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的一番话让司慕通透了。


司慕想,他要么变得更加强大,能让顾轻舟崇拜他;要么转移目标,去爱其他女人。


今天这席话,看似是顾轻舟拒绝了他,实则也是指明了他的方向。


“少帅,您的床铺要搬上楼吗?”女佣接过司慕手里的托盘,问道。


司慕道:“不用。”


然后他眉宇一凛,“你跟少夫人说什么了?”


“我什么也没说。”女佣万嫂吓了一跳。


司慕的情绪稍微平复,眼神也平淡下去,他道:“你先去忙吧。”


女佣急忙退出去,再也不敢抖机灵。


顾轻舟躺在床上,回想昨天的事,以及司慕今早这席话。


她幡然醒悟。


昨天陪着她的,并非木兰,也不是梦境,是司慕。


她在迷糊中,把司慕当成了司行霈。


而他居然将错就错!


司慕不是应该很生气吗?


什么时候开始,司慕的心态发生了如此可怕的变化?


这变化让顾轻舟不安。


早饭清淡,顾轻舟食欲不振,吃了两口就放下了。


她没有下床。


中午的时候,顾轻舟喝了药,仍是吃不下饭。


女佣问她想吃什么,她道:“没什么想吃的。”


可事实上,她很想吃鲜虾馄饨。


情绪涌上来,让顾轻舟很失落。她不能动,一动小腹更疼。


熬到了下午,顾轻舟出去散了一会儿步,没有去颜家。


回来时候,顾轻舟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她身子发僵。


鲜虾馄饨!


餐厅的饭桌上,铺着亚麻色的桌布,风掀起了一角。


桌上放着一只填白瓷的汤盆,汤盆里热气袅袅。


鲜虾馄饨的香味,一点点散发出来。


顾轻舟慢慢走了过去。


馄饨的面上,撒了一小把葱花点缀着。


“少夫人,您回来了?”万嫂出来,看到顾轻舟愣神,不免笑道,“您现在开饭吗?”


顾轻舟倏然转眸,狠戾看着万嫂。


万嫂被她这阴狠的眸光吓了一跳,后退半步。


顾轻舟却紧紧盯着万嫂:“这是哪里来的?”


“是颜太太派人送过来的。”万嫂吃惊道,“派了一位厨娘,说少夫人喜欢吃鲜虾馄饨。”


司行霈记得顾轻舟小日子的日期,他也知道她最近为了司慕受苦,只怕会不舒服。


她不舒服的那些日子,喜欢吃他做的鲜虾馄饨。


万嫂不是奸细,而是司行霈派人,假托了颜家的厨娘送过来的。


顾轻舟放松了警惕,眼底也不知不觉起了一层水光。


“端下去,倒掉!”顾轻舟道。


说罢,她疾步上楼。


走得太快了,牵动了小腹处,一阵阵的发疼。


女佣为难站在原地。


今天是怎样了?


这对小夫妻,怎么叫人捉摸不透?万嫂两次拍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说不出的心慌。


只是这馄饨,她到底没敢倒,放在厨房的灶台上,让人用隔热水温着,万一少夫人想吃呢。


送晚饭的时候,顾轻舟房间里没有开灯。


万嫂准备以为她睡了,准备退出去,却听到顾轻舟轻声道:“馄饨倒了吗?”


“没没呢。”万嫂揣着小心,“我这就去倒了。”


“不用了,端上来吧。”顾轻舟坐起来,开了床头的灯。


灯光是暖黄色的,她一双漂亮的眼睛有点浮肿,像是哭过了。


万嫂愈发觉得她难以捉摸,更加谨慎小心。


“幸好没倒。”万嫂不知不觉中透了一身的冷汗。


馄饨端了上来。


鲜虾的馄饨,用的是清汤,因为顾轻舟小日子里不喜欢油腻的。


清汤透亮,馄饨的皮薄而软,有淡淡的麦香。和面的人,手上有力气,故而面皮劲道。


馅儿是鲜虾的,放了点糖,又放了点盐,恰到好处的鲜美异常。


顾轻舟吃了一个,就吃出了差别:不是司行霈做的。


他还没有回来。


这是他吩咐其他人做的吧?


顾轻舟一连吃了两碗。


剩下的,宵夜的时候又吃了。


万嫂试探着问:“少夫人,原来您喜欢吃鲜虾馄饨啊?”


“是啊。就是因为喜欢,就格外苛刻,一般人做的我不爱吃。”顾轻舟淡淡道。


她希望佣人不要擅自碰这个吃食。


万嫂背后又惊出一身汗,喏喏应了:“知道了,少夫人。”


三天过后,顾轻舟就不怎么疼了,人也从郁结的情绪里好转过来。


她接到了南京司督军亲自打过来的电话。


“董铭的事,你办得不错。”司督军对顾轻舟道。


司芳菲怎么想的,顾轻舟不知道,可司督军很满意。


司督军是看不上董铭的,他还担心女儿跟董铭藕断丝连。


如今董铭去世,解决了司督军的心头隐患。当初同意司芳菲与董铭订婚,第一是看着董晋轩的面子,第二是司芳菲自己喜欢。


如今呢,面子和喜欢都没了,董铭这个人,存在实在毫无价值。


“你也受苦了!董铭这厮敢绑架你,他死有余辜!”司督军又道。


“阿爸,南京方面会不会深究不放?”顾轻舟道,“此事,也并非没有痕迹。”


越是精心设计过的,越是会落下把柄。


司督军笑道:“放心,你阿爸不是吃素的。”


其他事,司督军会帮顾轻舟拦下。


顾轻舟欣慰舒了口气。


放下电话,顾轻舟接到了一封信。


信上的邮戳是南京,她以为是司督军或者司芳菲给她寄过来的,打开才知道,里面还有一封信,是从云南寄到南京的。


熟悉的字迹摊开,司行霈的字历历在目。


“轻舟,很想你!”


