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督军把顾轻舟叫到了督军府。


顾轻舟来的路上,揣测司督军的用意。


“是不是昨晚司慕夜不归宿的事?”顾轻舟想。


又想,“不至于吧?”


司督军向来点到为止。上次已经破格说了他们两口子,一件事断乎不会反复唠叨。


“那这次又是什么事?”顾轻舟揣摩。


该交代的,司督军全部交代清楚了。他和夫人带着女儿们离开,督军府后院的家务,暂时由督军的三姨太代为管理,顾轻舟无需插手。


他们快要离开了,督军府的前院没什么动静,后院则是鸡飞狗跳的,司夫人收拾箱笼,几乎是要把整个后院搬到南京去。


顾轻舟也就不涉足后院,不给司夫人添堵,径直到了外书房。


“阿爸。”顾轻舟恭敬。


“坐下。”司督军表情严肃,没了往日里的慈祥。


顾轻舟更加肯定,司督军不是要提顾轻舟和司慕的感情私事,而是有更重要的事。


她道是,坐到了旁边的黄杨木太师椅上,身姿端正。


司督军却沉默了片刻。


顾轻舟也安静等他。


没有人进来打扰,副官连一杯茶也没送。


“昨晚阿慕去打了一夜的靶,你知道吧?”司督军开门见山。


顾轻舟微讶。


难道真要说此事?


“阿慕从小性格就温顺,话不多,脾气也挺好的。”司督军继续道,“我对他也是多有溺爱,少了些苛责。”


顾轻舟一头雾水。


到底要说什么?


“他不及他哥哥行事沉稳练达。”司督军又道。


说到这里,司督军深深叹了一口气。


司行霈的背叛,至今让司督军恼怒。若是司行霈在跟前,司督军打他一顿也许就消气了。


偏他人在千里之外。


司督军心中的这股子怒气至今还没有发作出来。一提到司行霈,火就蹭蹭蹭往上冒。


顾轻舟则用力攥紧了手指,才没有让自己露出异样。


说了半天,难道是要说司行霈吗?


督军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顾轻舟一口气没敢往外喘,她用力忍住。


“我想过离开岳城,把这个东西交给阿慕。现在想想,还不如给你更加稳妥。”司督军最终才说了自己的目的。


他把一个带锁的小箱子,递给了顾轻舟。


箱子有点沉,似装了不少的文件。


顾轻舟不解,有点忐忑问:“阿爸,这是什么?”


司督军轻轻笑了笑,不等顾轻舟打开箱子,道:“你要记住,阿爸很信任你,好好辅助阿慕!”


顾轻舟目光里闪动费解的碎芒。


在一片糊涂中,顾轻舟打开了箱子。


看清楚了里面的东西,顾轻舟翻了翻,露出几分震惊。


“阿爸,我我怕不能胜任!”顾轻舟忐忑,“我没有涉猎过军事。”


“这是最后的保命符,你知道有这个东西,临危交给颜新侬,他会知道怎么做。”司督军笑笑,“轻舟,阿爸去南京上任,岳城我就等于交到你手里。你懂阿爸的意思?”


顾轻舟以为,最后拿到这些的,不是司慕就是颜新侬。


但司督军给了她。


司督军不止一次跟她承诺,将来她跟司慕过不下去,军政府会有她的一份。


这不是虚套。


司督军在用事实告诉她,司行霈不在的话,她才是司督军接班人的第二个选择。她的能力,远在司慕之上。


“阿爸,我绝不辜负您的信任!”顾轻舟受宠若惊,“您放心去南京吧,岳城一直都是您的后盾!”


司督军点点头。


顾轻舟拿着这些东西,小心翼翼回到了新宅,当即让副官在她房间的衣柜里装了个保险柜。


上了锁,顾轻舟又派人加固了门窗。


敲敲打打弄了一整天,把她的房间收拾成了个严密状态,顾轻舟犹自不放心。


她想了想:“去把狼窝搬到我房间里来。”


她想把木兰和暮山养在自己房里。


睡到她房间里来乱翻东西,会被狼咬死。


司慕当天没回来。


“少帅去了营地。”副官对顾轻舟道。


顾轻舟沉吟:“督军和夫人后天就要启程,明天肯定要一起吃个团圆饭,你派人去说一声,让少帅别忘了。”


