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第407章睚眦必报

  部长发怒了。

  他被董晋轩全家气得半死,觉得董家耍了他们。

  董铭是犯罪了,罪该万死的,董晋轩却非要翻案。

  到目前为止,督军府这对年轻夫妻,看上去毫无嫌疑。

  董晋轩全家与司慕夫妻,被南京的副官们,分别送到了饭店的房间里,暂时不准离开。

  “部长要调查取证,亲自动手,你们不许外出。”

  房间位于五楼,门口守了六名副官,等于软禁。

  “好。”顾轻舟和司慕态度平静。

  董家那边又闹了,可惜南京的人才不管他们。

  接下来,南京方面取证、再调查、再打电话回南京,在各方面运筹。

  顾轻舟与司慕,被关在饭店的房间,一关就是两天三夜。

  这段日子里,司慕睡地板。

  顾轻舟看着他自觉抱着被子,铺到地板上,就想起前不久,他才颐指气使让顾轻舟睡地板,不免微笑。

  “怎么了?”司慕问。

  顾轻舟道:“你还是挺懂得感恩的。”

  司慕没理会。

  其实,这个机会不错,他可以趁机与顾轻舟同床。

  然而,司慕没那么厚的脸皮,他有自尊。

  军法部的人,不眠不休查了两天。

  所有的人证、物证,全部指向了董铭。

  顾轻舟说,董铭绑架她、诬陷她;董晋轩说,顾轻舟蛊惑董铭,司慕因戴了绿帽子而嫉妒枪杀董铭。

  最后,军法部拿到了铁证,顾轻舟的证词属实:手表的记录是董铭伪造的;董晋轩绑架了钟表行的冯老板,反而是不打自招,帮了倒忙;董铭的随从偷了军政府的副官军装,伪装成军政府的人,方便绑架了顾轻舟,已经被击毙。

  “手表不是岳城的,也绝非少夫人的,冯老板在妻儿被绑架之下指认董铭,此事属实。”

  “如果是少夫人自己跟董铭跑,岂会带副官?”

  “董铭罪行成立!”

  董铭绑架顾轻舟,杀了四名随从,他被判了枪决。虽然他去世了,无需再毙一回,但罪行书还是发了下来。

  司慕错认副官,为了救妻子而自卫杀人,无罪。

  顾轻舟被绑架,予以安抚。

  事情落定。

  董夫人当场吐血。

  殷红的血,从她的唇角滑落。

  从五国饭店离开,顾轻舟唇角含笑,上了自家的汽车。

  董夫人看到了,越发怒不可遏。

  “你这个毒妇!”她攀附着顾轻舟的汽车,歇斯底里的咆哮。

  顾轻舟一脚踹开了她。

  乘车回新宅,司慕见顾轻舟一言不发,轻轻握住了她的手:“你没有错!”

  顾轻舟立马抽回手。

  司慕身子僵了下。

  “我当然没错。”顾轻舟道,“是董铭想要害死我。若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对他仁慈,我就是对自己残忍。”

  董铭可没想过放顾轻舟一马。

  唯一的区别就是,董铭失败了,而顾轻舟成功了。

  “.......董夫人现在知道哭了,当初她放狼想要咬死洛水的时候,她怎么不哭?她那时候,可没有想到洛水也是一条命!”顾轻舟冷冷道。

  顾轻舟永远无法释怀。她对董夫人,始终心存芥蒂。

  谋杀未遂,当然不可以在律法上定罪,但是在个人心中呢?

  车厢里陡然安静了下来。

  顾轻舟继续道:“司慕,以前别人害我,处处用杀招。只要我中招,我就是万劫不复,或死,或无葬身之地。

  我拆穿了他们,没有反过来报复,任由事情轻描淡写的过去,可最后的结果,仍是他们再三扑过来,想要害死我,直到他们自己把自己作死才罢休。

  一时的仁慈,换不来对方的体谅,反而是更凶残的报复。我的乳娘总是跟我说,手不能沾血,要不然将来落个声名狼藉,无法服众。

  我一直不明白,却牢牢记住。现在,乳娘没了,我也没想过去统帅谁,更不想保持好名声。谁在害我,我就要以其人之道还他!”

  顾轻舟决定做个睚眦必报的人。

  从前的事,给了她太多的教训。

  放过想要害她却未遂的人,只是让自己至于险地。

  就像董夫人,当初她要用狼要死颜洛水,挑拨颜家与司慕、顾轻舟的关系,顾轻舟没有反过来弄死她,她现在感激吗,收敛吗,谨慎吗?

  不,她在寻找下一次的机会,再次弄死顾轻舟。

  假如这次放过董铭,董铭会醒悟吗?

