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张庚好奇,看着张辛眉。


蔡长亭这时候却笑了。


他上前,打开了衣柜的门。


“这看上去是两架衣柜,其实中间我做了个通道。”蔡长亭道。


他转动衣柜中间的门给张庚瞧。


中间不是木板,而是一个镂空的小架子,上面放了很多的刀具和枪。这个小架子能转到,随便打开哪个门,都能取到武器。


蔡长亭做这个,是为了防身。


可是机关却藏得很隐秘,不知怎么被顾轻舟发现了。


“顾轻舟此人,果然是狡猾多端。”蔡长亭想。


同时,他对顾轻舟也心生敬畏,不敢轻敌。


“我之所以没有出声提醒,是因为这个机关里不能藏人,再小的孩子也藏不进去。”蔡长亭笑着解释。


其实,这是原因之一。


他之所以没有到怀疑这个机关上,是因为董中和金树说孩子死了。


蔡长亭觉得,既然是安排好了计谋,董中和金树说孩子死了,那张辛眉就肯定是死了的。


这个机关里面不能藏人,死人是没办法通过机关转移自己的尸体。


所以,董中打开第一个,再打开第二个,都没有孩子尸体时,蔡长亭没有多想。


直到张辛眉推开了衣柜。


他没死。


在检查的时候,他一直藏在机关旁边。蔡长亭衣柜里全部都是黑色的衣裳,又是夜里,灯光照不到那个角落,张辛眉个子小,悄无声息溜来溜去,心急如焚的董中没发现异样。


“原来如此!”张庚感叹。


张太太还在抚摸孩子的胳膊,张家的三位小姐,也纷纷上前关切弟弟的安危。


“疼不疼啊?”五小姐哭了,“辛眉,你以后不要乱跑,大人都很坏的,他们欺负你。”


张辛眉不耐烦,用他那受伤的声带嘶哑着说:“爷没事,女人哭哭啼啼好讨厌!五姐,你不要做讨厌的人。”


五小姐破涕为笑。


“好了,我们要告辞了!”张庚对蔡长亭道,“贤侄,以后岳城分舵就靠你了。”


蔡长亭连忙应是,要送张庚下楼。


张九爷却用嘶哑着的嗓子对他母亲道:“让爷的女人也跟着!”


什么?


张太太微愣。


张庚失笑看着孩子:才九岁的儿子,知道什么是女人?听着孩童这样说话,张庚不知是觉得有趣,还是觉得儿子长大了,竟然笑起来。


张九少回头,指了顾轻舟:“她啊!她方才嘴对嘴亲爷了,爷的贞操被她夺去了,她以后就是爷的人。”


张家众人愕然。


顾轻舟和颜一源忍不住笑喷。


一个九岁的娃娃,说出这么一番话,还是用嘶哑的嗓子,实在很好玩。


果然很有童趣!


什么贞操


顾轻舟努力忍住,才没有笑得更失态。


看到顾轻舟笑,张辛眉甩开了他母亲的手,上前就要拉顾轻舟:“走啊,跟着爷以后吃香喝辣的,爷不嫌弃你丑!”


顾轻舟再次笑出声。


张太太一脸尴尬,张庚却也忍俊不禁。男人的思维和女人不一样,张庚就觉得他儿子有担当!


这么小,就知道护住自己的女人了。


“对不起,少夫人!”张太太给顾轻舟道歉,过来拉张辛眉,“别胡说八道,快给你的恩人道谢!”


张辛眉却茫然看着他母亲。


张庚龙头看着顾轻舟。


顾轻舟解释:“他之前的确是被人掐得休克,我给他做复苏急救了,所以”


张太太在教会学校念过书,张庚龙头见多识广,他们夫妻俩知道了顾轻舟的意思。


西医的急救法,他们见识过,甚至学过。


顾轻舟给张辛眉吹气,正好吹到最后几口时,张辛眉醒了。


这孩子哪里懂什么男女之事?


只不过,帮会里谁都要巴结这孩子,他问了什么话,对方都要恭敬而且正确的回答,不能将他视为孩童而哄骗,所以这孩子一知半解的,反而知道了很多事。


比如男女亲嘴,意味着什么,他是知道的,却又不是真的清楚,囫囵吞枣罢了。


“少夫人,咱们能下楼说几句话吗?”张太太拉过了儿子,对顾轻舟道。


顾轻舟颔首。


把九少爷交给随从,张庚夫妻以及蔡长亭,陪同顾轻舟在楼下的客厅坐下,颜一源跟着下楼,坐在顾轻舟旁边。


颜一源穿着蔡长亭的衣裳,非常不合身,导致蔡长亭好几次欲言又止。


“董中在军中待过,他不至于杀个小孩子还失手。少夫人,您是如何做的?”张庚沉吟了一瞬,开门见山问道。


说完,他和他太太都打了个寒颤。


儿子还活着,真是奇迹,是顾轻舟给他捡回来一条命。


“张龙头,董中的确是下了狠手,救少爷的不是我,而是他自己。”顾轻舟道。


张庚和张太太不解,定定望着顾轻舟。


顾轻舟道:“我之前还问,小少爷是否经常腹痛?我看得出他体内有热,这热邪会阻碍气机,说不定会导致尸厥,就是人所有的气机都被阻碍,六脉全无、气息不畅,就跟死了一样。


小少爷原本就有这种疾病在身,董中下狠手掐他,阻断了他的气机,人为导致了他的尸厥。


尸厥的病人,六个小时之内都有救,只需要用针灸刺激。我给小少爷针灸,又为他度气,故而他活了过来。”