副官道是。


翌日,天气晴朗。


晴朗的春日,空气里熏甜,有桃蕊迫不及待赶着迎春花,悄然打了花骨朵儿,点缀着深褐色的枝头。


春意越发浓了。


烟柳杨花的江南,春意带着勃勃生机。


顾轻舟早起就到了督军府。


司夫人已经收拾妥当,正院所有家具全部封存,故而空空荡荡的,只剩下一套沙发。


司琼枝和司芳菲不在。


“听说你和慕儿又闹脾气了?”司夫人开门见山问。


言语中非常不客气。


“没。”顾轻舟笑盈盈的,笑容温柔又绚丽,对司夫人也颇为恭敬。


伸手不打笑脸人,司夫人满心的不悦,也不好伸手去管儿子房中事,忍了又忍。


“别总是和他置气,他以后够累的,军中事务繁杂。你身为妻子,平素体恤他,事事以他为先。”司夫人教育顾轻舟。


顾轻舟左耳进右耳出,一副很温顺的样子听着。


司夫人不能肯定她听进去了,却也不能指责她,毕竟她的态度是谦卑的。


还待仔细说,佣人进来禀告说:“二太太来了。”


二太太,是司慕的婶母,司公馆的二太太,她也来给督军一家人践行送礼。


顾轻舟打了个罩面。


司夫人和二太太妯娌俩有话说,顾轻舟就站起身。


“去花园子里走走,一个小时后开饭。”司夫人叮嘱道。


顾轻舟道是。


她不好去琼枝那边,已经是撕破了脸;又不好去芳菲那边,因为不太熟。


百无聊赖,顾轻舟敛衽往后花园去。


春景繁茂,后花园的翠叶覆盖新嫩,郁郁葱葱。


路过竹林旁的小径,顾轻舟听到了说话的声音。


“我才去三年。”顾轻舟听到了司芳菲声音含笑。


“我想你了怎么办?”一个男人道。


这声音也熟悉,是董铭。


“南京不少的权贵在上海和岳城置办了宅子,他们工作日去南京上班,周末回家陪伴妻儿,有辆专列周五来回通达,又快又方便。


你若是想我了,周五晚上九点乘坐返程的专列,很快就到了。”司芳菲不以为意。


她窈窕柔软的腰身,早已被董铭抱住。


董铭亲吻了她的唇:“你这样狠心!”


依偎了片刻,他又道,“别去了!自从我回国,我们就分开了一年多;如今又是三年,我怕你变了心。”


司芳菲笑起来。


她声音温柔而缱绻。


“这个难说啦。”司芳菲道,“若我真的变了心,也是你不够优秀,被别人超越了。”


董铭就掐她的腰。


两个人缠绵厮闹着,就瞧见了顾轻舟。


顾轻舟正在往后退,准备退出去的时候,与董铭和司芳菲目光撞了个正着。


“二嫂。”司芳菲表情恬柔,没有半分的尴尬,莹白素手将青丝撩到耳后,温柔冲顾轻舟一笑。


董铭则有点不自然。


想到心爱的女人要离开他,全是因为顾轻舟,董铭的眼眸闪过几分狠戾。戾色轻掠而过,董铭也叫了声:“少夫人。”


顾轻舟微笑:“我不知道你们在这里,打扰了,我这就走了。”


她没什么愧疚。


是董夫人对颜洛水下杀手,最终反而被顾轻舟算计,弄得司督军对董家不信任,要带走司芳菲。


顾轻舟没有责任,此事她还没有找董家算账,也没有找董铭这个帮凶算账。


眸光微敛,顾轻舟将董铭的神态看在眼里,心中顿时起了个主意。


思量再三,顾轻舟不动声色。


“二嫂,我们也要走。”司芳菲笑道。


顾轻舟还是快步离开了。


她走得很快,那青稠般的长发,在身后形成一个淡墨色的光圈,泛出淡淡清辉,似一道优雅的弧影。


“这个女人真讨厌!”董铭倏然道。


司芳菲回眸,看了眼董铭。


董铭恨恨道:“若不是她,你也不会要去南京了。”


“你这么舍不得我?”司芳菲开玩笑,不想董铭继续提司家的人。


“当然!”董铭道,“只有你才这么没良心!”


董铭迷恋司芳菲,也不是一两日了。


他们留学的时候,董铭大半的时间都在追求司芳菲。


然而司芳菲对他,始终是不冷不热,这让董铭更加努力付出。


他被司芳菲牵着鼻子走。


他母亲说他没用,也说司芳菲在故意钓他,可他不在乎。他就是爱司芳菲,她对他用什么手段他都心甘情愿。


就是不愿意和她分开。


“那你跟我去南京吧。”司芳菲笑道。


董铭却沉默了下。


不是他不想走,而是有人不让他走。


他这次跟着父母到岳城,背后的主人不是他的父亲,而是另有其人。


“我”


“我总觉得,你一直在听什么人的话。”司芳菲开玩笑般说道,“那个人,你对他很敬畏,应该不是你的父母。”


董铭心头大震。


他控制情绪,不露端倪道:“除了你,谁的话我都不听!”


说罢,他低头亲吻司芳菲,将她的猜疑全部堵住。


司芳菲抱着他的腰,心中快速盘算着什么。


两个人亲吻,竟是各有心思。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