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督军府送别的晚宴,司慕准时回来。他没有看顾轻舟,径直寻了个地方坐下,直到老太太进来,他才挪到了顾轻舟旁边。

  司慕对老太太很孝顺,怕老太太看出他与顾轻舟之间的不和睦,故而拿出态度。

  老太太也来了。

  除了司公馆的人,还有军队将领,以及董晋轩父子几人。

  司夫人特意在花厅摆了四桌。

  顾轻舟紧挨着老太太坐。

  老太太慈祥问顾轻舟:“怎样了,有动静了吗?”

  这是希望顾轻舟怀孕。

  司慕在旁边,眉目不动。

  顾轻舟尴尬,半晌不知该怎么解释。

  老太太就明白了,对司慕道:“你新婚就多陪陪轻舟,其他事,交给别人去办!传宗接代,比什么都要紧!”

  说罢,她瞥了眼司督军。

  司督军笑:“姆妈.......”

  “你别叫我姆妈,我当不起!”老太太冷冷道。

  满桌的人停下来。

  大家都知道老太太为何这般说话。

  司行霈被驱逐的消息,一直瞒着老太太,直到过年,司行霈除夕夜没回来,老太太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司行霈从前哪怕不回来,也要打个电话。

  今年没有电话,人也好几个月没影子。

  老太太不问督军府的人,而是旁敲侧击,终于被她知道了。

  她气得当时就拿茶盏砸司督军。

  司督军说:“姆妈,他没事。他人在云南好好的,听说程稚鸿还要把女儿给他。程家的势力比咱们大数倍,他说不定是要结了婚才回来。”

  老太太将信将疑。

  生气归生气,假如这是司家父子的双簧,倒也不错,至少她会多个孙儿媳妇。

  思前想后,老太太确定司行霈没事,就不再担心了,对司督军却仍是有气。

  到今天,司督军即将去南京上任,老太太的气也没有消。

  “祖母,您别生气了,阿爸哪怕是去了南京,也会定期回来孝顺您的。”顾轻舟在旁安慰道。

  老太太只给顾轻舟笑脸:“我是不管他了,做了大官不由娘。倒是你们小一辈的,赶紧给我添个重孙,我才高兴!”

  气氛重新活络起来。

  司夫人和二婶凑趣道:“等年底的时候,家里就能添丁增口了。老太太也不怪,轻舟还是很争气的。”

  顾轻舟却在这个瞬间,想起了司行霈。

  她曾经骂司行霈肮脏,司行霈却跟她说,男女睡觉这件事脏,为什么传宗接代又是神圣的?

  这原本就是个悖论。

  比如在场的所有人,都催促着添孩子,难道他们不知道生孩子之前,需要男女的结合吗?

  为什么男人和女人睡在一起是肮脏,是神秘而不能宣扬的,而添孩子却是大喜事?

  顾轻舟并非要把此事弄个究竟,她只是想起了司行霈曾经的话。

  他看世界比顾轻舟透彻多了。

  老太太的发火、添重孙的问题,打开了顾轻舟记忆的峡口。

  司行霈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毫无预兆往顾轻舟的脑子里涌。她堵不住,那些记忆蜂拥而至。

  “你真是个蠢货,他杀了你最亲的人,你却在想他!”她脑海里有个声音在咆哮。

  因为这点咆哮,顾轻舟想到了乳娘和师父。

  这下子,脑海中的记忆更是翻江倒海,顾轻舟很努力才控制住情绪,没有当场落泪。

  她中途出去了一趟。

  在屋檐下,顾轻舟又看到了司芳菲和董铭。

  这场晚宴,顾轻舟味同嚼蜡。

  回去的时候,她也是恹恹的。

  司慕开车,顾轻舟坐在副驾驶座上。

  “阿爸有没有说什么?”司慕知道顾轻舟昨日来了趟督军府,见她今天整个人都无精打采,还以为督军骂她了。

  顾轻舟回神。

  她不能说,督军把军政府最后的防卫交给了她。

  这样,会损害司慕作为军政府少帅的自尊。

  “没有。”顾轻舟懒懒道。

  司慕欲言又止。

  翌日清晨,众人去火车站送司督军。

  顾轻舟站在司慕身边。

  司督军和司夫人叮嘱他们两口子,管理好家门。

  董铭则在大庭广众之下,拥抱了司芳菲,抱了很久,直到司督军看不下去,重重咳嗽了一声。

  “再见。”司芳菲立马推开他。

  董铭满眸不舍。

  火车离开了岳城。

  众人回去,司慕和一位副将说话,顾轻舟站在旁边,董铭走了过来。

  顾轻舟今天穿着一件月白色绣芙蓉花的旗袍,肩头萦绕着浓流苏长款披肩。流苏里点缀了金线,在日光中熠熠生辉。

  她带着帽子。

  帽子是英伦淑女式的,缀着半张面网。顾轻舟的面网上,又点缀了两颗红宝石,映衬着她露出了的红唇。read_middle();

  “少夫人,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您这样拆散了我和芳菲,心里过得去吗?”董铭含笑,声音里却透出寒意。

  看司督军的眼神,董铭觉得司督军到了南京就给司芳菲寻门婚事的话都不意外。

  司芳菲从小有足够的父爱母爱,身边的人都特别疼她,她活得自信而快乐,且有自己的学历追求,她不依赖董铭的感情,董铭无法掌控她。

  他很怕司督军不同意的情况下,司芳菲会变心!

