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霍拢静把颜一源拉到了旁边的回廊尽头,脸色微沉。

  蔡公馆是老式的洋房,一进门就是抄手游廊。

  游廊尽头,有一处小凉亭,四周翠竹依偎,似绿色的帘幕。一株樱桃树,花蕊初绽,嫩蕊被夕阳染得璀璨红艳。

  霍拢静白净的面容,映衬着桃蕊,格外的精致漂亮。

  很多人都说,霍拢静容貌普通,可颜一源觉得她很美,比司琼枝美,比顾轻舟美,比所有女人都美!

  他忍不住伸手,想要拉住她,却被霍拢静一把打开。

  霍拢静正色道:“你要记住,这话我只说一次:你是军政府总参谋家的公子,你家的势力远胜过青帮!

  你就算是娶了军政府的小姐,也是光明正大,绝不是吃软饭的,更何况在我这里?旁人说你的时候,你要反击,知道吗?”

  颜一源却笑了:“因为这个啊?”

  他无所谓的态度。

  “当然!”霍拢静道,“这是尊严!”

  颜一源正了正神色,看着霍拢静。

  他终于端正了态度,霍拢静松了口气,等待他的下文。

  “我不要尊严,我就要你!再说了,我哪怕是吃软饭也高兴,别人管我吃什么?”颜一源的正色不过一瞬,立马跑过来抱住了霍拢静的腰撒娇,“阿静,我要跟你吃一辈子软饭!”

  霍拢静气得半死。

  她不是嫌弃,而是实情并非如此,她觉得颜一源太委屈了!

  霍拢静最舍不得他受委屈。

  旁人没说过,大家都知道颜家和青帮势均力敌,不存在颜一源吃软饭。偏偏董中的一席话,让霍拢静刺心。

  颜家的势力,在暗地里和青帮可谓旗鼓相当。

  可在社会上而言,颜家算是上流社会的,尊贵人;而青帮是底层的,算是流氓头子,被人瞧不起的。

  霍拢静总觉得,颜一源从来不正视这个问题,而旁人刻意的抹黑,他也不辩解。

  她生气,其实就是心疼,只是她有时候搞不清楚这两种情绪。

  “不许胡说!”霍拢静道,“你再闹,我不理你!”

  颜一源收回了手。

  他又正了下神色,认真看着霍拢静道:“阿静,别人说我吃软饭,我非常高兴!这就说明,我老婆有才有貌,家世了得!

  我都是总参谋家的公子了,这样的身份还算吃软饭,那我老婆在别人眼里得多厉害啊!

  董中说我吃软饭,是在夸你样样比旁人强。他夸我老婆厉害,我能不高兴吗?我真想给他一个红包。”

  霍拢静心头一酥。

  她的态度软了下来,唇角忍不住微翘:“胡说八道,我跟你又没结婚!再说了,他是你孙子吗,你给他红包?”

  “可不是孙子?”颜一源立马蹬鼻子上脸,凑过来亲吻她的唇。

  “别闹,有人看着!”霍拢静推他。

  到底没推开。

  颜一源吻了片刻,才依依不舍松开了她。

  颜一源放了手,低头看到霍拢静的唇红被他吃掉了,他立马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口红:“来,补补。”

  霍拢静瞠目结舌:“你口袋里装这个干嘛?”

  “补妆啊,万一你弄花了脸呢?放心,我还带着粉和眉笔。”颜一源拍着胸脯保证。

  霍拢静震惊,继而忍不住笑起来。

  人与人的缘分,真是奇怪。

  霍拢静觉得,像颜一源这种不靠谱的性格,轻舟和洛水肯定不会喜欢的,绝大多数的女孩子也不喜欢。

  可她霍拢静喜欢。

  霍拢静经历过打杀,她最向往的,不是她男人口袋里藏枪,而是他随手能掏出吃的、喝的、玩的。

  这才是生活。

  颜一源不求上进,没有事业心,可是他把生活经营得很精致,这是霍拢静没有过的。

  她向往那平淡和温馨。

  她忍不住在颜一源脸上亲吻了下。

  颜一源呆住:“阿静你亲我?”

  他欣喜若狂。

  抱着霍拢静的腰,在她唇上流连。

  顾轻舟和颜洛水往里走,才知道靠近凉亭后面有一处假山,可以偷偷藏起来听颜一源和霍拢静谈话。。

  颜洛水担心她弟弟被霍拢静揍,又担心霍拢静被颜一源气哭,故而拉着顾轻舟偷听。

  “......阿静,口红又被我吃完了,再补点。”

  “阿静,你这边的粉花了,我给你补点。”

  听到那边亲吻之后,就是商量补妆的问题,顾轻舟和颜洛水都是啼笑皆非。

  “走了!”顾轻舟推颜洛水,两个人敛衽,轻手轻脚往里走。

  颜洛水很感叹的样子,对顾轻舟道:“真没想到啊,阿静被我这个废物点心的弟弟给拿捏住了!”