信的开头,就不拘一格。


顾轻舟慢慢看完。


看完了,放在抽屉里。


她又枯坐了半天。


一旦跟司行霈有关,顾轻舟就会陷入迷茫中。


她去祭拜了师父和乳娘。


她在墓地,一直坐到了黄昏。


夕照笼罩在墓地,有种诡异的阴晦,顾轻舟站起身,准备离开。


往前走,正有新坟要下葬,挖开了土,不少人在施工。


顾轻舟就绕了个弯。


新的路不熟悉,顾轻舟的高跟鞋不小心陷入泥里,她急促扶住了一块墓碑,才稳住身形。


这样扶住墓碑,看上去很不礼貌,顾轻舟站稳之后,对着墓碑施礼:“对不起,叨扰您了。”


她弯下了身子,就看到了墓碑上的照片。


顾轻舟微愣。


这照片


顾轻舟太意外,身不由己低下身子,再仔细看了墓碑上的姓名,对照着照片,顾轻舟露出惊讶。


她实在有点吃惊。


“你什么时候去世的?”顾轻舟吃惊,却也不至于悲伤。


岳城这么大,认识的人死了她不知道,倒也很平常。


毕竟很多人只是过客。


“真没想到”顾轻舟又低喃了一句。


这墓是被打扫过的,有人摆了很新鲜的水果和鲜花。


顾轻舟沉思,她将事情串起来想,脑子里总有点东西要呼之欲出,偏偏隔了一层,就模模糊糊的,探不清楚。


她再三沉思。


直到副官提醒她:“少夫人?”


回神间,顾轻舟见四周已经天黑了。


她站起身,跟着副官出了墓地。


回到家中,顾轻舟还在想那墓碑,真是造化无常。


电话响起,打断了顾轻舟的思路。


“姐,我拿到了通知书,我要去伦敦读医科了!”何微在电话里,惊喜对顾轻舟道。


还没等顾轻舟问什么,何微继续道,“姐,我考到了公费生!我才复习了一个月,居然考到了公费生,我是不是太厉害?”


“哪里的公费生?”顾轻舟吃惊。


“是南京政府教育部资助的公费生,一共就四个名额,我考取了。”何微惊喜不已。


顾轻舟却沉吟了下。


这点念头一闪而过,顾轻舟没有丝毫的停顿,笑道:“真是太好了,恭喜你,微微!我们选个黄道吉日,摆几桌酒席。”


“阿爸也是这么说的。”何微笑道。


跟何微寒暄了半天,分享了她的喜悦之后,才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顾轻舟想起给霍钺打个电话。


“微微公费生的事,您帮忙了吗?”顾轻舟问。


霍钺道:“没有。”


他顿了下,补充道,“轻舟,我不骗你,我没有帮忙。”


自从不与何微接触,霍钺的心思就不在那个女孩子身上。


顾轻舟打这个电话,霍钺倒是挺吃惊的。


她以为自己会为了何微?


霍钺不太懂顾轻舟的想法,假如是顾轻舟要去考的话,霍钺大概会帮忙的。


至于何微


“哦,那太好了!”顾轻舟反而笑了,“那就是微微自己凭本事考上的!她真了不起!”


霍钺也承认何微很厉害,对功课极其认真。


“轻舟?”快要挂电话的时候,霍钺突然又强调,“我对何微,只是有点念头,没有太深的感情。这点念头,早就没有了,所以现在连稀薄的男女之情也没有。”


“不好意思。”顾轻舟低声。


“我有件事想告诉你,咱们见面说,如何?”霍钺又道。


顾轻舟问:“跟司行霈的事有关,还是跟我乳娘和师父有关?”


“跟你师父。”霍钺道,“如果你师父是慕宗河的话。”


他查到了慕宗河的事。


慕宗河就是慕宗河,顾轻舟觉得没什么隐秘的。


“好,什么时候?”顾轻舟问。


霍钺道:“明天有空吗?”


顾轻舟颔首。


霍钺笑道:“每次你找我,不是到家里,就是到烟馆。这次,咱们也换个地方,去咖啡店如何?”


顾轻舟说好。


晚上去颜公馆吃饭,顾轻舟的注意力,没有在霍钺和何微身上,而是始终想着那块墓碑。


顾轻舟忍不住对颜洛水道:“你猜我今天看到了谁的墓碑?”


满桌的人都看着顾轻舟。


好好的,说谁死了?


颜洛水打量顾轻舟的态度,不是难过,而是饶有兴趣的,说明死者跟她没什么交情。


“谁的?”颜洛水应和着问。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