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没有把司慕的事告诉督军。


督军刚去南京,崭新的司令部,陌生的人脉关系网,够他头疼的,顾轻舟不想用岳城的事去劳烦他。


他离开时,顾轻舟答应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她要说到做到。


顾轻舟很担心司慕。


司慕则沉吟良久。


不知是迫于压力,还是幡然醒悟,司慕再次去找了他找了合作伙伴——德国军火贩子佐瑞格,终止与他的合作,


司慕虽然恼怒,也隐约觉得顾轻舟言之有理。


“少帅,这么得天独厚的好机会,您真要放弃?”军火贩子佐瑞格明显是不甘心,“假如我们把这个机会给别人,他可以攻下岳城军政府,到时候你所谓的民族大义,所谓的爱国抱负,去哪里实现?”


这些,司慕全部知道。


他当初就是听了这席话,才决定用铁矿来换取军火。


他那时候觉得,军火才是一切。这笔买卖他不做,别人也会做的。


一旦兵临城下,还谈什么抱负与爱国?


可顾轻舟不准,她甚至威胁他。


司慕觉得顾轻舟的目光短浅。


然而,督军离开岳城时,把自己的印章、军队的调令牌甚至军政府的府库钥匙和对牌,全部给了顾轻舟。


就是说,顾轻舟才是岳城真正能发号施令的人!


她不同意,司慕这生意做不下去。


只要顾轻舟不同意,司慕的铁矿都无法运出岳城!


督军对自己的儿子太狠了!


“我自有主张!”司慕冷漠道,“下次再说吧!”


“少帅,您是不是惧内?”对方突然道。


司慕愤怒看着他。


心思被戳破,司慕很难堪。


对方笑笑:“是不是尊夫人不许您这么做?您堂堂七尺男儿,却要把军国大事交给短视的妇人?”


司慕眸光冰凉。


对方得意,以为用激将法留下了司慕,司慕却是收敛了神情。


略微停顿,司慕道:“这样吧,我再考虑考虑。”


说罢,他离开了会所。


他也想能做主。


可惜印章全在顾轻舟手里,司慕难道去硬抢?他要是敢这么做,他父亲非要回来宰了他不可。


然而,坐在车子里,司慕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突然想起那个军火贩子佐瑞格说:“您是不是惧内?”


这句话,司慕细细品位,没了难堪,反而是一下子震惊了,浑身发寒。


他猛然加快了油门,回到了新宅。


一回来,司慕就上楼去敲响了顾轻舟的房门。


顾轻舟打开了门。


正要问时,司慕一脸正色,对顾轻舟道:“多谢你!”


他没有嘲讽,反而满腹心事的样子。


顾轻舟不解:“进来说吧。”


自己阻止了他以为绝佳的好机会,他怎么说出多谢?他这句多谢,是情真意切,并非咬牙切齿。


司慕就进了她的卧室。


“怎么了?”顾轻舟反而糊涂。


司慕进来,随手关了房门。


他神色里没了别扭,也没了冷冰和怒意,而是一片赤诚。


他自顾自坐到了顾轻舟的沙发上。


顾轻舟在他对面坐下。


见他的神色里,颇有深邃的模样,顾轻舟又问:“出了什么事?”


司慕就从头说起。


“我原本与德国驻天津大使馆有往来,他们的情报系统的处长,是我同学。


这次找我合资的人,却非我的朋友,而是慕名找上门来,说他们已经筹建好了,就等着大主顾上门。


正好我知道督军要走,又想到拳头才是硬道理。在此等乱世,军事强盛才有资格谈经济,我就答应了。”司慕道。


司慕跟顾轻舟解释,他觉得军事才能保障一个地区的安全与稳定。


没有稳定,什么经济、爱国都是空谈,这是司慕当时的想法。


他说到这里,顾轻舟点点头。


她觉得这个想法不错。


只是,岳城的军火已经足够了,不需要再锦上添花。


想法是很好的,可做法是不可取的。


“今天我去拒绝佐瑞格,你知道他说了什么?”司慕神色凝重。


和司慕做生意的,就是那位叫佐瑞格的德国人。


“说了什么?”顾轻舟听到这里,也露出几分好奇。


“他问我是不是惧内。”司慕道。


顾轻舟诧异看着他。


一瞬间,顾轻舟也明白了。


“佐瑞格知道军政府的内幕,他知道是我掌事!”顾轻舟骇然,“他知道督军把所有的印章都给了我!”


“对!”司慕道。


司慕一开始没听出佐瑞格的激将,后来回去的路上,司慕越想越不对劲:顾轻舟拿到督军印章这件事,只有几个人知道,佐瑞格为什么会知道?


