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老太太威胁的话,张太太没有放在心上。

  她吩咐亲戚先出去,借用人家的房子处理家务事。

  “姆妈,您别用离婚来吓唬我,假如您执意如此,我愿意离婚。”张太太道。

  她宁愿离婚,也不肯悔改。

  老太太脸色紫涨。

  “姆妈,今天我要说几句冒犯您的话!”等表兄家的人全部走后,张太太才直视老太太的目光,神色坚毅。

  张太太比张庚小二十岁,从过门那天开始,老太太就不把这个小儿媳妇放在眼里,觉得她没资格做张庚的正妻,做个姨太太还差不多。

  不过她运气好,一进门就添丁增口,生了两个女儿之后,很顺利生了这个活泼可爱的儿子。

  老太太爱屋及乌,终于给了张太太一点好脸色。

  可教育张辛眉这件事上,老太太从来不跟儿媳妇对盘,各种责难。

  张太太觉得,她需要养一个对社会负责、对家庭负责的儿子。从今天开始,张太太需要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婆婆和丈夫都听她的。

  故而,她端正了神色。

  “姆妈,您不要再偏激了!”张太太开口道。

  老太太气得一梗,差点没背过去。

  “她这样跟我说话,她眼里还有尊卑吗?”老太太不骂张太太,只骂张庚,“你娶的好媳妇,娶回来气死你姆妈!”

  张庚欲说什么。

  张太太继续开口了:“姆妈,我说话是不够好听,可忠言逆耳。中医有中医的长处,西医有西医的快捷。

  当年您偏激,不肯相信西医,结果公公去世。难道你还想如此偏激,也害死您的孙儿吗?”

  老太太当即气色全无。

  她再也控制不住,拿起拐杖就往张太太脸上打:“好哇,你觉得是我害死了人,我还要害死我的孙儿?你这个不孝顺的小贱人!”

  张庚慢了一步,张太太被拐杖打中,额头立马就破了,鲜血直流。

  如此场景,张庚自然是先护住妻子了:“姆妈,有事好说!”

  “好说?这还怎么好说?”老太太全无理智,咆哮道,“你没听到她的话?”

  张庚自然是听到了的。

  他站在张太太面前,老太太就拿起拐杖,在他身上也打了七八下,直到一口气喘不上来,这才停止。

  “走,回上海去!带着辛眉回上海去!回去之后,立马跟这个贱人离婚,否则我就没你这个儿子!”老太太怒骂,声音里气息不稳。

  她气得两眼昏花。

  张太太一手捂住额头,鲜血糊住了眼睛,她冷漠道:“好,你们敢带孩子走,我立马就会离婚!”

  两个女人磕磕碰碰十几年,第一次大翻脸。

  张太太不依不饶:“我们都看到了,辛眉的病已经一年整,从未真正痊愈。别说这等腹痛,就是普通小毛病,一年也够长了!再拖下去,孩子的命还要不要?”

  “孩子生病,自然有西医!实在不行,也可以送去德国。”老太太气不平,回身继续骂道,“你这个没见识的,你没听那些人都在骂中医吗?”

  “可少夫人说她能治好!”张太太坚持,指缝间的血,将嫩白如玉的手指染得通红。

  张庚见状,自己太太从未如此固执,而且她受伤了,这次需得站到她这边了。

  “来人,先送太太去医院!”张庚道。

  “不用,请医生到这里来,我哪儿也不去,辛眉也哪儿都不许去!”张太太道。

  说罢,她抬眸看着张庚。

  黑白分明的眼睛,一如初相见时的明媚清澈,圆圆的脸,有点天真,却又充满了智慧。

  对这任妻子,张庚是疼得不行的,当妻子又当女儿般呵护着。

  “去请医生!”张庚对进来的随从道。

  老太太气息平稳,见儿媳妇被她打得破相,一脸的血,心中也有点后悔。到底是一家人,这样见血,老太太何尝忍心?

  “姆妈,我先送您回饭店吧。”张庚搀扶起老太太。

  “带辛眉走。”老太太道。

  张庚道:“辛眉他姆妈还伤着呢,这孩子孝顺,他怎么会走?咱们先走。”

  说罢,愣是把老太太送上了汽车。

  回到饭店,老太太余怒未消。

  张太太拿出去世的老爷子说事,张庚也觉得是自己老婆有错在先。

  “.......姆妈,给她几天时间。我听随从说,少夫人开了两天的药。吃完了,若是辛眉没有好转或者恶化,立马再送去医院,我们再商量将她赶出家门的事。”张庚道。

  老太太冷哼。

  “辛眉这腹痛,最长不超过七天就要发作一次。您且忍耐七天,总归这不是急性病,西医也说不是急发的,再等等。”张庚道。

  老太太想起儿媳妇满头满脸的血,略微沉吟。

  现在非要闹离婚,儿子和孙儿跟前,老太太也交代不了。read_middle();

  七天之后,老太太就要把孙儿接到身边,到时候有了证据,再把那儿媳妇赶走。

  “这样的儿媳妇,真是家门不幸!”老太太越想越气。

  “不用等七天,根本没用,一天都不用等!”老太太怒喝,“况且辛眉在她那边,我怎么知道他发病没有?”

