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的春宴,定在二月初十,算是岳城最早的春宴了。


其实,每年岳城的春宴,都要等过了清明,顾轻舟算是提前了大半个月。


“她新做了女主人,迫不及待想要显摆呗。”有人在背后议论她。


“今年气候温暖,早点宴请倒也不错呀!要不然这二月都闷在家里,怪无聊的。”


“是的,早点开始,错过了梅雨季节,反而更好。”


总之,顾轻舟的宴会,有褒有贬,却没人会拒绝。


顾轻舟一家家送了请柬,也拜访了七八户高官的家属。


她性格温柔,那些太太们对她没有对司夫人那种敬意,都把她当个孩子似的,很喜欢她。


三天下来,顾轻舟就差不多收集了一些资料。


她拜访这么多人,只是为了遮人耳目,真正想要拜访,是李明安、周成钰和黄成这几位的家属。


她也很顺利办妥了。


请柬送完,顾轻舟把剩下的事交给了颜太太,自己开始整理、铺垫。


她要用一个计策,来抓住内鬼。


差不多完成了,就等着宴会那天内鬼上钩。


顾轻舟吃饭的时候,托腮沉思。


司慕问:“不是一切很顺利吗?”


他以为顾轻舟在为难。


顾轻舟却摇摇头:“我昨天在安排事情的时候,突然有个想法”


“什么想法?”


“会不会所有的事,都有一双手在背后推动?”顾轻舟道,“你看最近的事,每一桩都是冲着军政府来的。哪有这么巧?”


司慕蹙眉。


“你是说”


“我是说,也许,我们从来没有抓到真正的主谋。”顾轻舟道。


司慕头皮微微发麻。


聂芸的事,政治部的武部长和李文柱合谋,此事关乎他们的利益,同时能摧毁军政府;魏清嘉是想嫁给司慕,说她没有野心,只是想做个夫人,不太适合。


董夫人想要害顾轻舟,也是为了让颜新侬和司慕反目成仇,董晋轩更加有利控制军政府。


如今的内鬼,设套让司慕陷入卖国的陷阱里,背后也是冲着军政府。


“你是说,有人想要接手岳城的势力?”司慕问。


顾轻舟点点头。


她突然一僵,背后发寒:“每件事都是冲着军政府来的,那么我的师父和乳娘”


师父和乳娘的事,导致顾轻舟和司行霈反目,司行霈被驱逐出岳城;南京突然临时成立三军司令部,司督军离开了岳城。


走了两位头脑人物,岳城的军政府现在似群龙无首。


再经过有心人的挑拨,或者发生点什么大事,那些师长可能会带着各自的人马离开,到时候岳城军政府名存实亡。


“司慕,假如这是个圈套的话,背后肯定是有个特别庞大的势力!”顾轻舟道。


说罢,他们俩陷入沉思。


他们俩似乎同时想到了一件事。


而后,他们统一的沉默了。


当沉默酝酿到了一定的程度,顾轻舟站起身:“我先去睡了。”


司慕仍在沉思。


顾轻舟躺在被窝里,思潮翻涌,情绪就压抑不住了。


她想起了乳娘和师父,也想起了司行霈。


接下来的几天,顾轻舟把颜新侬、李明安、周成钰和黄成这四个人,仔仔细细再梳理研究了一遍。


她跟司慕说:“我首先最信任是义父,我要排除他的嫌疑,当然我没有泄露半个字;其他的三个人,我一视同仁。”


司慕看了她一眼。


这件事,司慕没有表态。


司慕甚至想:“假如颜新侬想要拿下军政府,那么赶走司行霈,司督军离开岳城,岂不是对他更有利?”


顾轻舟见他沉默,笑道:“我知道,这件事看上去义父嫌疑更大,因为明眼人都知道,义父可能会最得益。


可往往就是这样,看上去最有可能受益的那个人,就是障眼法。我义父看上去最有可能,恰恰说明他可以排除在外。”


司慕终于开口:“你很信任义父?”


“我的眼光错不了。”顾轻舟道。


司慕道:“那你不是看错了司行霈?”


顾轻舟沉默。


沉默片刻,她没有回避。


正如她上次所言,司行霈不是蛇蝎,他们不需要回避他。


司慕不需要,顾轻舟更加不需要。


就像伤口,捂得很紧,可能会发言溃烂,越藏越糟糕。


“我不可能每件事都对,这并不让我丧失信任其他人的自信。”顾轻舟道,“我仍是信任义父!”


