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蔡长亭领着张庚夫妻,张家的小姐们,以及董中,急匆匆往自己的主楼卧房走去,心情莫名很复杂。(/\小/\说/\网..)1357924?6810d

  在十分钟之前,蔡长亭还在和张庚夫妻俩谈及海路运输的问题,却见张家的五小姐急匆匆跑过来,说:“姆妈,辛眉不见了!”

  张辛眉一直跟着董中,张太太觉得不恰当,就愣是把孩子叫了过来,让小女儿带着他。

  他们姐弟俩只相差两岁,身量差不多,十一岁的五小姐带着弟弟去跳舞。

  张太太也一直看着。

  后来,张辛眉非要出去,五小姐就紧跟着。

  “他去哪里了?”张太太着急,“快去找啊。”

  五小姐抹着眼泪。

  张庚也急了,那是他的命根子啊!

  张太太和张庚都打算亲自去找时,董中凑上来,问张庚:“龙头,是不是九爷不见了?”

  张辛眉一直跟着董中,好好的,后来是张太太非要把孩子叫过来,让小女儿照顾着。

  现在孩子丢了,张太太心中有了几分内疚,早知道让董中带着就好了,反正董中入了张辛眉的眼,而且他是大人,更容易看牢孩子。

  基于这份悔意,张太太对董中的怨气少了些,道:“是啊!”

  就在此时,蔡家的管事金树急匆匆跑过来。

  他跑得一脸汗。

  “龙头,不好了龙头!”金树对蔡长亭道,声音里带着哭腔,几乎要惊动所有人。

  蔡长亭一愣。

  他心中隐约知道,所有的事都要爆发了。

  从颜一源失踪开始,到现在的张九少爷失踪,以及管事的惊呼,都预兆事情恶劣到了一定程度。

  蔡长亭沉了脸。

  “怎么了?”蔡长亭难得一见的声色俱厉。他凶狠起来,那漂亮精致的眼睛微眯,有种风雨欲来的压抑感,叫人够不过来透气。

  金树管事要被他吓了一跳。.

  “龙头,方才我陪着司少夫人去找人,走到主楼的时候,少夫人说要上楼去找找,让我在楼下到处瞧瞧。

  因龙头您的房间上锁了,我也就没多心,让少夫人上去了。不成想,等我再去的时候,龙头您的寝卧居然开了门。

  我瞧见有个男人在屋子里,少夫人也不知道在干嘛。旁边还有个小孩子,看上去很苍白。

  司少夫人一瞧见我来,她立马吓得关了门,还把门反锁了。我挡在外面,突然想起,那个小孩子很像张九少爷,而且而且”

  张庚两口子闻言,精神立马紧绷。

  苍白的孩子?

  张庚只感觉一股凉意丝丝入心,他不敢喘气,压抑着自己的情绪问:“而且什么?”

  “而且,那孩子好像没气了,脸色都变了!”金树惧怕所有人投在他身上的目光,低低道,“我见事情不妙,怕少夫人逃脱,也从外头把门给锁上了,现在他们被我锁在屋子里。”

  说罢,他将头埋得更低了。

  他的唇角,有一抹淡笑。

  “这”张太太站不稳,双腿一个劲的打颤,摇摇欲坠。

  张庚立马扶住了她!

  “走,前头带路!”张庚厉喝。

  蔡长亭道:“龙头,您跟我来!”

  身为主人家,蔡长亭这会儿情绪极其怪异,他似乎把这件事给串联了起来。

  蔡长亭带着张庚夫妻往里走,董中跟着,他也没说什么,张家的女儿们,自然也争先恐后,生怕弟弟有意外。

  就在前天,蔡长亭还听另一位管事说起金树。

  那位管事说:“当时金树跟大少爷关系不错,龙头很器重他,对此视若不见。”

  蔡长亭没听明白这话的用意,现在却懂了。

  金树既恨军政府杀了他的主子,也就是蔡长亭的父亲;更恨蔡长亭坐在这个位置上,因为这应该是大少爷的。

  董中是这件事的主谋。.

  董夫人有点手段,她知晓了金树的不忠诚,故而利用了金树。

  “张龙头最宝贝的儿子死在顾轻舟的房里,岳城军政府就彻底跟洪门扛上了,就连我也难以脱身,果然是一箭三雕的好计策!”蔡长亭眼睛急转。

  他知道是陷阱了。

  不过,岳城军政府若能跟洪门彻底闹起来,蔡长亭哪怕不能脱身,他也高兴。

  这个机会倒也不错,自己脱身的问题可以慢慢想,大不了不做这个龙头。

  “能报仇就行。”蔡长亭心想,决定把自己的困境先放在一边,帮助董中和金树完成这个计划。

  事情成功,岳城司家彻底成了洪门的头号敌人,蔡长亭再腾出手收拾金树和董中:敢在他蔡长亭的宴席上搞鬼,他们死定了!

