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芳菲急匆匆从南京回来,顾轻舟自当她是兴师问罪。


结果并非如此。


顾轻舟下楼时,只见司芳菲正好进门。


司芳菲穿着一件深紫色风衣,里面是浅色旗袍,鹿皮小靴,戴着一顶黑色英伦淑女帽,帽檐半缀了面网。


她的面网上,有两颗很小的紫色宝石,映衬着光芒,有种娇艳与妩媚,落在芳菲的下颌。


下颌尖尖的,唇边勾起一抹微笑,芳菲道:“二嫂。”


居然不是问罪,也不是悲伤。


顾轻舟诧异看了眼司芳菲。


这个女孩子,真的爱过董铭吗?


惊讶之余,顾轻舟含笑迎接她:“芳菲,你回来了!”


“是。”司芳菲道。


姑嫂俩坐下,司芳菲开门见山。


“是阿爸让我回来的。”司芳菲道,“董铭的死,南京方面很重视。阿爸说,这是总统还重视董晋轩呢,让你和二哥稍微收敛,别太张扬了。”


顾轻舟哦了声。


她反而不知该说什么了。


若是司芳菲兴师问罪,或者哭哭啼啼,顾轻舟都有话对付她。反而她这毫不在意的模样,让顾轻舟心中发毛。


她摸不清楚司芳菲的脾气。


真的不在乎?


还是那种,越在乎表面上越不显露,背地里狠狠报复?


司芳菲似乎察觉到了顾轻舟的想法。


摘了帽子,司芳菲又脱了大衣,一副很自然舒适的模样。


女佣正好端茶进来。


手捧香茗,司芳菲缓缓喝了一口,清香从口腔一直延伸到了喉间,她笑道:“董铭罪有应得,我知道的。”


顾轻舟眼波微转。


司芳菲起身,笑着对顾轻舟道:“话我传到了。二嫂,我晚上住在督军府,已经跟五姨太她们商量好了。”


顾轻舟也站起身:“我送你过去吧。”


司芳菲说不必了:“门口的汽车还等着呢,不劳烦二嫂了。”


出门之后,司芳菲立在门口,远远望着新宅的缠枝大铁门,陷入沉思。


良久,司机出声问:“二小姐,回去吗?”


司芳菲回神般,笑着上车了。


晚夕,顾轻舟刚刚溜了狼回来,司慕也到家了。


他身上有酒气:“芳菲回来了,五姨太设了家宴,我才吃过饭。”


居然没有打电话邀请顾轻舟,他们是全部忘记了,还是谁提出不要请顾轻舟?


顾轻舟并不是特别在意,哦了声,没有多问。


“芳菲挺奇怪的。”顾轻舟对司慕道。


司慕问:“怎么了?”


顾轻舟又摇摇头,笑道:“可能是我多心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向来多疑。”


司慕坐下。


佣人端了茶给他,他喝了两口,才继续说话。


“我与芳菲谈过董铭的事,也把前因后果告诉了她。”司慕道,“芳菲只说,董铭是应得的。况且,他们俩已经分手,芳菲不会太伤心。”


顾轻舟看了眼司慕:“你太不了解女人了。”


“怎么?”司慕蹙眉。


顾轻舟又摇头:“没怎么,我只是觉得,芳菲太过于平静,她若无其事般。”


“没感情,也只能是这样了。”司慕道。


顾轻舟这边怀疑着司芳菲,那边董家举行了丧礼,司芳菲去参加了。听说,她当时眼泪都没掉。


“这个女人太狠心了!”


“到底是好过几年的,难道就真没感情吗?”


顾轻舟又觉得,她可能真的多心了,司芳菲只是对董铭感到厌倦罢了。要不然,司芳菲怎么会跟董铭分手?


参加完葬礼,司芳菲被备受非议。


“她跟董铭都分手了,况且董铭要害她的兄嫂,她哭不出来也是人之常情。”


“看来,董铭真的是被甩之后不甘心,才去害司家的少夫人。”


“这个女人也太狠心无情了些。”


“她回来干嘛?”


司芳菲参加完了葬礼,再次回到了新宅,跟司慕与顾轻舟辞行,一切那么不慌不忙,礼数周全。


司慕夫妻俩送她去车站。


看着火车远行,顾轻舟良久没有挪脚。


司慕问:“怎么?”


远处,火车白茫茫的蒸汽,一点点升腾,再慢慢隐没入天际,车子渐行渐远。


顾轻舟望着,片刻才道:“芳菲一直都是这样吗?”


“哪样?”司慕不理解。


“冷漠。”顾轻舟道。


司慕沉吟,也觉得司芳菲此次的表现有点奇怪。哪怕不难过,她也没必要专门回来祭拜董铭,给董家添堵。


她的祭拜,又是如此孤傲冷淡,让董家雪上添霜。


督军要她传达的意思,完全可以打电话告诉顾轻舟和司慕,无需让司芳菲亲自跑一趟。


“以前不这样!”司慕沉吟一瞬,最终肯定道,“她这次是有点奇怪。”


“她心中怪我们。”顾轻舟笃定,“她对董铭的感情,并非我们看起来那样浅薄。也许,董铭自己都误会了她。”


司慕转眸看着顾轻舟。


这么一瞧,不免走了神,再难集中心思去考虑芳菲与董铭。


“谁知道呢。”司慕最终道。


两个人回到家中,顾轻舟兴致阑珊。


司慕仍去军政府。


顾轻舟提不起劲儿,小腹处一阵阵发冷,才知道是月事来了。


上午还好好的,到了下午就疼得肝肠寸断。


顾轻舟爬起来,忍痛给自己开了一副暖宫的药,让佣人去何氏百草堂抓药。


“您没事吧?”女佣万嫂很担心,“要不要叫西医?”


