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司慕新做的鞋子,顾轻舟当时穿着挤脚,过几天才发现,的确是太小了点,不合适她的脚。

  她再也没穿。

  和上次司行霈送的旗袍一样,顾轻舟认真包裹起来,放到了库房里。

  “衣裳和鞋子,还是自己做的更适合我。”顾轻舟想。

  亦或者,顾轻舟不太喜欢别人送给她的东西。她总是宁愿自己去挣,自己去努力得到,而不是不劳而获。

  这种心态,是李妈教的。

  顾轻舟受过很多人的影响:李妈、师父、司行霈.......

  她又把司行霈写给她的信,拿出来看了一遍。

  这个时候,远在云南的司行霈,打了个喷嚏。

  云南程家的飞机场,早已修建完整。

  “.......南京成立了海陆空三军总司令部,这就意味着,南京也要买进飞机了。”参谋告诉司行霈。

  他这意思,是暗示司行霈该回家了。

  司行霈却是个不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程家的飞机快要到了,大概就是这两天。”司行霈道。

  他也是熬到了头。

  离开顾轻舟,整整五个月了。

  这段日子,除了那次不过几秒钟的电话,他再也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回想起来,她骂他变态、恶心的话语,都是那么温柔可爱。

  司行霈心中有团火,日夜烧灼他,他很想轻舟。

  他关注岳城,知道顾轻舟杀了董铭,知道被他打垮的洪门蔡家,重新成立了分舵。

  “轻舟一定水深火热。”司行霈叹气,“司慕只怕根本护不住她。”

  他的一颗心,在飞机和顾轻舟之间来回的转,这么一想,就枯坐了整夜。

  顾轻舟则是把他的信,反复读了很久。

  三月初一,新上任的蔡龙头蔡长亭设宴,在自家的花园洋房里,请了诸位名流政要参加。

  顾轻舟也接到了请柬。

  青帮、洪门都不是小角色,虽然混在黑界,岳城的政要却也不敢拿大,故而纷纷应邀。

  “岳城是怎么回事?霍钺像个教书先生,如今新的蔡龙头,漂亮得像倾国倾城的名伶!”

  黑老大不应该凶神恶煞,亦或者老谋深算吗?

  怎么这两位,如此的反差?

  况且,他们太年轻了!

  如此一来,青帮和洪门两位龙头成了八卦的焦点。别说平常的宴席上会谈论他们,就是小报,也整日报道。

  “这倒是蛮有趣的。”顾轻舟想。

  司慕去了驻地,顾轻舟就泡在颜家。

  颜洛水的大婚将近,颜家准备得很充分,顾轻舟也要帮忙。

  偶然就跟颜洛水住。

  霍拢静跟颜一源越发黏腻,两个人好的不得了,她也常在颜家。

  颜新侬也去了驻地。

  晚上无事,颜太太也会带着孩子们打牌。

  打牌是最简单的消遣,比那些逛舞场、赌场、烟馆和戏院的玩乐好多了。颜太太不喜欢孩子们出去,又不能光坐着说闲话。

  起了牌桌,话题就在蔡长亭身上。

  “他那么漂亮,还做龙头!做兔子还差不多!”颜一源道。

  男人对其他男人,总是很苛刻。

  顾轻舟忍不住笑:“五哥,你整日兔子兔子的,你是皮痒了吧?”

  “我难道说错了?”颜一源不满,“他不够漂亮吗?他那么漂亮,明明就可以做个戏子嘛。”

  “漂亮还犯错了?”顾轻舟反问。

  颜一源不高兴:“你怎么老帮着他说话?”

  众人闻言,全部看着顾轻舟。

  顾轻舟啼笑皆非。

  她是把蔡长亭视为对手的。蔡可可被顾轻舟弄得身败名裂,最后得了病郁郁而终,蔡长亭认为顾轻舟是凶手,他们必然是敌人。

  司行霈又弄垮了岳城的洪门分舵,军政府跟洪门蔡家势不两立。顾轻舟身为司家的儿媳妇,她更是蔡长亭的敌人。

  因为知晓蔡长亭不容小窥,顾轻舟觉得,什么男生女相、太漂亮这种话,会无形中让人忽略他的恶毒,以为他漂亮而无能,从而被他算计。

  她不希望颜一源把注意力放在蔡长亭的外貌上,对他掉以轻心。

  颜家,也算是军政府的一部分。

  “你说他漂亮,分明是带着贬义的,你这样轻视他,小心吃亏。”顾轻舟道。

  颜一源不屑。

  霍拢静开口了,拍了下颜一源的手:“轻舟说得对,蔡氏来者不善。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别被人算计。”

  “有你嘛。”颜一源理所当然道。

  霍拢静脸上顿时不自在,微微咬了下唇。

  顾轻舟带头笑出声。

  众人都收到了蔡长亭的请柬。

  他们谈论是否要去。

  “......我是要去的,这等场合,怎么也得给致和堂一个面子。况且,我也想看看蔡长亭的底细。”顾轻舟道。read_middle();

