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正月初九的岳城,夜空不晴朗。弯月隐藏在浮云的缝隙,晦暗不明。


夜幕笼罩着,寒风无孔不入,顾轻舟下了汽车,手片刻就冻僵了。


入了夜,远处的码头却是人声鼎沸,最后一班开往南洋的邮轮,鸣了第二声的汽笛。


三声汽笛过后,就要开船了。


汽笛声震耳欲聋,催促着旅客们的匆匆行迹。邮轮烟囱里的浓雾,滚滚向上,宛如潮水汹涌。


众人拥挤着榻上旋梯,却被督军府的副官拦住。


“怎么回事啊?不用排队的吗?”


“凭什么你们先上啊?”


“快来不及了,挤什么挤?别人也着急上!”


人群里的抱怨声不止,转头却瞧见高大威武的军士,扛着荷枪实弹,顿时全部噤声,默默往旁边站。


世人欺软怕硬,更怕扛枪的。


司夫人在亲侍的开路之下,缓步踏上了邮轮。她带着宽檐帽子,帽子上的纱网半垂,外人看不清她的脸,只能隐约瞧见她纤柔的下颌;貂皮大衣能荡出墨圈般,映衬着司夫人的尊贵。


顾轻舟在她身后,衣着普通,也带着宽檐帽子,纱网上缀着两颗细小的红宝石。


上了邮轮,司夫人径直往头等舱去。


大副着急,急忙对船长道:“这位是谁啊,别冲撞了头等舱的贵客。得罪了贵客,我们可吃罪不起!”


船长暗暗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骂道:“你瞎啊,那是司夫人!”


大副立马不敢说话。


船是停靠岳城的,谁敢得罪司夫人?


“让不要拉第三声汽笛,等司夫人忙好了再开船。”船长悄声吩咐。


大副道是,下去吩咐了。


司夫人带着顾轻舟,走到了第十三号客舱的门口,给副官使了个眼色。


副官敲门。


没有应声。


副官预备再敲,却见司夫人一把夺过了亲侍手里的长枪,带着门锁的地方,砰的就是一枪。


一声巨响,惊动了头等舱的所有人。有人伸出脑袋,瞧见了这么一大堆人,知晓事情不好,又缩回了脑袋。


事不关己,没人愿意招惹麻烦。


司夫人把门锁打烂之后,轻巧推开了门。


屋子里一盏橘黄色的孤灯,暖光铺满了小小的船舱,温暖而紧凑,还有名贵香水淡淡的气息。


顾轻舟也跟着进了船舱。


她看到一个女子坐在床榻上,齐耳的短发,橘光落在她的脸上,她姿容时髦又美艳,眼中有茫茫水色。


是魏清嘉。


她为了逃命,改变了装扮,剪掉了满头长发。


短头发的魏清嘉,更显得年轻,像个女学生,越发漂亮精致。


“司夫人,司少夫人。”魏清嘉知晓在劫难逃,安静坐着,保持着她的高贵仪态。她柔软婀娜的腰身此刻坐得笔挺,这朵娇花开出了几分灼烈。


“魏小姐,这么急匆匆的,是准备去哪里?”司夫人微笑着问。笑容温婉,像一位慈祥的母亲。


魏小姐眸光清湛,似琼华般冰凉而澄澈:“我要去哪里,轮不到司夫人来过问吧?请问您是我什么人?”


“我自然不是魏小姐的什么人。”司夫人的笑容丝毫不减,显然魏清嘉这不痛不痒的话,根本没有激怒她,“只是,魏小姐给了我们司家那么一大份重礼,就这么走了,我不送送你怎么行?”


魏清嘉神色不变,袖底的手却微僵。


如何能不害怕?


司夫人狠辣,这份狠劲是年轻一辈的顾轻舟和魏清嘉都无法匹及的。


“夫人,您想要杀了我?”魏清嘉问,眸光微闪,带着几分戏谑。


魏清嘉这时候,反而安静下来,多了份笃定。


她派了码头上的一个人去通知了司慕,给了那人一大笔钱。


司慕害死了魏清嘉的妹妹,他对魏清嘉始终有份内疚,他会来帮忙的。


只要拖延时间,就能等到司慕。


“杀了你?”司夫人冷嘲。


司夫人唇角有个淡淡的讥诮,眸光慢慢凝聚,狠戾中透出恣意妄为:“我不会杀了你。”


魏清嘉的手指收拢得更加紧了。


司夫人继续道:“我会把你卖到南洋最低贱的堂子,让你受万人疼爱。”


魏清嘉瞳仁收敛,暖暖橘黄色灯火之下,她的脸色透出惨白。


司夫人没有开玩笑。


“......姆妈,如今世道不同了,魏小姐聪明漂亮,她落得再低贱的地方,都有可能翻身。”顾轻舟倏然开口。


从进门到现在,顾轻舟沉默着。


她像司夫人的影子,存在却又无法引起其他人的注视。


她静静站在旁边,不着痕迹。


魏清嘉看了眼她。


司夫人则笑了:“傻孩子,你当你姆妈没想到吗?所以,我打算划花她的脸,让她丑陋不堪,只能接最下等的贩夫走卒。”


魏清嘉的身子,在这个瞬间不由自主颤抖了起来。


寒意一丝丝从骨子里浸入。


司慕怎么还不来?