  不会,他更会疯狂的报复,直到无可救药时死去,顾轻舟才安全。

  “我不想再放任害过我的人,给他们第二次机会来害我!”顾轻舟道,“我是个屠夫,同时我也救济生病的人,这不矛盾。”

  司慕沉默听着。

  沉吟片刻,司慕问她:“你的乳娘,让你服众?为何要统帅众人?”read_middle();

  顾轻舟摇摇头。

  “不是,她不是让我统帅谁,她是让我保持名声,手不沾血。”顾轻舟道,“乳娘说,一个人爬得越高,声望越是重要。声名狼藉的人,永远无法做君主。她在比喻。”

  若顾轻舟是个男人,司慕会觉得这番话别有深意,可她是女人。

  她又不能做武则天。

  “我认同这话。”司慕道,“一无所有的人,才会不顾一切。好名声是用道德换来的,一个有德的人,顶天立地,问心无愧。”

  顾轻舟笑了笑。

  她觉得自己跟司慕,全是理想主义者。

  司行霈就绝不会在意道德,所以他走得更远。

  盛世才讲道德,当前乱世,拳头与实力才是根本。

  回到了新宅,顾轻舟梳洗更衣,带着几名副官,准备出门。

  “去哪里?”司慕问。

  顾轻舟笑道:“去送送冯老板。”

  那个钟表行的老板。

  “嗯。”司慕不再说什么,他去了趟军政府。

  他被军法部的人审查了三天,军政府那边也是心急如焚。

  夫妻俩各自出门。

  冯老板已经收拾好了箱笼,准备离开岳城,他身边有六名男家丁,看上去个个身材高大。

  顾轻舟进了院子,家丁们立马恭敬叩靴行礼。

  是军政府的人。

  “冯老板,收拾妥当了吗?”顾轻舟问。

  此事一出,董家只怕不会放过冯老板,冯老板决定去美国生活了。

  “收拾妥当了,少夫人。”冯老板道。

  “好,我已经安排好了专列,将你们送到广州,你们再乘船离开。”顾轻舟笑道。

  岳城的海域,有董晋轩现在管辖的海军,冯老板直接乘船,可能会被董家的人抓住。

  董晋轩当然不知道冯老板做了伪证,只是他记恨冯老板不听话,也要整死他。

  在董晋轩抓冯老板的妻子和孩子们之前,顾轻舟就派了副官,跟冯老板接洽。

  “......我们会保证你家人的安全。”这是副官说的。

  在作证之前,顾轻舟的副官将一张照片递给了冯老板。

  照片是从远处拍的,一处陌生的房子,他的妻子正带着孩子们在吃饭。

  司慕的人找到了董晋轩藏人的地方,而且派了重兵把守,董晋轩的人无法真的伤害老板的家属。

  冯老板这才敢放心,照顾轻舟说得做。

  在岳城,军政府比董晋轩势力雄厚百倍,任何人都会选择军政府,特别是冯老板知道军政府已经包围了他的妻儿。

  他不听话,军政府的人,就会杀了董晋轩的下属,顺便杀了冯老板全家。

  “少夫人,您不必亲自来。”冯老板低声道。

  其实,这几年的钟表生意也不是那么好做。

  冯老板的妻弟在美国买了大农场,请他一家人去帮忙。华夏局势动荡,冯老板早就想走了,只是犹豫来犹豫去,犹豫到了今天。

  现在,再也不敢犹豫了。

  去美国是计划好了的,冯老板一家人走得也是挺开心,甚至迫不及待。

  “这是一点小心意,请您收下。”顾轻舟道,“算是我给您的程仪吧。”

  顾轻舟将两根大黄鱼,放在桌面上。

  冯老板大惊。

  这两根大黄鱼,顶得上他好几年的收入,甚至够他去美国买房买地的。

  “少夫人,我.......”冯老板吃惊。

  顾轻舟已经站了起来:“收下吧,这次的事多亏了你!”

  说罢,她转身走了。

  她留下来的六名副官,会一直护送冯老板全家去广州。

  冯老板感激涕零,收下了这笔钱。有了这笔钱,他们未来的生活更加有保障。

  回到新宅,司慕还没有回来。

  顾轻舟又吩咐王副官:“董铭身边死去的那四名随从,都是军人,他们不该是这样的下场,全是董铭害死了他们。

  这些话,你派人去海军基地散播,挑起董家亲侍的反感,让董晋轩内忧外患。”

  那四名随从,就是被换上军政府军装的那四位。

  换装,看似是很小的事,却坐实了董铭的绑架。

  明眼人都知道,若顾轻舟私奔,是绝不会带副官的,只有董铭绑架顾轻舟,才会让人假装军政府的副官。

  董铭绑架的舆论更加牢固,顾轻舟完全不会被卷入猜测里。

  “是,少夫人!”王副官去了。

  顾轻舟准备上楼,带着木兰和暮山散散步。

  这件事彻底落定,顾轻舟接下来都要处理药铺。

  她正想着,佣人急匆匆上楼:“少夫人,二小姐回来了。”

  二小姐,是司芳菲。

  顾轻舟没有太多的惊讶,道:“请她到正院来。”

  司芳菲,她是来为董铭报仇的吗?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