若佐瑞格不知道,他为何要如此说?女人在军事上很难掣肘,普通的妻子,如何叫丈夫害怕?


这是军火买卖,不是纳妾,谈不上惧内。


正是因为佐瑞格这句话,惊醒了司慕。


督军把所有的印章,包括调军用的印章,全部给了顾轻舟,此事只有军政府四位高层知道。


司慕都不清楚。


若不是这件事,顾轻舟为了威胁他,司慕根本不知道督军背后让顾轻舟来辅助军政府。


但是一个德国军火贩子,他知道这么重要的军政府机密!


佐瑞格知道司慕反悔,是因为他的夫人不同意。


如此精准,说明佐瑞格有情报!


“也就是说,军政府里有内鬼!”顾轻舟道。


“不错,这是个套!”司慕也是毛骨悚然。


他也是昏了头,受了佐瑞格的蛊惑,想着军火强国。


没有强悍的军事保障,要铁矿有什么用?


他当时是这么想的。


现在他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愚蠢,差点踏入一个陷阱,是顾轻舟及时将他拉了回来。


“只要我跟佐瑞格签订协议,那么很快南京甚至全国都知道,我暗中将铁矿送给德国人。”司慕道,“到时候,给我扣个卖国军阀的帽子,全国的报纸都要讨伐我!”


想到聂芸那件事,司慕对讨伐就不寒而栗。


而这次的事,若是被对方算计成功了,司慕面临的讨伐,是比聂芸那件事严重百倍千倍!


南京甚至可以扣押督军,出师有名攻打岳城。


到时候就要掀起一番战火。


司慕自以为有能耐,直到现在,他才觉得顾轻舟是多么敏锐!


她一下子就嗅出了阴谋!


“轻舟,多谢你!”司慕道,“多谢你骂醒了我!”


顾轻舟笑。


同时,她也对司慕改观。


司慕因为受过西方教育,他对一些问题的看法比较超前,不符合岳城和华夏的局势,但他并不是一个愚笨的人。


他有了警惕,就从德国军火贩子的只言片语里,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只是,他的反应还是比较慢,需要慢条斯理才能想清楚,应变能力不强。


“你其实是个很有才干的人。”顾轻舟也道。


他们对视一眼。


司慕眼底的情绪,几乎要控制不住,顾轻舟就挪开了眸光。


这天,他们俩谈了很久。


他们先谈了军政府的事。


顾轻舟把她知道的,先告诉了司慕:“督军将印章全部给了我这件事,只告诉了义父,二师师长李明安、副将周成钰、参谋黄成。”


这件事,顾轻舟原本没打算说,司督军也没打算让司慕知道。


如今开诚布公,司慕心中有点芥蒂,到底也不便发火。


他知道督军的决定更正确。


“这四个人里,肯定有一个是内奸。”顾轻舟道。


司慕颔首。


佐瑞格就是知道了秘密,才给司慕设套。


“我们应该想个办法,把内奸给揪出来。”顾轻舟道。


司慕却看了她一眼:“义父的嫌疑也要算在内,等事情落定,才能秉公办理。”


顾轻舟点头:“这个是自然的。”


他们俩商量了一个小时,得出一个可靠的办法。


商定之后,就照计划进行。


司慕说完了正事,话锋一转说起了私事。


“轻舟,你觉得我们俩能走多远?”司慕道,“是这三年的协议婚姻,还是更长久?”


这个话题转得太快,让顾轻舟愣了下。


回神后,顾轻舟在心中叹了口气。


“这三年!”顾轻舟笃定道。


她没有给司慕任何希望。


三年之后的事,谁也说不准,但是她不想司慕心怀希望又失望。


还是不要有希望。


“你觉得只有三年,我觉得是更长久。”司慕道,“我们可以做更长久的打算吗?”


顾轻舟摇摇头。


司慕却坚持。


他做了自我批评。


“我一直知道有个未婚妻在乡下没死,可我从未想过这桩婚姻能坐实,没有和你联络过,依旧交女朋友谈恋爱。


你来到岳城,我与你初次见面也有误会,你出卖我的消息,我为此记恨了你一年多,没有帮助过你。


我后来跟魏清嘉藕断丝连,直到魏清嘉回来,我才肯定自己想要的感情已经不是她。但是这个过程中,我让你很伤心。”司慕点滴说起。


顾轻舟诧异看了眼他。


这是唱哪一出?


司慕还想说什么,顾轻舟已经坐不住了。


“轻舟,我想跟你重新开始。”司慕道,“我们可以”


“我们当初结婚,可不是这么说的!”顾轻舟沉了脸,“司慕,我们别给彼此找不痛快,好吗?”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