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第413章打草惊蛇

  最近的事,让司慕心中有了点阴影。尤其是佐瑞格的军火案子,让司慕的阴影更加强烈。

  他觉得对手全是人精。

  精明到了让司慕措手不及的地步。

  在对方有意陷害时,各种陷阱存出不穷。司慕擅长的,不是应对这种阴谋诡计,所以他不敢胡乱出主意。

  他甚至觉得只有“坐以待毙”这条路可以走。

  这个时候,司慕倏然没了法子。

  他觉得自己能想到的办法,可能会弄巧成拙。

  顾轻舟身上,则有种淡淡的光,牵引着司慕,让司慕看到了明亮的前途。

  “不,我们设个局,请君入瓮。”顾轻舟道。

  他们要拔出这颗钉子。

  司慕逐渐有了信仰。

  他信仰这个女孩子。

  顾轻舟甚至不能被称为“女人”,因为她才十八岁零几个月。

  她是个半大的孩子。

  只要她说“没问题”,司慕就会觉得多大的难事都可以迎刃而解。

  “.......对方已经多次下手了。”顾轻舟对司慕,“他也知道,再这样下去会被我们警惕,故而他下次再下手,就是更大的杀招。我们要及早将他找出来,消灭他。”

  司慕颔首。

  点燃了一根雪茄,司慕依靠着沙发,道:“轻舟,你的运气不错。”

  说罢,他又感觉此话不妥。

  那个墓地是公共墓地,很多人会去。若司慕遇到了,他绝对想不到这么多,他只会看一眼,然后绕开离去。

  只有顾轻舟,细微的痕迹都要落入她的眼中。

  她这个人心细如发。

  “你为何会注意到如此小的细节?”司慕问。

  顾轻舟道:“这大概是学医术的时候培养的。医术很难,脉象、舌苔,千奇百怪,而且同病不同源。

  看一个病,就等于是一次医典的大考。你看我随口说出病名、药方,其实在出口之前,我心中早已将这一条条框框列举了数不清的,从中寻到最适合的治疗方案。

  一个细微处的忽略,会导致诊断南辕北辙。你看很多疑难杂症,就是这样形成的。大夫不小心看错了,慢慢积累成顽疾。”

  这倒是真的。

  顾轻舟的医术,司慕是知道的,那出神入化的技艺,非凡人能及。

  她的睿智与精明,就是这样从小的培养而成。

  “不过,发现蔡可可墓地的事,只是运气而已。若不是这次的突然发现,我死也想不到洪门蔡家头上去。”顾轻舟道。

  蔡可可被安葬的时候,肯定想不到顾轻舟的师父和乳娘会去世,更想不到会葬在同一个地方。

  凑巧而已。

  “况且,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的猜测,我未必就猜得准。”顾轻舟道。

  司慕则笑了下:“我相信你。”

  两个人就各自行动了。

  司慕派人,去调查蔡龙头的儿女。

  听说蔡龙头有很多儿子,只有蔡可可一个闺女,所以特别宝贝。

  至于蔡家的儿子们,似乎全被杀死了,逃出去的也没几个。

  “那个长亭,他是从日本回来的,我们查不到他的背景。”顾轻舟道。

  司慕颔首。

  和司慕的背后查访不同,顾轻舟选择直截了当。

  她请颜一源给长亭发了名帖,邀请长亭去看赌马。

  “长亭?”颜一源不解,“谁啊?”

  颜洛水倒是知道:“就是那个戏子吧?”

  “什么戏子?”颜太太一听急了,“你们敢包戏子?”

  在颜太太的心中,养戏子就是不务正业。

  其实,颜一源的赌马,也挺不求上进的,只因它是新鲜事物,颜太太没那么在意,反而一颗心提防着孩子们走老路。

  从前那些贵族少爷们,包戏子闹得不成体统,颜太太的父亲和兄弟们就都干过,她深恶痛绝。

  “哪跟哪啊!”顾轻舟啼笑皆非,“虽然长亭生得好看,可他不是名伶,洛水你别乱说。”

  颜一源就来了兴趣。

  “多好看啊?”颜一源问。

  颜洛水蹙眉:“男的!”