  正想着,一行人就进了主楼。

  金树急匆匆去开门。

  金树说,当时顾轻舟进门之后,里面马上了锁。这种锁,里外都可以落锁,金树从外面锁上,里面的人也出不来。read_middle();

  “龙头,门是反锁着的!”金树把外面的锁开了,还是推不开门,里面仍是反锁着。

  蔡长亭镇定自若:“来人,把这个门给我砸了!”

  立马就有随从下楼。

  很快,随从拎了个大锤子上来。

  雕花木门的门锁,很快就被砸松了。

  房门推开,张庚和蔡长亭先进了屋子。

  蔡长亭看到,颜一源正坐在靠墙的椅子上,穿着他的衣裤,顾轻舟拿出金针,扎颜一源的额头。

  “我的儿子呢!”张太太没看到孩子,一时间竟然松了口气。

  没看到,说明孩子没死。

  “张太太,您的儿子不见了,怎么找我要?”顾轻舟好奇。

  “少夫人,您别耍花了!”蔡长亭也沉了脸,“有人看到九少爷在这屋子里。”

  顾轻舟摇摇头:“那你们搜一搜好了。”

  她又道,“真是奇怪,我一进来就看到我五哥躺在屋子里,还穿着蔡龙头的衣裳。金管事不知怎么回事,转身锁上门,把我关在这里,我还想找蔡龙头讨个说法呢!”

  蔡长亭看了眼金树。

  “快去搜!”张庚大声道,呼吸有点不稳。

  他的儿子呢?

  董中自告奋勇:“张龙头,我来吧!”

  说罢,董中抢先一步,打开了衣柜的门。

  第一扇,没有;第二扇,也没有。

  然后,董中开始找底下,再把沙发底下和头柜、阳台和窗帘后面,全部找了一遍。

  的确没有!

  孩子呢?

  所有人微愣,董中已经变了脸色。

  “孩子呢?”张庚扭头,问金树,“你不是说,你看到了孩子,你还上锁,特意不许他们跑吗?”

  金树脸色煞白,额头有细汗。

  “说啊!”张庚气到了极致,一下子就拔出了。

  黑洞洞冰凉的管指着自己,金管事腿脚发软,立马跪下,这样矮下了身子,就离这口远一点。

  “龙头,我的确看到了孩子啊!我不仅看到了九少爷,还看到他没气了,脸上都凉了。他的脖子上,有个很大的淤青,像是被人掐死的。”金管事声音哽咽了起来。

  张庚眼前一阵阵发黑。

  怒意几乎要淹没他。

  “我还看到,九少爷脖子上,有点血迹,不像是他受伤了,而是掐死他的人手上有伤口。”金管事继续道,“前后不过几分钟,孩子肯定还在这楼里,能找到的!”

  张太太再也站不稳了。

  董中在旁边,正好用力扶住了张太太。他是个年轻男人,张太太想要推开他,可惜身子不受控制,全身无力。

  张庚见状,上前扶住了太太。

  董中往旁边挪了下:“张龙头,肯定是小少爷跟什么人结仇,亦或者撞破了什么事,才被人灭口。”

  顿了顿,董中突然迸发恨意,“我们岳城这位少夫人,最擅长抹灭罪证。当初我的兄长,也不知是撞破了她的什么罪行,她就杀了他们,还给他栽赃!”

  董中直指顾轻舟。

  在宴会上,张九少拿笔戳顾轻舟,差点杀了她;如今颜一源衣衫不整,顾轻舟也出现在这房子里

  跟张九少结仇的是顾轻舟,跟颜一源孤男寡女怕被传出去的也是顾轻舟

  顾轻舟有杀人动机!

  况且,金管事亲眼看到了孩子的尸体。

  顾轻舟抬眸:“董中,别牵三扯四的,张少爷根本不在这屋子里!”

  张庚却疾步过来,抓住了顾轻舟的手。

  顾轻舟双手嫩白,没有任何伤口。

  他在抓起颜一源的,发现颜一源的左手,的确有个新结痂的口子!

  “我儿子呢?我儿子呢!”张庚用抵住了颜一源的额头,厉喝道,“你怎么对我儿子的?”

  “张龙头,您冷静点,这可是军政府的少爷。”董中在旁边煽风点火,“他的命可值钱了。”

  颜一源的命值钱,自己儿子的命就不值钱吗?张庚几乎想要开。

  颜一源也急了:“张龙头,谁说你儿子死了?”

  张庚一愣。

  董中立马道:“金管事亲眼瞧见的,还能有假吗?”

  颜一源就朝着衣柜的方向喊了句:“小鬼,快出来吧。”

  衣柜的门轻轻被推开。

  在衣柜里,一个小孩子面容苍白,脖子上有很清晰的瘀痕,他坐在那里,定定看着众人。

  董中和金树只感觉头皮发麻。

  特别是董中,他明明检查过了衣柜,他也明明亲手把这个倒霉的孩子给掐死了,怎么会

  董中双腿发软,跌坐在地上。

  屋子里倏然安静,静得落针可闻。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