他妹婿的官职,算是迁怒,也算是给阿爸和我们赔罪。”


李文柱在南京的势力被裁去一支,又跟总统交恶,明面上不服管束,收拾他是迟早的。


司督军原本不算特别有名,这么一闹之后,整个江南都知道了他,甚至知道他有个特别英俊的儿子。


他这次再去南京任三军总司令,是实至名归,所有的反对声音全闭了嘴,怕触及总统的霉头。


晚上去督军府吃饭,司督军在饭桌上不顾仪态的哈哈大笑,说:“李文柱这次是给我做了件嫁衣。真应该感谢他,他这么一闹,南京谁针对我、谁支持我,我全部摸清楚了,不至于初去乍到,慢慢摸索,现在去上任就容易多了。况且他逼迫总统站队,公然支持我,我的工作就更容易些。”


在这件事里,司督军既赢了面子又赢了里子,不知道多高兴,看顾轻舟的眼神,就像看一块瑰宝。


“轻舟啊,阿爸敬你一杯!”司督军高兴道。


顾轻舟连忙站起来:“谢谢阿爸!”


司督军喝了酒,摆摆手道:“坐下坐下,是阿爸谢谢你!阿慕更要谢谢你!”


酒到了兴头上,司督军一高兴嘴上就没把门了:“轻舟,阿爸跟你保证,以后若是阿慕负了你,你们俩要离婚的话,阿爸就让他出门,他那份家业全部给你!”


司夫人立马翻脸:“好好的,说什么离婚不离婚!”


顾轻舟则心中一跳。


司督军难道知道了她和司慕的协议吗?


亦或者说,司督军知道了她和司行霈的事?


顾轻舟咬了下唇。


司慕手里的筷子,也停住了,捏得有点紧。


司督军借着酒兴,不理会司夫人,继续笑道:“轻舟,夫妻嘛,有一见钟情的,也有日久生情的。别管什么过错,新婚两口子分房睡可不是什么好预兆。


你别担心阿慕负了你,今天阿爸把话放在这里:阿爸给你做主,将来你真跟阿慕过不下去,阿爸的家业分一半给你!”


司慕和顾轻舟一同变了脸。


他们家的事,司督军全知道。


只是儿子房里的私事,司督军不能明着说。


他相信他儿子能搞定。


可到了今天,司督军觉得这儿媳妇是个宝贝。司慕有了她相助,不难成大事,他这个做父亲的,就要帮司慕一把。


男人睡书房,真没出息!


老婆再怎么生气,也要先搬回去,软磨硬泡睡了再说!


司督军半醉半醒的一席话,顾轻舟和司慕脸色都微白。


司夫人这时候也明白了。


这两个人匆忙结婚,就知道他们有鬼。司夫人脸色也不好看。


就在这个时候,副官进来,跟司夫人耳语。


司夫人起身,道:“轻舟,我要出去一趟,你陪我去吧。百货公司新来了一批珠宝,我们去选一些。”


饭还没有吃完呢。


司琼枝立马道:“姆妈,我也去。”


司夫人道:“你坐下,我跟你嫂子去。”


顾轻舟就知道有事。


出了门,顾轻舟穿好了风氅,司夫人上了汽车。


顾轻舟问:“咱们去哪里?”


司夫人不答。


片刻之后,司夫人才放缓了声调,问顾轻舟:“你和慕儿,至今还没有同房?”


顾轻舟默认。


“糊涂,你这像是做人家妻子的吗?”司夫人恼怒道。她看不上顾轻舟,却不容许顾轻舟拒绝司慕。


顾轻舟静静瞥了她一眼:“姆妈,我和少帅的私事,交给我吧,您相信我。”


司夫人还想说什么,到底残存了几分良知,想起顾轻舟才为军政府化解了一场危机,司夫人所有的不满都忍住了。


“......你别委屈了慕儿,他可是督军府的少帅,他要什么女人没有?你要明白这一点,知道吗?”司夫人拍了拍顾轻舟的手,想做出和蔼可亲的模样。


可是她的口吻,始终有点像在责怪顾轻舟,更像是婆婆的说教。


“嗯,我们挺好的。”顾轻舟态度则毫不退让。


司夫人强迫自己不和她生气。


汽车开了一个多小时,顾轻舟和司夫人都是沉默。


等汽车出了城,顾轻舟才问:“咱们这是去哪里?”


“去码头。”司夫人道,“有个人想乘船溜走,我们去送送她。”


顾轻舟立马知道她们要去送谁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