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张辛眉才九岁,穿着背带裤,外头是咖啡色格子小西装,梳了很整齐的小分头,十分的时髦派。


然而,这小鬼认定了顾轻舟夺去了他的清白,非要顾轻舟负责。


“你离我的丑女人远一点!”张辛眉很不客气踢司慕。


他的小皮鞋,踢在腿上也是很疼的。


司慕吸了口气。


“辛眉!”张太太秀眉一横,重重打了下张九少的手背,“快赔罪!”


她自己也给司慕道歉:“对不起少帅,我这孩子实在顽劣不堪!”


张九少天不怕地不怕,只怕自己亲娘,当时就萎了,往张太太身边躲了躲,依旧不肯松开顾轻舟的手。


“对不起。”张辛眉将头往他母亲身后埋,不情不愿对司慕道。


司慕自然要给张太太面子的,道:“不妨事,小孩子都调皮。”


张辛眉半晌才松开顾轻舟的手,偷偷瞪司慕。


瞪了片刻,张辛眉冲司慕使眼色,才到司慕腰间的个子,扬脸对司慕道:“我有话跟你说!”


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顾轻舟道:“要不,你先带着他过去吧,我和张太太说句话。”


司慕生得高大,一把将张辛眉夹起来,带到了旁边的偏厅。


张辛眉哇哇大叫:“你你你你快放爷下来,爷不是孩子,爷自己能走路!”


呼喊声慢慢隐没在门的背后。


张太太松了口气,无奈摇头笑了笑。


顾轻舟请她坐下,又让佣人端茶来。


“前天晚上出了件祸事。”张太太见没人在跟前,才放心说话,“董中死了,那个叫金树的管事也死了。董夫人和董三少受了重伤。少夫人,你以后出门也要当心,最近不太安稳。”


看似是提醒顾轻舟注意安全,实则告诉她结果。


董中和金树全死了,张家拿出了态度,他们算是给了顾轻舟一个答复。


顾轻舟微笑:“我会小心的,多谢太太。”


张太太略微颔首。


她道:“我们给辛眉做了检查,医生说这孩子声带有点受损,肠胃不太好,可没有其他毛病。


然而,他时常腹痛,已经快一年了,每隔三五天就要发作一次,我们是没了办法,医院也说不出病因。”


顾轻舟沉默听着。


张太太知道,顾轻舟是有办法的,她前晚救张辛眉的时候,就提到了张辛眉的腹痛。


张太太不知她到底什么意思,也不好贸然,就试探道:“我在岳城包下了饭店,准备小住数日,不知能否请少夫人给辛眉瞧瞧病?”


“当然可以啊。”顾轻舟笑道,“能解除病痛,是我的荣幸。”


张太太则松了口气。


这位少夫人,丝毫没架子。张辛眉差点伤了她,又闹出董中那件事,张太太还以为需要费劲才能说服她。


不成想,她轻松就答应了,果然很善良。


张太太道:“我们包下了莱德饭店,少夫人明天方便吗?”


明天才要去问诊,说明张太太还有点顾虑。


顾轻舟素来对求医的人很宽容,道:“可以。”


她给了张太太准备的时间。


谈妥了,张太太松了口气,说了些闲话,又说董夫人住在哪家医院、哪个病房等,这才起身要告辞。


顾轻舟去敲了偏厅的门。


司慕和张辛眉在屋子里大眼瞪小眼。


张辛眉威胁司慕道:“你给爷小心点,不许你说爷的女人是你老婆!”


司慕没有笑,沉默看着这孩子,略有所思。


张太太再次赔不是。


张辛眉走的时候,使劲拉顾轻舟:“你跟我走啊,我养你!”


什么乱七八糟。


这孩子的爱情观,都是跟谁学的,什么吃香喝辣,什么养你,怎么都有点奇怪,肯定不是张太太和张龙头教的。


张太太再次发火:“辛眉,不许无礼!”


“姆妈,她亲了我!”张辛眉摆出证据,表明自己没有胡闹,顾轻舟夺了他的清白。


顾轻舟无力扶额。


张太太更是尴尬,再三给顾轻舟夫妻俩道歉。


上了汽车,张太太耳提面命的教自己的儿子,什么是西医急救。


“那是给你治病,治病没有任何清白可言,懂了么?你再胡说八道,禁足三天!”张太太厉声。


张辛眉不依不饶。


“我不管,那个女人趴在我身上亲我,她就是我的人!”张辛眉坚持道,“我让阿爸去把她抢过来!”