魏清嘉是偷偷逃走,连她父亲和家里人也不知她的下落。况且她今天用的化名,司夫人折腾死了她,都没人为她伸冤。


魏清嘉的确有很多“知己”,其中就有报社的主笔拜倒在她裙下。


那主笔告诉她说,他们报社采访了聂芸。


聂芸称,是一位很年轻漂亮的小姐收买了她,让她去督军府陷害司慕的。


魏清嘉明明是吩咐其他人去办的。


听聂芸的口吻,是赖定了魏清嘉,魏清嘉顿时就明白大事不好。


魏清嘉知道督军府不会跟她讲道理,也不会任由她狡辩,嫁给司慕的希望更是彻底破灭,她要逃走。


她打算先逃到新加坡,再从新加坡的英国港口,乘坐英国人的邮轮去伦敦。她是不敢相信岳城的邮轮,怕司夫人在路上派人害她。


她逃得快速且干脆利落,仍是被司夫人找到了。


“来人......”司夫人声音温柔,听在耳朵里却带着蚀骨寒意。


“不!”魏清嘉这时候,不复从容镇定,站起来就想往后躲。可惜船舱太小,她无处藏身。


她浑身颤栗。


割破她的脸,将她卖到最下等的娼寮,一辈子受尽折磨!


不,她不能过这样的日子,她一直力争上游,努力做第一名媛、第一夫人,她是尊贵万分的。


副官走了进来。


两名副官已经压住了魏清嘉。


魏清嘉大叫。


副官很利索扯过床上的被单,堵住了魏清嘉的口。


魏清嘉剧烈挣扎,花容失色,她宁愿死了也不能接受这样的屈辱。


“姆妈。”顾轻舟又开口了。


司夫人瞪她:“你要是怕,就出去。”


顾轻舟的眉眼凛冽:“姆妈,我请您不要这样做。”


司夫人一阵好气:“这个女人想要害慕儿,还想要取代你的位置,你居然心慈手软?你如此无能,将来难成大器。”


顾轻舟则道:“我不介意您杀了她。可是弄坏她的脸、将她卖到堂子去,这是不能见人的腌臜手段。您非要降低格调,把自己归于她同类吗?”


司夫人微怒。


顾轻舟继续道:“姆妈,您的手段决定您的高度。您是岳城第一夫人,即将是南方海陆空三军总司令夫人,您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可是,您用的手段,恰好是堂子里的老,鸨,调教姑娘的手段.......”


司夫人大怒。


她回手想要扇顾轻舟一巴掌。


顾轻舟稳稳接住了她。


“你敢骂我?”司夫人呵斥,“混账东西,你这般无能!”


“我说的是心里话。您怎么对待别人,就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地位。”顾轻舟寸步不让。


顾轻舟从骨子里讨厌这些手段。


女人的手段,决定了她们的地位。


明明可以高高在上,为何非要自甘堕落?


顾轻舟那时候捉住顾维,她也只是让人将顾维扔到海里,从来没想过折磨她的身体。


不是不能折磨。


可以刑讯,可以像对付其他犯人那样折磨,为何非要用最下等肮脏的?


这世上叫人生不如死的手段很多,顾轻舟最不喜欢的是把女人当做玩物。物伤其类,顾轻舟和司夫人也是女人。


她们这样对其他女人,何尝不是瞧不起自己?


下作的事,顾轻舟不会做,她也不会让司夫人当着她的面做。


除非她不知道。


“混账。”司夫人骂她,可仔细一想,心里很不是滋味。


顾轻舟蔑视的话,司夫人不仅听进去了,还想着要争口气。


“您若是不能解气,将她送到军政府的监牢去,他们有办法折磨她。”顾轻舟道。


司夫人沉吟。


魏清嘉还在挣扎。


她口中被副官塞了被单,什么话也不能说。


司夫人沉默打量她,眸中泛出精光。


沉默之后,司夫人接过了副官手中的匕首。


寒光一闪,匕首稳稳刺入了魏清嘉的胸膛。


刀鞘还在司夫人莹白如玉的掌心。


她缓缓拔出来,再插入一刀。


一共捅了三刀,魏清嘉眼睛睁得巨大,难以置信和不甘心全在她的瞳仁里。


顾轻舟没有动,表情也没有变化。


这一幕落在顾轻舟眼里,丝毫无法在她心头引起波澜。


司夫人经过了顾轻舟的劝解,用了最仁慈的方法处理掉了魏清嘉。


死是最好的解脱,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魏清嘉临终前,想:“司慕没有来。他知道他母亲和妻子要杀我,但是他没有来,他也想我死。”


不甘心的,魏清嘉闭上了眼睛,吐出最后一口气,死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