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司慕进书房,去给军政府打了个电话。


军政府的情报系统,就会去查长亭的背景。


“这次你帮我渡过了危机,我还没有感谢你。”司慕道,“我请你吃晚饭,好吗?”


他目光殷殷,又解释道,“我不喜欢欠人的。”


顾轻舟略微沉吟,道:“好。”


司慕去订了餐厅。


离晚饭还有很长一段时间,顾轻舟坐在书案前,写写画画的,很是用心。


司慕下午打了好几个电话,把事情全部交代清楚,也准备休息一下午。


他的余光,瞥见顾轻舟的两匹狼,正在门口铺好的被褥上,或抖抖身子,或侧卧,十分的听话。


“这是狼,还是狗啊?”司慕好奇,站在门口打量了片刻,“如此听话,倒是头一回所见。”


驯养得如此通人性,是花了一番大心血吧?


司慕略微站了站,快到四点的时候,他上楼去敲门。


“请进。”顾轻舟在房间里说道。


房门没有反锁,司慕进来。


“等一会儿,我马上更衣梳妆。”顾轻舟道。


司慕则道:“不是的,还不着急走。你在做什么?”


顾轻舟面前,一个偌大的本子,她正在伏案疾书。


“我在写教案。”顾轻舟道,“我最近一直在想,中医要发展,就必须改掉‘秘方’的狭隘,需要把自己的知识传承下去,告诉更多的人。”


司慕不懂这个,他静静听着。


快到五点,顾轻舟才更衣梳妆,他们俩六点出门,去了餐厅。


他们去了家西式餐厅,灯火葳蕤,气氛很暧昧。


顾轻舟坐下,先点了菜。


司慕则点了两支葡萄酒。


吃饭的时候,顾轻舟正在切牛排,就想起一桩往事。


她微微笑了。


“笑什么?”司慕正要为她倒酒,瞧见了她的神态,好奇问道。


顾轻舟道:“我想起从前有一次,你、我、魏清嘉三个人吃饭,你一上来就为她切牛排。”


司慕的手一顿。


他手中的红葡萄酒,泛出潋滟的波纹,缓缓注入顾轻舟的高脚杯里。


放下醒酒器,司慕沉默坐了片刻。


顾轻舟已经切好了牛排吃。


“对不起。”司慕突然道,“那天我是故意气你的。”


顾轻舟笑:“我知道的,你故意与魏清嘉恩爱,想要让我知难而退。”


司慕却摇摇头:“不是的。”


他缓缓喝了一口酒。


葡萄酒有点酸,也有点甜,缓慢入喉,司慕才道:“在那之前,我很想跟你约会,但是你拒绝我了。


我没有想过解释清楚,反而一味的故意气你、闹脾气、言语刻薄。现在想来,我真是有点愚蠢。”


顾轻舟微讶。


司慕这番话


顾轻舟用力又切了一块牛排,对司慕道:“这牛排不错,快尝尝。”


她想要不着痕迹转移话题。


司慕却很坚持:“那次的事,很抱歉,我希望你能原谅我!”


顾轻舟笑笑:“我没有生气,只是此情此景,想起来了而已。没事的,吃饭吧,谈不上什么原谅不原谅的。”


司慕坐着没有动。


顾轻舟余光瞥见了他,故意装作看不见。


司慕仍是坐着,静静望着她。


顾轻舟挨不过去,心想她太嘴贱了,平白无故说什么蠢话!


她抬眸,与司慕的眸光撞了个正着。


司慕眼眸深邃,似乎像要把她看透,顾轻舟叹了口气:“我原谅你了。”


话音一落,顾轻舟的神色突然微敛。


司慕诧异。


顺着她的目光,司慕转头。


西餐厅没有开大的吊灯,只有每桌放了两个烛台。桦烛影微,媚而迷蒙,透过这光线,司慕看到一个异常漂亮的男人,正含笑看着他们。


是长亭。


西餐厅人人华衣锦服,长亭的西装面料考究,裁剪合度,那通体的黑色毫无突兀,反而像最适合的映衬,把长亭的神采全部衬托出来。


满室的男男女女,都不及长亭。


司慕转回脸。


顾轻舟已经冲长亭微笑。


长亭就走了过来,立在旁边打招呼:“少帅,少夫人。”


司慕眼眸冷峻,扫视了他一眼,端起酒杯,毫不理睬他。


顾轻舟则态度和蔼:“长亭先生,真是有幸遇到您。”


“少夫人和少帅是贵人,今天是我有幸了。”长亭笑道。他一笑,眼角眉梢的神采似叠锦流云。


司慕重重将酒杯顿在桌子上。


顾轻舟站起身,和长亭握手:“回头再聊。”


长亭却不是握住,而是行了个吻手礼。


他的唇,轻轻落在顾轻舟的手背:“少夫人,告辞。”


放下顾轻舟的手,他又对一脸冷漠的司慕道:“少帅,告辞。”


司慕一动不动,就像没听到。


长亭不以为意,脸色都不变就离开了,笑盈盈回到了他女伴那边。


他的女伴,也回头看了眼顾轻舟。


是一位年纪不过十七八岁的名媛,圆嘟嘟的小脸,可爱中又有几分纯真。


顾轻舟收回了视线。


“你说得对,这个人很有鬼!”司慕声音冷得能凝结成冰,“直接剁了他!”