  而这一切,都是顾轻舟造成的。

  “我过不去?”顾轻舟微微眯起眼睛,眸子里寒芒迸现,透出威严,“董少帅,你脑子生锈了吗?你和你母亲怎么合谋的事,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反而敢来怪我?”

  “你不是好好的?”董铭咬牙切齿。

  顾轻舟冷笑。

  这种强盗理论,顾轻舟才见识到。

  董家要害顾轻舟,顾轻舟不过是以牙还牙,结果董铭反过来以为顾轻舟害了他。

  “那你不是罪有应得吗?”顾轻舟笑起来。

  她倏然微笑,灿若春华。

  “你......”董铭攥了攥手指,他脸上的笑容不复存在,反而充满了戾气。

  司慕回眸看到了,阔步走了过来。

  “怎么了?”司慕声色俱厉问董铭。

  场面一静。

  副将和参谋们还没有走远,全部看着这边。

  董晋轩也看到了,心头一紧。

  督军才走,少帅就要发难?

  “没事,我跟少夫人说几句话。”董铭连忙笑起来。

  他们董家一来就闹了个大笑话,现在很多人对他们充满了敌意和警惕,想要坐稳海军元帅,还需要军政府其他将领的支持。

  失去了先机,董铭不敢与司慕硬碰。

  认真算起来,司慕今年才二十二岁,他比董铭小。

  “我看到你跟少夫人说话,面色不善。”司慕声音不低,没有一点笑意,“以后有什么不满就跟我说,别为难我的女人!”

  此言一出,旁边的副将和参谋们,都对董氏露出更深的敌意。

  董家虽然有督军的支持,有南京的调令,但军队是岳城军政府的,董氏父子已经很受排斥了。

  董铭心中恨得咬牙,却不敢说什么,赔笑着说了句是。

  回去的时候,司慕看到顾轻舟想说话,他冷漠道:“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多管你的闲事。”

  他以为顾轻舟会说,他跟董铭发火,是多管闲事,她自己能搞定。

  顾轻舟却笑了:“不是的,我是想多谢你维护我!”

  司慕不言语,面无表情目视前方,自己开车。

  他和司行霈一样,都很喜欢汽车,所以不带司机。

  “你知道董铭跟我说什么吗?”顾轻舟道。

  司慕摇摇头。

  顾轻舟就把董铭的话,告诉了司慕。

  “他竟然有脸迁怒你?”司慕大惊,握住方向盘的手更紧了。

  “所以,董氏父子留不得。”顾轻舟道,“督军也是没办法,现在岳城海军无人能用,况且董晋轩的调令是南京发的,督军现在要去南京做官,不能再阳奉阴违。”

  从前南京的调令,司督军是不会管的。

  可三军总司令的名头,对岳城军政府极其有用。

  司督军为了坐稳这个位置,为了争取更大的利益,他不得不容忍董晋轩,这是给南京面子。

  “可恨!”司慕道。

  司慕也想起,督军临走前反复说过:董晋轩是南京放过来的,他现在对南京还不熟,目前动董晋轩很不明智。

  董夫人一来就自毁声誉,董家不能上蹦下蹿,对司慕来说还不错。

  “不妨事,我们可以设个套,让他们自己入瓮。”顾轻舟笑道。

  司慕精神稍微好转。

  在这个时候,司慕没了之前的愤怒,认真和顾轻舟筹划了起来。

  回到城里,司慕送顾轻舟回家之后,他就去了军政府。

  现在,督军府后院和前院相通的院门,已经死死锁住了。

  后花园还有个门,姨太太们进出,都要从后面。整个前院,彻底变成了办公用的军政府。

  司慕召集将领和参谋们,商量了接下来的军务。

  忙完之后,司慕一个人坐在宽大的会议厅,想到这个机会是顾轻舟帮他争取到的。

  没有顾轻舟,回来主持大局的,就是司行霈了。

  很多的念头在心中闪过,司慕还是不确定自己要什么,但是他知道,应该和顾轻舟谈一谈了。

  他开车回了家。

  一进门,他就看到顾轻舟坐在沙发里看书。

  灯火映照在她的周身,她明媚而温暖,似一段锦裘,能让司慕的整颗心暖和起来。

  他静静看着她,半晌没有挪脚。

  “轻舟?”司慕喊了她一声。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