西医也治不了胞宫寒冷的痛,这病需得中药温养。


“不用了,去抓药吧。”顾轻舟道。


药方送过来,何梦德带着何微,他们父女俩亲自来了。


何梦德还给顾轻舟把脉。


“的确是胞宫有寒。”何梦德道,“吃些暖宫的药。”


顾轻舟点点头。


何微陪着她,跟她说话。


顾轻舟有气无力,道:“你们先回去吧,药铺离不开姑父,微微也要好好念书。”


何微只得帮她掖了掖被角:“那我给你打电话,就不打扰你睡觉了。”


顾轻舟颔首。


吃了药,又添了床被子,顾轻舟沉沉睡去。


睡梦中,她梦到了司行霈。


他宽大温热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她的额头,手指还有雪茄的清冽。


“还疼吗?”他问。


顾轻舟反手握住他的手:“冷,你上来陪我睡!”


司行霈却微愣。


旋即,他脱了军装,穿着短裤和衬衫,上了床。


他胸膛像有火。


顾轻舟靠过来,恨不能全部缩在他怀里。


然而醒过来的时候,枕边空空的,被窝里有个毛绒温热的,是木兰。


她怅然良久。


她的生活早已面目全非,而她固执装作毫不知情。


她把木兰拉出来。


顾轻舟摇铃。


女佣知晓她醒了,立马端了药进来。


“少帅回来过吗?”顾轻舟问女佣。


方才那个梦,实在有点清晰,清晰到像是真的。


司行霈不可能回来,那么司慕


女佣笑道:“没有。”


顾轻舟也笑了笑,松了口气。


她没有再下楼。


司慕当天很晚才回来。


翌日早上,顾轻舟在楼上摇铃,让女佣把药和早饭一起端给她。


结果,是司慕端了托盘进来。


“好点了吗?”司慕走进来,眼神有点飘忽,没往顾轻舟脸上瞧。


他很不自在般,又解释道,“佣人说你不舒服。”


“没事,就是女人的小日子。”顾轻舟道,“胞宫有寒,所以疼起来很厉害,多喝些药就能好转,不算大病,更不算顽疾。”


司慕抬眸,深邃的眉眼望着她:“是不是腊月在江水里浸泡了,还有前几天淋雨?”


顾轻舟也不矫情:“应该是的。”


司慕眼底闪过几分情绪。


他的情绪莫名,似乎想要说什么。


顾轻舟道:“我在江水里浸泡,你答应给我钱;我淋雨是为了收拾董铭,为自己报仇,董铭绑架的是我。都跟你没关系的。”


就是说,跟司慕这个人没关系。


司慕眼底的情绪,一丝丝慢慢流逝,逐渐归于寂静。


“要照顾好自己,健康的事不能乱开玩笑。”司慕沉声道。


顾轻舟点点头。


司慕又道:“轻舟,虽然你把一切都撇清,虽然你的初衷只是为了自己,但你的确是帮了我很多。”


顾轻舟一愣。


她慢慢喝药。


药有点苦,一点点沁入喉间。


司慕继续道:“我仍记你的情,我知道是你帮了我!”


顾轻舟放下碗,笑道:“突然这么煽情,你又要求我帮忙啦?”


司慕却不言语。


他低垂了头,略微沉默片刻,司慕抬头了:“轻舟,我不是个轻浮的人。”


顾轻舟又一愣。


这些话,为何要告诉她?


顾轻舟穿着睡衣,身上批了件月白色小短袄,青墨色的头发撩在耳后,露出纤长的颈,以及小巧的侧颜。


雨后初晴的阳光,带着泥土的芬芳,从窗帘后面照进来。


屋子里充满了药香。


中草药的气息,是纯冽而干净的,它下意识暗示着健康。


司慕坐在顾轻舟的床边,突然说起的一些话,让顾轻舟费解。


不知他这么说的用意,也不太明白他话中的真假。


司慕却解释了:“我十五岁追求十八岁的魏清嘉,与她约会短短不过数月,根本没想过去触碰她。


后来,我就出了车祸。当时血肉模糊,我吓得生病,久病不愈。再国外五年,学校破格收取我,只因我家里捐了一座实验楼。


军校全是男生,我又不能说话,更无从谈女朋友。回到岳城,在何家还没几个月就被你出卖了。


在何家那些日子,我也是做小伙计,没女人会青睐我。回家之后,我一直在驻地,直到魏清嘉回来。


她回来之后,我的心态就发生了改变,我早已不再是当年的司慕,她也不是当年的魏清嘉。


我没有和她亲近过。


再后来,你就知道了,我们结婚。从头到尾,我没有谈过更多的女朋友,也没有与其他女子接触。”


顾轻舟诧异看着他。


她还是不懂这话的用意,为何要告诉她?


司慕又道:“我亲吻过两位女孩子,不过”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