  顾轻舟不再是简单的一个人,她的行动,关系到军政府。

  她去了,能安抚到洪门,暂时维护岳城的稳定。

  这也是司督军的意思。

  “洪门派蔡长亭到岳城来,是做了准备的,我要去看看,有多少墙头草!督军也让我留心他们,别给他们背后捅刀子的机会。”顾轻舟又道。

  “我们也是要去的。”霍拢静笑道,“我哥哥也说了,要知己知彼。况且,宴会也不算是蔡家办的,而是上海总舵办的,这里头的水很深,我哥哥要去亲眼瞧瞧。”

  “那我也要去!”颜一源立马道。

  颜洛水就自然也要跟着去了。

  可能是说什么来什么,顾轻舟在颜公馆提到了蔡长亭,翌日蔡长亭就亲自登门。

  顾轻舟在前楼的会客厅见了他。

  蔡长亭依旧是浑身黑衣,步履悠闲从门口走了进来。

  阳光给他的侧颜渡上了金边,他原本如画的眉目,越发精致脱俗。

  “少夫人。”他先恭敬问好。

  顾轻舟请他坐下。

  “......可可已经重新入土了,洪门不敢怪少夫人,是闫堂主太鲁莽了。”蔡长亭言语温柔,一如既往。

  不敢怪?

  就是应该怪了?

  顾轻舟失笑,道:“蔡小姐的坟,是你们自己人挖的。警备厅抓到有人盗墓,事关重大扣押了下来,怎么与我有关?”

  蔡长亭微笑,笑容灿烂:“少夫人,明人不说暗话。我是诚心与少帅和您做朋友,才开诚布公。”

  “蔡小姐的去世,蔡龙头节哀,不过跟我无关。您的诚意,怎么听起来像指责?”顾轻舟慢慢端了茶盏,轻轻喝起来。

  蔡长亭的笑容,凝固了一瞬。

  “少夫人误会了,是我言语不当。”一瞬之后,他转移了话题:“宴会,还请少夫人和少帅赏脸。”

  “我会去的,少帅他军务繁忙,只怕抽不开身。”顾轻舟微笑。

  她的态度,始终都是温和的。

  蔡长亭笑道:“那我就恭候少夫人了。”

  他言笑晏晏。

  终于到了宴席当天。

  顾轻舟到了下午,才开始梳妆更衣。颜洛水早已来了,要跟着顾轻舟同行。

  颜一源和霍拢静也随后过来接顾轻舟。

  顾轻舟他们俩,略有感叹。

  “想当初我们刚认识阿静的时候,她从来不爱说话,现在却跟五哥形影不离!”顾轻舟笑道。

  颜洛水也笑。

  她们三个人,如今好似只有顾轻舟.......顾轻舟虽然结婚了,颜洛水还是觉得她前途未卜。

  司行霈能轻易放过顾轻舟吗?

  颜洛水叹了口气。

  车子出发,到了蔡公馆。

  蔡公馆还是之前的老地方,只不过重新修葺了一番。

  在门口的时候,顾轻舟遇到了带着儿子们来赴宴的董夫人。

  董铭才死不久,董夫人就要出门交际,可见很重视与洪门的关系。

  “是顾轻舟!”董夫人的第二子董中咬牙。

  董中和董铭一样,也是高大英俊。比起他的兄长,他更加狡猾,也更加的警惕。同时,他颇有才华,能文能武,听说他已经认识了好几位报界的主笔。

  董中看到顾轻舟,就忍不住走了过来:“司少夫人!”

  他说得咬牙切齿。

  顾轻舟眼皮都不动,表情恬静,笑容优雅:“董二少啊。”

  “少夫人,晚上睡觉会做恶梦吗?在梦里,有没有被你害死的人找你索命?”董中含笑,言语却似刀子锋利。

  颜一源连忙往顾轻舟面前一站,一把推开董中:“作甚,找事啊?”

  董中知晓颜一源只是个纨绔,面容一下子冷了,被他推得倒退一步。

  “滚开,你这个吃软饭的懦夫!”董中低声呵斥,出声侮辱颜一源。

  霍拢静和颜洛水同时沉了脸。

  不成想,颜一源却高兴了:“你管我吃软饭还是硬饭,你嫉妒啊?不过,你应该是什么都吃不上,只会跟在别人背后摇尾乞怜。”

  霍拢静看了眼颜一源。

  顾轻舟也拉住他:“五哥,别伤了和气,我们是体面人。”

  说罢,顾轻舟带头往里走。

  颜一源和颜洛水连忙跟上。

  霍拢静殿后,她跨过门槛时,回眸看了眼董中。

  董中只感觉她的眼神比刀子锋利,心头微凛,霍拢静已经扭头回去了,继续往里走。

  “一源,你过来,有话跟你说!”霍拢静上前,拉住了喜滋滋的颜一源,脸色微沉。

  颜洛水怕他们吵起来,准备去劝,顾轻舟却拉了颜洛水:“我们走吧。”

  司行霈说过,两个人的事,最忌讳第三个人插手,顾轻舟不许颜洛水去打扰霍拢静他们,让他们自己处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