“她结婚了,不能抢人家的妻子,知道吗?”张太太的忍耐,到了一定的限度。


“我就不,我要毙了她丈夫!”张辛眉道。


啪的一声,张太太忍无可忍,扇了孩子一耳光。


张太太不是为了顾轻舟这件事,而是担心儿子长大了,真的做出抢人家妻女的事来。


他是洪门龙头唯一的儿子,他若是不知道此事的轻重,会弄得对方家破人亡。


张太太在教育孩子这方面,素来苛刻,可惜她丈夫和婆婆实在宠溺这孩子,有时候张太太的严厉效果大打折扣。


“不能抢人家的妻子和女儿,懂了吗?”张太太厉喝。


张辛眉哇的哭了。


张太太抱着胳膊,沉默坐在旁边,一脸阴沉。


张辛眉哭了半晌,偷偷看他母亲的脸色,终于投降了:“姆妈,我错了。”


张太太这才松了口气,将他抱到了自己腿上坐下,给他擦了眼泪。


这边刚刚教好,回到饭店的时候,却被告知,老太太来了。


老太太,就是张庚的母亲。今年七十六岁的老太太,身体健朗得不得了,一听孙儿出事,立马就火急火燎过来。


“哎哟,你这脸上怎么了?”老太太看到了张辛眉脸上的巴掌印。


张辛眉委委屈屈瞥了眼他母亲。


老太太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冷哼了一声。


张太太叫了声“姆妈”,小心翼翼跟着上楼。


“我请到了司少夫人。”张太太坐下,把自己今天出行的成果,告诉张庚。


“什么少夫人,请她做什么?”老太太一肚子火,心疼自己的孙儿,问张太太。


其实,老太太是明知故问。


在张太太回来之前,菜长亭已经把此事告诉了老太太,说:“太太带着孩子去求医了。”


蔡长亭有自己的考虑。


顾轻舟救了张辛眉的命,张庚就要杀了董晋轩的妻儿,既是报仇,也算是安慰顾轻舟的。


若顾轻舟再治好了张少爷的顽疾,那么张庚全家肯定要将顾轻舟视为恩人。


顾轻舟害死了蔡长亭的妹妹,她婆家的司督军府,更是害死了蔡长亭的父兄,蔡长亭注定要报仇雪恨。


若是顾轻舟结交上了张庚,蔡长亭以后的路更难走。


蔡长亭很清楚的知道,张家的老太太,非常讨厌中医,就在老太太面前说:“张太太估计是听说少夫人医术不错了。少夫人是军政府的,多少人巴结她,医术嘛”


言外之意,是顾轻舟的医术并不好,只是旁人吹捧她的。


张家的老太太果然大怒。这老太太憎恨中医,是有个缘故的。


老太太的丈夫,是突发颅内出血,别人劝她去找西医。那时候西医院刚刚建起来,四周的百姓都害怕,老太太也害怕,拒绝将丈夫送去西医院,结果她丈夫当天晚上就去世了。


这原本也没什么,颅内出血,本就是必死的病。


没想到,过了几年,张庚的妹妹,也就是老太太最疼爱的小女儿也发了同样的病。


张庚手下的人,将小姐送到了西医院。


小女儿活了下来。


老太太这时候幡然醒悟:“原来,是中医害死了我那老头子!”


不知是憎恨中医治疗不力,还是心怀内疚,所以老太太从此痛恨中医。


后来,全国又掀起了骂中医的狂潮,老太太更是憎恨至极。


张辛眉久病不愈,老太太也拒绝请中医来看病。


蔡长亭说,张太太带着孩子去求中医,回来的时候还打了孩子一巴掌,老太太的新仇旧恨全起来了。


“岳城的人都知道,司家的少夫人是中医大家。别看她年纪小,医术却非常厉害。”张太太道。


“什么中医,全是骗子!”老太太厉喝。


张太太尴尬:“姆妈”


“你是不是也要害死我孙儿?”老太太重重将拐杖仍在地上。


张庚给妻子使了个眼色。


张太太咬唇。


晚上,张太太对张庚道:“少夫人前天不是说了吗,辛眉的病,越拖下去越危险。我们看了那么多的西医,吃了那么多药,都不见成效,还是请少夫人试试。”


张庚沉默。


张太太道:“此事我心意已决,你要是拿不定主意,我就跟你离婚,孩子归我,我去找少夫人来治病!”


张庚这才笑了:“这么大的气性?”


顿了顿,张庚又道,“我不是担心姆妈吗?她可是很憎恨中医的。”


“你去说服他。”张太太道。


张庚说:“还是你去比较稳妥。你们婆媳之间的事,我插一脚,事情就复杂了。”


结过三次婚的张庚,对婆媳关系那是太敬畏了。


张太太沉吟,最终道:“好,我去说!”


第二天,她一开口,就遭到了老太太的厉喝:“你存了什么心,要害死我的孙子?”


就在这个时候,随从进来禀告道:“太太,司少夫人来了”


“请她上来,让我会会这个骗子!”张太太还没有开口,老太太先发话了。


老太太要当面羞辱这个骗子,让她无地自容!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