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一曲还没有结束,蔡长亭向顾轻舟告罪:“少夫人,不好意思,上海总舵来人了,我得去接一下。”

  原来所谓的贵客,是上海洪门总舵的人。

  顾轻舟微笑:“蔡龙头自去忙吧。”

  说罢,他们俩停了下来。

  虽然很着急去迎接贵宾,蔡长亭还是很绅士的,先把顾轻舟请出了舞池,将她送到了座位上。

  他斟酒:“少夫人,今天唐突了,先给您赔不是。”

  一口饮尽算是赔罪。

  “无妨的。”顾轻舟笑道。

  蔡长亭这态度、这美貌,再心眼狭小的人都不忍心怪他。

  顾轻舟静静看着,眉宇平静,只是象征性用酒沾了沾唇。

  蔡长亭就疾步走了。

  门口有随从递了杯水给他。

  蔡长亭漱口,将口中的酒气散去,继续往外走。

  “这个人很注重细节!”顾轻舟留意到了,心中越发觉得此人难缠。

  顾轻舟也是注意细节的人,故而她知道自己这类人,警惕到了何等程度,想要被算计成功很难。

  这次若不是闫琦落网,蔡可可的坟墓被挖开,顾轻舟根本无法将蔡长亭从幕后揪出来。

  顾轻舟沉思了下。

  就在她沉默的时候,仍是感觉到了一道锋利的目光,落在她脸上。

  抬眸间,顾轻舟看到了董中。

  如今的宴会,不似从前男女分开,大家都是男女混合着坐下,董中那一席上,左右是他的三弟董阳,和他的母亲董夫人凌蔓。

  顾轻舟微笑,挪开了眼睛。

  董中气得顿时想要摔了杯子。

  “二哥,你别生气,你一生气就没理智了,反而落了下风。”董阳小声跟董中低语。

  董中倏然一愣。

  是啊,他今天怎么了?

  他实在忍不住,司家欺人太甚了!

  董铭的案子,还有很大的漏洞,然而董铭和自己的随从全部死了。

  死无对证!

  哪怕董铭有罪,没有亲口听到他承认,董晋轩全家都觉得他是被顾轻舟和司慕陷害而杀死的!

  身为亲属,董中不相信董铭的罪孽,他觉得他哥哥已经死了,无法开口,全部都是顾轻舟泼的脏水。

  “中儿,冷静一点,我们即将可以收拾她。”董夫人的声音更轻。

  和儿子们相比,董夫人笑容柔婉,似乎没有丧子的愁苦。只是,她枯瘦的手背,以及眼底的淤青,才显出她日夜不能成寐的心痛。

  董中深吸一口气。

  “我出去透口气!”董中道。

  他急匆匆出门,正好碰到蔡长亭领了一群人进来。

  说是一群人,其实是一家人。

  一位先生,带着太太和四个孩子们,身后跟着数名随从,笑容满面随着长亭往里走。

  董晋轩早就加入了洪门,地位比长亭低很多。依照洪门的规矩,高一级也是长辈,需得尊重万分。

  因为董家也是洪门的人,董中一眼就认出了蔡长亭的贵宾。

  “是张龙头!”董中吃惊。

  来的,正是张庚,整个洪门的总龙头。洪门的影响力遍布华夏,这位张龙头就是跺跺脚都能震天响的人物。

  洪门把持着经济、军火等,军政商三界都敬畏张庚。

  张庚今天六十出头,个子不高,精瘦且睿智。一双眼睛,明亮极了,没有半分老态。

  “阿爸,有葡萄!”一个九岁左右的男孩子,看到不远处凉亭上,长亭派人缀了假的葡萄藤,藤下还做了一连串的假葡萄,骗过了小男孩,他急匆匆跑了过去。

  “勿要乱跑!”张太太急忙喊。

  有个随从跟了上去,去照顾张少爷。

  董中看到这一幕,双眸放光,心中顿时就有了个主意。

  “天助我也!”董中深吸了一口雪茄,将热腾腾的烟雾全部吸入肺里,人终于有了点冷静,“顾轻舟,你和岳城军政府、司慕,全部要给我兄长陪葬!”

  想到这里,董中急忙将雪茄灭了,一口烟吐出来,他上前走到了张龙头面前:“龙头!”

  突然冒出个人挡道,张庚微愣。

  蔡长亭看清楚了,笑着介绍:“这是董中,董晋轩的儿子。”

  董晋轩到岳城任职,是张龙头的意思,他安排董晋轩过来辅助蔡长亭,所以跟总统提起了这个人。

  正好董晋轩是司督军的旧友,岳城又新添了海军。

  这个机会,他们等了很久,要不然蔡长亭的父亲一死,张庚就安排了。

  “原来是你。”张庚打量着董中,精明的眸光透亮,表情却是温和含笑的,“晋轩的儿子,个个都是芝兰玉树。”

  “谢龙头。”董中道。

  说罢,他连忙往旁边站站,请张龙头进去。

  张龙头一进去,就有四面八方的人上前来簇拥,他根本没留意到董中未跟进去。read_middle();

  董中还站在门口。

  远处,张家的小少爷终于看清楚,是假的葡萄,顿时就发火了,重重将那假葡萄拽下来一串:“敢欺骗爷!”