  张庚沉吟。

  好好安慰了一通老太太,张庚重新去了自己妻子那边。

  张太太额头一个大口子,西医给她缝补了两针,敷了药。

  “姆妈说了,只要辛眉好了就没事。”张庚道,“很疼吧?”

  张太太不语。

  张庚道:“回饭店去吧,咱们明天得启程回上海了,不能再耽误。”

  张太太不同意:“我不走!”

  张庚哄了半晌,她仍是冷着脸。

  第二天,等辛眉吃过了第二剂药,张太太就派人把他送去了饭店。

  老太太大喜:“太好了!走,咱们回上海,那个女人,她爱回不回!我孙儿喝了那些奇怪的药,还不知道要怎样呢,赶紧回上海去,一旦出事好请医生。”

  张庚又去了趟宝森路九号的宅子。

  张太太态度坚决:“想让我回去也容易,让姆妈来接我,你和姆妈都跟我保证,以后辛眉的教育全部交给我,不许三个人三套理论,把孩子弄得不成体统!”

  张庚就有点恼火了。

  张太太这样,就显得得理不饶人了。

  比起张太太,张庚自负更疼儿子,而且更有教育儿子的资本。

  “那你冷静冷静,我过几天派人来接你。”张庚起身,把张太太留在亲戚家。

  当天下午,张庚就带着母亲和孩子们,回了上海。

  顾轻舟听说了此事,到宝森路九号去看张太太。

  “.......我没事,我不能白挨这一下。”张太太道,“少夫人,您确定能治好辛眉吧?”

  “肯定能!”顾轻舟保证,同时送了张太太一盒药膏。

  张太太接了。

  顾轻舟道:“这是我自己调治的,过几天拆线了再抹上,能及早愈合伤口、抚平伤疤。”

  张太太道谢。

  张庚和老太太果然回到了上海。

  “哼,什么中药才两剂就能治好顽疾?”老太太想起那个不肯服输的儿媳妇就恼火,“她这是入了魔!”

  张庚也觉得通情达理的太太,这次有点过火了。

  张家众人都生气,都委屈!

  倒是张辛眉,几次问:“我姆妈呢?”

  “你姆妈在岳城有点事,过几日才会回来。”老太太告诉他。

  张辛眉这些日子,得到了一把手枪,正在拆了装、装了又拆,非要弄清楚结构,把顾轻舟和张太太都忘到了脑后。

  老太太也欣慰。

  “看看,我的孙儿还是跟我亲!那个女人,真想离婚的话,就让她走好了,我们张家离不得她吗?”老太太冷哼。

  同时,老太太又担心:“辛眉喝了两天的药,不知道会不会坏事?”

  一想到这里,老太太就提心吊胆的,天天守着孙儿,生怕孩子出事。

  那可是中药!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

  一转眼,五天过去了。

  张辛眉没有再发病。

  张庚心中,隐约透出几分激动:“我瞧着这架势,辛眉是要痊愈了。”

  他给岳城的张太太打了个电话,想请张太太回来。

  不成想,张太太早已通过女儿知道了儿子的情况,压根儿就不肯接张庚的电话,对她表兄道:“就说我不舒服,不能接电话。”

  张太太的表兄,自然不敢如此对张龙头说话,只是低声道:“她心情不太好,过几天就没事了,我和她表嫂每天都在劝导她,龙头您放心。”

  张庚悻悻然,想发火又找不到立场。

  老太太也是心情复杂,一时间竟然不知是喜还是忧。

  “若孙儿的病根真的祛了,那我打媳妇拿一下.......”老太太背后有点发凉。

  那一下,可是头破血流,儿子回味过来,只怕心里生芥蒂;儿媳妇肯定不会原谅她的。

  终于,到了第十天,张辛眉仍是没有再发腹疼,孩子一天天顽皮,竟然学会了制造简单的枪支。

  “辛眉真的好了,真的痊愈了。”张庚大喜。

  他带着孩子去了趟西医院,医生还是说,孩子的肠道没问题,病因查不到。

  “这位少夫人,医术果然出神入化!”张庚喜不自禁。

  顾轻舟救了张辛眉一命,又治好了他的顽疾,等于是救了第二命。

  这份恩情大于天!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