司慕见她笃定,不再反驳她。


到了二月初十,天下起了蒙蒙细雨。


一场春雨,庭院被洗刷得干干净净,浅褐色的枝头,批了层薄薄翠妆。远处望过去没什么,凑近就能看到新发的嫩芽。


春华降临,万物复苏。


顾轻舟家的外院花厅,早已搭建了很长的雨棚,从花厅一直延伸到大门口。


薄雨越下越大,到了傍晚十分,居然大雨磅礴,电闪雷鸣。


“今天这天气不好。”颜洛水道。


顾轻舟笑:“没事,再不好的天气她们也会来,就无关紧要啦。”


她反而觉得天公作美。


不时有宾客进来,顾轻舟已经学会了如何应酬,一一与他们寒暄。


随后,顾轻舟的嫌疑人李明安带着他太太和孩子们进来。


“李师长。”顾轻舟微笑。


李明安很骄傲,对司慕不屑一顾,却对顾轻舟很敬佩。


聂芸一案,顾轻舟的所作所为,军政府的人全部看在眼里。


所以,当李明安知道督军把军政府所有的印章都交给顾轻舟保管时,李明安心悦诚服。


“少夫人。”李明安道,“辛苦你了。”


“我们女人家,不懂什么军国大事,就是吃吃喝喝的,累不着什么。”


寒暄几句,李明安带着太太往里走。


又有人进来。


而后,顾轻舟见到了她的第二位嫌疑人——参谋黄成。


黄成没有带太太,反而是带了位漂亮婀娜年轻的姨太太。


“少夫人!”黄成与李明安的孤傲正好相反,他非常的谦和。


他的太太是内地女人,如今还在老家。他在岳城新娶了太太,就是眼前这位。他自命她为正室,可其他人家都不愿意与这位黄太太来往,从内心将她评为“姨太太”。


最后是周成钰。


周成钰是位很好的父亲,也是一位很好的丈夫。


司慕说:“最不可能背叛的,就是周成钰了,阿爸救过他的命,而且他性格忠贞,从他的家庭就可以看得出来。”


当然,主要还是在众多支持司行霈的高官中,周成钰一直与司慕关系很好。


顾轻舟排除颜新侬,司慕排除周成钰,都是感情在里头作祟。


颜新侬最后才来。


“人到齐了。”顾轻舟对司慕道,“你那边准备得如何?”


司慕道:“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就在这个时候,德国军火贩子佐瑞格进来了。


佐瑞格一进来,顿时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颜新侬愣了愣。他的眼神,被司慕尽收眼底。


司慕看到颜新侬的表情,心头微沉:“难道真的被我猜对了?”


佐瑞格不似其他洋人那么高大,他个子比较矮,比司慕矮一个头,满脸浓髯。


因他是红发红髯,又是很明显的鹰钩鼻,哪怕他个子不高,也在人群里格外醒目。


司慕会说德语,佐瑞格在华夏多年,颇有语言天赋的他,也会说几句中文。


“司太太像水仙花一样美丽。”佐瑞格用中文说。


顾轻舟不知他这是哪里来的表达,笑容绚烂:“多谢您。”


颜新侬则不时往这边看。


顾轻舟也察觉到了。


司慕撇了眼顾轻舟,他那意思,顾轻舟很明白。


颜新侬的异样是最明显的,而其他几位,都没什么反应。


司慕带着佐瑞格,认识其他人。


“轻舟,你看到总参谋的态度了吗?”司慕附耳,对顾轻舟道,“也许”


顾轻舟唇边有了个冷冷的弧度。


她抬眸看了眼司慕。


佐瑞格也看过来,司慕就停住了其他的话。


佐瑞格明面是是开舞厅的生意人,司慕就介绍其他富商给佐瑞格认识。佐瑞格身边带着一名翻译,他自己也听得懂几句中文。


没有司慕在旁边,他也能与其他人应酬。


司慕就顾轻舟往外走。


雨还在下着,雨势越发的浓烈。


“轻舟,我们还要继续吗?”司慕突然低声问。


顾轻舟冷漠看着他:“你这个人,观察力差成这样!”


原来,她的不快都是冲着他的。


司慕的态度,太让顾轻舟失望。


他有时候会存在偏见。


自从顾轻舟说过,背后有个大主谋的时候,司慕就怀疑了颜新侬。


现在,被顾轻舟这么一骂,司慕顿时醍醐灌顶般。


他知道顾轻舟为什么说他观察力差了。


“我明白了!”司慕立马道,“这样的话,义父是第一个没了嫌疑的!”


顾轻舟嗯了声。


颜新侬的态度,恰好说明一个事实。这个事实,正好证明颜新侬没有半分的嫌疑。


一声炸雷,倏然轰隆隆在耳边炸开。


等雷声过后,有个人悄无声息站到了顾轻舟与司慕的身后。


他不是偷偷来的,而是雷声遮掩了他的声音和脚步,顾轻舟和司慕没留意。等顾轻舟和司慕发现他在身后,全部吓了一跳。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