  小小的孩子,自称爷,足见张龙头多宠溺他。

  董中倒是很清楚这孩子。

  张龙头刀口舔血,仇人无数。他一生结了三次婚,第一任妻子下场不错,只是病死了;第二任,则是被人砍成了肉泥;如今这一任,福大命大,受过两次刺杀都平安无事。

  妻子尚且如此危险,何况是儿子?

  张龙头的嫡子庶子,一共有过九人。

  到目前为止,还活着的,除了一位身有残疾的第三子,就是这位九少爷张辛眉了。

  张九少是张庚唯一健康的儿子,也是他的老来子,更是他家业未来唯一的继承人,张庚说不出的溺爱这孩子!

  这孩子,绝对是张龙头的逆鳞!

  董中心中有了打算,就上前一步,走到了张辛眉跟前:“九少爷。”

  “滚开,谁是少爷?”刚满九岁的张辛眉,怒目圆睁,“老子是张九爷!来人,这厮不会说话,给我掌嘴!”

  “九爷,我错了。”董中微笑,“我有个小玩意儿,孝敬九爷。”

  说罢,他像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掏出一支钢笔递给了张九少。

  张九少一瞧,顿时嗤之以鼻:“爷没见过钢笔吗?”

  “九爷,我这个钢笔可不同寻常!”董中笑道。

  他随手一按,钢笔的末端,弹出一个锋利无比的小刀子。

  刀光在灯火下,泛出锋利嗜血的光芒。

  董中往自己马甲上一划,顿时就把马甲割断了,削铁如泥。

  张九少双目放光:“这玩意好!”

  董中连忙递给了他。

  张九少就在旁边柱子上一划。

  雕花的木柱子,顿时一个大口子,张九少漂亮又稚嫩的眼睛里,全是光芒。

  “好好好,这个好玩!”张九少被吸引,“赏他!”

  随从拿出十块钱,递给了董中,然后给董中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接下,别扫了少爷的兴头。

  此举很侮辱人,董中又不是牵马的小厮。

  若是依着董中从前的性格,他断乎不会去接的。

  现在嘛.......

  董中很高兴接了:“多谢九爷的赏!九爷,我带您进去宴会大厅吧?”

  “好。”张九少只是个九岁的孩子,得到了新奇的宝贝,欢欢喜喜跟着董中往里走,一副很乖的模样。

  随从松了口气。

  张家这恶魔一样的小孩子,很难讨好的,董中这次是投中了他的喜好。

  董中领着小少爷进门的时候,顾轻舟正在跟张庚夫妻俩寒暄。

  张庚对顾轻舟很忌惮,似乎想了解这个少夫人,故而多说了几句话;而张太太,对顾轻舟挺好奇的,也打量她。

  这样一来,他们就说个不停,似乎想通过言语了解对方。

  董中牵着一个小孩子过来,顾轻舟立马看到了。

  “辛眉,你快过来。”张太太喊了孩子。

  顾轻舟却听错了,以为这孩子叫“新妹”,心想:“张家真够猎奇的,把儿子取名叫新妹。”

  说罢,顾轻舟看了眼这孩子。

  孩子也在打量顾轻舟。

  他个子小,使劲昂头。董中见状,利落将张辛眉抱了起来。

  这样,张辛眉就能平视顾轻舟了。

  张太太和张龙头都吃惊看着董中和张辛眉。

  张辛眉性格暴烈,怎么会任由董中抱着?他怎么会喜欢董中?

  诧异在张家夫妻严重一闪而过,很快归于平静。

  顾轻舟并非姿容谲滟的人物,这孩子在董中怀里,能跟她对视。看了几眼,他觉得不过尔尔,不及他的母亲姐姐们漂亮,甚至没有长亭漂亮,故而在小孩子心中,顾轻舟就算是个“丑女人”了。

  他转移开了目光。

  顾轻舟却盯着这孩子。

  她慢慢收敛了笑容。

  张庚和张太太也看到了顾轻舟表情的变化。

  “少夫人,有什么不妥吗?”张太太问。

  顾轻舟回神,对张太太道:“小少爷是不是身体不太好?腹疼,有过吗?”

  张太太顿时不悦。

  张庚也蹙了蹙眉头。

  那边,张辛眉听到顾轻舟叫他小少爷,立马不悦,上前就挥舞着钢笔往顾轻舟脸上划去:“丑女人,你才是小少爷,老子是九爷!”

  那钢笔,眼瞧着一下子戳破顾轻舟的额头。

  顾轻舟不知道这钢笔里有玄机,只是稍微想要躲一下。

  倏然,旁边一只大手,紧紧攥住了张辛眉的胳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