张庚没来由出了一身汗。


张太太也是惊叹,自己儿子居然还有这等好运气!


真是因祸得福!


“少夫人,我张庚给您道谢!”张龙头站起身,突然再次向顾轻舟鞠躬行礼,“少夫人,多谢您救了犬子一命!”


这个“救命”,是感谢顾轻舟的医术,跟之前的救命不同。


若没顾轻舟这样的本事,只怕送到了教会医院,医生看孩子没了生命体征,也给孩子判个死亡,到时候白丢了一条命!


这种“假死”的脉象,很难碰到,一般医生认不出来。哪怕能认出来,也未必能救,顾轻舟是真的救了张辛眉!


张辛眉是张庚唯一健康的儿子,这份恩情,张庚牢记住了!


“张龙头,您不必客气!”顾轻舟笑道,“今天小少爷也吓坏了,还是要送去西医院做个检查。对了,小少爷的腹痛,等他好转一些,我再给他开药方吧,他那是慢性病,不用着急。”


张庚道:“好,全听少夫人的!”


张太太也道谢。


蔡长亭站在旁边,脸上已经没了半分的笑意。


顾轻舟对张辛眉的救命之恩,彻彻底底落在了张庚夫妻的心上,从此她就是洪门的恩人。


蔡长亭再想要复仇,就会添很多的阻力,至少明面上不能太过分。


张庚不像霍钺,他的恩情其实也没什么作用,过些日子送了礼,他就当揭过去了。


蔡长亭脸上的温和,慢慢恢复。


顾轻舟似看明白了般,瞥了眼蔡长亭。


蔡长亭心中一凛。


“不早了,我要先回去了。”顾轻舟笑道,“蔡龙头,能否借您的电话,我想打个电话给颜家。”


颜一源失踪,霍钺他们已经去找了,顾轻舟想给他们报个平安。


“少夫人请便。”蔡长亭道。


打了电话,颜太太在那头差点哭了:“让那小混蛋快回家!”


顾轻舟失笑。


颜洛水常骂小混蛋,原来是跟颜太太学的。


顾轻舟头一回见颜太太发怒,感情她生气的时候就是这样骂儿子的。


“好,我们马上回去。”顾轻舟道。


张庚两口子,连夜将孩子送去了教会西医院,做个全身检查,并安排孩子住院。


蔡长亭陪同。


张庚道:“长亭,你知道应该怎么办的,先去帮我解决此事吧。”


蔡长亭就懂了,这是说董中和管事金树。


“是,龙头。”蔡长亭答应了,离开了教会西医院,回到了蔡公馆。


宾客们纷纷离席,管家替他相送,董夫人和董家的第三子董阳却还在等,等蔡长亭。


一见到蔡长亭,董夫人立马眼泪涟涟:“龙头,中儿他是被顾轻舟陷害的,我们是至交,您要帮帮他呀!我家元帅,始终敬重您,您这次帮了我们,我们会感激不尽的!”


董夫人先否认了董中的罪行,然后搬出了董晋轩。


董晋轩的支持,对蔡长亭站稳脚跟很重要。


董夫人希望蔡长亭帮忙求个情。


蔡长亭在张庚面前说得上话,要不然张庚堂堂一帮龙头,也不会亲自过来给蔡长亭捧场。


“龙头已经说了,的确是误会。”蔡长亭道,“你们接二少爷回去吧,以后别犯浑了。”


董夫人几乎喜极而泣。


董阳心中却咯噔了下。


很快,蔡家的下人就把董中给搀扶了出来。


董中没有挨打,只是手脚被捆绑多时,走路不便。


董夫人和董阳一左一右架住他,将他戴上了汽车。


董阳低声对董夫人和董中道:“我有点不好的预感。”


董夫人略微沉吟。


董中气得脸色全变了:“该死的顾轻舟,我绝不会放过她!我一定要杀了她!”


董夫人道:“以后要更加小心,我们不能轻敌。”


董阳却沉默不语。


到了董家的大门口,董夫人下了汽车,董阳随后。


回身去搀扶董中,却感觉有什么东西,呼啸从自己的身侧闪过,董中的身子微微后仰。


董阳一愣。


再看过去,发现董中的额头,正中一刻子弹。


旋即,四面八方响起了枪声。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