  “别这么说,五哥人多好啊!温柔体贴,又能伏低做小!女人能找到这样的,比那种自称大男子汉的男人强多了!”顾轻舟道。

  “是吗?”颜洛水嫌弃了这个双胞胎弟弟一辈子,陡然听闻顾轻舟夸他这么多,她不太适应了。read_middle();

  原来,颜一源还有优点啊?

  “当然了。”顾轻舟笑。

  假如可以选择的话,顾轻舟也会选择颜一源这样的男人。

  她大概和霍拢静一样,更喜欢温馨简单的生活吧!

  颜一源像顾绍。唯一不同的是,颜一源脸皮比较厚,不像顾绍那么腼腆。

  顾轻舟往里走,不时有人与她行礼,她也一一寒暄。

  走到花厅门口的甬道上,蔡长亭迎了出来。

  蔡长亭在今天这等场合,依旧是黑色西装,里面配着黑色衬衫和马甲。

  他衣裳的面料和裁剪已经完美无瑕,故而这席黑衣,只是将他衬托得越发白净俊美。

  “少夫人,您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蔡长亭笑着,想要给顾轻舟行吻手礼。

  顾轻舟避开了,只是和他握手:“蔡龙头,恭喜您了。”

  长亭不以为意,将顾轻舟领到了主座上。

  颜洛水是其他的侍者领路,座位也跟顾轻舟不同席。

  “少夫人,宴席快要开始了,请您跳支舞如何?”长亭笑问。

  旁边的舞池,已经聚满了人。

  长亭身为宴席的男主人,他应该跳一支舞的,只是他一直没找到和他身份匹配的女伴,直到顾轻舟出现了。

  他弯腰,邀请顾轻舟:“少夫人,请.......”

  顾轻舟微笑,将披肩褪下来放在旁边的椅子上,又将拿在手里的白色镂花绸缎手套戴好,才将手放入长亭的掌心。

  隔着手套,只能感觉到她手掌的纤细。

  长亭牵着她的手,步入舞池里。

  顾轻舟的舞步是出了名的优美,当初在军政府的宴席上,可是一举震惊了整个岳城。

  “今天的宴席很成功嘛,如此热闹。”顾轻舟微笑。

  长亭道:“还是要多谢少夫人捧场,您若是不来,其他人也要掂量掂量的。”

  他很低调客气。

  顾轻舟想到,蔡家是被司行霈和军政府一锅端了的,蔡可可是被顾轻舟陷害之后才郁郁寡欢染病的,间接是被顾轻舟害死了。

  而顾轻舟的丈夫司慕,三番五次被人攻击,差点身败名裂,整个军政府万劫不复,是这个长亭在背后做了主谋。

  他们俩,等于是彼此下过狠刀子,把对方和对方的家庭往死里整,如今还在笑语嫣然的跳舞。

  想到这里,顾轻舟唇角微动。

  “笑什么?”长亭好奇问他。

  顾轻舟道:“在笑蔡龙头好手段!这样年轻,心思却如此厉害,还能把所有人耍得团团转,果真了不起!”

  蔡长亭含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顾轻舟就继续道:“比如想要杀死聂芸害司慕,比如撺掇副将周成钰背叛,比如挑拨董铭要害死我,都是蔡龙头的手笔吧?”

  这些人,全部跟洪门有关,亦或者说跟长亭有关。

  “少夫人过奖了,我哪有这般的谋略?”

  他们跳舞的时候,总有一道炙热而恶毒的目光,追随着顾轻舟。

  顾轻舟撇过脸,看到了董中——董晋轩的第二子,董铭的亲弟弟。

  长亭也看到了。

  “董二少对少夫人颇有误会。”蔡长亭道,“我愿意帮少夫人化解这误会,不知可有荣幸?”

  化解?

  你不背后捅刀,我就该烧高香了。

  只是,长亭生了张绝艳倾城的脸,哪怕是顾轻舟,也会觉得这等美貌之下的人,是个善良的。

  可惜,长亭这美艳的脸,是有毒的,毒性还很强烈。

  “那就多谢蔡龙头了。”顾轻舟从善如流。

  她知道董中和董家不会放弃记恨她,她也知道长亭不会帮她。

  不过,既然长亭要做戏,顾轻舟岂能拆台?

  她倒是愿意看人表演,毕竟这些表演都是冲着她来的。

  顾轻舟再次抬眸,这次她没有看到董中的阴沉,而是看到了董夫人的笑靥。

  董夫人高挑纤瘦,雍容华贵站在那里,举了酒杯,冲顾轻舟露出一个浅淡却又真诚的笑。

  顾轻舟立马毛骨悚然。

  “少夫人害怕?”蔡长亭亦瞧见了,饶有兴趣问顾轻舟。

  “当然怕,我其实很胆小的。”顾轻舟道。

  蔡长亭的眸光微动,眼底就滑过几分涟漪。

  这位少夫人,真是个旗鼓相当的对手!

  顾轻舟则看着蔡长亭,心想:“今天的宴会不能安生了。这个蔡长亭,是不会让我消停的。”

  想到这里,顾轻舟的笑容更加明媚了。

  就在这个时候,蔡家的管事急匆匆挤到了蔡长亭身边:“龙头,贵客到了。”

  蔡长亭微笑。

  顾轻舟则想,什么贵客?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