  “男的怎么了?好看就行,养兔子的人多了去.......”颜一源道。

  他还没有说完,颜太太早已变了脸。

  包戏子、养兔子这种事,颜太太恨得牙关痒痒,这跟她自己童年的经历有关。她娘家富贵极了,父兄们都爱这些把戏,最后把好好的家业全给毁了。

  颜洛水就拿马鞭,想要打颜一源。

  顾轻舟看着他们闹腾,心中莫名其妙就涌现了一点温暖。

  她唇角有了个浅浅的弧度。

  颜太太看顾轻舟高兴,也就没有扫兴,叮嘱他们几句,先走开了。

  颜一源也给长亭下了帖子。

  长亭很给军政府总参谋家公子的面子,答应了去。

  颜一源包了雅座,霍拢静、颜一源、颜洛水坐了一边,顾轻舟和长亭坐了另外一边。
read_middle();
  对面三个人,眸光不停在长亭身上睃动。

  他们都见过长亭。

  颜洛水和霍拢静是很有印象的,颜一源则只顾追着霍拢静跑,他倒是头一回打量长亭。

  长亭生得白净,年纪不大,不过是和颜一源同龄,五官却是谲滟的精致。

  “他要是个唱戏的,肯定很红。”颜一源悄声对霍拢静道,“怪不得洛水把他当成了戏子。”

  颜洛水在底下重重踩颜一源的脚。

  台子很近,他们的话,顾轻舟和长亭都能听到。

  长亭表情未动,端起酒轻轻抿了一口。

  “洛水,你们不是要选马吗?”顾轻舟道,“快去吧。”

  支开他们,这是有话跟长亭说。

  颜洛水会意,带着颜一源和霍拢静暂时离开。

  顾轻舟就开门见山:“长亭先生,您贵姓?”

  “以前说过了,少夫人贵人多忘事。”长亭笑道。

  “你说自己姓长,董铭又说你是满人,我一直就以为,你真的是北平人。现在想来,你也许是岳城人吧?”顾轻舟微笑。

  她带着英伦淑女帽,帽子的面网掀起,白玉般的面容,笑容清淡,眼底碎芒莹然。

  “是吗?”长亭则表情不变,依旧很温柔,“少夫人是不是多心了?”

  旁边有人经过,倒吸一口凉气:“那个人好漂亮。”

  指的是长亭。

  长亭无动于衷。

  “他们都说你漂亮。”顾轻舟微笑,“我念书的时候有个同学,她生得也特别漂亮。只不过,她跟你不太像。”

  长亭的表情,动也没动一下。

  顾轻舟的每句话,长亭都当个趣闻听着。

  听得有趣了,他微笑一下。

  “......你为何穿黑衣,是当孝服穿吗?”顾轻舟又问。

  她今天就是打草惊蛇来了。

  若背后操控一切的人就是长亭,他会受惊。

  当一个人失去了镇定,他就会犯更多的错。

  司慕在收集情报,顾轻舟请君入瓮。

  “打草惊蛇”是顾轻舟计划的第一步。

  不过,长亭一脸无奈的模样看着顾轻舟,好似长辈看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他是完全不动声色的。

  “披麻戴孝,不是应该穿白色吗?”长亭笑问顾轻舟,“我不太懂礼俗,少夫人见笑了。”

  “可日本是黑衣啊。”顾轻舟道。

  “我不是日本人。”长亭仍是笑着。

  顾轻舟看了眼他,他也回视顾轻舟。

  他眸光深邃,眼波含情,静静看着顾轻舟。

  在顾轻舟的连番发问之下,长亭滴水不漏。

  他没有半分异样。

  顾轻舟则改变了话语。

  “.......你的胳膊,还疼吗?”顾轻舟问。

  上次在餐厅后面,长亭与歹徒搏击,他的一条胳膊脱臼。

  提到这事,长亭倒是笑了起来:“已经好了。少夫人,您当时可真够狠心的。”

  他说顾轻舟不肯帮他接上。

  “事后不是嘉奖了金条吗?”顾轻舟不以为意,“我以为这样就足够补偿了啊。”

  长亭表情顿时有点落寞。

  他叹了口气。

  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顾轻舟则不动声色,装作看不懂他的懊恼。

  颜一源他们回来,顾轻舟就打住了话题。

  晚夕回家,司慕告诉顾轻舟:“我已经派人去日本,搜集长亭的消息,不日就会有回音。”

  又问,“今天如何?”

  “他很老练,似乎知道我只是试探他,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