顾轻舟失笑。


“别生气。”顾轻舟笑道。


司慕又狠狠灌了一杯酒。


他觉得自己应该处理得更加得体。若是司行霈在场,他肯定要把长亭气死,司慕却做不到。


他只会对自己发脾气。


“帮我切牛排吧!”顾轻舟突然把碟子递了过来。


司慕一愣。


气氛终于缓和下来。


他很绅士的,认真替她切好了,又为她倒了酒。


“谢谢。”顾轻舟笑道。


司慕的心情,好转了很多。


上甜点的时候,他拿出了礼物给顾轻舟。


顾轻舟说,她想要钻石的首饰,除了戒指。


司慕就给她买了一条钻石手链。


打开盒子,钻石的璀璨在烛火下格外闪耀。


顾轻舟估算着,卖了能值不少钱,况且这是她应得的,她帮了司慕。


“谢谢!”顾轻舟收下了。


她想要关上盒子,司慕却拉过了她的手:“试试看。”


他亲自为她戴上了手链。


司慕的指端温热,钻石冰凉,一冷一热落在顾轻舟的肌肤上,她倏然有点愣神。


她在这个瞬间,情不自禁想起了另一个人。


司慕低垂的侧颜,真像司行霈!


记忆疯狂冲击着,就像澎湃的海浪,一下下击打着壁垒,快要把顾轻舟所有的防卫击破。


幸而灯火浅淡,司慕看顾轻舟时,她眼底的异色被遮掩住了。


顾轻舟垂下纤浓的羽睫,看着这钻石,心思早已不知飘向了哪里。


“我看到你喜欢钻石戒指,这个给你玩”


顾轻舟摩挲着钻石的界面,沉默了起来。


“很喜欢!”就在司慕以为她不会说什么的时候,顾轻舟低喃,“我很喜欢钻石,哪怕只是玩的。”


司慕微微笑了下:“喜欢就好。”


顾轻舟有点失态,她不想被司慕看出来,更不想扫兴,就道:“我去下洗手间。”


她一直低垂着眼帘,不看司慕。


司慕不知她的情绪。


她并非无动于衷。


也许,她想司行霈了


司慕心中,不免充满了苦涩。这苦涩一圈圈的泅开,让他整个人的呼吸都凝重起来。


顾轻舟去了趟洗手间,沉默了片刻,又略微涂了一层薄粉,才将情绪敛去。


出来的时候,顾轻舟听到了后门处有动静。


长亭正在往外走。


顾轻舟顿了下。


“长亭?”她有点吃惊,不知他这是要去干嘛。


紧接着,顾轻舟听到了“啊”的一声,有人呼痛。


顾轻舟的手袋里,随身放着勃朗宁和短刃。


她犹豫了下,把短刃藏在袖底,悄无声息往后门口站了站。


不远处,长亭正手脚迅捷与一个人打了起来。


他擅长的是东洋拳法,速度很快。


对方也不弱。


顾轻舟看到那人抬脚就往长亭的肩头踢去。正是这一脚,落了破绽,他重重被长亭拽倒在地。


长亭上前,一把脱下了这人的外套。


顾轻舟诧异。


对方穿得也是西装,长亭利落脱了下来,罩住了对手的头。


寒光微闪,一把短刃刺入对方的喉咙里。


血全被西装的外套挡住。


对手使劲挣扎。


长亭却稳稳按住了他,将他抵在墙壁上。


整个过程,不过两分钟。


“少夫人。”长亭没有回头,手里不动按住他的敌人,却轻轻喊了声顾轻舟,“帮个忙,关上后门!”


这是连通洗手间,常有人来往。


顾轻舟愣了下。


四下里无人,长亭与被杀的男人都没有带帮手。


顾轻舟侧身,彻底从门后站了出来,关上了后门。


“过来!”长亭道。


顾轻舟蹙眉。


“过来,帮我一个忙!”长亭又道,声音不高,却带着不容置喙。


顾轻舟走上前。


对方已经死透了。


血慢慢渗透了对方的西装,落在地上。


长亭松开了他,缓缓拔出插在对方喉咙里的匕首。


顾轻舟眼眸安静,看着他。


长亭微笑,不像是刚刚杀了一个人,而是像走在鲜花着锦的舞台,他的笑容绚丽。


“你很紧张。”他淡淡道,“怕我杀了你灭口?”


顾轻舟微笑。


笑容很浅。


“别怕!”长亭放轻了声音,哄她般。


顾轻舟的笑意敛去。


“岳城是法制的城市,你这样杀人是要坐牢的。”顾轻舟表情收敛,几分肃然就透出来。


“无妨,没人会抓我。”长亭笑了笑,“帮帮忙。”


“帮什么?”顾轻舟蹙眉问。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